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沒誰信

第1014章 沒誰信

「你瘋了!現在楊易已經派出各方力量搜尋你們的行蹤,楊易就走雲水天池,你還主動羊入虎口!」金玉蘭瞪大雙眼。

東方婉兒大驚失色,「真的要去?」

「楊易就要對我的山門動手了,我怎麼可以坐視不理!」

「可是,我們拿什麼和他們拼?」東方婉兒道。

墨雲凡微微笑道:「你在這裡好好修養,你現在力量都沒恢復,跟著我去就是個大麻煩。」

「你……你現在就嫌棄我了!」東方婉兒有些傷心。

「實話呀!你確實是個大麻煩!」墨雲凡壞笑著,用手指颳了她的一下鼻子。「等我回來,我一定可以活著回來的。」

……

翌日墨雲凡和東方婉兒辭別,又囑咐金玉蘭照顧好東方婉兒。

東方婉兒隱忍著眼淚,揮手和他作別。

東方婉兒很清楚,他不想讓自己去,是擔心自己有危險。她更加清楚,自己去了確實是羊入虎口,為墨雲凡增加負擔。她暗恨自己,為什麼不夠強?

墨雲凡小心避開小鎮上的人,來到了無人的地方才騎上靈鹿飛速前行。

靈鹿七級妖獸,已經具備了一定的飛行能力,用它快速、短程飛行是不錯的選擇。

馬蹄鎮離雲水天池有兩千里的距離,按照七級妖獸靈鹿飛行的能力,一天的時間足以。

不過,這樣急速前進,靈鹿消耗很大,需要休息幾天了。

等到下半夜,墨雲凡已經來到了雲水天池的山腳下。

整個雲水天池已經被士兵包圍。

這些士兵到現在只是圍,並沒發動攻擊。

「看來我還沒來晚!」

雲水天池宗主的宮殿,已經如冰山一樣,王元稹確實沒辦法讓宗主出關。

他早已經妥協,答應將雲水神舟拱手相送。

關鍵是雲水神舟並不在他的手上,而是在宗主這裡。

楊易和幾大高手,都圍著冰山轉圈,想破開冰山,將雲水老怪直接鎮壓奪取雲水神舟。

「侯爺,看來雲水老怪的修為又大進了,他冰封的宮殿我沒辦法破開!」

楊易目光冷漠:「無妨,再過片刻,我可以藉助天地之力,萬物星辰之力,動用盤皇星辰劍,將冰山劈開!我估計雲水老怪,已經知道我們來這裡,並且知道我們的目的,肯定不會束手就擒!」

王元稹臉色難看,進退兩難。他自然不敢得罪楊易,同時還在擔心萬一雲水老怪出關發難,他也不好過。

想了想,王元稹眼睛一亮,心中暗道:「反正我是鬼門的人,早就想毀了雲水天池,這次要麼毀了它,要麼將雲水天池握在自己手中。」

「侯爺,如果我有辦法讓大家進入冰封的宮殿,侯爺能否支持我,讓我掌控雲水天池?我王元稹定然為侯爺效命,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楊易哈哈哈大笑起來:「當然可以,識時務者為俊傑!王長老的實力我還是很清楚的!」

「好,大家跟我來!」

山腳下,墨雲凡已經通過釋放神念控制了一人,將這人帶出隊伍,打暈。然後他換上此人的衣服,混入隊伍當中。

只要有上山的士兵,他都會跟上去。

很快他來到了雲水天池。

此刻已經是深夜,如果是平時許多弟子早已經安心的入睡,但是此刻,無論是外門弟子、內門弟子、還是精英弟子,沒有人能睡的著。

大兵壓境,雲水天池隨時會陷入血雨腥風之中,誰還能睡的著。

這些弟子都有思想,都聽說王元稹甘心當走狗,已經答應了宣武侯將雲水神舟交出去。

雲水神舟是什麼東西?開始的時候沒幾個人知道,後來傳開了,都知道是自己門派的鎮教之寶。如果沒有了此寶物,雲水天池等於名存實亡!

「我怎麼覺得很難受?」有弟子焦躁,甚至憤怒。

本來雲水天池是大宗門,雪月國也不插手宗門的事情,如今帶著軍隊索取寶物,這目的很明顯,就是要滅雲水天池。

然而王元稹竟然趨炎附勢,不做反抗,就將雲水天池給出賣了!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這些熱血的少年子弟,熱血上涌,根本不怕死。

「我倒是覺得,長老們應該帶著我們和宣武侯拼了!」

「拼,拿什麼拼?人家高手如雲,山下還有數不清的兵馬。雲水天池和人家拼,必然全軍覆沒!」有弟子道。

「就算全軍覆沒,也不能將我教法寶拱手相讓呀!」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門派培養我們這麼久,是我們應該為門派浴血奮戰的時候了!」

墨雲凡剛好趕到這群情緒激昂的弟子宿舍前,聽到他們的喊聲,心中很是欣慰。

「門派沒有白培養你們!」

墨雲凡推門而入,驚得全宿舍的人都從床上跳了起來。

「別緊張,我是墨雲凡,曾經是獨秀峰上的大長老。後來被王元稹陷害,不得不和穆野長老天涯海角的逃亡。」

「你這個叛徒!」

眾人很快鎮定下來,將墨雲凡圍了起來。

「叛徒,你還敢來!」

「難道你也是楊易的人?」

墨雲凡道:「大家冷靜,聽我說!王元稹勾結魔教,企圖毀了我們雲水天池。他最大的障礙就是穆野。他千方百計將穆野弄走,目的就是獨攬雲水天池的大權。你們現在也看到了,王元稹面對危機的時候,不會和大家共存亡,他只會為了保命,出賣門派!現在什麼情況了,宗主有沒有事?」

眾人很快冷靜下來,仔細思量著他的話。

「看來你們還是不信任我!你們可聽說了雪月國帝君被殺的事情?」

墨雲凡這麼一說,人群沸騰。

「自然聽說了,就是不知道是何人所為?」

「這人可真有本事!」

「能夠干出如此轟轟烈烈大事的人,肯定不是凡人!」

墨雲凡淡然笑著:「是我和東方婉兒一起滅殺的暴君……」

「是……是你……」

「你不是在吹牛吧?」

「你有這麼強?」

群人沸騰起來。

除了震驚之外,眾多人流露出更加懷疑的神色。

誰會去相信一個在雲水天池還沒呆上一年的人,有能力斬殺巔峰武尊。

巔峰武尊什麼概念?那可是如神一樣的存在,那可是和宗主一樣的存在!

「我知道你們都在懷疑我說的話,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你們一樣,不想雲水天池被毀了,更加不想雲水神舟落入楊易之手!」

「切,你穿著士兵的服裝,卻告訴我們你不是楊易的人,當我們三歲小孩!」

「我們是不會相信你的!」

「大家一起上,將他拿下!」

有人振臂高呼,眾人已經彪悍地攻殺起來。墨雲凡並不責怪他們,快速飛出許多神念,化成自己的身影,一個身影對上一個,只是兩個呼吸就將所有的人壓制住。

被按壓在地上的眾多弟子,已經駭然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現在你們總該相信我說的話了吧!我的實力根本不是你們能估量的。再說了,擊殺帝君的還有很多高手,並非全是我和婉兒的功勞。許多事情你們根本不知道!我呢,也不是想讓你們怎麼樣。只要你們堅定自己的信念和宗門共存亡就足夠了!」

說完墨雲凡撤掉所有神念,從容地離開。

冰封的宮殿,想進入簡直沒有門路,想劈開,如此堅硬厚重的冰,沒有人有把握劈開。

雲水老怪能夠坐上雲水天池宗主,自然是了不起的強者,謝文通曾經和雲水老怪比拼,都被打的屁滾尿流。

王元稹自稱有辦法進入宮殿,楊易選擇相信了他。

眾人來到了一個畢竟荒涼的院落,院落之中有一棵上千年的古槐,古槐參天,枝葉伸展出去,有幾十米長。

在古槐樹下盤坐著一位老者,老者在黑夜之中渾身散發出微弱的雷電之光。他不動,整個人猶如雕塑。

「劉成海我命令你打開雷霆之門!」王元稹走到院落中對著老者大喝。

老者翻了翻眼皮,在眾人臉色掃過,然後閉合。

看著老者的神態,眾人就知道他們全部被無視了!

「劉成海五十年輕已經進入巔峰武尊境界,現在算來,年齡應該一百三十多歲了吧!」

謝文通望著滿臉皺著,那麵皮就像乾枯樹皮的劉成海,忍不住感嘆:「歲月真是過的太快了,我記得我年輕的時候,你還是雲水天池的首席長老。那個時候,我想成為你的弟子,都未能如願。不想這一晃,五十年過去了。我們再次相逢,你已經老成這樣了!」

歲月不饒人,謝文通忍不住感慨,那是因為他自己也已經步入了老年人的行列。

燃燒激情的青春,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溜走了。

年輕時候的豪言壯志,似乎還在昨日,而今日自己和很多人卻已經進入了暮年。暮年就代表日落黃昏,所剩餘的時間不多了!

「嗯,他活的時間還真夠長的!」墨染和其他人都是一驚。

就算是武道強者,也很難擺脫生老病死。武道,讓人獲得力量,也只是稍微延長一些壽命,卻無法改變人終究會老的命運。

「老不死的,我讓你打開雷霆之門,你沒聽見嗎?」王元稹臉色無比難看,再度大喝起來。

劉成海再度睜開眼睛,不怒而威,眼睛里射出的光芒,就是閃電。

刺啦刺啦,兩道閃電擊打在王元稹身上,王元稹慘叫一聲,向後連連倒退,胸口已經出現了兩個焦黑的傷口。

「你也配進入雷霆之門!」

雷霆之門是一道神奇的門戶,它可以通向一個玄妙的雷霆,而這個雷霆是一個特別的空間,而這個空間又連通著雲水天池所有的點。只要闖過雷霆,可以直接誇空間進入雲水天池任何地方。

而這個雷霆之門,也連通著山下一個安全的地方。建造這個雷霆之門,其實是雲水天池的一條逃生之路。

王元稹就算走到了今天的位置,也只知道雷霆之門可以在山門之內自由進入其他宮殿,卻不知道這裡是一個逃生的中轉站。

知道這個秘密的,除了劉成海也就宗主知道了。這樣的極大秘密,也只有下一人宗主和守護雷霆之門的人知道!

「你敢襲擊我?」王元稹大吼,「我可是代理宗主,有權利讓你打開雷霆之門!」

「滾!再啰嗦殺無赦!」

劉成海突然白色長長的銀髮飛舞,渾身的長袍都在鼓動,周圍有雷電之龍飛舞,頭頂上和古槐之上,都冒著雷電之光。

在古槐樹的頂端,黑雲滾滾,有可怕的雷電之力,從星空傳遞而來。

瞬間整個破落的院落塞滿了殺伐氣息,這是強者霸主的可怕氣息,光氣息就能將武宗硬生生撕裂。

三級和四級的武尊強者都無法在院落里立足,被逼的紛紛撤退,撤出了院落,他們才感覺好受了許多。

謝文通和楊易都沒有動,兩人的衣服被力量扯的發出嘩啦啦聲響。

「我是宣武侯楊易,找你們宗主有事!」

「我管你是誰,闖入我這裡,要麼滾,要麼安靜地呆著,要想闖雷霆之門,從我屍體上誇過去!」劉成海乾枯的老臉上此刻閃耀著紅潤的光芒,剛才老態龍鐘的神態消失的無影無蹤。他瞬間好像年輕了幾十歲。

不動則以,他一動就是雷霆萬鈞!

轟隆隆,有幾個紫色如人頭大小的雷球,已經懸挂在了謝文通和楊易的頭頂。

楊易面不改色,陡然釋放出法相長生大帝。

長生大帝是一位穿著白色長袍的年輕人,面容清秀,渾身散發出掌控天下,喂我獨尊的氣勢。

他的腦後散發出九道彩色光圈,簡直如神明一樣。

他懸浮在楊易頭頂之上,揮揮手,就給人能摘下九天之上的星辰一樣。

楊易頭頂上的雷球,被他吐出一口碧綠色光芒的力量封印在了半空。

接著彈指,一道火紅的光芒,化成一隻袖箭,刺入另一顆雷球。這顆雷球懸浮在謝文通的頭頂。

轟隆一聲響,雷球四分五裂,力量在空中潰散,並沒傷到謝文通。

謝文通幾乎同時出手,看來他和楊易配合的特別默契。楊易負責摘雷、滅雷,謝文通負責攻擊。

轟隆隆……

一隻蒼白的沒有血色的大手,向著劉成海拍了過來。這是上蒼之手,有著可怕的上蒼滅殺之力,狂霸之中纏繞著上蒼大勢,掌控別人命運的意境。

手掌拍出,周圍震蕩著蒼白的波光漣漪,將古槐和劉成海包圍。

五人手扯手都無法摟抱過來的古槐開始搖晃起來,稠密的枝葉擺動的厲害,並且有許多樹枝發出咔嚓咔嚓折斷的聲響。

劉成海的身體周圍那些懸浮的雷電之光,開始如汪洋一樣,向著上蒼之手衝擊。

兩股強大的力量對碰在一起,衝起上千米高的光和力量,讓整個雲水天池都開始震動。

墨雲凡抬頭看著光和力量衝起的柱子,身體化成一道光影,轉瞬間就出現在了院落附近。

他看到院落之外,墨染、王元稹和其他武尊強者都抬頭望著衝起的柱子,從背後猛然發動了偷襲。

對付這些人何必客氣!

嗤嗤嗤……

他一口氣劈出了十劍,十劍都是太陰劍,來這裡的武尊強者,三、四級別的武尊強者畢竟多。

突然的偷襲,他們也應付不過來。

「啊啊啊……」

接連慘叫聲響起,三人被當場劈出兩半,五人被劈掉了一條手臂,兩人輕微擦傷。

這些可都是強大的武尊強者,被墨雲凡偷襲,可謂傷亡不小。

「是墨雲凡!」墨染驚叫著,已經打出了黑暗牢籠。一個巨大,四方的牢籠,對著墨雲凡罩了下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有系統就是任性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有系統就是任性目錄 有系統就是任性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14章 沒誰信

9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