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重頭戲

第847章 重頭戲

天權一台的live可見穿著熱辣,身材勁爆的牛菲芙那迷人的倩影。

不但人美,聲音更美:「在我身後這支即將登場的球隊叫做草根沒有派隊。這是天下唯二智者北朴南衛兩個人一起創立的球隊。別看它默默無聞平平無奇,兩位偉大的智者創造了它,就賦予了它非同凡響的雄心壯志——它可不是一隻普普通通只想著出汗娛樂的業餘隊,它的終極目標是打倒龍之隊!」

全場嘩然,都顧不上活生生的美人當前,齊刷刷把那支奇葩隊看著,都在想:嚴峻的就業形勢把天下唯二的智者逼瘋了吧?為了當網紅刷流量,老臉也不要了?所以天權一台這次live是蹴帝看著這些高智商人才可憐想了個法讓他們扮小丑,幫他們推一推,看看能不能帶一波節奏,攢一團人氣,上一上熱搜?

最震驚的是草根沒有派隊的隊員他們自己:啊?我們隊不是出汗娛樂隊嗎?我們隊的扛把子不是扒總嗎?我們到底是上了扒了摸的賊當還是他也被朴鷲蒙在鼓裡呢——不會吧!看他這一臉懵逼的表情,還真是被北朴那陰險狡詐的四眼田雞給忽悠的?

天上無雙有人還在問:「走哇?」

區襄哈哈一笑:「不忙,這下有看點了。看看最強大腦如何玩轉足球!」

「現在站在我面前的這位,正是鼎鼎大名有著世界第一大腦美譽的北朴,朴鷲先生!」

天上無雙其他人跟著起鬨:「嚯!當家花旦活捉最強大腦!」

驚慌失措的第一智者出現在了直播畫面上。

剛剛做完心理建設的扒了摸好不疲憊,哪曉得強大的天權一台來了這麼一出?心力交瘁的他如何應付得來這組繁複密集的伏擊?何況人家要找的正主也不是他。

明知直面人心是軍師最大短板,扒了摸也只得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誰讓他是精英圈層的梅羅呢?而且還是那個梅。

「朴鷲先生,作為貴隊第一場正式比賽,您有什麼預期目標嗎?」

正在頭皮發麻的朴鷲看清了頭號花旦的靚麗容顏,莫名想到了柴據琅:用舊世界的話,這女孩比柴姐顏值更當打?不過我還是更喜歡會死在沙灘上的前浪呢。

就這樣,朴鷲面部恢復了平靜,心如止水。

牛菲芙見了,芳心微顫:這是知識的魅力嗎?明明落魄到了這步田地,長得也不咋地,為什麼我還會覺得他有那麼一絲絲的帥氣?

「首先我要澄清一點,這不是北朴的球隊,也不是南衛的球隊。球隊名義上只有一個主人,他叫扒了摸。我們叫他扒總。不論北朴南衛還是扒總,其實都不能算是球隊真正的主人。真正的主人只能是每個上場踢球的人,而不是我那點脫離實際的所謂雄心壯志可以做主的。我承認,在沒有接觸足球之前,我對足球有很多不切實際的設想。但是在歷經現實的毒打后,我早就認識到了自己的好高騖遠。能決定我們隊前進方向和終極目標的只有每個娛樂出汗的個體,他們才是真正的主人——」

心想:小姑娘,既然是直播,一點開球在即,你和我走支線,看是你拖得起還是我拖得起?

牛菲芙經驗不足還沒意識到節奏旁落,聽朴鷲續道:「至於所謂預期目標,以我的立場沒有資格談論這件事。但是我可以說說我個人對本場比賽的期望嗎?」

牛菲芙意識到鏡頭打到自己臉上,趕緊插了一句:「朴先生請講。」

「只有四個字,少輸當贏。」

扒了摸鬆了口氣:好歹圓回來了。

打狗小聲問大便:「你信嗎?」

大便知道他問的不是那四個字,而是之前那段,冷笑道:「高級知識分子嘛,原來就擅長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打狗有些吃驚:「你似乎覺得他們以龍之隊為目標是真的?」

大便點頭:「十有八九吧,不然你以為天權一台有病?搞這麼大陣仗。」

打狗表示不解:「上面有必要這麼擔心嗎?不管思想到了什麼高度,最後還是用腳來說話。他一個書生能吸引什麼球星?」

大便不耐煩地打斷他:「估計想讓他身敗名裂吧。反正與我們無關,他要怎麼作死,那是他的事,我們只管這場把他的隊伍批發了,分錢就是。」

牛菲芙還蠻敬業的,不甘做精美的花瓶,想著台本上設計好的問答還沒套出來,嫣然一笑道:「朴先生太謙虛。貴隊——」

便聽得後面傳來一聲熟悉的輕咳,應該是已坐在第四裁判旁邊的秦大前輩在催促自己趕緊落位。

牛菲芙知道自己是很招人喜歡的,而且上面有人,秦大文豪這樣沉穩的前輩等閑都會給自己留面子,這麼著急肯定是有拖場的風險。別看只是一場草根聯賽,但性質會提到褻瀆足球的高度,不敢怠慢,甚至花容失色,落荒而逃。

不愧是天權一台,攝像機位無縫切換,且避開寒酸的解說席,用手機看live的區襄等人便直接看到剛才已經看到吐的綠茵場,聽到秦大文豪的旁白:「天權電視台,天權電視台,現在是天都時間上午12點58分,接下來講進行的是福都草根聯賽B組的一場重頭戲——」

聽到這后三個字,扒了摸和朴鷲臉部肌肉都不自然地抽動了一下,知道對方可不打算輕易放過本方。

秦大文豪呢自打解說了福都城市超級聯賽后,也丟掉了偶像包袱:業餘就業餘吧!既然城超都說了,萬事開頭難,更低端一點的草根有什麼好怕的?上面有安排,小秦就服從安排,反正都是有深意的。上一場騎龍背後有金家,這一場是知識分子的翹楚帶隊背後雖沒什麼勢力,上面反而更加重視,既然重視,那就是重任在肩,是好事。

唯獨有一點鬧不明白:最近怎麼出差都是福都呢?這些調皮搗蛋的反賊為什麼都在福都呢?

一個超級專業的解說,想歸想,嘴上可不停:「現在雙方隊長進入挑邊環節,時間比較緊張——」

為什麼緊張呢,自然是自己的好同事沒壓住,還給人家帶跑了——不行今天事後一定得好好調教下!

主裁還是上一場那一個,硬幣隨便一拋,揭開后,便催奶茶:「你快說!」

奶茶想了扒總的指示,要了天上無雙替補席對面的球門。

雙方都小跑著趕往自己的半場。

秦大文豪示意剛一屁股坐下的當家花旦不要急,自己拖了個長音后說:「天都時間下午一點,由秦大和牛菲芙為大家帶來的草根聯賽B組第一輪的重頭戲即將開球。」

目視當家花旦,雖然兩人銜接的不如第一CP那麼爐火純青,牛菲芙好歹把那口倉皇跑來的氣給順下去,用甜美的聲音說道:「由身穿粉色球衣的新晉菜鳥後盾追趕挑戰身穿藍色球衣天下唯二智者北朴南衛創立的球隊——草根沒有派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足球裁決天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足球裁決天下目錄 足球裁決天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7章 重頭戲

8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