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0 像是變了一個人

2170 像是變了一個人

南宮墨來了,他終於可以像是一個小孩一樣,肆意發泄自己的情緒,把自己的恐懼哭出來……

「爸爸……」

venki大哭著,不管不顧地改變了對他的稱呼,而南宮墨也順勢接住了他小小的身影,蹲下來拍著他無助的背:「她怎麼樣?」

對於這聲的「爸爸」,彼此心照不宣,彷彿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

只是跟在後面的翌雷和一干下屬卻不由怔住。眉毛挑了又挑——這是……怎麼回事?爸爸?!墨少這樣也算是……默認了?!誰來告訴他們,這個孩子是哪來的?

「不好……那輛車逃走了,媽咪暈過去了……」venki哽咽著。喃喃地說出車禍現場的的畫面,身體因為害怕而隱隱發抖,「怎麼辦?媽咪要是死了……怎麼辦?」

他在害怕,害怕剛剛那張簽字的白紙!

他不敢承受舒沐晚的死亡!

「爸爸,我不想要媽咪死……我們救媽咪好不好?」從來沒有如此撕心裂肺地哭過,venki的嗓音很快就變得嘶啞。小臉上布滿絕望的淚痕,讓旁邊的人也不禁覺得:這孩子……很可憐。

南宮墨的身形就這麼僵住。

venki的那兩聲「死」,對他的衝擊實在太大!他從來沒有想過,死亡這種東西,會降臨在他們之間,會降臨在她的身上……他的沐晚……會死?!

於是,瞬間,他的周身泛起一層冷意,整個人像是浸入一種黑色調中,被純黑覆蓋。

「是誰撞的她?」他緩緩地開口,聲音冷靜得可怕。

「嗚嗚……我不知道,那輛車逃走了,但是……但是媽咪在昏倒之前說……」venki茫然地搖著頭,哭訴著當時發生的事情,眼淚拚命地往下掉。

南宮墨只是靜靜地聽著,俊眉卻越鎖越緊,良久,才緩緩地複述出他說的那個人的名字:「王名揚?」

又是和他有關?

「是的……那個王名揚叔叔。對媽咪很兇……我也很討厭他……」venki重重地點頭,下一秒便感覺身體一輕,南宮墨已單手將他抱了起來,然後轉身面對翌雷一群人。

「墨少?」南宮墨的表情太過暗沉寒戾,翌雷不禁愣了愣。

這樣的墨少,看起來……相當陌生!

像是……變了一個人。

「把王名揚帶過來。」他淡淡地開口,冷然地丟出這個命令。

「這個……」好歹人家也是個局長啊!豈是說帶就能帶的?

翌雷欲言又止地張了張嘴巴,臉上儘是為難,下一秒便看到南宮墨用手一拋。將某個黑色的金屬物丟入他的手中。他一愣,下一秒連忙收起來藏好——

尼瑪!

墨少這是瘋了嗎?

在公眾場合丟槍支?!

「這……」他倉惶地藏好槍抬頭,正疑惑著墨少怎麼如此不謹慎,但抬頭對上那道冷然的寒光時,卻突然明白了——不是不謹慎,而是狂怒到了極點,會暴戾地解決一切問題!

這樣的墨少,陌生至極,讓人不禁覺得恐慌。

「可……萬一他不肯怎麼辦?」翌雷發誓。這是他這輩子問得最蠢的一個問題!但是在提問之前,他確實考慮到了嚴密的邏輯性:人家好歹也是局長,也是玩槍的人,說不定也有被槍指著的「經驗」……要是用槍逼著還不肯來,他能怎麼辦?

南宮墨目光冷然地掃過他,沒有任何猶豫。淡然丟下指示:「……要死的。」

他不需要活的……

氣氛在瞬間冷凝到爆。

翌雷摸著沉甸甸的口袋,點了點頭,正想轉身離開,手術室的門卻在此時被打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從裡面走了出來:「誰是舒沐晚的家屬?」

「我!」

「我!」

venki和南宮墨,一小一大,一沙啞一低沉的兩道嗓音,異口同聲。

「過來簽一下字。」醫生呼出口氣,翻動著手上的病歷夾。正打算解釋簽字的目的,venki卻忍受不住,「哇」地一聲大哭出來——媽咪也要……「簽字」了嗎?!

他不要媽咪死掉!

「呃……」清脆響亮的童音。把醫生結結實實地嚇了一跳。他為難地笑了笑,在venki嘹亮的哭聲里,艱難地插話解釋。「骨折后需要模具綁定,是要簽知情同意書的……」……

舒沐晚很快就被轉回病房——單人單間,頂樓的VIP高幹區。

這場車禍的後果並不是很嚴重:她左側小腿腓骨骨折。雖然需要走「骨折」的一整套治療程序,但是所幸以後並不會對生活產生任何影響……

至於其他的,就都是些皮外傷了。

「媽咪,你怎麼樣?」venki守在病床邊上,眼睛看到她綁著石膏的左腿,眼淚瞬間就要湧上來。他伸手,想要摸一摸她的左腿,剛碰到又連忙縮了回來,「還疼嗎?」

他生怕會弄疼了她!

「……沒事。」舒沐晚虛弱地微笑,抬手摸了摸他的腦袋。

venki馬上就化被動為主動。小臉蹭了蹭她的手心,半個身子趴在她身側的被子上,整個人徹底靜止下來。

就這樣「安頓」完孩子,舒沐晚這才抬頭,看向站在門口沉默了良久的人——他一身詭譎的黑色,不止是衣服。還有周身縈繞著的黑色氣息。眉頭緊蹙,俊臉暗沉而緊繃著,視線始終盯著她受傷的那隻腳……

他在憤怒。

用這種無聲而沉默的方式,醞釀著一場爆發。

「南宮墨……你來啦?」舒沐晚努力揚起唇角,盡量掩飾著自己的虛弱,拍了拍床側的位置,「站著幹什麼……你來坐呀!」話一說完,她的小臉瞬間湧上一層赧然。

好像坐在床邊也不合適啊……

那旁邊的椅子?

「那邊!」她指了指床側的沙發椅,「……請坐啊!」

這樣冷著一張臉,沉默地站著的南宮墨,讓她有些莫名的……恐慌!她的南宮墨,不應該是這樣的!這樣的南宮墨,像是在進入一種魔黯的蛻變……

「嘶……」

她小小的一個動作,正好牽動身上其餘的皮外傷,舒沐晚不由齜牙吸了口涼氣,原本有些青腫的臉龐越發顯得猙獰……南宮墨幾乎是本能地往前沖了一步。

「我沒事!」她揮了揮手,完全正常的一個行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哥哥,不可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哥哥,不可以目錄 哥哥,不可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170 像是變了一個人

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