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用法律解決白心,沒得商量(一更)

第474章 用法律解決白心,沒得商量(一更)

季白心看著宋知之離開的背影。

她知道在她和殷勤的這段感情裡面,她得不到現在身邊人所有的祝福,在他們的心目中,是她硬生生的搶走了殷勤,是她傷害了路小狼,是她橫刀奪愛。

但事實上,她從不認為在這段感情裡面她有任何錯,殷勤和路小狼不相愛,為什麼一定要把他們綁在一起,路小狼那麼算計殷勤懷上殷勤的孩子,為什麼路小狼就可以得到所有人的原諒甚至同情?殷勤不喜歡路小狼憑什麼一定要為了責任就和路小狼在一起?她和殷勤互相喜歡,雖然錯過了很多年,但相愛的人,多晚在一起都不會晚!

她不覺得自己有錯。

她沒有錯。

但一想到今天的飯席上被這麼多人諷刺,她心裡還是很不是滋味,她本以為自己不是一個很在乎別人看法的人,只要她覺得她的追求她的做法是對的,她就不會在意別人怎麼看她怎麼想她,就如當年她毅然要和李文俊在一起一樣,她覺得這是她的追求,所以不管家裡人外人怎麼說她她都不在乎,然後此刻,她卻莫名很在乎。

很在乎他們的看法。

她甚至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只是因為大家都在同情路小狼,讓她心裡很不是滋味嗎?只是因為路小狼根本就不是所有人眼中那般的單純,所以她很想揭穿路小狼的假面很想讓他們後悔現在對她做的一切?

所以才會變得那麼在乎,那麼在乎身邊的人對她的看法?

她真的不知道。

她甚至覺得現在的自己已經和原來那個自己不一樣了,她從未那麼反感一個人,但是路小狼讓她真的有很討厭的感覺,本來路小狼救過她的性命她應該感激,她有時候都在強迫自己這麼想,但一旦真的提到路小狼一旦真的想起路小狼,她就會從內心深處的厭煩排斥。她根本沒辦法平靜的對待路小狼。

她咬唇。

情緒也有些細微的變化。

她深呼吸一口氣。

她想,等揭穿了路小狼,一切就好了。

等揭穿了路小狼,她就不用因為這個女人而遭受周圍所有人的諷刺了,她一定要讓所有人知道,路小狼到底是怎麼一個心機的女人!

她深呼吸一口氣,回包房中。

剛走了兩步。

迎面看到覃可芹走出來。

季白心原本沒有任何笑容的臉上,勉強的拉出了一抹笑。

她看著覃可芹越走越近,她主動的叫著她,「阿姨……」

覃可芹直接從季白心身邊走過,就像沒有看到她一般,直接就走了。

季白心臉色一下就崩了。

覃可芹也不會認可她吧?!

今天能夠來和她父母談婚禮的事情,真的就是為了讓殷勤不再去傷害路小狼?!

季白心咬牙。

總有一天她要讓所有人後悔這麼對她!

她推開包房門。

所有人都還在,畢竟季雲雷沒走,按照上流社會的禮節,長輩沒有說離開,晚輩不能隨便走,所以大家都還圍坐在一個飯桌前。

季雲雷在和殷彬喝酒,兩個人看上去相談甚歡。

只有殷彬自己知道,他此刻的心早就飛出去了,一旦覃可芹不在他面前晃蕩他莫名的慌張。

殷勤此刻和季白間季白里坐在一起。

也在喝酒。

宋知之在旁邊顯得很安分。

因為坐在張清媚的身邊,所以偶爾和張清媚聊幾句。

氣氛看上去也沒有很僵持。

季白心默默的坐在殷勤的旁邊。

殷勤那一刻似乎並沒有注意到她回來了。

他拿著酒杯,對著季白里顯擺到,「你看,我都接二婚了,你連一個女朋友都沒有。」

「殷勤哥,結二婚顯擺啥,顯擺你是個渣男嗎?」季白里諷刺。

「你還真是季白間的親弟弟。」打擊人的時候,真的是毫不留情。

「我今天看新聞說,路小狼在媒體上給你洗白。」季白里直言。

殷勤拿著酒杯的手頓了頓。

季白心在旁邊也有些說不出來的滋味。

「你說有一天你會不會天打雷劈啊?」季白里毒舌的說道。

殷勤沉默。

季白里看著殷勤的模樣,又轉頭看了一眼他姐。

他總覺得,這兩個人好過不到哪裡去。

現在支撐他們在一起的只是執念,至少對殷勤而言是執念,至於還有沒有愛情……真的很難說!

反正。

反正在他看來,殷勤對路小狼絕對不會完全沒有感情的。

殷勤求婚的時候他看得很清楚,殷勤那個時候分明一臉幸福。

算了。

季白里也覺得自己管得太多了。

他又不是感情專家他去分析人家的感情,他自己的感情都還是一團糟。

一想到自己的感情心口就有些痛。

他這輩子怕是也追不到辛早早了。

那個女人內心深處也有執念。

很深很深的執念,他撬不動。

他拿起酒杯,突然就一杯一杯的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有時候真的是讓酒精在麻痹子,麻痹自己不要再去想辛早早那個女人。

季白間也沒有關心季白里此刻的情緒,他對著殷勤說道,「你來一下。」

殷勤放下碗筷,就跟著季白間走了出去。

季白心看了一眼他們離開的背影。

總覺得她大哥找殷勤,不是什麼好事情。

季白間和殷勤在酒店的一個外陽台。

殷勤在抽煙。

季白間戒了。

殷勤笑了一下,「不抽煙不喝酒,忌得這麼好,結果宋知之的肚子還沒好消息!」

季白間睨了一眼殷勤。

殷勤識趣的不說了。

再說下去,估計又惹毛了季白間。

這世上誰都可以惹但就是別惹了季白間這隻老狐狸。

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季白間直截了當的說道,「路小狼在媒體為你洗白,好好做接下來的危機公關,處理一些新聞你的形象可以挽回。」

「嗯。」殷勤點頭,默默的點頭。

他真的欠了路小狼很多。

欠了她很多很多,他不知道應該怎麼還她。

季白間說,「但這不影響我們用法律手段去處理白心的事情。」

殷勤沒有一緊,「白心很排斥。」

「我知道,我見過她了。」季白間直言。

「那你還要這麼做?白心寧願傷害她的那些人逍遙法外,也不願意把自己的事情公佈於世。畢竟白心是個女孩子,她有她的名譽,你作為她大哥,你也為她考慮一下。」殷勤有些激動。

「你和白心一樣的想法,覺得這件事情由路小狼承擔了就行。在你們三人的感情裡面,把錯誤怪在路小狼身上就可以了。」季白間有些諷刺。

殷勤心口一痛。

他是不會這麼想的。

他只是覺得,只是覺得……路小狼真的不在乎這些。

她和季白心不一樣,季白心好歹算是半個公眾人物,季白心好歹有她的身份,而路小狼只是一個大山出來的孩子,她從一開始就什麼都沒有,所以沒有那麼多包袱在身,她就算被外界怎麼罵她也不會在乎。

相對而言,路小狼受到的傷害就不會那麼大。

季白間看著殷勤的樣子,思考猜到他內心在想什麼,他說,「路小狼就真的該被你這麼一直無視嗎?」

殷勤抽著煙,狠狠的抽著煙。

他情緒很崩,每次在面對季白間的時候,情緒就很不受控制。

季白間說,「在你看來,路小狼對外澄清和曝光季白心的遭遇,路小狼的承受的傷害會小一些對不對?」

殷勤只是抽煙,說不出一個字。

「傷害就是傷害!沒什麼大小之分,只是有無的區別。」季白間一字一頓。

知道。

他都知道。

他只是在讓自己好受點而已。

他只是覺得這麼想他會好受一些,他會對路小狼更坦然一些。

他這輩子沒有辜負任何人,唯獨就是路小狼。

唯獨,欠了她很多很多。

但是他現在能怎麼辦?

到了現在的地步,一切都變成了這樣他能怎麼辦?!

殷勤的崩潰,季白間就這麼看在眼裡。

他說,「我不是想要讓你來後悔什麼!你感情的事情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怎麼選擇都是你的事兒,和別人沒什麼關係。」

沒關係你來打抱不平個屁!

季白間這個老狐狸,就是巴不得讓他難受死。

「我現在主要是和你說白心的事情。」

「白心說不想追究就算了……」

「不能算!」季白間很肯定。

殷勤看著他。

「我要讓魏呈徹底跳腳,把易溫寒牽扯出來。」季白間很肯定。

「什麼意思?」

「現在對魏呈的懲罰,經濟犯罪最後結果不輕不重,魏呈咬咬牙自己可以承受的,但如若爆出他綁架季白心甚至讓人糟蹋了季白心,這種罪名不小且性質尤其惡劣,以炎尚國的法律,叛過二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輕而易舉,如此一來,魏呈就會按耐不住,就會去找易溫寒幫忙,而易溫寒肯定會拒絕,兩個人一旦撕票,以魏呈的性格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而一旦易溫寒覺得魏呈對他產生了威脅他就會有所舉動,我們只要在暗地裡盯緊了易溫寒,想要拿到他的犯罪證據也不難!」季白間不對殷勤掩飾什麼。

殷勤就這麼看著季白間。

這是好大一盤棋。

季白間到底是怎麼想到的?

季白間的腦袋到底是常人的腦袋嗎?

他怎麼就可以聯想出這麼多事情出來,怎麼就可以牽扯這麼多!

「不用太崇拜我,畢竟你還太年輕。」季白間難得這麼好心的安慰。

年輕,年輕你個大頭鬼。

我們年齡不是也差不多了嗎?

你到底憑什麼以長輩的姿態來對他說話。

殷勤那一刻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因為他覺得他不管說什麼,一旦開口就會顯得很蠢。

季白間又說道,「至於白心的心裡,也只有她自己來調節。歸根結底,被人玷污不是她的錯,她應該去面對而不是為了所謂的尊嚴去逃避,這只是在助長這種不良風氣的發展。高度往上一點,作為炎尚國的子民,我們有義務揭露事實真相,為民除害!」

「……」季白間,你丫的真的不是常人吧。

你丫的是聖人吧。

還為民除害!

但不得不說,殷勤那一刻就這麼被季白間說服了。

固然白心的名譽很重要。

但事實上,被人玷污不是她的錯,她不應該背負著這種心理陰影,而那些犯法的人,不能讓他們逍遙法外!

「不用回去和白心商量,我只是提前給你說一聲。」意思是他已經做了決定。

殷勤就這麼看著季白間。

季白間不再搭理殷勤,說完事兒趕緊回去陪夫人。

殷勤一個人站在外陽台上,抽著煙看著錦城這座城市,看著在夜晚下這座城市璀璨明亮。

他突然覺得很迷茫。

就好像,就好像已經不知道……愛到底是什麼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權少,寵我我超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權少,寵我我超乖!目錄 權少,寵我我超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4章 用法律解決白心,沒得商量(一更)

9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