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好

第三章 好

「鳳凰于飛,金梳子一把。」

「鳳凰來儀,金鳳簪一支。」

「吉祥如意,玉算盤一個。」

「乘龍配鳳,金手鐲一對。」

「鴛鴦戲蓮,金碗筷一副。」

……

聽著禮品清單,蘇家人面面相覷,這哪是給蘇家老太太送禮啊,根本就是聘禮!

「現金彩禮,八百八十八萬。」

蘇家眾人目瞪口呆。

當鮮紅的百元大鈔擺放在他們面前的時候,整個蘇家餐廳里,鴉雀無聲,只能聽到些許急促的呼吸聲。

八百八十八萬,對於蘇家這種二流世家來說,這樣的彩禮錢幾乎已經是天文數字。

蘇家老太太拄拐起身,搖搖晃晃的走到報禮人面前,神色激動的問道:「請問,你們是什麼人,又是看上了我蘇家哪位閨女。」

一聽到這話,幾個沒有成婚的蘇家後輩女子激動得面紅耳赤,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可是能拿出這麼驚人的聘禮,那必定是個豪門啊,嫁入豪門,可是她們做夢都在想的事情。

蘇迎夏臉色慘白,她是唯一一個已經出嫁的蘇家女子,也就是說,其他人都有機會,唯獨她沒有這種可能性。

「我只負責送禮,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送禮人來得快,去得也快,一點信息都沒有留下。

蘇家眾人看著金燦燦的黃金玉石,以及紅艷艷的八百八十八萬現金,不少人已經開始流口水了,這要是自家閨女被看重,豈不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今後整個蘇家,都得仰仗他們。

「這肯定是我,我可是蘇家最漂亮的女人。」這時候,有一個身材非常性感的女人開口說道。

「喲喲喲,哪來的自信,現在正主指不定是誰呢,要不要這麼迫不及待。」

「是啊,我們都有機會,怎麼就一定會是你呢,我看啊,這位富家少爺,故意賣弄玄虛,說不定就是看上我了呢。」

幾個後輩女人爭鋒相對,一家人頓時四分五裂。

「你們別爭了,都有機會,不過可惜了,有個人只能眼巴巴的看著。」蘇海超說這句話的時候,刻意看了一眼蘇迎夏。

在場的人都知道他說的是誰,紛紛笑了起來。

「對對對,我們已經少了一個競爭對手了。」

「韓三千,這可要謝謝你啊。」

「要不是你,我們還得多一個對手呢。」

韓三千低著頭,表情陰沉,甚至帶著一絲猙獰,這些人不知道韓家是誰,但他卻非常清楚。

彌補嗎?

整整三年了,我韓三千需要嗎?

「別爭了,這些東西我先保管著,等送禮的人親自出面之後,知曉了誰才是他看中的人,我自會把這些聘禮給誰。」蘇家老太太一錘定音,其他人也就不再爭執了。

吃過午飯之後,蘇迎夏一家三口沒有等韓三千,自己開著車走了,因為這件事情讓他們丟盡了顏面。

想當初韓三千入贅,別說聘禮,連彩禮錢都沒有,今天看到這樣的大手筆,他們心裡又怎麼可能不嫉妒呢?

回到家裡,蘇迎夏把自己關在房間里。

蘇迎夏母親蔣嵐一臉憤怒的對蘇國耀吼道:「你看看人家,再看看我們家,這就是差距。」

「要不是你沒用,老爺子怎麼可能讓韓三千入贅到我們家。」

「老娘我當年真是瞎了眼,本以為嫁進蘇家可以過上好日子,沒想到落在你這個廢物手裡,老爺子從來就沒有想過把蘇家的繼承權給你。」

「看看其他人,各個住別墅,電梯公寓,我還跟你擠在這個爬樓梯的破小區里。」

「蘇家兒媳說出去倒是好聽,可是攤上你這麼個沒用的廢物,鬼知道我過的是什麼苦日子。」

蘇國耀低著頭,不敢反駁,他是個典型的妻管嚴,而且也知道自己沒用,根本不敢在蔣嵐面前發脾氣。

蔣嵐的強勢,導致了蘇國耀更加沒用。

「我不管,馬上讓迎夏和這個廢物離婚,你蘇家的面子跟我沒關係,我只想過好生活。」

蘇國耀弱弱的說道:「爸當年警告過我,不能讓他們離婚,而且這件事情整個雲城都知道,現在讓他們離婚,不是鬧笑話嗎?」

蔣嵐開始撒潑打滾,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坐在地上,痛哭道:「蘇國耀,你這個沒有用的東西,我怎麼會嫁給你這個窩囊廢,老娘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你難道要為了蘇家的面子,毀了我們一家人,毀了迎夏下半輩子的生活嗎?迎夏每天跑工地,難道你就不心疼?她是個姑娘家,可臟活累活,你那些親戚全讓她去做。你不心疼我,也應該心疼心疼自己的女兒啊。」

蘇家是做建材生意的,跑工地是常事,這些活之所以會全部落在蘇迎夏的頭上,的確是因為他們家在蘇家地位最低,

蘇國耀難掩痛苦之色,他知道,的確是因為自己最沒用,所以當初老爺子才會把韓三千塞給他們,這一切他要承擔大部分的責任。

但是離婚這件事情,他說了不算,老太太寧願讓蘇迎夏和韓三千窩囊一輩子,也絕不可能因為這件事情而讓蘇家丟臉。

當年的婚禮已經是一個笑話,好不容易三年過去,這件事情被人漸漸遺忘,要是離婚,這事必然會被人當作茶餘飯後的笑料,老太太怎麼可能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韓三千走到門口,聽到家裡傳來的哭鬧聲,坐在階梯上,掏出一支香煙,騰升的煙霧抹不去韓三千眼裡的冷意。

一支煙抽完,韓三千準備進門,可是裡面卻傳來了蘇迎夏的聲音。

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的蘇迎夏突然走到客廳,看著苦惱的蔣嵐以及一臉痛苦的蘇國耀,說道:「我不會跟他離婚。」

「女兒,你是不是瘋了,難道你要跟這個窩囊廢過一輩子?」在蔣嵐看來,蘇迎夏應該是最希望離婚的,可她現在卻這麼說。

「我沒瘋,整整三年,他雖然沒有出息,可是這三年時間裡,他在家裡沒有過一句怨言,掃地做飯哪件事情不是他做的,哪怕是養一條狗也會有感情,更何況是一個人呢?」

「我看不起他,但是我不恨他,這件事情是爺爺決定的,就算要恨,我也只恨爺爺。」

「而且奶奶不會讓我們離婚,她把蘇家的顏面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門口,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笑了,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自己在蘇迎夏心裡,原來並不是那麼不堪,至少這個女人對他有一定的感情。

原來恨的極端,真的會產生愛啊。

「迎夏,委屈你了。」蘇國耀嘆著氣說道。

臉頰兩行清淚的蘇迎夏搖著頭,倔強的說道:「我不委屈。」

一直以來,蘇迎夏也覺得自己會和韓三千離婚,甚至今天還對韓三千說過,他們遲早會離婚。

可是當這個問題真正擺在蘇迎夏面前的時候,她才發覺,那個沒用的男人,其實在這三年時間裡,已經進入了她的內心,他們沒有過牽手,甚至公眾場合都會保持一定的距離。

可這個男人,在她床下睡了整整三年,這是一段怎麼也抹不去的感情。

「我只是自己不爭氣而已,竟然會真的喜歡上他。」蘇迎夏咬著發白的嘴唇說道。

這時候,韓三千打開門,走到客廳里,看著梨花帶雨的蘇迎夏,伸手抹去她臉上的淚痕。

「韓三千,你說只有我才能改變你。」

「不錯。」

「我不想再被人看不起,不想再成為別人的笑話,我要讓所有看不起我的人後悔。」

「好。」

韓三千簡練的回答了一個字,轉身離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韓三千蘇迎夏 韓三千蘇迎夏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好

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