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你到底在做什麼?

第952章 你到底在做什麼?

賀太被嚇了一跳,忙不迭地搖頭,「不。」

生怕徐璽誤會,賀太又急急忙忙地解釋,「我只是不太懂,明明......」

不等他說完,徐璽冷臉,大聲怒斥,「我需要你懂嗎?」

賀太的話卡在嗓子眼,悉數憋了回去。

司機坐在駕駛位,驚聞徐璽震怒,當即也被嚇得悄悄握緊了方向盤。

一時間,車內的氛圍變得凝重起來。

司機木頭人似的坐著,連視線都變得緊張嚴肅,半點不敢多往別處移。

賀太內心惶恐,他輕輕地攥了攥拳頭,沉聲應道:「我這就去辦。」

徐璽冷哼一聲,眸光森寒的瞄了他一眼。

賀太背脊發涼,哪裡還敢繼續在車裡待,二話不說地推開車門,屁顛屁顛地跑了下去。

車內就剩下司機和徐璽,安靜得可怕。

司機戰戰兢兢,緊張得額頭直冒大汗。

正當他誠惶誠恐不知該不該開口時,徐璽突然開口,「你今天可以下班了。」

司機心頭一滯,連連點頭,「是的,徐少。」

下班?

這對司機而言,簡直就是福音。

他立刻解開安全帶,動作迅速地從車裡跳出來。

徐璽板著臉,直接下車換位,瀟洒地坐在駕駛座里。

司機剛準備開口說點什麼,忽地就聽見車啟動的聲音,一不留神,車就從眼前飛了出去。

司機有些懵,他反射性地抬頭看了眼在遠處忙碌交涉的賀太,頓了頓,又忍不住回頭看了眼瀟洒遠去的車。

他站直了身,滿臉迷惘地在原地撓頭,一時間有些沒整明白。

這主僕二人,到底在玩什麼?

此時,徐璽一踩油門,開車加速往前沖。

他盯著前方,眸底的光散著極厚的涼意。

賀太說不懂他的想法,其實他也不懂的。

現在的徐璽,不管是連自己的想法讀不懂,對這所有的一切他其實都不懂。

他感覺自己像是活在一個怪圈裡,不明緣由的變成了現在的自己。

對於這樣的身份,他好像是適應了,又好像說從未適應過。

方才李玲玉對他的呵斥,那是對他的全盤否定。

可明明之前,他是那般良善的存在於她心裡的。

戚濤死了,這是橫在過去與現在之間無法逾越的鴻溝。

徐璽咬緊著牙關,臉上的表情全都沉了下來。

他的心,疼痛細細密密地爬了上來。

此時,桑美也被心口無端地疼痛給抽醒了過來。

她睡了許久,加上發高燒的緣故,所以人很難受,腦袋昏昏沉沉的。

桑美適應了許久,這才艱難地翻動著眼皮,努力地使自己睜開眼睛。

床邊坐著個人,那影子明明暗暗,隱隱約約的。

桑美努力的閉上眼又睜開,當看清楚床邊坐著的人時,她整個人都驚住了。

「媽?!」

因長時間沒有喝水,如今她的嗓子干啞,喊聲帶著幾分沙啞與滄桑。

桑美生怕李玲玉擔憂,反手撐著床,作勢要爬起來。

李玲玉見狀,直接從椅子上站起來,「哎呀!你這是做什麼?」

她伸手扶著桑美的肩,臉上掛滿著焦慮,一邊勸阻道:「快躺回去!快躺回去!」

李玲玉動作迅速,一把將旁邊的枕頭墊在背後,然後扶著桑美讓她靠上去。

兩個枕頭疊著,軟軟的,非常的舒服。

李玲玉貼心地將床給搖了起來,想盡辦法地桑美不用太費力。

桑美的眼睛還有些腫,她往嗓子里咽了咽,艱難地喊了一聲,「媽!」

聽出她聲音里的疲憊與乾澀,李玲玉忙不迭地問道:「要喝水嗎?」

她很溫柔,臉上的輪廓特別軟和。

桑美抿了抿唇,立刻點頭,「嗯!要的。」

「先等等。」

李玲玉交代一句,轉身端起床頭柜上早已倒好的水。

她拿起杯子,貼在唇邊嘗了嘗。

李玲玉抿了抿唇,笑容溫和,「嗯,溫度剛剛好。」

說完,她還細心地從旁邊拿出一根吸管插在杯子里,然後遞到桑美的嘴邊。

李玲玉完著腰,語調平緩,生怕聲音太大會嚇到桑美似的,「來,你先喝點水。」

桑美就著吸管,連連喝了兩口。

水溫控制得特別好,不涼亦不燙,溫溫的特別適合入口。

李玲玉盯著桑美,見她側過頭,立刻問道:「不喝了嗎?」

桑美連忙搖頭,算是作為回應。

李玲玉倒是不勉強她,見水喝得差不多,正準備再倒一杯涼著時,桑美卻突然伸手,一把將她的腰給抱住。

李玲玉被嚇了一跳,卻又不忍心訓斥,反而是溫柔地道:「哎呀,你這是做什麼?小心待會水灑你一身。」

方才桑美摟她的腰的動作有些大,李玲玉被嚇著頓時手抖了起來。

生怕將水潑在桑美的身上,李玲玉立刻將水杯舉在半空中移開。

如此細微的動作,無疑不暴露出她對戚桑美的愛,那麼的真實,那麼的細緻入微。

桑美摟著李玲玉,臉貼在她的腰間,撒嬌似地晃了晃,「讓我抱抱!就抱一下。」

她心裡明白,自己如今身在醫院的原因。

現在李玲玉突然出現,必定是知道了些什麼。

桑美不想她過多的擔心,所以想用這種方式來避開她的追問。

李玲玉很是無奈,任由桑美摟著她的腰撒嬌,一邊順手將水杯放在床頭柜上。

現在的桑美,特別像小時候。

李玲玉記得,每每桑美生病時,總是會摟著她的腰。

那時候,她們經常坐在天堂堡那個家的院子里納涼。

桑美經常枕著她的腿,或者摟著她的腰,病怏怏的撒嬌求安慰。

李玲玉任由她撒嬌,一邊陪著,一邊手持蒲扇,輕輕地替她扇風趕走吸血的蚊子。

想到那些時光,李玲玉的心裡就各種酸澀。

她順勢撫了撫戚桑美頭髮,柔軟的髮絲在她粗糙的掌心裡滑過。

李玲玉強行將那份感觸壓下來,一邊壓低著聲音關心道:「告訴媽媽,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的?」

桑美的臉色很是難看,全身更是瘦弱不堪。

李玲玉光是看就覺得心疼。

桑美連連搖頭,悶悶地否定了兩聲。

其實,有時候,她好像還是剛到自己身邊時的樣子,小小軟軟,又膽怯的模樣。

李玲玉心疼不已,她輕輕地撓了撓桑美的頭頂,柔聲溫柔,「沒騙我?」

桑美悶悶繼續否定,「沒有!」

生怕李玲玉不相信,她甚至還抬頭盯著她,一本正經地說道:「真沒有。」

「好好好!你說沒有就沒有!但你要是有什麼地方不舒服,記得立刻告訴我!」

李玲玉捧著她的臉,來回地搓了搓,眼裡滿是寵溺。

「嗯!」桑美點了點頭,然後指著旁邊的椅子道,「媽,你坐!」

李玲玉倒是沒客氣,順勢坐了下來。

桑美已經差不多適應了病房,李玲玉才算是沒那麼的擔心了。

她抓著床邊的扶手,拇指輕輕地扣著表面的漆。

半晌后,李玲玉忽地抬頭,眸光嚴肅地盯著桑美,「告訴媽媽,孟苒是怎麼回事?」

沒想到她極力避開的事,最後還是沒能戰勝李玲玉的好奇心。

桑美心裡大概是清楚,在自己去專案組配合調查,以及暈倒入院的這段時間裡,外界已經對孟苒墜樓的事有了各個版本的報道。

桑美不知道李玲玉看過些什麼,只能冷靜地替自己辯解,「媽,你別聽那些媒體胡說八道。我沒殺人,真的沒殺人。」

她不想嚇到李玲玉,所以也難得多解釋一些。

畢竟是與命案有關,戚家現在的情況,真的是經不起這些事情的衝擊。

桑美抓著李玲玉的手,因為擔憂,所以手上的力道微微地加重了幾分。

孩子生怕牽扯到家人,擔憂給家人造成困惑,這一切李玲玉都看得明白。

她重重地拍了拍桑美的手背,表情嚴肅,「我當然相信你!」

「全世界都懷疑你,但媽一定無條件地相信你!」

李玲玉心裡清楚,戚桑美雖然骨子裡強硬,但其實她從來不主動招惹人。

這些年來她觀察到,桑美其實一直都是防禦的一方,只是她的防禦力度有時候稍微重了些。

雖然可能造成傷害,但李玲玉相信,桑美不會到要人命的地步。

李玲玉猶豫了片刻,再次問道:「可媽就是好奇,你為什麼要去見她?」

她盯著桑美,有些激動起來,「你當初和她因為季......」

那個名字還未脫出,李玲玉就感覺桑美的臉色沉了下來,她立刻收住,沒再往下說。

李玲玉現在的情緒也有些不穩,尤其是方才徐璽又來過。

她緊緊地蹙了蹙眉,猶豫了片刻,這才道:「總之你們兩個根本就不可能是能坐下來聊家常的朋友,所以我不懂你為什麼會去見她。」

李玲玉雖然很少過問桑美的事,但有些還是知道的,尤其是當初孟苒看桑美的眼神,裡面充滿了嫉妒與怨恨。

仇敵的關係,註定沒辦法成為朋友。

可她就是不明白,為什麼桑美還要單獨去見孟苒?

想著之前在熱搜上看到的報道,然後是今夜徐璽的造訪,李玲玉的內心就各種不平靜。

直接告訴她,這當中有問題,可能會有大事發生。

越這樣想,李玲玉的內心就越是緊張。

她握緊著桑美的手,沉聲追問,「桑美,你到底在做什麼?」

李玲玉的臉上滿是焦慮,說話的聲音甚至夾著顫抖,「你告訴媽媽行嗎?別讓我再提心弔膽的行不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誤惹總裁:穆先生,請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誤惹總裁:穆先生,請寵我目錄 誤惹總裁:穆先生,請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2章 你到底在做什麼?

9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