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4章 清光千古照古今(全文完)

第0964章 清光千古照古今(全文完)

徐清率隊上山,眯眼看著華夏錦繡山河,如一條巨龍一般盤踞人間,一片雄偉壯觀模樣。

徐清雙手負於身後,朗聲道:「閨女,到爸爸這兒來。」

正要上高壓線的徐澄聞言之後便懵了,她似乎聽到了爸爸的聲音,轉頭一看,果不其然是父親,帶著黑壓壓的兩萬人馬,他不知道在那裡站了多久,自己居然一點都不知道。

這一刻,徐澄什麼也不管了,迅速飛身到徐清身邊,徐清就蹲在那裡,張開雙臂,等著女兒過來。

在姑娘就要到徐清身邊時,一個速度更快的黑影的衝來,半路上將徐澄劫去了。

徐清身邊的人都緊張起來,唯獨他這個當爹的,緩緩直起身來,臉上掛著柔柔笑意,似乎這一切,他早有預料。

青海居士和那三位高手分開,青海居士來到了徐清身邊,回了口氣,道:「把決戰的地方選到這兒了?」

徐清對青海居士微微躬身,以示尊重,緩步上前,道:「蘇子健,你是一定要與我徐清為敵嗎?你可知道,全世界,我的敵人,全滅了。」

蘇子健先「哼哼」了兩聲,然後大笑,道:「徐清,你未免太過於自信了。我身邊,有華夏江湖上半數不服你管的人。」

徐清道:「說話注意點兒,我從來沒管過江湖,這幫人,不過是被蘇子厚老爺子壓制了許久的人,或者,和我徐清有仇。」

蘇子健放聲吼道:「總而言之,都是來對付你的人。」

徐清笑了笑,朗聲道:「蘇子健後面的,我徐清給你們三個機會!」他抬了抬手,兩萬鬼字型大小部隊上前,亮出了隊伍中的槍炮,以及各種飛行器。

蘇子健吼道:「兄弟們,別怕,他們當兵的,就手中的傢伙事兒厲害,咱們只要能近身,他們便沒有一點兒機會。」

徐清點了點頭,道:「你行,不過,你們一幫邪魔外道,敵人,不僅僅是徐清一個啊!」

徐清說完,高原四面來了密密麻麻的江湖中人,武當,少林,蜀山等在華夏宗門協會中有記錄的門派,從上到下,全部來了。

蘇子健看著周圍,面色陰沉,道:「徐清,你,你是如何做到的?我自認為我做得及其隱秘。」

徐清道:「行了,別在我徐清面前談什麼隱秘不隱秘,從你來這裡的第一時間,我兒子就開始通知各大派了,有我徐清的面子,各大派自然會來收拾你!」

蘇子健看著人群中,手持一把短刀的徐澈,面泛寒光,上次就折在了徐澄手裡,現在這個徐澈又斷了自己的後路。

徐清道:「怎麼樣?還要拿人多來說事兒嗎?」

蘇子健又道:「兄弟們別怕他,據我所知,他拿自己的所有本事救了一個姑娘,現在他連一個最普通的人都打不過。」

「哈!」徐清笑了一聲,道:「為了忽悠這幫人,你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蘇子健,你還差得遠呢!」

徐清聲音剛落,徐婉兒,溫三,上官燕從四面八方趕來,各自手提寶劍,林青鯉分人群而出,手提那把融了銀長劍的蛇麟刀,對蘇子健虎視眈眈。

這四個人,是當世華夏絕對的四大宗師,就憑他們的本事,單拿出一個來,就能將這蘇子健拿下。

曾經,華夏只有一個蘇子厚可以傲睨天下,今天,四個年輕人崛起。

蘇子健將他的刀放在了徐澄的脖子上,他吼道:「徐清,我就不信,你能放得下你女兒!」

徐清道:「當然放不下,可是,就你這本事,想對付我女兒,簡直做夢,知道我女兒是怎麼長大的嗎?這裡,不是我的地盤兒,也不是你的地盤兒,而是她的地盤!」

大地忽然震顫,冰玉棍破冰而出,飛到了徐澄的手中,其實此刻,高原上的溫度已經恢復了正常,千軍萬馬坐鎮我華夏國土,小小寒流豈敢放肆?

而蘇子健感到了一陣嚴寒,一股寒氣順著他的刀身瀰漫至他的全身,他再也不敢與徐澄有肢體上的接觸。

蘇子健此刻才明白了,徐清已成氣候,他們這些人的時代,早已經過去,早知如此,何必對師兄下毒手呢?

他跪在了地上,道:「小子,你還是太嫩,玩兒來玩兒去,還是沒玩兒過我徒弟姚文青。中東,豈是你能窺探到的?」

徐清淡淡道:「拿下!」

徐婉兒四人衝到了蘇子健的面前,各自控制他的一條肢體,毀了他的一身修為。

與此同時,歐洲投降了,對美洲和俄斯國俯首稱臣,就算是姚文青也沒有力挽狂瀾,中東,臧飛龍將軍率領長安國兵馬在打了一個圈,再找不到一個對手。

徐澄和徐澈兄妹二人來到了徐清面前,問:「爸爸,仗打完了嗎?」

徐清笑道:「打完了,等秩序重新規定之後,和平發展一千年,將不會是妄想。可是,爸爸要出去轉一轉,你們兄妹兩個得替我做些事情,仗打完了,國家一定會閱兵,爸爸太年輕,得讓你們姥爺和付勝義將軍出面當總指揮,你們分別去這兩個地方,告訴他們,爸爸病了。當不了總指揮。」

徐澄看著父親的眼眸,點點頭。

徐清起身對著唐妮和朱柔等人道:「仗雖然打完了,可是諸位還得和我辛苦一趟,提防美洲人繞路非洲,你們得摁住邊境,和他們談談條件。」

眾人興奮道:「是!」

大家就此散開,可是林青鯉卻沒走,看著徐清,雙目熠熠發光,道:「哥,我要和你去見姚文青。」

徐清失笑道:「你怎麼知道我要去見姚文青?」

「因為,只剩下他一個敵人了。」

徐清道:「好!」因為他知道,這個姑娘打不走。

一天之後,徐清在中東一片廢墟上喝酒,身邊有林青鯉陪同,等了大約三個小時,徐清有些醉了,遠處才來了一輛車,姚文青從車上下來,獨自一人,坐在了徐清面前。

徐清說:「來了?」

姚文青道:「來了!」

林青鯉將一罈子酒擺了上來,徐清說:「請你喝酒。」

姚文青說:「你應該請我喝點兒。」

徐清笑了笑,道:「是啊,沒有你姚文青,我徐清也許到現在都是京大的一個老師,拜你所賜,京城那幫老爺子,要讓我當副手。」

姚文青點點頭,道:「可不是,其實從在你們在閩越地區打仗的時候,我從來都不曾想到,事情會鬧得這麼大,還搞出了一場世界大戰,當時我只不過想殺幾個當兵的解解氣。」

徐清道:「那你贏了,華夏軍人死了不少。」

姚文青道:「可是我沒有贏,你還活著。」

徐清道:「你可以殺了我!」

姚文青道:「殺不了,林青鯉這妮子,盡得你一身本事,我們打一場,我也不一定贏。」

徐清道:「如果是我,怎麼也得試一試。」

姚文青搖搖頭,喝了一口酒,道:「可惜我不是你,你每次都會親自帶隊,把自己放在最危險的地方,我卻不敢,因為我死了沒人哭……還是咱們華夏的酒好。」

徐清道:「把你在中東埋的雷撤了吧,和我回國認個錯,不要你的命,頂多關你一輩子,我看著你,咱們可以天天喝一頓酒。等七老八十了,還能就眼前的事兒吹吹牛,給那些後起之秀,講一講咱們當年的牛逼和輝煌。」

姚文青笑了笑,道:「你是輝煌和牛逼,可是我,犯的是罪。」

徐清說:「你是後悔了?」

「無時無刻不在後悔,從認了蘇子健當師傅,就在後悔,把中東一國變成了一片死城,更後悔。」姚文青道:「可是,我撤不了了,那些深埋地下的最強變異人,不受控制,而且數量極多。也許我失去理智之後,便不再後悔了。」

姚文青抬起眼看著徐清,道:「徐清,你走吧,這裡的變異人,你是擋不住了,毀滅性武器都擋不住,除非人類和他們同歸於盡了。」

看著徐清不說話,卻很淡然的樣子,姚文青說道:「難不成你有辦法?」

徐清搖搖頭,道:「沒有,既然沒有,我著急也沒用,打了這麼多年仗,這點兒心性還是磨鍊得出來的。」

姚文青長嘆一口氣,道:「我現在還是人類,我後悔了,也許待會兒我不是人類了,就不後悔了。」

徐清點點頭,道:「回去吧,我待會兒也走。」

姚文青臨走前的一句話是:「照顧好我妹妹。」

徐清答應了。

在姚文青消失不見后,林青鯉道:「大哥,他是在唬人吧?」

徐清搖搖頭道:「不是,青鯉你現在開飛機拔高在上空看一看,有沒有變異人出土的跡象。」

說完,徐清打電話給臧飛龍等人,道:「以我為基準,在兩千裡外做包圍,避免變異人突襲。」

林青鯉不懷疑徐清的命令,迅速上飛機,迅速拔高,看看這裡到底是不是姚文青所說的那樣可怕,二十分鐘后,她已經距離地面一萬兩千米,俯視著大地,就像是沙漠行軍蟻,破土而出,她看得頭皮發麻。

徐清在地面,看著這些變異的怪物,笑了笑,起身喝了一罈子酒,醉眼迷離。

他想起了當年,最初,自己好像就是要隨乾爹乾娘去,一不小心,多活了十幾年,看看這些年的種種,他忽然想起一句詩來,「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他想起了露絲,陳小點,魚回雁,薛藍,安子浩,雲弒天,阿青,瑞克,石敢當,山貓,姜尚武,豹子,鸚鵡,鬣狗,林濤,方瓊,小雀……這些一直跟隨自己作戰,最終戰死的兄弟們。

他解開了自己的衣服,拔出軍刀,在自己的胸口劃過,鮮血溢出,風過,血腥味在中東土地上飄蕩,那些失去理智的變異人全部看向了徐清的方向,朝著他沖了過來。

徐清拿出一個小瓶子,還記得當年科學怪人給了點兒東西,生物裂變武器,沒有輻射,但是擴散更快,更狠,不會傷害任何建築,投放后三十分鐘,便停止裂變,能毀滅方圓兩千公里的活物。

留下了一枚,此刻,正好能派上用場。

徐清重新坐下,又喝了一罈子酒,喃喃道:「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徐清將這瓶藥水倒了出來,科學怪人說的毀滅方圓兩千公里的活物,可不是橫向方圓兩千公里,是立體。

中東將再無活物。

迄今為止,世界對於變異人的警戒還是第一等,當中東出現問題時,各國都在報警,各國軍方馬上便看到了這裡的畫面,然後他們便看到這一片焦黃的土地,逐漸以徐清為中心,變黑,黑色擴散到了兩千公里,停下了。

一陣風過,中東地面煙塵四起,那些變異人的身體如沙一般被吹起,世界上,再沒有一個變異人了。

華夏國內,一號首長脫下了帽子,渾身無力地靠在了椅子上,呢喃道:「我從來沒想過,是這樣的結果。」

整個世界,全掛起來皤,四處是徐清的畫像,各大網站上,全是徐清的履歷,當然,全是黑白色調……全世界都認為,幸虧華夏出來一個徐清,要麼世界將換了人間。

——

若干年後,已經上位的葉小寒率一隊人馬來考察長安國水利,順便看一看退下來之後,隱居在這裡的一號首長。

一號首長頭髮花白,身材佝僂,但是很有精神,他帶葉小寒上了高處,往遠處指了指,道:「小寒,你看,這麼大一片山河,都是當年小清拿下的。」

葉小寒長長嘆了口氣,呢喃道:「江山;伴曉風,映霜雪;縱觀世情,橫看興滅;英雄豪傑顧,錦繡山河血;美伴憂草含情,雄視山河綽約;清光千年照古今,評說滄桑凌空珏。」

葉小寒順著一號首長的目光往外看,道:「老爺子,我好像看到冷月和思雨了。」

一號首長沒有多言,葉小寒驚道:「冷月身邊那男人,是……」(全文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鐵血兵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鐵血兵鋒 鐵血兵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0964章 清光千古照古今(全文完)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