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8章 她竟然沒來求自己?

第1518章 她竟然沒來求自己?

聞香居內。

裴西宴靠在沙發上補覺,穿著真絲旗袍的沈香娣站在後面給他捏肩膀,她在房間內聽說督軍來了,忙不迭的朝身上噴了託人從英吉利帶來的香水。

據說這款香水有一種魅惑人的作用。

可她都在督軍周圍走來走去也沒見他將自己拉到他懷裡,她不由得有幾分嗔怨。

捏了幾分鐘后,她故意湊到督軍耳邊,吐氣如蘭的軟聲說道:「督軍,這個力度可以嗎?」

裴西宴淡淡的應了一聲,「嗯。」

完全沒有半點旖旎的心思,彷彿真的累了。

沈香娣只能繼續不輕不重的捏著,聲音嬌嬌柔柔的,「督軍,要不你趴在沙發上,我幫你按按背?」

這樣的話,就離得更近了。

裴西宴忽然睜開眼,拽住她的手臂。

沈香娣心內歡喜不已的借勢跌坐在他懷裡,眼神柔媚勾人,彷彿在做無聲的邀請。

裴西宴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剛要湊過去。

伯爵忽然竄了進來,黑亮的眼珠子牢牢盯著沈香娣,彷彿不喜歡她坐在自己主人的腿上。

沈香娣不自覺的縮了縮,她見過一些貴太太養寵物狗,可那都是雪白可愛的小狗,哪像伯爵這樣威猛高大,生生要把人嚇死。

她還記得自己曾向督軍撒嬌說伯爵長得太嚇人了,建議他重新養一隻小狗,結果督軍的臉色當場就結了霜,寒氣逼人的將她仍在地上,聲音更是冷得教她直打哆嗦,「不喜歡伯爵就滾!」

沈香娣匍匐在地上不停的發抖,不敢置信督軍竟然讓她滾也要留下那條大狼狗。

她忙不迭的跪在地上求饒,「督軍,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那次之後,不管她多害怕伯爵,她都得裝作不害怕的樣子,也不敢再提一句伯爵的壞話,同時也明白了女人對於督軍來說,遠不如一條忠誠的狗。

女人可以隨時隨地的換,但狗卻不用。

裴西宴看到伯爵回來,便將沈香娣推開,起身走了過去。

伯爵在他身上蹭了蹭,然後眼巴巴的看著他,似在等待獎勵。

裴西宴瞬時明白了它要表達的意思,那個女人不怕它?

沒完成任務還好意思來要獎勵?

「沒有獎勵。」

伯爵表示很不解,它的狗腦袋實在是想不明白。

沈香娣杵在一旁完全沒看到督軍和伯爵之間在打什麼啞謎,難道督軍又讓它去咬人了?

想到之前聽說的血腥場面,她就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伯爵委屈的「嗷嗚」了一聲,前肢彎曲,趴在地上不走了,彷彿在說:不給吃的就不走。

裴西宴懶得再理它,沈香娣識趣的站在他身後繼續給他揉肩,盡量的遠離伯爵。

不到兩分鐘,陳副官就來了,「督軍,廚房那邊傳來消息,許小姐她應下了今晚的晚宴籌備。」

裴西宴驀地抬眸,「什麼?」

這明顯就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該死的女人竟然沒來求自己饒了她,反而應下了?

她是瘋了嗎?

不光裴西宴吃驚,沈香娣也是吃驚不已,許姐姐除了會做蛋糕還會做菜?她不是大家閨秀還去學堂上過學嗎?怎麼會廚房裡的這些事情?

陳副官瞬間感覺自己置身於冰窖之中,寒風刺骨。

他連忙重複了一遍,「許小姐應下了今晚的晚宴,她全程平靜,沒有多問,也沒有生氣……」

許小姐沒生氣,督軍倒是氣得不輕。

說實話,他還挺好奇許小姐今晚要如何準備一桌晚宴,不能有任何人幫忙,必須一個人完成。

這不是天方夜譚嗎?

裴西宴唇角滑過一抹譏冷,「叮囑廚房沒有,任何人不許幫她!」

陳副官點頭,「叮囑過了。」

裴西宴臉色說不出的怪異,「她也知道?」

陳副官眼觀鼻,鼻觀心,「知道。」

裴西宴臉色肉眼可見的難看,彷彿黑雲壓城。

陳副官不敢再說話了,就連伯爵都知趣的埋著腦袋睡覺,不敢惹正在氣頭上的主人。

沈香娣更是四肢僵硬,手指機械化的繼續捏著督軍的肩膀,莫名的腳底發涼。

一時間,房間內氣氛說不出的詭異。

****

不到半個小時。

督軍府內的幾位姨太太都知道了督軍晚上要和她們共享晚宴,而這晚宴卻由新來的許小姐準備,據說許小姐是大家閨秀出身。

大家閨秀也會下廚房?

方姨太對此漠不關心。

容姨太對此嗤之以鼻,抱著看好戲的態度,既然督軍存心為難那個女人,那她今晚也不會客氣!她倒要看看這位許小姐究竟有多漂亮,能讓督軍念念不忘十多年。

慕姨太在自家院子里投喂她新買來的金絲雀,關在籠子里的金絲雀撲棱著翅膀想要出去,鬧騰了一會後漸漸平靜下來了,大概知道自己被關起來了。

慕姨太似自言自語,「這個籠子可是專門為你打造的,跟著我不好嗎?不用去外面風淋雨曬,還能吃到最優質的的鳥食,多好啊!」

丫鬟小翠走過來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

慕如煙低頭淺笑,「有意思!這個許小姐還真是有意思!她今晚該不會是想讓我們所有人都一起餓肚子吧?」

小翠好奇的問道:「慕姨太,你說許小姐會不會在飯菜里下毒啊?畢竟她家兄長還在牢里關著呢。」

慕如煙耐心的逗著籠中的金絲雀,「誰知道呢!不過,她應該沒那麼蠢。」

敢下毒害督軍,那肯定會死得很慘,通過這幾天的觀察,她還真有點摸不清許橙這個女人的路數,照理說昨晚陪督軍參加宴會,晚上應該套牢督軍才對,結果她是一個人回來的。

沈香娣那邊有多生氣她是可以預見的,她還等著看一出好戲呢!

結果許橙一大早就去了聞香居,硬是跟沈香娣……和好了?

這女人的路數,還真是不走尋常路。

芸姨太一門心思沉浸在戲曲上,丫鬟跟她說這些也不感興趣。

英姨太聽說后倒是很想認識許橙,督軍府內好久沒什麼有趣的事情了,想來今晚應該很熱鬧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佬寵妻不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佬寵妻不膩目錄 大佬寵妻不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18章 她竟然沒來求自己?

9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