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1章 狂喜

第2691章 狂喜

顧樂安驚喜的看去,就見謝琅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他們。

見到他清亮有神的眼瞳,她就愣了愣,「琅兒能看清楚娘親?」

謝元緲一聽,撐不起身子的他,只急目盯向謝琅的眼瞳,見他清澈有神的看了看他,又看向顧樂安,心中就升起一股狂喜。

謝琅揉了揉眼睛,又看向兩人,笑的牙眼不見。「琅兒看得很清楚。」

顧樂安喜極而泣,握著他的小手,半天都沒能說出話來。

她真的沒有想到,經此一難,謝琅全身血液都換過一遍,竟然把殘留在眼眸的那點蠱毒也徹底清除了,而且更沒想到的是,謝琅的眼睛竟然還完全恢復了正常。

「也算因禍得福了。」謝元緲深深嘆息一聲,把手搭在顧樂安的手上,又握緊兩人的手,「看來是老天開眼,不在折磨咱們一家了,咱們也算得以圓滿了。」

顧樂安苦笑著點了點頭,謝琅能回復視力,是她一直都不敢奢望的,雖然現在代價是謝元緲的半生功力,但這些以後都是能補回來的,儘管會影響到眼前的戰事,但相信只要他們一家齊心協力,就沒有過不去的坎。

「咱們一家以後都要好好的。」顧樂安哽咽著。

這麼多困難都過來了,秦千毓也已經死了,相信在沒有事可以把他們分開。

「娘親,琅兒好餓。」

在顧樂安一陣感懷時,就聽謝琅嚷嚷餓,從他有氣無力的聲音中,也能聽出這幾日一定沒吃過飽飯。

顧樂安趕緊擦了眼淚,笑道:「娘親這就給琅兒做好吃的,骨頭湯怎麼樣?」

就見謝琅眼裡劃過一道亮光,「謝謝娘親,等琅兒好了,娘親在做老鴨湯給琅兒喝。」

顧樂安無有不應,「放心吧,一定讓你爺倆補回來。」

做湯的時間很長,顧樂安給兩人餵了水,又安排兩人躺好,才去灶間忙活。

骨頭湯熬制的時間太長,她打好底料,讓小雲和小玉看好火,便騰出手做了一碗麵湯。

兩個都是病弱的病人,也不能一點葷油不沾,但是未免兩人不消化,她還是做的清爽一些,最後撒入一些綠綠的蔥花,看上去很是開胃。

一路走來,溫度也涼的差不多了,她還沒進屋,就聽到一大一小,正在開研討會,一個說晚上吃蒸鰈魚,一個說這谷里可能沒有鰈魚,而且鰈魚不利於傷口恢復,要求換一個,一個就說那就吃烤乳鴿。

門外的顧樂安聽得哭笑不得,這裡鳥到是有,但是鴿子都是信鴿,若是吃了,怎麼跟大軍通訊啊。

她推門而入,就見一大一小齊齊的望向她,動作一致,簡直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對著他們疑惑的眼神,顧樂安好笑道:「骨頭湯要熬制很長的時間,我做了面點,你爺倆先墊一下。」

碗底還有些燙,顧樂安乾脆放在小几上,在他們巴巴的眼神下,搬了一個小矮桌上去,才給兩人擺好。

謝元緲到顯得比謝琅虛弱一些,顧樂安見他一直起不來身,只能扶他起來,又往他身後放了兩個大靠枕,謝元緲這才能坐起來。

謝琅好像餓得不行,已經撐不住的自己吃了起來,一邊吃還一邊稱讚她的手藝。

顧樂安聽得好笑,看兩人吃的都香甜,滿足的支起下巴看他兩。

謝元緲卻忽而不動了,眨著一雙美玉魄瞳,「娘子,我手抬不起來了。」

糯糯的音里,把謝琅從前撒嬌的樣子學了個十足十,顧樂安心底原本還有氣,見他這樣,卻也只得拿起筷子喂。

「娘親,琅兒也要。」謝琅也不甘落後起來。

顧樂安忍著頭疼,不得不也餵了他一筷子。

剛教會兒子獨立,老子爹到倒回去了,真是讓她說什麼好。

一大一小吃的極是歡樂,因為惦記著骨頭湯,謝琅只吃了個半飽,就不肯在吃了。

餘下的便都歸了謝元緲,謝琅吃飽喝足,就犯起了困,很快就睡著了。

顧樂安收拾停當,給謝琅蓋好被子,才擔心的問謝元緲,「你這樣子,不若還是傳信回去,不要在上戰場了。」

一開始她真的以為謝元緲是為了逗她,可到後來才發現,他真是一點力氣都沒有的樣子,若不是她一直留意著,只怕剛才真的就要被他糊弄過去了。

謝元緲嘆了一口氣,半是無奈道:「娘子放心,這個仇我一定要親自討回來,我身為主將,安全是絕對有保障的。想取我命的人,還沒生出來呢。」

顧樂安一聽,氣的就翻了一個白眼,手上一個用力,就把他身後的兩個靠枕給打開去了,謝元緲身子靠空,立刻軟綿綿的倒向了榻上,就見他玉眸發出一股幽怨,哀訴般的看著她。

若非顧樂安還記得他是個男子,都要被他冰美人的樣子給勾住魂了。

本來他長得十分雋美,現在病懨懨,柔弱無骨不說,眉骨間的那些稜角也都被一股柔美取代了,怎麼看都像一個病西施,一副任人採摘的勾人樣子,看得她是又無語,又是說不出的心酸。

「你放心修養兩日,過幾日有一物或可送你去敵後方。」

他去意已決,她再怎麼說也是無用了,好在熱氣球已經組裝的差不多了,再有兩日也應可以了。

戰績瞬息萬變,他既決然欲返,她又阻止不了,便只能助他了。現在他這樣子,又不適合長途奔襲,有此物襄助,也算天助了。

「敵後方?」謝元緲不甚明白的躺在枕頭上問,皮膚透明的好似琉璃一般。

顧樂安看得心中一嘆,把他凌亂的墨發打理好,才道:「到時看清敵人部署,也能彌補你這兩人陣前失蹤的失職。」

戰火如荼,他卻逃了,即便是因為他的家人有事,只怕皇帝為了軍紀,也不得不拿他做做樣子。

他這樣子,別說五十軍棍,就是十板子也怕是挨不住的。但若是帶回敵人部署的消息,想來多少能彌補一些過失。

他的眸中還是滿布疑惑,顧樂安輕笑一聲,忍著澀意,吻了吻他全無血色的唇。

「放心修養,一定誤不了將軍的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世子妃你乖一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世子妃你乖一點 世子妃你乖一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91章 狂喜

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