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近水樓台先得月

第328章 近水樓台先得月

「你說的這些我其實都知道,姜叔叔也是這麼和我交代的,不然我怎麼可能會和權家的那個男人接觸過多。」

景雲瑟輕揚唇角,雖然她在季如詩面前表現的和權司燁不是太熟的樣子,其實心底似乎已經有什麼東西認定了。

畢竟這件事情牽扯過多,如果季如詩知道得太多,那些背地裡的蟄伏者想要通過季如詩來了解自己的情況,反而會傷及無辜。

所以,季如詩知道得越少越好……

景雲瑟有預感,那些黑暗裡的陰險小人已經開始有所行動了。

「可惜了容學長了,你難道一直沒有發現嗎?容學長對你的心思……」

季如詩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一直緊緊地盯著景雲瑟的眼睛。

她不確定容學長在這場愛情的角逐里,是否已經處於落敗的境地。

畢竟,容學長從這丫頭的高中時代起就一直陪伴在她的左右,正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可是她並沒有覺得這所謂的近水樓台就真的能得月了。

那位權家的男人當真是後來者居上,季如詩已然發現了這丫頭的心早已偏向權家那位了。

「你過去總是說我一根筋,直至現在我才發現學長的心思,可是我註定是要辜負他了。我現在連自己都的命運都無法掌控了,更不想再禍害其他人。」

景雲瑟認真地看著牆上掛著的一把吉他,那還是她高中時期一時心血來潮想要學彈吉他,容亦川買來當作禮物送給她的。

她一直有好好保存,她以為自己和容亦川之間的友誼可以長存。

可是現如今看來為了避免以後傷著學長,她還是盡量和他保持距離才是。

過去不知道不了解也就算了,可是她現在已經隱隱有些察覺。

那麼就不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來繼續享受別人對自己的關心和幫助了。

「不要總說這種喪氣話,你的未來不就在你自己的手上嗎?至於容學長和權先生你以後會如何抉擇,那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

季如詩有些無奈地攤了攤手,這種感情的事情誰也說不準,更不可能在其中出謀劃策。

景雲瑟看著那把吉他笑了笑,她還是先想方設法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說吧!

「你的葉先生怎麼樣了?最近你出國了他有沒有想念你啊?」

景雲瑟忽而想起來這丫頭也是情竇初開了,不知道他們之間究竟發展到哪一步了。

原本季如詩還在想著容亦川和景雲瑟之間是否還有可能,可是當景雲瑟一提及自己和葉尹寒的時候,整張俏麗的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

「這不是在說你的病情嘛,怎麼突然扯到我身上了。」

季如詩有些羞赧地低下了頭,她也有好幾天沒見著那個冷冰冰的男人了。

「方才不還一副說得頭頭是道的樣子,好像自己是個情感專家一樣。這會兒一說到你自己,你就立刻變為單純小白兔了?」

景雲瑟繼續調侃著早已羞紅了臉的季如詩,這丫頭還真是太容易害羞了。

「我那是女追男,隔層紗,你可是比我幸福多了,全帝都最優質的兩個男人全都拜倒在了你的石榴裙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權先生的女神來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權先生的女神來襲目錄 權先生的女神來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8章 近水樓台先得月

6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