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 烏煙瘴氣

1991 烏煙瘴氣

「嘖,胖哥,她嫌你給的錢太少了……」瘦子嘟噥,話未說完,尹晨月手中的書就砸上他的腦門,瞬間就砸出了一個血窟窿……

「啊!」瘦子吃痛地慘叫,用手捂住自己的腦門,看到滿手的血跡時,嚇得臉色蒼白,踉蹌著後退,不斷尖叫著,「血!有血!」

「你暈血?」胖子也嚇了一跳。想要上去扶他,瘦子卻已經瘋狂地朝著馬路奔去——

「救命!爸爸救命!流血了……」

「小心……車!」

「乒」地一聲巨響,伴隨著尖銳的剎車聲,世界陡然靜止下來。瘦子的身體被重重地撞飛出去,像是斷線的風箏,飛到最高處,然後砸到地上,不停地抽搐著……

「怎麼……會這樣?」尹晨月僵硬地站在原地,看著眼前這一連串的變故,大腦一片空白……

幾天後,校長室。

「碰」地一掌重重地拍在桌面上。校長拍案而起,指著面前的尹晨月破口大罵:「學校是學習的地方,你看看,你把學校搞成怎樣烏煙瘴氣了?」

幾張複印紙,以及醫院的死亡證明書被摔在尹晨月面前——那幾張複印紙上的內容,大概都是從學校的BBS上粘貼下來的,上面都是一些胡亂揣測她的語言,內容污穢不堪。

「這不是真的。」尹晨月嘟噥著將那幾張複印紙推回校長面前,然後掃向那張死亡證明書,努了努嘴,「那個人也不是我撞的。」

那天她砸傷那個瘦子,被車撞了以後,被送到了醫院,據說在醫院的ICU監護了幾天,終於還是「不行」了!

她承認這件事有她的責任,畢竟人最先是她砸傷的,但是她又不是主動上去挑釁的!最後撞死他的人也不是她啊……

憑什麼都要算在她頭上?

「你還一點悔過的心都沒有了?」校長恨鐵不成鋼地大吼出來,用力推了她一把,「你間接害死了別人的兒子,別人能輕易放過你?」

「我……」

「你什麼你!你搞不好連整個學校也連累了,你知不知道人家爸爸是誰?」校長冷哼,撥弄著那幾張複印紙,「還有這上面的事情,不管是不是真的。傳出去,都不好聽!你這種瘟神,我這種小廟還供不起你……」

「校長?」尹晨月一愣,不明白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說開除也太難聽了,你自己退學吧。」校長長嘆一聲,「學校不能放任這種事情發生,必須要有一個處理。」

「退學?」尹晨月一下子就急了,「這些都不是我的錯,為什麼要我退學?」

「還是那句話,你這亂七八糟的事情,不是吃個處分就能解決的!」校長憤然開口,手指在桌面上用力叩了叩。「三天之內,不把退學申請交到這裡,我就把開除說明貼出去,哪個更好看,你衡量一下!」

「呵……」尹晨月震住,半響苦笑出聲,一步步後退,自嘲道,「到時候我都不在這個學校了,退學還是開除,好不好看,我都看不到……」

「你!」校長憤怒地瞪過去。尹晨月卻已經「乒」地一聲摔門走了出去。

校長在原地深吸了幾口氣,才回到桌前整理那些紙張,哼哼唧唧地嘟噥:「怪只能怪,你惹上了你惹不起的人……」……

尹晨月覺得,這是女生宿舍樓的樓管辦事最效率的一次——她去一趟校長辦公室,不過半個小時的時間,回來的時候,她的東西已經全部被丟了出來。孤零零地躺在大樓的一角。

當然,這也離不開宿舍幾個女生的「幫助」。

「快點走吧走吧!」樓管厭惡地朝她揮了揮手,「別在這裡礙手礙腳的,你這種不檢點的小姑娘,還是早點離開學校比較好。」

「就是就是,和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同宿舍的幾個人也在邊上附和著,肆意嘲笑,和剛搬進宿舍,那種親切的笑容,形成鮮明的對比。

尹晨月靜靜地看著她們,目光中沒有恨,只有自嘲:她曾經以姐妹相稱的同學們。居然都這樣冷眼相待,說趕就趕……

她做人,是不是太失敗了一點?

「好了好了,別看了。讓她一個人去整理!」尹晨月的目光讓樓管阿姨覺得慎得慌,揮了揮手,把那些女生都打發了進去,然後「碰」地一聲鎖上厚重的大鐵門。留她一個人在外面慢慢清理……

所有的行李,像是垃圾一樣鋪撒了滿地,她蹲下來整理的時候,樓上正好有人倒水下來,狼狽地濺了她一身,讓她不由驚呼出聲。

「抱歉抱歉!」樓上的女生連忙伸出一個頭來抱歉,估計是別的年級的,並不知道尹晨月的「臭名昭著」,小臉上滿是愧疚,「你沒事吧?」

「沒事。」尹晨月晃了晃腦袋,看著地上被澆濕了的書本和衣服,突然心酸起來,不得不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她在還有兩個月高考的時候,被趕出了學校。

她的未來,瞬間變得支離破碎!

沒有學歷,沒有文憑。以後她就只是一個初中畢業的女生,這樣的背景,歐陽家是肯定不會要的吧?那麼婚約就完了,爸爸,也要在監獄里待好多好多年……

怎麼辦?

誰來告訴她應該怎麼辦?

她無助地蹲在地上,目光空洞地看著散落一地的行李,眼底泛酸,卻忍著沒有掉下一滴眼淚……

「才幾天沒見。你就把自己弄成這樣了?」一道戲謔的聲音從她背後傳來,一雙大掌隨即在她的腦袋上拍了拍,「小乞丐?恩?」

尹晨月慢吞吞地抬頭,逆著光,看不清眼前這個男子的臉龐,只能舔了舔乾澀的嘴唇:「你是誰?」

「恩,這個還真是你每次見到我必問的問題。」鳳煜勾了勾唇角,主動在她面前蹲下,伸手在她空洞的目光前晃了晃,「退婚的事情,想清楚了嗎?」

「呵……」她苦笑,環視著周圍一圈像垃圾一樣散落的行李,「我都這樣了,你覺得,歐陽家,還會要我?你是不是比我還天真?」

她的聲音清冷,一字一句,像是冰晶入盤,讓人也不禁跟著冷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哥哥,不可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哥哥,不可以目錄 哥哥,不可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991 烏煙瘴氣

9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