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3章 一統天下

第933章 一統天下

胡悠悠察覺到司徒烈空在吃醋,忍不住笑道:「哈哈,你別這樣。他只是個小孩罷了!」

「哼,小孩?」司徒烈空不悅的哼了一聲,含糊嘀咕道「小孩都已經知道要找女人了。」

胡悠悠正看著不遠處聰兒和慧兒追逐打鬧,沒聽清司徒烈空含糊的話語便問道:「你說什麼?」

「沒什麼!悠悠,對於北漠,你有什麼打算?」司徒烈空伸手攬住她的腰問道。

胡悠悠想了想,說道:「北漠地理環境惡劣,氣候條件也差,尤其是風季的時候,風沙大到讓人寸步難行。其實除了有水的地方之外並不適宜人生存。而且北漠百姓的生活條件越差,他們就越會眼紅大冶朝臣民的安定生活,想要來掠奪。這是他們的天性,改不掉的。你若是想讓北漠真正融入大冶朝,除了要通商、通婚之外,還要在北漠多辦學堂,教他們大冶朝的風俗習慣、文化禮儀,潛移默化他們,並且還要真正解決他們的溫飽問題……」

胡悠悠侃侃而談,司徒烈空越聽眼睛就越亮。

他有時候真想拉著胡悠悠一起上朝,讓那些老古董們看看他的悠悠是多麼的優秀,說出來的見解比那些只會背書、死板不知變通的傢伙要強太多了!

胡悠悠的話給了司徒烈空很多靈感。

很快,這些靈感就變成了聖旨一道道的頒布下去。

司徒烈空是個雷厲風行的人,這就註定了在他手下當官的人不能混吃等死,每日忙碌的如同陀螺一般。

但相對的,他同時也是個相對而言明事理的皇帝,不但胸襟寬廣,並且出手闊綽,獎勵起那些有功之臣毫不吝嗇!

時間長了,那些大臣們也摸索出來了新皇帝的一些脾氣秉性。

他們發現只要不要非議皇後娘娘以及後宮的事,新皇帝大多時候還是比較講道理的。於是漸漸的,再也沒有大臣敢寫奏摺對後宮之事指手畫腳了,反而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如何將差事做好上面。

在司徒烈空的帶領下,朝堂風氣前所未有的積極向上,讓那些有能力卻又厭倦勾心鬥角、派系爭鬥的大臣看到了希望。

在眾人齊心協力的努力下,西南的工事趕在十一月中旬便完成了,比預計的時間提前了一個半月。

文仲書親自驗收,然後回京彙報成果。

對於自家大舅哥的人品和能力,司徒烈空還是十分放心的。

緊接著,新一代的北漠王契克丹帶著使臣遠道而來,抵達京城進宮面聖。

司徒烈空萬般不願的攜皇后一共見了北漠使臣,並不算太友好的簽下了關於北漠臣服於大冶朝的文書。

他的表現讓很多大臣們心中十分納悶,北漠上杆子表示臣服,日後歸為大冶朝版圖,為何皇帝還不高興呢?

想到之前新皇帝帶兵打仗的勇猛勁兒,那些大臣心頭突然湧出一個猜測:莫非是因為沒仗打,所以皇帝覺得掃興?

可事實上,司徒烈空真的單純的因為胡悠悠沖契克丹禮貌的笑了笑而拉長了臉。

「這個小崽子心黑的很!其實這一次北漠有很多反對的聲音,根本不同意表示臣服,結果那些反對的聲音都被契克丹壓下去了!手狠心黑,說的就是他這種人!」司徒烈空悄悄傳音說契克丹的壞話。

胡悠悠唇角抽搐,不著痕迹的瞪了他一眼:「接見使臣呢,你能不能嚴肅點?」

雖然不爽,但司徒烈空還是沒有耽誤正事。

關於如何治理北漠並改善北漠的情況,其實他早就有了決斷。

於是,北漠臣服的文書一簽訂,那一道道方案便很快頒發下去開始實施。

第一條便是開放通商。

無論是大冶朝還是北漠,對於這一政策都十分支持,尤其是經商之人更是歡欣鼓舞。

隨著修路、建驛站的完成,交通越來越便利,甚至胡悠悠還出主意在北漠那邊建立了一些旅遊景點,由鏢局負責護送有心想要去觀光的有錢人過去遊玩一番。

不再為吃穿和生計發愁的北漠人發現自從大冶朝的人來了以後,他們賺銀子以及換取物品也更加方便了,於是摒棄了排外心理,真誠的歡迎大冶朝人來到北漠。

僅僅兩年時光,北漠便煥然一新,與從前大不相同。

那些曾經反對臣服於大冶朝的聲音漸漸消失,大冶朝的學堂在北漠開設了十六家,生源爆滿。

隨著北漠的臣服,鳳都國的皇帝燕天風也很快攜妻子、兒子一同來到了大冶朝希望兩國永遠保持友好的關係。

司徒烈空豈能願意,直接表態道:「臣服或者我親自率兵把鳳都國打下來,你自己選吧!」

燕天風頗為無奈:「你這也太直接了吧?」

一旁段爾柔忍不住笑道:「早說讓你不要試探了,你非不信邪!趕緊把擬好的文書拿出來吧!」

原來燕天風早就有了表示臣服的意思,只不過剛好趕上往生果果樹結果的時候,所以才會耽擱了一年。

一統兩年,也就是司徒烈空登基後用了不到兩年的時間便收服了北漠與鳳都國,實現了一統天下的夢想。

這一刻,司徒烈空的心情是極為激動的!

他破天荒的在宮中設宴,大肆慶祝,並賜下胡悠悠釀造的美酒數壇和無數香甜瓜果。

燕俊傑吃得兩個腮幫子鼓鼓的,口中含糊不清的說道:「沒想到大冶朝有這麼多好吃的!父皇,你應該早點表示臣服的!」

這番話說的燕天風哭笑不得,狠狠拍了兒子後背一下。這混小子,身為一國之君臣服於其他國家很丟人好不好?這小子竟然還嫌棄自己低頭的太晚了,有沒有點志氣?

看到司徒烈空春風得意的模樣,胡悠悠忍不住打擊他:「你以為天下只有這麼大點地方嗎?其實海的另一邊也有人類居住,只不過以現在的造船技術無法到那邊而已!」

司徒烈空原本有些醉意,聞言頓時清醒過來:「海的那邊也有人?」

「對啊!鳳都國不就是島國嗎?既然這個島有人,那其他的島當然也會有人生存了!你所謂的一統天下,只是統一了眼前你能看到的這一塊而已!可世界其實是很大的!」胡悠悠說到這裡,下意識的嘆了口氣,「如果有機會帶你去我前世的位面看看,你就知道世界有多大了!」

司徒烈空早就知道胡悠悠不是自己這個世界的人,所以對她口中那個普通人可以在天上飛、海里游的世界格外好奇。

「你可以帶我過去嗎?什麼時候?」司徒烈空很激動的問道。

胡悠悠瞥了他一眼:「幹什麼?你現在可是大冶朝的皇帝!難道你打算把皇位丟了直接跑路?」

那怎麼行?自己的爹娘、大姐他們還都在這裡呢!

自從自己當了皇后,爹娘他們就都隨著來到了京城定居,雖然家中無人在朝當官,但憑藉著司徒烈空對自己的重視,也無人敢小覷自己娘家的人。

可若是自己和蕭烈就這樣甩手走了,只怕爹娘立即就被那群人欺負的渣都不剩!

再說好不容易一統天下了,皇帝說不當就不當,是不是有點太不負責任了啊?

司徒烈空轉轉眼珠:「聰兒如今也有五歲了,跟著太傅讀書也有一年多了吧?我覺得是時候讓他參政了。」

胡悠悠驚愕挑眉:「讓一個五歲的孩子參政,你還有人性嗎?」

說好的童年呢?

怎麼捨得將這樣的重擔壓在聰兒身上?

見到她不願意,司徒烈空轉轉眼珠又想出了新主意:「要不然先讓逸王監政吧?咱們倆帶著聰兒和慧兒一起去,等咱們什麼時候玩回來了再把皇位拿回來。到時候聰兒若是想當皇帝,我就立他為太子,讓他直接登基繼位。」

胡悠悠:「……」越說越不靠譜。

最重要的是,你問過司徒雲逸的感受嗎?

如今司徒雲逸被冊封了逸王之後就徹底放飛自我了,一年之中最多在京城能待上兩個月,其他的時候都在各地遊玩,聲稱要好好長長見識。

對於貪玩的司徒雲逸來說,若是將其抓回來監管朝政,只怕生不如死吧?

她將自己的看法一說,司徒烈空也覺得找逸王那小子是有些不靠譜。

失策啊失策!早知道這麼快就將北漠和鳳都國收服了,他就不應該親自當皇上!培養個傀儡多好啊?

摸了摸下巴,蕭烈試探的提議:「要不然我扶持一下松王?」

松王是五皇子司徒雲杉,如今閑賦在家,每日養花遛狗,即便心有不甘又無能為力。

司徒烈空覺得司徒雲杉應該還是比司徒雲逸有點上進心的,否則當初怎麼會站隊太子司徒雲律呢?

想到便立即去做。

司徒烈空很快召松王進宮,將自己的意圖說了出來。

可是他話還沒說完,司徒雲杉便嚇得跪在地上大呼:「臣弟不敢!臣弟絕無二心,請皇上饒命啊!」

看到松王快被嚇得尿褲子了,司徒烈空覺得索然無味,揮揮手讓其退下了。

愁人啊!

這麼大的攤子,竟然砸在手裡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坑空間:邪王爆寵小農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神坑空間:邪王爆寵小農女 神坑空間:邪王爆寵小農女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3章 一統天下

9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