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2 親臨現場指揮

2322 親臨現場指揮

「底下的接應準備。」他繼續指揮著大局,「趁著貨輪停船檢查的時候,把東西從底下拿走。」底下自然有潛水器接應。

……

這種「親臨現場」的指揮,對於唐堯來說輕而易舉。

對於很多人來說,「不明物品」入海關是萬般緊張的事情!但在唐堯看來,這只是個需要大腦思考的小事……一來,他指揮習慣了;二來,自己放鬆了,底下的人才能跟著放鬆。

「行了。」摘下遠程指導的麥。唐堯轉身想要離開,卻在看到劫貨群體中的某個人影時,步子陡然一頓。然後抬手朝屏幕指了指,「那個人,給我帶過來。」……

人很快被帶了過來。

他們一行人還以為真輕而易舉地劫了幾千萬的南非翠鑽,正著急地擁在碼頭上分贓。帶著帽子的男人剛分到自己所得的「那一份」,樂呵呵地掂量著碎鑽出來,剛走到角落。便被兩個人攔住……

「幹嘛?你們自己去領啊!」他不耐地嘟噥,想要繞過他們繼續走,眼前卻陡然一黑,他整個人被套在麻袋裡,然後被人扛了起來。

「幹嘛?救命啊!」

麻袋裡只能隱約傳出他的聲音,看到他劇烈掙扎的身體輪廓。另外一個下屬不耐地蹙了蹙眉,直接抬手一劈,讓他徹底昏死了過去,然後兩人抬著他快速離開……

他在半個小時后見到了唐堯。

布置寬敞奢華的房間、白色的毛絨地毯、淺色的真皮沙發……他整個人被從麻袋裡倒出來,狼狽地撲在地上,再抬頭的時候,撞上了一雙似笑非笑的眸——

面色清冷,眼底狠戾。

「你是誰?」對方強大的氣場讓他不由打了個寒噤,他反射性地爬起來,充滿警惕地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這個男人——他坐姿隨意,一手放在沙發的扶手上,修長的指節甚至還在悠然地叩動,俊臉上的微笑因為他的到來而濃郁。僅僅是一眼的對視,這個男人便能給人魅惑眾生的窒息……

他怔了怔,下一秒反射性地緊了拳頭。

因為氣場——眼前的男人看起來無害,甚至臉上帶笑,但是那種渾然天成的氣場卻讓人感覺……危險!

對!

濃烈的威脅感。

「鬼頭?」唐堯輕嗤,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先行叫出了他道上的別名,懶懶地繼續,「聽中午的人說。你是劫我貨的總策劃者。是這樣么?」

漫不經心的質問,讓鬼頭心虛地後退了一步。

唐堯不滿意地蹙了蹙眉,朝鬼頭身後的下屬使了個眼色。後者立馬會意,大步上前一掌按在鬼頭的肩膀上,讓他被迫著重新「跪下去」,然後又用力地把他拽到了唐堯面前……

這麼近的距離,唐堯銳利暗沉的視線又居高臨下地投射而來,鬼頭終於避無可避。

「中……中午的人?」目光躲閃著,鬼頭已經猜到了唐堯的身份。為了保命卻還磕磕巴巴的佯裝不知,「什……什麼人?」

唐堯臉上的興味更濃了,他甚至俯下了身子,離鬼頭更近:「怎麼,你們圈子裡死了哪幾個人,消息都不流通的么?」所謂「中午的人」。也不過就是那幾個。

鬼頭不由打了個寒噤,冷汗迅速地從背後滲出來。

他不敢開口,唐堯也沒有急著追問,相反的,他竟然從桌上拿起一個蘋果和一把水果刀,慢條斯理地削起了皮——整個空間都是靜謐壓抑的,空氣中唯有他削水果發出「刷刷刷」的聲音……

鬼頭聳拉著腦袋不敢抬頭,只能看到果皮越來越長,綿延到了地上。耳邊聽著那「刷刷」的聲音……他就怕唐堯突然生氣,下一刀就割在他身上。

「啪嗒!」

輕微的一聲細響,果皮斷裂落地。唐堯切完了整個蘋果。

「吃水果么?」唐堯開口,臉上的笑意不減,「請你過來都沒怎麼招待。所以緊張了?」

「我……」鬼頭無比震驚地抬頭,腦子一片空白地接過唐堯手裡的蘋果——這是一種如何形容的詭異感!他被唐堯抓過來,又被迫跪在他面前,然後又何德何能讓唐少削蘋果?

鬼頭錯愕,下一秒,他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因為那把剛削完蘋果的水果刀,一下子抵在了他的喉嚨口!他的手指懶懶地勾畫,讓刀鋒在他的皮膚上游移,沒有割破,卻比割破更煎熬……他能清晰地感覺到冰冷和鋒利!

「現在講講吧,你是策劃人,幕後的老闆又是誰?」

「啪!」那個切好的蘋果。鬼頭因為驚嚇而掉在了地上…………

「九龍那邊的珠寶老闆……他聽說您從南非偷……渡了一批鑽,就想打您的注意……否則您的東西流入市場,他要虧本好多錢……」整個過程,對鬼頭來說無比煎熬。

沙發上的年輕人始終靜靜地聽著,臉上甚至還帶著「鼓勵他往下講」的笑意,可是抵在他喉嚨口的那把匕首。卻鋒利不減。鬼頭甚至不敢用力地喘息,生怕刀鋒會刺破了皮膚……

他就像是一個天使和魔鬼的並存體。

「就這樣?」老鬼把知道的消息都吐完了,額頭都滲出了一層汗,唐堯終於嗤笑出聲。

「……就……就這樣。」老鬼哆嗦起來,「都是那個老闆想斷您的珠寶生意……」

「珠寶生意?」唐堯臉上的不屑意味更濃,「如果我真正偷運的,不是珠寶呢?」輕揚唇角,他隨意地丟了刀,不動聲色地坐直了身體,「那麼,整場計劃中,綁架我的人也是你的主意?」

又是一個質問的問題!

沒有剛剛那樣的尖銳,但周圍的空氣在瞬間似乎冷了幾分。

「其實……」鬼頭支支吾吾地不肯說,直覺告訴他,這個問題回答錯了,他的命就沒了……但是,眼下這種情況,他要去哪裡找替死鬼呢?!

氣氛越來越緊張,房間內的氣壓越來越低。

終於在某個瞬間,鬼頭聽到「咔噠」一聲子彈上膛的輕響,他恐慌地抬頭,只覺得黑色一閃,冰冷的槍口直接塞入了他的口腔……快得根本反應不過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哥哥,不可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哥哥,不可以 哥哥,不可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322 親臨現場指揮

9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