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皇子跪見

第五百一十章 皇子跪見

「遠勤,這種事我不希望有第二次。

不然,就不是把你們一家驅趕出門這麼簡單了。

而是滅家!再說一遍,滅家!你們一家幾十口,一個不留。」水鴻東猙獰著臉,好像水遠勤不是水家人似的。

「我知道了族長,婉如現在由我親自看管,絕不會讓她跑出去的。」水遠勤低頭答道。

「還要活著,記住,紅召也不能出門。從現在開始,你們一家都不得出門,誰敢出去,立即殺了。」水鴻東撩下一句冷酷無情的話,甩袖而去。

「如果你倆個想我們家全家被滅,你兩個就跑,爹絕不攔著你們。」回到家裡后,水遠勤一臉陰沉的說道。

「爹,婉如只是想去看看葉滄海。

而且,只是遠遠的看看,並不是去找他求救。

葉滄海雖說是捕衛,但也救不了婉如,婉如不會去害葉滄海的,她就要嫁給宮本二郞了,就要到外國了,這點要求不過份啊。

可是水勇那個畜牲,簡直就是個畜牲。

居然如此毒打我女兒,我作鬼也不會放過他。」水紅召咬牙切齒的說道。

因為水家封鎖了消息,對於葉滄海的情況水紅召並不清楚。

還以為他只是龍京神捕堂一名普通的捕衛而已,哪能斗得過水家,還有跟水家的大靠山福樂郡王。

「葉滄海活不了多久了。」水遠勤嘆了口氣。

「外公,怎麼啦,誰要殺他?是不是水勇那畜牲!」齊婉如嚇得慌忙問道。

「水勇當然想殺他,不過,水勇沒那個能力。

他得罪了郡王之子,郡王必殺他。

你們死了心吧,沒必要在一個死人身上弔死。

他只會給咱們家帶來災難,甚至,滅家。」

水遠勤得到的消息也不多,因為,水勇那天在聚春閣跟葉滄海起了衝突之後就封鎖了消息。

「娘,你不要傷心,我不會拖累家裡的。」齊婉如咬著唇兒,狠狠的說道。

「婉……婉如,你千萬別想不開。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水紅召抖著聲音勸道。

「我這身子絕不會便宜了宮本二郞那個畜牲的!娘,你就別勸我了。

從自去了雲州,我已經是葉哥哥的女人了。

雖說他並沒有對我怎麼樣,但是,此生,我不作他人想了。

假若有一天葉哥哥有實力了,娘替我捎個信給他。

我要他殺了水勇,水鴻東一家。還有宮本二郞那個畜牲!」齊婉如說道。

「婉如,你不能,不能啊,娘不讓你死……」

「娘,我也不想死,我還想天天看到葉哥哥的……」

……

「公子,有人送來了拜貼。」馬超進來,遞上了一封信。

葉滄海接過後瞄了一眼,點頭道,「知道了。」

晚上,樓星閣後邊一個獨立小院。

喬北成開的門,剛進門,水西風就站在門口,「葉副堂,請坐。」

態度大變啊,這禮貌,哪裡像是一個皇子,根本就是下屬在迎接上司。

「這萬萬不可!還請皇子上坐。」

葉滄海一愣,水西風這熱情太過份了吧。

居然請自己坐主位,什麼意思?

如果真坐下,屁股會著火的。

畢竟,人家皇子身份擺著的,這可是有違規矩。所以,搖了搖頭說道。

「公子,太過份了!他有什麼資格坐主位?」

水西風還沒開口,站他身後一個略長圓臉老者倒先開口了。

而且,語氣中充滿憤怒。甚至,還帶有一絲酸味兒。

畢竟,水西風從沒對他這般客氣過。是人都有口氣,高手也不例外。

雖說此人從未露臉,但葉滄海前次就看到他了,他就是隱藏在暗處,前次差點要了自己小命的燕世雄。

這次看透了,此人也就玄丹七極顛峰境而已,已經漸漸的有凝聚第八顆玄丹的趨勢。

實力,跟神捕府的皇極雲差不多。

「燕老,這是我的事,你就不必插手了。」水西風皺了下眉頭,不像是在演戲,是玩真的。

「好,我不管了。」

燕世雄氣呼呼的退下了,而且,因為生氣,居然一下子退到了牆壁,貼壁站著。就像是小孩子在鬧脾氣似的,有點可笑。

「葉公子,請上坐。」水西風再次邀請。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葉滄海一撣袍服,大馬金刀的居然就下了屁股。

真坐了啊!

頓時,燕世雄差點氣爆了肺,身子往前一探,不過,馬上又站定了,只是惡狠狠的盯著葉滄海。

而喬北成也是愕了一下,爾後,表情相當的陰沉,自然,心裡也極度的憤怒了。

你葉滄海也太大條了吧?居然坐主位,把皇子擱哪裡了?

展耀更是氣得緊咬牙關,拳頭捏得太緊了,指甲都摳出血來了。

只有公孫雲倒是一臉淡然的坐著,眼神中露出一絲疑惑。

「水西風見過葉副堂!」

下一刻,更是令人大跌眼鏡的事發生了。水西風居然一撣袍服,朝著葉滄海一把就跪下了。

「公子!」

頓時,喬北成,展耀,燕世雄,就連公孫雲都叫了起來。

「你們還認我這個主子的話就不要管我幹什麼?不然,你們自己走吧,從此後,不必再跟著我了。」水西風雙膝朝著葉滄海跪著,一臉決然的說道。

「葉滄海,你屁股都不會長刺嗎?」展耀眼中燃著熊熊怒火,已經到了爆發的極致。

喬北成也忍不住了,「葉副堂,你太過份了。你就是再厲害,你也是一個臣子,哪有主子跪臣子的?」

「這種毫無禮數的臣子不要也罷!公子,我忍不住了,我要打死他。」燕世雄吼道。

「你再叫就給老子滾!」水西風一拍轉頭朝著他,吼道。

燕世雄愕了一下,閉上嘴,臉都氣烏了。

這可是從沒碰到過的事,水西風為了攏絡自己,從來都是很尊重自己的。

今天日頭打西邊出了,為了一個毛頭小子居然如此對待自己?

皇子哪根筋不對?

「葉公子,我知道你身邊有高人。

但是,你這樣子是不是也有些過了一些?

人哪,可不能太狂妄。不然,就是自取滅亡。

咱們家公子不會朝你下手,但是,別人呢?

這世上,比你強的還有不少。」公孫雲都火大了,冷言冷語。

「能者為尊,本堂認為坐這個位置很合適。」葉滄海居然毫不知恥,一臉坦然的說道。

「你放肆!讓我燕世雄來稱量你一下。」燕世雄終於爆發了,一拳化為鐵坨轟了過來。

叭!

這道聲音很清脆,大地都震了震,龜裂開去,一直漫延有七八丈,燕世雄已經被葉滄海一巴掌拍進了地板里,旁邊是一片碎裂開的大號地磚。

「殺!」

燕世雄大吼一聲,全身罡氣激蕩,七顆玄丹化為七道金光從身體內冒出,旋轉著,砸向了葉滄海。

這可是要拚命的節奏。

因為,玄丹境強者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肯冒著危險把丹田內的玄丹逼出來攻擊人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武神皇庭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武神皇庭目錄 武神皇庭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章 皇子跪見

9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