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遠赴窮河

第402章 遠赴窮河

三日之後,前往窮河的人手已經全部準備就緒。

以周慶為首的「窮河開荒團」除了鹿龜山一眾人等外,還有元初宮挑選出來的兩百多名弟子隨行,這些弟子中有數十名已經達到化炁境界,他們就是未來窮河分院的監院、殿主以及各房執事。

此外,律德殿、考功殿以及煉器殿等各殿院也派了弟子同赴窮河,如此一來,分院便能搭起大體的框架,許多事情都用不著周慶親力親為。

到執事院領取了宮中撥付的一應物資和提前支取十年月例之後,一行人便登上飛舟起程上路。

這中型飛舟的速度雖然比不上韓子光賜與周慶的飛輦,但卻比普通大型飛舟快了不少,不過兩三個時辰,便已經穿過余魯蔡三國飛行數萬里來到了申國。

想想十多年前,周慶從申國到元初宮尋仙求道,四萬八千里路晃晃悠悠走了將近一年,如今終於如願以償成了仙門弟子,而且修行有成,乘坐飛輦重回故地,卻只花了短短兩三個時辰。

朝北海兮暮蒼梧,不過如此。

當年他還未去元初宮前,曾在申國五離府大方山的宇微派做過幾個月的雜役,離開之時,幾名一同幹活的雜役弟子前來送行,雖說只是賣好於他,但周慶也承諾了日後修行有成之後提攜一二。

如今他前往窮河開闢新道場,本就要招收大量弟子,若是這幾人或者他們的後輩中有可堪造就者,倒不妨將他們收入門下。

還有山陽縣的明先生和宋縣令,對周慶也是多有幫助,特別是宋縣令,如果沒有他的指點,周慶就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找到門路拜入元初宮。

而且當時他還曾鄭重許下承諾,只要修行有成,就要在宋縣令的後輩子弟中選一人引入仙門。

現在卻到了還人情的時候。

在五離府和山陽縣停留一天,同行的隊伍中,便多了幾名十來歲的少年,他們是宇微派林允、劉楓等人以及宋縣令和明先生的家族後輩子弟。

至於他們本人,資質不夠且年齡過大,此生已經註定沒有仙緣。

飛舟繼續前行,周慶又在舟上巡視了一番,只是走了一圈下來,他卻隱隱感覺有些不對,稍一琢磨,心中頓時提高了警惕。

此行數十名化炁境弟子之中,竟然有十二名劍修,雖然這十二人用了某種秘法掩蓋他們身上的凜冽劍氣,但對凝練了劍丸的周慶來說,卻是欲蓋彌彰。

元初宮中,修鍊劍訣的弟子也並非只有裂雲峰一脈,但修鍊劍訣並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更不會有人遮遮掩掩,生怕別人知道了自己劍修的身份。

這些人如此做法,讓周慶一下就感覺到了幾分不對勁。

特別是在這十二名弟子當中,竟然有一人已經達到了空相初期境界,而在上面給周慶的名單之中,卻清楚地記載著這人只是一名普通的化炁後期修士。

周慶心中已經明白,這十二名劍修弟子隱藏他們的實力和功法加入到開荒團,很大可能是要對自己不利。

看來某些人是坐不住了。

只是,就憑他們幾個,又翻得起什麼大浪?

周慶沉思半晌,感覺事情沒那麼簡單。

世家一脈既然要對自己出手,就肯定會一擊致命,絕不給他翻身的機會。

而他突破到空相境的事情在元初宮中並不是什麼秘密,世家一脈只派出一名空相境修士,是不是有些託大了?

周慶當然不會這麼認為。

能在第一仙門元初宮中與師徒一脈抗衡而且還佔據上風的世家一脈,絕不可能全是鼠目寸光、狂傲自大之輩!

最大的可能,就是這些人還有後手,一旦發動便可以致他於死地!

周慶一點也不懷疑世家一脈會在路上就對他動手。

如果是在宗門之內,這些人可能還會顧忌一二,如今遠離宗門,沒了師門長輩護持,全靠自身實力,若是技不如人,便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局面。

周慶目光閃爍地回到自己房內,盤膝坐在蒲團之上,將神念遠遠地釋放出去。

此時數千裡外,一座長寬均有數百丈的飛殿正矗立於半空雲團之上,大殿之中,高台之上端坐一名中年道人。

這道人高額鷹鼻,黑須黑髮,身披玄色道袍,頭戴一頂白玉道冠,顧盼之間如蛇似狐,目光陰鷙,令人望而生畏。

卻正是當日在爛泥島上出手偷襲周慶的陸離陸道人。

高台前的浮階上,或坐或站了二十幾名修士,這些修士大多都是空相境界,只有少數兩人是化炁巔峰,卻也離突破空相境界不遠。

陸道人將手中拂塵一揚,台下眾人頓時鴉雀無聲,隨後,他才沉聲道:「今日之事,絕對不容有失,爾等須拿出看家本領,不可放過一人!」

眾人齊齊躬身道:「師父(師叔)放心,我等即便是拼了性命不要,也不會放一人漏網。」

陸道人滿意地點了點頭,微微笑道:「貧道今日親至,哪能讓爾等為此丟了性命?」

「大長老雖然號稱元初宮修為第一,但卻沒有多少爭鬥手段,況且那周明修小賊入門不過十數載,哪怕他天資過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也不可能學得了多少本事。」

「今日我等以強擊弱,若是有一人受傷,便是爾等學藝不精!」

「師父所言極是!」

階下一名弟子輕笑道:「師父,弟子也曾聽說過那周明修的名號,短短十數年間便能從外院弟子修行到空相境界,資質確實是萬里挑一的,只是他命不好,偏偏要拜在大長老門下。」

陸道人此番帶了門下弟子襲殺周慶,爛泥島毀壞珠場只是其中一個不足為外人道的理由。

最主要的原因,確是有些不好拿到明面上來說。

原來這陸道人身為裂雲峰主陸道言的七弟子,曾經連續五次參加門派大比而不能得進十大弟子之位,這些年來他閉門苦修無我劍訣,修為大有精進,便準備在下次大比中衝擊前十之列。

然而爛泥島上與周慶兩劍交鋒,卻讓他看到了周慶的實力,事後他多方打聽,才意識到師徒一脈的周慶,實是他下次衝擊十大弟子最大的障礙。

三年入玄,拜入大長老門下之後,更是短短數年時日就突破至空相境界,這等資質,便是元初宮上下數十萬人中也挑不出兩個來。

至於他陸離,雖說也算得上是資質不凡,但和周慶比起來卻是差得遠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本煉炁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本煉炁士目錄 我本煉炁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2章 遠赴窮河

9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