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 你…真讓我失望

1993 你…真讓我失望

她在晨曦微露時醒來,別過臉,正好看到他俊逸的側臉,即使是倚在凳子上睡著不安穩的覺,依舊瀟洒不減。只是,他在這裡陪了自己一夜嗎?

他是為了什麼?為了說服她去解除婚約?!

沒想到,他比她還天真!婚約是雙方的事情,她在學校鬧出這麼多不光彩的事情,歐陽家不可能不知道。不論她清白與否,依歐陽世家的嚴格要求,是肯定不會再要她的。

悔婚。是遲早的事。

但是也許,他的堅持是對的:她這個時候去主動悔婚,至少還保存了自己的尊嚴,不至於弄能和被掃地出門一樣狼狽……

「嘶……」手上傳來一陣刺痛,尹晨月倒吸了口涼氣,微弱的聲音卻已經驚醒了他。讓他深邃的眸迅速地看了過來。

下一秒,她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就急切地沖了出去:「醫生!醫生!」……

「讓你看著針的,液輸完了你也不叫一聲?有回血了吧?所以才疼。」醫生在那邊嘟噥著抱怨,幫她拔了針,朝著尹晨月交代,「葯都輸完了,你回去睡一覺,出一身汗就能好。」

「謝謝。」尹晨月道謝。

醫生點了點頭離開,「乒」地一聲帶上門,這才讓房間中的氣氛陡然壓抑沉默起來。

鳳煜掃了她一眼,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他和她唯一的交集就是歐陽卓的那個婚約,但是這個時候催她悔婚,是不是太殘忍了一點?她還病著呢……

「解除我和歐陽卓的那個婚約是吧?」她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噙著一抹清淺而苦澀的笑,堅強地對上他墨色的眼底,「我答應。」

晨曦微露。歐陽家的別墅中。

尹晨月局促地站在玄關處,等著傭人進去通報。而鳳煜就站在她的邊上,蹙眉打量著她:她是不是燒糊塗了?怎麼一覺醒來,突然變得這麼好說話?

而且,他是不是也昏頭了!居然陪著她過來?!

「乒」地一聲,裡面傳來摔碗的聲音,她甚至能看到迸濺的瓷片散落到了客廳的木地板上。

「她來退婚?」一聲中氣十足地低吼從裡面傳來,接著一個高大的身影怒氣騰騰地衝出來,停在尹晨月面前,「你就是尹晨月?」

當年他和她父親交好。所以給兩個孩子定下娃娃親,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也沒有再見過這個「兒媳婦」一眼。

不認識她,相當正常哦。

「是。」強大的壓迫感讓尹晨月的腳下不由後退一步,咬著下唇點了點頭,抱歉地開口,「歐陽叔叔,希望您能答應。」

「你這孩子腦子裡是怎麼想的?」歐陽老先生憤怒地哼了哼,「當年兩家定親。為的就是一個義字!就算你爸爸現在進去了,我還是沒放棄這個婚約,可是你呢?你居然主動退婚?!」

他越說越激動,看著尹晨月,儼然她完全成了不仁不義的人!

「我……」尹晨月有些心酸,想要開口和他說實話。但是眼角的餘光瞥見旁邊的鳳煜,又忍住了,半響才呢喃出了一句,「抱歉。」

「你……真讓我失望!」歐陽老先生憤怒地看著她,僵持了半響,突然伸手一推,將她推出了門外,正想關門,這才發現鳳煜站在旁邊。

他剛剛光顧著激動罵人。竟然沒有看到他也來了。

「你們……一起來的?」歐陽老先生疑惑地目光在兩人之間游移——

歐陽卓和鳳煜是好朋友,這點他是知道的;歐陽卓不滿意這樁婚事,他也是知道的!現在鳳煜帶著尹晨月來退婚。莫非其中有什麼端倪?

該死的!

那個臭小子,把他丟到國外去,還不省心!看來。也只能和他說出真相了……

「伯父您好。」鳳煜點點頭,不卑不亢地開口。

「這是歐陽家和尹家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多管。」歐陽老先生沉吟了半響,終於蹙眉如是道,然後轉向尹晨月,悶悶地決斷,「你還沒有成年,這種事情,你做不了主,我會找你爸爸談。」

說完,冷哼了一聲,直接「乒」地一聲甩上門。將兩個人關在外面。

「等等!」尹晨月上去敲門,還想繼續堅持,卻被鳳煜一把拉回。

「沒用的。」勾了勾唇角,他深邃的眸底似笑非笑,「這個老奸巨猾的狐狸,不好對付。」

相比來說。歐陽卓就比他簡單多了!這一對父子,怎麼差別就這麼大?

「走吧。」拽著尹晨月的胳膊,鳳煜淡淡地開口,心裡揣測著:估計解除婚約的成功率,也在九十了!這很好推理:兩個孩子都不喜歡對方,大人談過之後,應該不會再強人所難吧?

只要,其中沒有其他岔子就好。

「放手。」尹晨月負氣地甩開他的鉗制,獨自朝著反方向離開,並沒有去搭他的車。

他好心提醒:「車子在這邊。」

「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輛車!」她頭也不回。

「嘿!」看著她傲然的背影,鳳煜頓了頓,突然爽朗地笑出來,「尹晨月,我開始有點欣賞你了!」……

城郊,監獄。

探監時間,尹蕭和尹晨月相對而坐。尹蕭的臉色有些蒼白,將尹晨月送過來的雞湯和好吃的飯菜推到一邊,笑眯眯地解釋:「爸爸帶回去吃。」

「爸!」尹晨月的鼻子一酸,忍不住越過大桌子,摟住了尹蕭的脖子,「我好想你。」

一個月沒見,爸爸似乎又瘦了不少。

「爸,你又瘦了!」她哽咽出聲,眼淚鼻涕忍不住一起冒了出來,「是不是裡面對你不好啊?是不是……」

「這裡什麼都好,瘦掉的都是油脂。」尹蕭樂呵呵地笑著,摸了摸尹晨月的頭髮,「月月,你最近過得怎麼樣?還有兩個月高考,準備得怎麼樣了?」

「我……」尹晨月一怔,想起自己被開除的事情,臉上不禁湧上一層難堪。

但是這些都不能和他說,說了也只是讓他擔心而已。

「爸爸,我有事情和你說。」尹晨月別過臉,沉默下來,扯開話題,「我昨天去歐陽家的,我說,想和他們解除婚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哥哥,不可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哥哥,不可以目錄 哥哥,不可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993 你…真讓我失望

9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