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我要開答答

第936章 我要開答答

拿了一萬元現金,酒足飯飽,擠出人群,讓漢蘭達載著直殺人馬宮。

一萬元分成了三部分,衛佳皇和扒了摸一人2500,朴鷲因為和小乞丐同居所以拿5000。

扒了摸和衛佳皇是知道讓朴鷲照顧王秋梅多麼的不靠譜,尤其在沒錢的背景下那簡直就是災難。不說核心,就連開車的扒了摸也深深感受到朴鷲的悔意,一路上想盡辦法要把話題扯到小乞丐身上,想著兩個搭檔可是人精,總該明白弦外之音,會主動來接招。不曾想正因為是人精,所以都硬著心腸不站出來——畢竟誰也不願意和小王獨處,因為現階段實在沒法面對他的真實身份。

扒了摸甚至還裝模作樣以一個看反光鏡的動作和自己斜後方的核心連線,交換了默契的眼神后,確認心意相通:只有超級精英才配得上超級精英,就讓他們相愛相殺吧!

主動要求看管王秋梅的時候,朴鷲哪曉得會毫無徵兆就被上帝全面制裁,身外之物幾乎給扒得一乾二淨。在這個不尊重知識的亂世,沒有身外之物的輔助,天下第一智者只覺得自己是天下第一軟蛋,想到接下來會在上帝的釘子面前暴露自己的軟弱無能的醜態最終還是供天神消遣,他就無地自容。可是啊,驕傲如他,算無遺策已經破滅,那至少要守住落子無悔!能做到這麼明顯的暗示已經是極限了,可恨那兩個奸賊吃准了這點,在關鍵時刻裝聾作啞。

突然,衛佳皇主動打破這凝重的氣氛:「扒總!前面剎一腳!」

前面有個ATM。衛佳皇把那2500都存到了那張唯一的卡里。

扒了摸有些奇怪,等核心上車就問:「雖然按照軍師的分析,只要數額不超過常規方式所得,不論付出貝還是巨息都是安全的,你也不用這麼著急啊?」

衛佳皇解釋道:「我急著要讓這個手機通網——」

扒了摸打斷他:「你往銀行卡存再多的錢,手機也通不了網啊?」

朴鷲看明白了:「那家atm有免費wifi。」

扒了摸又問:「你急著通網幹嘛?」

「我決定了!明天開始就去開答答!」

邊說邊在手機上下載答答的app。

朴鷲突然很堅決地反對:「不行!」

扒了摸都聽不下去了:「為什麼不行?就守著2500坐吃山空啊?」

「我不是說通過勞動賺錢不行!是這種事不能讓核心去做!他的主要任務是踢球......」

衛佳皇想說你這調調讓我彷彿回到了少年時代,踢球兩個字換成學習就不違和了。

「答答讓我去開!」

六個字擲地有聲,石破天驚,嚇得剛起速的扒了摸踩急剎,吃飽了已經睡得迷迷糊糊的王秋梅也給晃醒了。他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下還是聽了幾句,尤其最後六個字。

於是第三排的乘客問第二排:「什麼是答答?」

衛佳皇答:「這裡的uber——喔,不對,你舊世界呆那是沒有uber的——」

被完全當成白痴的王秋梅有些生氣地打斷核心:「我知道是什麼了!」

扒了摸連連搖頭:「軍師,答答這活你干不下來的——」

被完全當成廢物的朴鷲更是火大:「我會開車!不用那些外掛,我一樣能把車開的四平八穩,我之前開你的車用那些小幫手是因為懶!」

扒了摸嘆道:「不是懶,你習慣了。你雖然聰明,可人類的有些功能退化就是因為聰明,就像這樣,不是你想回頭就能回的。我都不說認路,和你瞧不起的普通人社交這些,單單就是反射你未必就跟得上。現在你的那些騷操作都沒了,以前或多或少都在給你保駕護航,現在撤乾淨了你獨自上路不是開玩笑的!現實點,你出去跑活,必須得有個人坐旁邊給你當教練,可是誰還願意坐你的車?這不添亂嗎?」

朴鷲一個字也聽不進去,執意要開答答。

衛佳皇都投降了:「我不開答答了,我另外想招——」

「你不開是對的!本來就該我來!這個階段正好最沒用的人就是我!再說了!我還要養王秋梅呢!我擔子最重!怎能不幹活?」

扒了摸嘆了口氣:「這樣吧,核心開他個人的,你開我的漢蘭達。」

離剛才的atm沒開多遠,扒了摸跳下車,也去存錢,然後用wifi把話費交了。這才知道上帝也不狠,只讓手機欠了一塊錢。

上車后,把身份證行駛證並手機都扔給衛佳皇:「你幫我弄一下,我得緩緩。」

衛佳皇有點奇怪:「弄出來是你的嘛?」

扒了摸沒好氣道:「手機給他用就是,他自己不說誰知道他是不是?天命在這上面又不嚴。」

衛佳皇想說我在這個世界完全就是生活白痴,這麼細的知識點你不給我講我哪知道。

至於朴鷲,其實壓根不關心能不能賺錢,只要別在家裡和小乞丐大眼瞪小眼就完美。

又開了會,第二個答答車主加盟完成,扒了摸也消氣了,於是他說:「我從今天開始也搬到人馬宮來住。」

除了第三排的一時半會聽不懂以外,兩個准答答司機面面相覷。

朴鷲先反應過來:「什麼時候的事?」

扒了摸冷笑道:「你想賣了還錢?」

「賣肯定不行,肯定沒人看得見——」

扒了摸嘆道:「省省吧,這裡面沒漏洞的。714那天我不是和李夏兵出去了一趟么?」

衛佳皇想起來了:「是了!當時李夏兵說你在野球場上物色人才。」

「其實,倒了個拐。軍師去找小汪哥交割的時候,我就把房買了。當時想過,扒子火鍋城有朝一日肯定會被別人拿走,那個時候大家都在人馬宮也算有個照應。」

朴鷲贊道:「結果最後倒還是你未雨綢繆了。」

衛佳皇也明白過來:「因為是你計劃中的下限,所以才能保全。」

這一次扒了摸就不裝了,停在自己的地下車位上。

人馬宮還算一個比較先進的小區。利用了瞬間移動的原理,在停車場中樞位置有個傳送帶,傳送帶旁邊有刷卡的地方,每個業主帶著自己想要同行的人站在傳送帶上,同時刷自己的業主卡或者配套的副卡,就能直接送達自己的住處。

先把王秋梅安頓好,四人一齊到朴鷲的家裡。

王秋梅也老實不客氣,就近倒在沙發上一睡不起。

可憐有一點潔癖的朴鷲空喊出「去洗澡」已經遲了,雖然沒有聽到鼾聲,但是三人可以確定這次是真真切切地睡著了,且睡得很沉。

衛佳皇和扒了摸在想:他會不會有家的感覺呢?應該會吧,不然漢蘭達上面為什麼睡不了這麼沉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足球裁決天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足球裁決天下目錄 足球裁決天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6章 我要開答答

9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