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6章 ?叫我小王兒(三)

第2016章 ?叫我小王兒(三)

到王艾這個層次的體育明星,無論是哪一國的,想徹底脫離政治都是白日做夢。你不碰政治,政治也會碰你,與其被動的手忙腳亂,不如從國家利益出發主動出擊,選擇最適合的戰場。

日本修改教科書、乃至要修改憲法等等****動向當然值得警惕,對其批評當然是應該的,甚至保持冷淡都是應該的。但那是政府的責任,而非民間人士的責任。

王艾身為在日本最有名的中國民間人士,擁有大量球迷的體育明星,他理應用他的影響力為國分憂。具體說就是不斷向這部分球迷示好,從而削弱日本右翼煽動的惡化兩國關係的努力,強化日本民間對中國的友好態度。

前天王艾在蘇黎世特別用日語道謝之後,第二天日本麻生內閣的文部科學省大臣鹽谷立,就「不得不」公開表揚了王艾的成就,還代表日本政府歡迎王艾有時間去日本遊玩。

麻生太郎可是右翼政客!

王艾用一句「ありがとう」逼的敵視中國的內閣成員中的部長級高官親自為兩國友好站台,也是絕了。

由於長久的歷史文化影響,日本民間擁有普遍的親華土壤,雖然****多番煽動,製造和釋放了一批野獸,但土壤仍在,就是缺乏王艾這麼一個人去鼓勵和號召他們。

如果王艾不做,中國就沒有第二個人能做。姚明都不行,他在籃壇的地位、在日本的影響不足以抵消這個年代中國社會對日本的反感,或者說他要去做這件事,弄不好引火燒身,所以只能理智的迴避,哪怕他也懂。

但他成績不行,而王艾行!

王艾多年來的媒體管控讓他的國民好感度極高,他強大的成就也能讓最煩躁的人耐心聽他說幾句,或者說,他這麼做,他能夠承受得住這種反彈。

王艾用一番勸說得到了領導和同事的默認,還談不上支持,他們本能的對王艾這種刀尖上跳舞的行為,或者說沒有得到高層支持的行為報以審慎的態度。這年頭就是這樣,官場上一些陋習使得許多幹部不敢做事、不敢說話,好在王艾不算真的身在官場。

做也就做了,哪怕做錯了,也不過是球星。

而如果做對了,也不見得有什麼獎勵,只不過他心懷祖國的上級印象會更加深刻而已。

哪怕是不對不錯,那起碼王艾今年在日本的商業價值會更高了,多從日本賺錢回來蓋中國的希望小學……那也不錯啊!

因此,今天日本足協代表的表現,就在情理之中了。

接下來兩人還是用英語進行了交談,提到了王艾與中田英壽分別在拉科魯尼亞和帕爾馬時的比賽,也提到了目前效力意甲卡塔尼亞隊的森本貴幸,上次兩隊交手后雙方還交換了球衣。總之,不僅是王艾在海外對日本球員比較好,其實在海外日本球員對中國球員也比較友好。

沒辦法,在滿地的歐美鬼畜中,怎麼說也都是黃種人。

韓國足協這次顆粒無收,但也派了人來,大概心情不怎麼好,和王艾接觸的時候有點皮笑肉不笑,王艾把早就準備好的話拿了出來,說什麼韓語太複雜,學起來太難,為了不錯誤發音傷害韓語的純潔性,所以只能遺憾了。請您回去替我向韓國球迷道歉,當然也對他們多年來支持我表達我的謝意,我的心裡一直裝著他們……

韓國足協幹部當然不會被王艾兩句話就糊弄過去,但王艾這麼一說,回去經過他們媒體的一宣揚,起碼面子上過得去了。於是神色也緩和下來,也聊起了韓國球員在五大聯賽的事兒,只是西班牙和義大利都潛規則的把韓國球星排除在外,所以王艾也只是在英國接觸過朴智星、李榮杓兩人。李東國當時也在英超,但總也打不上比賽,所以才沒接觸過。

和日韓同行聊完,又同伊朗、阿聯酋等國同行交流,又同馬來西亞、泰國等國的同行聊了一些。總之,只要現在的王艾願意站下來,就有無數的同行希望到他身邊說幾句話。

酒會結束后,上海足協還有今晚上演出的演員們非常熱情的邀請王艾去吃飯,王艾推卻不過,看看時間還行,於是一起去一樓餐廳吃了一頓好的。可惜啊,吃到一半康絲就來提醒,王艾不得不起身和各位致歉,出門乘車,帶著他新到手的連續第五次、總計第六次的亞洲足球先生獎盃返回了浦東機場,乘坐夜間航班直飛北京。

明後天哪天被接見還沒有準信兒,所以王艾得提前去等著。

凌晨的北京機場,停靠在停機坪上的空客飛機,人們安靜的走下舷梯。頭等艙里,王艾揉著額頭醒來,翻開毯子,搖搖晃晃站起身,在空乘熱情的幫助下挎好了隨身的挎包,剛要往外走,王艾突然回身道:「我還沒跟你們合影呢吧?」

「可以嗎?我看你好像很累的樣子。」空中小姐躍躍欲試,但還保持著最後的禮貌。

「當然,感謝你的服務。」王艾笑了笑:「就是我現在的狀態不怎麼好。」

合影過後,在更加體貼的空乘送行中,王艾到大廳里領取了自己裝著兩個獎盃的行李。機場外有好幾輛車,送足協領導、幹部回家的,送王艾一行人馬回家的。

這時候雙方也沒什麼力氣客氣了,隨便打了個招呼就各自上車。

開著麵包車來接王艾的是張光,陪同的是劉亮,這哥倆自從夏天臨時搭班子以來情投意合,也就長期組隊了。張光老老實實開著車,劉亮從後視鏡里瞅著裹著臨時帶來的羽絨服,靠在椅子上望著窗外京城後半夜稀疏街道的王艾,突然問:「要不要吃藥?你好像感冒了?」

王艾扭回頭來,笑了下:「睡一覺看看,我覺得應該沒問題。」

車子安靜的回到了東城區的家門前,王艾下車前在行李里摸啊摸的,一把把銀制蛇頭權杖拿了出來,甩著這根大棍子,站在自家的紅門前,腰桿一挺:「打、打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足球之巔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足球之巔 重生足球之巔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16章 ?叫我小王兒(三)

9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