第1048章 求人辦事難

第1048章 求人辦事難

在寧賢區和盤口區的交錯地帶,有一片一直被擱置,甚至是暫停開發過的老舊民房。

通常人們不會關注這裡,也不太可能去理會這裡。

雖然偶爾會有人把車停在附近,好省幾個停車費。但是往往都會在不久之後,收到巨額的罰單。

久而久之,人們漸漸便明白了一個道理。

儘管這個地方充斥著倒塌的民房,也幾乎完全看不到有人居住的痕迹,甚至就連睡在橋洞下的流浪漢們,都不願意踏入此地。

但是其本質上,還是一個被納入『管轄範圍』內的區域。

對於這樣的地方,大多數人所採取的措施都是『無視它的存在』。反正不論怎樣,又不會影響到自己的生活。

可能也只有少數曾經在這裡居住過的人,才會隱約的在某天路過此地時。想起在這個地方的最深處,還有著那麼一棟上了年頭的老房子,裡面住著幾位醫術頗為高明的郎中。

這,便是大多數人對姜家祠堂的概念。

同時也是被記錄在機構內部檔案里,從普通人視角去觀察它,所能夠得出的唯一結論。

然而問題在於,今天這個結論可能要做出一定的修正了。

頭疼,是目前機構內部事物協調處留守人員,當下最為直接的反饋。

而眼前這份被列印在速寫紙上的臨時報告,更是具備著讓每一個看過它的人,血壓飆升。

為了緩和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同時也算是為了更方便的去安排相應的解決方案。

作為通勤員的江豆,已經開始嘗試著將風油精往腦門上抹了。

持續的涼意讓他一度冷靜了下來,他思考了片刻。

最終想出了一個看起來還算靠譜的計劃。

只不過想要貫徹執行這個計劃,他首先得確認一下自己現在還有幾個空閑的人手可以調派。

轉頭看了一眼擺放在桌子上的商務筆記本,江豆用食指敲擊了幾下鍵盤,調出了一個最新的人員名單。

上面幾乎所有的崗位,都出現了『人手不足』四個字。

唯獨只有醫務室,看上去好像還能均出個人出來。

這麼看的話,自己只有去找一點也不好說話的醫務室要人了。

雖說就江豆本人而言,他其實內心一點也不想去跟那位名叫勿憂行的主任打交道。也不太希望本該在後方救死扶傷的醫護人員,衝鋒到的最前線去。

可再怎麼說,醫務室里還是有幾位能夠勉強應對突發情況的能人,就是不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和資格,能不能夠請的動。

想清楚了這點,江豆快速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原地伸了個懶腰。

然後看了一眼放在窗戶邊上的那個空瓶,大步走了出去。

由於大多數工作人員都被調去堂家灣那邊處理更為棘手的問題了,所以目前機構里顯得很沒有生機。

到處都是冷清和死寂,就連常常有人愛坐在那喝茶聊天的長凳,也一不小心淪為了某些小可愛的臨時據點。

看著那些臉上面無表情的小可愛們,江豆在走過的時候,輕輕地摸了摸它們,引來了幾聲『喵叫』。

除此之外,它們好像並沒有對這位『闖入者』,有什麼更大的反應。

甚至在江豆離開的時候,有好幾隻橘黃色的,還跟著他走了一小段路呢。

「回來的時候再給你們喂點小魚乾。」

江豆暗自決定著。

大約過了十分左右的時間,江豆帶著那份足以讓他血壓飆升的報告,來到了醫務室。

這個地方他以前來過幾次,都是體檢換健康證時來的。

因為他終歸不是什麼戰鬥人員,所以大多數時候不太需要到這裡來進行診療工作。像什麼日常得了感冒或者咳嗽之類的小毛病,隨便去外頭的醫院掛個號、拿點葯就行。

畢竟,也不差那點錢。

站在醫務室的走廊上,江豆看著被颳得如雪一樣的白牆,覺得這地方還真是相當的乾淨。

緊接著,就在他剛剛走到諮詢處,準備問一下主任勿憂行的辦公室該怎麼走的時候。一位看起來還挺年輕的傢伙走了過來,他先是直接從江豆的身旁路過,然後才走回來說:「看病的話,一般不需要挂號的。直接去就診區坐一會就行了,會有人來替你詢問情況的。」

「哦,是這樣啊...可我不是來看病的呀。」

江豆轉過臉去,發現這位年輕人胸前竟然掛著主治醫師季先的工作證,看來真是年輕有為啊。遙想自己當年像他這般年紀,那還只是接待處的一個實習生。

當然,前提是這位叫季先的主治醫師,不是那種活得很長很長的『老壽星』。

「不看病你來醫務室做什麼,是來看望朋友嗎?住院區就在你的左手邊往裡走,穿過一個藥草種植園就到了。」

季先微微皺了皺眉頭,有點困惑面前這位看上去年紀比自己大不少的『老男人』。

「實不相瞞,我也沒有任何一個朋友,因故而在此住院。」

江豆注意到了對方的表情,但還是實話是說了。

「那就有點奇怪了。方便的話,能否告訴我你來這的理由嗎?」

季先盯著對方看了好一會兒,問。

「嗯...是這樣的。我是內部事物協調處的通勤員,我叫江豆。大約就在十幾分鐘前,我從異常監控室的陳燈那裡,收到了這麼一份緊急報告。裡面詳細描述了位於寧賢區和盤口區交錯地帶的特殊事件。

根據報告裡面的具體內容,目前我已經將它暫且劃分為第二類突發性事件了。考慮到目前事故消除科的所有人都被調派出去了,所以我在想,要不要從你們醫務室里,找幾位願意出手相助的『好人』。」

江豆這段話說得很委婉,這裡有低聲下氣求人辦事的考量,同時也有禮節方面的管控。

「因為無人可用,就想著來我們醫務室找人?你可真會算計呢,江先生。實在抱歉,別看我們醫務室現在還有點人,可他們始終肩負著那幾十個病人的安危呢。

你該不會不記得就在今天中午的時候,前去處理事件的執法人員是怎麼被抬回來的吧。要知道就連我,也是剛剛才從手術台下來,連晚飯都沒吃呢。」

季先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確了,他拒絕了江豆的請求。

「這樣啊...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強求了。畢竟『要人』這種事情,我打從一開始就沒做過多的指望。只能去別的地方,看看有沒有『熱心人士』了。」

江豆這半吐槽半倒苦水的回答,可以說是非常具有『針對性』了。

倒不是說他真的指望對方會因此而轉變觀點和看法,只是單純的不讓自己心裡發堵而已。

事實上,季先那邊也很清楚這一點,就沒去跟他計較太多。

然而,就在江豆轉身欲走的時候。

一位明顯看上去氣場就不太一樣的男人,從走廊的那頭走了過來。他只是看了江豆一眼,就轉臉對季先說:「我記得你還沒吃晚飯吧,季先。正好,跟我一起吧。老實說,這幾十場手術下來,可把我給累壞了。到現在,我就只吃了一包幸運薄餅和幾顆梅子。」

「我也比你好不到哪去啊,勿主任。」

季先說完這句話的同時,一旁的江豆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一樣,突然把手裡的那份報告,強賽給了勿憂行。

「請...務必看一下這份報告吧,勿主任。」

江豆知道自己這麼莽撞的做法可能會招來不滿,但為了能夠獲得對方的重視,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再者,對於勿憂行這個人,江豆還是聽到過一些傳聞了。

據說他曾經孤身一人,就把讓數個隊長都無法順利解決的難題,給輕鬆擺平了。而且最關鍵的是,以毫髮無傷的方式。

「你是誰啊,這麼喜歡亂給別人塞傳單嗎?」

勿憂行看都不看那份報告,直接隨手扔掉了。

「請...別這樣...勿主任。」

江豆趕忙將對方扔掉的報告給揀了起來,抖了抖上面的灰塵。

「那你要我怎麼樣呢?比如說直接把你給轟出去嗎?」

勿憂行高傲的說。

「我會自己走的,但是在那之前,我真誠的希望...您能夠看一看這份報告。哪怕只是粗略的看那麼一眼。」

江豆再次把那份報告舉到了勿憂行的面前,此時此刻他的內心是有點慌張的,生怕自己不小心『過頭』了。

「沒興趣。」

勿憂行扔下三個字之後,就自行走開了。

「難道您對發生在安神父他們身上的最新事件,一點也不好奇嗎?」

江豆決定使出殺手鐧了,他還是碰巧看見了一些關於神父和勿主任之間的描述,覺得他們似乎產生了某種類似友誼一樣的東西。

「你是說,他們有麻煩了?」

勿憂行立刻轉過身來,把手伸了過去。

「具體方面,您還是先看看這份報告上是怎麼寫的吧。」

江豆鬆了口氣,並且將手裡的報告,畢恭畢敬的交到了勿憂行的手上。

後者沒有遲疑,立刻拉到眼皮底下來,細細品讀了起來。至於一旁的季先,也忍不住把頭給湊了過來,想要試著了解一下,裡面的內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曜於琴的都市怪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曜於琴的都市怪談目錄 曜於琴的都市怪談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48章 求人辦事難

9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