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君王死社稷

第612章 君王死社稷

謝謝昆崙山,突然手刀,這麼善良的我,20190428031726160的推薦票。

對於正在修建的鐵路,徐錚的要求並不高。

不可能完全跟後世相提並論。

要知道瓊州府現在製造出來的蒸汽機車有百分之六十用的都是木頭,而且行駛速度也遠遠趕不上後世的綠皮火車。

只能說是個簡版火車。

但是對於這個時代而言,絕對是驚世駭俗的存在了!

徐錚就是要利用這個新奇玩意,出其不意的把朱由檢救出京城。

除了火車,徐錚還有別的可以選擇,比如說熱氣球,飛艇,但是安全係數遠遠比不上火車。

當然由於功率問題,蒸汽機車載人不可能很多,更何況徐錚也沒從沒打算把皇宮裡所有的的人都救出去。

甚至連朱由檢的老婆和兒子,都不在徐錚的計劃範圍之內!

因此對於鐵軌的路基要求並不高,所以整個修建工作進度很快。

再加上王承恩和駱養性的大力配合,各方面進展都非常順利。

至於車頭和三節車身,早已運進了京師,在皇宮附近找了個地方安置隱藏好。

劉香在徐錚的受命下,早已帶著東海艦隊,進入渤海灣待命,同時十五艘碩大飛艇,也已經浮在空中,整裝待發。

紫禁城裡人心惶惶,這次不同於往日,以前滿族韃子也經常圍城,但是從未給京師裡帶來這麼大的震動!

真正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京師無兵無將,甚至可以說皇上已經山窮水盡了。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大明朝完了!

三月十八日上午。

乾清宮。

「你們兩個沒心沒肺的潑才,竟然敢忘恩負義,背信棄主,降了逆賊,就算老天爺沒長眼睛劈了你們,洒家也要剁了你們兩個畜生,省的丟人現眼!」王承恩氣的脖子上青筋直冒。

出乎朱由檢的意料,李自成竟然一大早就派人來。

不是勸降,而是談條件!

最可恨的竟然還派了兩個朱由檢曾經最信任的人!

居庸關監軍杜之秩,尚膳司掌印太監杜勛。

朱由檢臉色鐵青的盯著杜之秩和杜勛。

「皇上,把這兩個奴才交給老奴,我一定把他們碎屍萬段!」王承恩咬牙切齒的說到。

朱由檢沉默了許久,然後從鼻孔噴出了粗粗的氣息,「朕就算丟了天下,也不至於和兩個不是人的東西過不去!」朱由檢擺擺手,

「闖逆讓你們來,無非是想激怒朕,看朕的笑話,但是朕又豈能讓他如意!講,李賊派你們來想幹什麼?」

杜之秩看見朱由檢和王承恩的時候,早就腿軟筋酥,就差屁滾尿流了,哪裡還能說得出話。

杜勛稍微好點,壯點膽子說到:「大順王說只要皇上同意他割據西北,分國並肩為王,再犒賞大順軍百萬兩白銀,他便退軍河南,還可以幫皇上平定天下!」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朱由檢從御座上騰的起身,怒極生笑了半天

「魏德藻,你是朕的首輔,你覺得此議如何?只要你說了,朕立刻照辦!」

朱由檢出人意料的把皮球踢給了首輔魏德藻。

魏德藻心裡咯噔一下,陳新甲議和被殺近在眼前,皇上這是什麼意思?

「臣愚鈍,臣有負聖上所託,慚愧至極!」魏德藻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嘴裡翻來覆去就是這幾。

「呵呵,這就是朕的大臣!」朱由檢冷笑一聲,走下御座之後,抬腳把一個錦墩踢出去老遠,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乾清宮。

王承恩指著杜勛和杜之秩,狠狠的丟下一句話:「你們,你們兩個,不會有好下場的!」

說完跟著朱由檢離開了。

魏德藻癱坐在地上,背後全是冷汗,心裡卻在慶幸自己逃得一劫。

杜之秩哼了聲,伸手拉起了杜勛,「狗東西,別在這裡丟人現眼了,咱們走!」

午時。

乾清宮。

「大伴,朕一直以仁義治天下,為何朕的大臣,朕的子民不用仁義回報朕?」朱由檢臉上一副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的神情,沒人知道他心裡此刻到底在想著什麼。

「皇上,老奴不知!」王承恩搖搖頭。

「呵呵,你也不知!」朱由檢自嘲的笑了下,「召集人手吧,朕要御駕親征,和逆賊決一死戰!朕就不信我大明堂堂三百年基業,會斷在吾的手中!朕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天地必有正義!去吧!」

王承恩領命而去。

朱由檢深吸了一口氣,提筆寫到:朕今親率六軍以往,國家重務悉委太子,告爾臣民:有能奮發忠勇,或助糧草器械騾馬舟車者,俱詣軍前聽用,以殲醜逆,分茅胙土之賞,朕決不食言!

寫完之後,朱由檢把御筆一扔,親自提起玉璽,在上面重重蓋下。

王承恩很快回來了,讓朱由檢心安的是,仍然有不少大臣願意前來議事,

「都免禮了,朕已經決定御駕親征,和李賊決一死戰,卿們有力出力,有人出人,願我們君臣共衛大明!」

朱由檢說完之後,把目光第一個投向了京營總督李國禎,

「李卿,朕的京營可在?」

李國禎跪在地上,一個勁的搖頭,就是不敢說話。

「說!」朱由檢厲喝一聲。

「皇上,臣無能,京營內已經空無一人,所有士卒全部作鳥獸散了!」李國禎哭著稟告到。

「好,好!」朱由檢連說了兩個好字,

「劉文炳(新樂侯)、鞏永固(駙馬)、魏德藻(首輔)、張縉彥(兵部尚書),爾等家丁何在?」朱由檢把頭轉了方向。

「法度森嚴,臣等不敢私蓄家丁!」

「哦······!」朱由檢長長的哦了聲,「看來都是守法的好臣民,朕心甚慰!」朱由檢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到。

「那麼你們覺得朕現在應該如何?」朱由檢淡淡的問到。

「吾皇之福,自當無憂,如其不利,臣等必將巷戰,死戰!誓不負君,誓不負國!」

「呵呵呵,朕真是欣慰,哈哈哈!欣慰的很!」朱由檢笑的眾人一陣心寒!

「都散了吧!」朱由檢無力的揮揮手。

眾人在走出宮門的時候,只聽見背後朱由檢說到:「誤國者,諸臣;誤朕者諸臣!皇兄,你可害苦了朕啊!」

午後,李自成率軍急攻彰儀門,未時,兵部尚書張縉彥(不是網上說的曹化淳哈,曹化淳這會沒在京師)打開城門投降,李自成佔領京師外城。

戌時初,萬歲山。

朱由檢突然命王承恩帶自己前往萬歲山,王承恩聽完愣了足足有一分多鐘,才帶著朱由檢起身前往。

「皇上,您咋突然想起了要登萬歲山?」王承恩強忍住心虛,問到。

「老貨,萬歲山乃紫禁城最高的地方,登上了才能看到紫禁城的全貌啊!」朱由檢勉強一笑。

在路過山上一處紅閣子的時候,王承恩不經意間,掃了眼一塊大石頭。

當初徐錚讓人在這裡挖了一個山洞,而且洞里還設有密道,王承恩為了掩人耳目,特地讓人用一塊大石頭遮住了洞口。

「大伴,你還記得這裡是什麼地方吧?」朱由檢突然間停下身,問了王承恩一個問題。

王承恩被朱由檢突如其來的發問嚇了一跳,結結巴巴說到,「皇,皇上,奴才不知!」

「這老東西,慌裡慌張的!」朱由檢安慰一般,學著徐錚的樣子拍了拍王承恩的後腦瓜,「別慌,賊人還沒攻進內城咧!」

「這裡曾是朕檢閱三千內侍軍的演武場啊!老貨,朕記得當時你也在場的,還有那徐錚!」朱由檢今天的思維異常活躍。

「哦,皇上這一說,奴才記起來了!奴才記得皇上當時一身金甲,威風凜凜的站在這閣子里發號施令。」

「哎,你這記性!」朱由檢盯著紅閣子,「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飛紛飛!只是今個沒有雨,也沒有雪!」

朱由檢感慨了一會,「大伴,你說句公道話,朕算得上明君嗎?」

「皇上當然是明君,只不過生不逢時而已!」王承恩抹了抹眼睛,紅著眼說到。

「好一個生不逢時!朕也是才明白這個道理,時勢能造英雄,而英雄也更需要時勢!朕不才,不敢以明君自居,但是朕已經全力以赴,問心無愧!最應該羞愧的是那些自詡清流、夸夸其談、毫無作為、巧辭令色的大官、高官、言官、貪官、腐官!」

「皇上英明!」王承恩跪在地上,連連磕頭。

「大伴,朕罵的是他們,又不是你,你跪個什麼!再說朕不英明,朕要是英明,就不會被他們所欺騙、矇騙!你起來,朕不說了,也說累了,咱們繼續登山吧!」朱由檢竟然伸出手,親自把王承恩拉了起來。

山頂。

不知道什麼時候,天上竟然颳起了西北風,就連原本不多的雲也堆積的越來越厚,流動的空氣中不斷傳來一陣陣焦糊味道。

「呵呵呵,這就是朕的紫禁城!怎麼如此殘破不堪!」朱由檢極目四周,看完紫禁城之後,目光就被京師中四處燃起的火頭吸引了過去,

「國破山河在······」朱由檢剛吟了第一句,忽然閉口而止,「朕這個亡國之君,真不知道百年後,世人會作何評價?」

「罷了,罷了,王承恩,送朕回去吧!」

乾清宮。

朱由檢剛回來,立刻讓人去把太朱慈烺,定王朱慈炯,永旺朱慈炤,皇後周氏,貴妃袁氏以及後宮妃嬪。

王承恩知道,皇上這是要安排身後事了!

但是王承恩擔心皇上過於衝動,做出傻事。

猶豫了數次,王承恩真想把徐錚的安排提前告訴朱由檢,但是又想起徐錚交代過:不論發生什麼事情,絕對不能泄露計劃,最終咬咬牙還是忍住了。

朱由檢神色平靜的安排人送三個兒子出宮之後,然後掃了眼皇后和袁貴妃,凄然一笑,道:「歷代更替,皇嗣及後宮從無倖免,如今大勢已去,為免汝等受辱,朕特賜死爾等,以全名節!」

朱由檢的話音剛落,妃嬪們當中頓時有人哭出了聲。

「皇后,你帶個頭!」朱由檢說話的時候表面上很鎮定,但是一直顫抖的嘴唇卻出賣了朱由檢此刻的心情。

「妾侍陛下十八載,今日同死社稷,亦復何恨?如有來生,惟願和皇室毫無瓜葛!」周皇后最後朝著朱由檢拜了一拜,然後由宮女領著,前往坤寧宮。

功夫不大,哭聲從坤寧宮傳了出來。

周皇后自殺。

「你第二個!」朱由檢指了指袁貴妃。

隨著袁貴妃的離開,後宮里四處哭聲一片。

妃嬪自知紫禁城破了之後,自己的命運極有可能更加悲慘,於是紛紛選擇自縊。

而袁貴妃自縊的時候,出現了一點小當插曲,白綾竟然中斷,導致袁貴妃被摔暈了過去。

晚上亥時整。

後宮里已經亂成一片。

朱由檢的眼珠子通紅通紅的,嘴角不時的滲出一絲涎液,「大伴,朕還有件事沒處理好,快隨朕去壽寧宮!」

王承恩忙跪下,哭著喊到,「陛下啊,皇上啊,人言虎毒尚不食子,更何況是人!而且兩位公主孝順乖巧,皇上您就放她們一條生路吧!老奴求求您了!」

「老貨!朕又如何捨得!但是朕卻又不得不做!朕為九五之尊,更是為人父母,但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朕這是在救她們,而不是害她們!」朱由檢的這番話是掩面說完的,期間淚水順著指縫不停的滲出。

「走!」朱由檢胡亂抹了抹眼睛,說到。

壽寧宮。

朱由檢二話不說,趁著長平公主朱媺娖躬身見禮的時候,猛的一劍砍了下去,只聽一聲慘叫,徽媞翻身倒地,緊接著,朱由檢又胡亂砍了幾劍,然後不顧王承恩的勸說,直奔昭仁殿,再次砍殺了年僅六歲的昭仁公主。

朱由檢連續兩次劍刃生女,驚心動魄的鮮血滿地,已經讓王承恩徹底慌亂,「皇上您收手吧,咱們還另有安排,另有安排吶!」

「大伴,什麼安排都沒用了!大明,亡了!」朱由檢慘然一笑,扔下手裡兀自沾滿鮮血的寶劍,許久后突然瘋狂一般吼到,「無漢唐之和親,無兩宋之歲幣,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日月昭昭,煌煌大明!請列祖列宗放心,我朱由檢絕不做宋徽宗!」

朱由檢再次返回乾清宮,王承恩麻木的跟在後面,主僕二人相對無言。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窗紙開始慢慢泛白。

三月十九日來了。

「大伴,天快亮了!」朱由檢失魂落魄的盯著窗戶,說到。

「是的,皇上!」王承恩應了聲。

「敲鐘,召集百官上朝,朕要立遺囑!」朱由檢說話已經顛三倒四,邏輯不清了。

「皇上,這會確定敲鐘?」王承恩不確定的重新問了一遍。

「鳴鐘上朝!朱由檢精神一震,眼睛瞪得老大。

「是,皇上!」

沒多久,景陽種清脆的鐘聲在紫禁城裡響了起來。

但是鐘聲並不像往常那般悅耳,而有一種格外瘮人的感覺。

照往常,景陽種鳴三響,這是提醒宮人起床梳洗裝扮,一個時辰后五響,這是大臣上朝的信號。

朱由檢足足等了兩個時辰,整個乾清宮裡沒來一個大臣!

「呵呵呵,朕明白了,朕明白了!」朱由檢搖搖頭,從御座上起身,「大伴,咱們上萬歲山,朕討厭這裡,朕想找個安靜的地方!」

「皇上!徐錚有安排,他會來救皇上的,您不用心急啊!」王承恩再也忍不住,跪倒地上,嚎啕大哭。

「老貨!就算他有安排,那又如何?他救得了朕,可是能救得了大明?再者,朕也不要他救!事事皆有天註定,朕認命了!」朱由檢搖頭,淡淡說到,「如果你不願意送朕上路,朕不怪你!你去逃生吧!」

「皇上,老奴看著您長大,莫說是送您上路,就是陪您上路又有何懼?」王承恩知道朱由檢已經篤定殉國,因此也不再勸說。

「好!咱們走吧,就去萬歲山閱兵的地方,那地方好!」朱由檢起身,往懷裡揣了個什麼,匆忙間王承恩並沒有看清楚。

王承恩的心思卻不同於朱由檢,至此才明白徐錚為什麼要在那裡挖個山洞,莫非這徐錚真是的鬼神所生,竟然能未卜先知?

天色正在緩緩大亮,東方的白雲已經被鑲上了一層粉邊。

王承恩幫朱由檢準備好了黃綾,在紅閣子旁邊的一顆老槐樹上系牢。

「這景色可真美!」朱由檢抬頭,望著天空,感嘆到,

「只可惜朕再也看不到了!」

說完,朱由檢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向老槐樹。

倉促間,就連腳上的鞋子什麼時候遺失了,朱由檢也沒察覺。

「今朝我魂歸地府,他日君等亦相同!」朱由檢嘴裡嘀咕著,站到王承恩準備好的墊腳石上,然後把脖子伸入綾套。

「奴才恭送皇上!」王承恩跪在朱由檢面前,重重的磕了九個頭,然後起身,猛的一腳,踹開墊腳石。

「皇上——上路嘍!」王承恩狀似瘋癲,跪在朱由檢腳下,凄聲喊到!

「轟隆!」一聲大響!

堵住洞口的大石塊,被流風用一塊固體炸藥,掀飛了出去,

「卧槽!誰這麼缺德,弄這麼大塊石頭堵門!」流風一邊捂著嘴,一邊從洞里鑽了出來,身後依次跟著孫守志、張傳友、彪子等人。

「哎呦晦氣,有人上吊!」孫守志一眼就瞧見正掛在樹上的朱由檢,趕忙叫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明興天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明興天下目錄 明興天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2章 君王死社稷

9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