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章 莫名其妙挨揍的玉菏澤 替納魘鳴楓消災的潛滄 簡靈的臭脾氣

第1166章 莫名其妙挨揍的玉菏澤 替納魘鳴楓消災的潛滄 簡靈的臭脾氣

前一秒,玉菏澤還各種眉飛色舞,開心得飛起,可后一秒他就當場悲催了,因為他被納魘鳴楓一腳踢到了三丈之外的焦土上,納魘鳴楓動作很是殘暴,且絲毫都沒有腳下留情的意思,因此玉菏澤的傷勢不是一星半點的嚴重,要不是玉菏澤苦苦支撐著,恐怕這一刻他已經雙眼一翻,就此暈厥了。

緊跟在納魘鳴楓身後的潛滄,皺著眉頭看了一眼『傷痕纍纍』的玉菏澤,頭一次對玉菏澤升起了惻隱之心,不過這會兒潛滄也不敢過去,好心地將玉菏澤從地上扶起來,誰讓玉菏澤得罪了納魘鳴楓呢?

潛滄只是遠遠地站在一旁,俊臉表情很是詭異地打量著血色盡失的玉菏澤,對某人的同情又增多了。

「納魘鳴楓,你……幹什麼?你瘋了嗎?」

起初,簡靈也被突然出現的納魘鳴楓嚇了一大跳,因此都有些醒不過神來,這會兒看到承受了無妄之災的玉菏澤,影后妹子俏臉表情也變幻如調色盤,整個人都不好了,她目光很是不忿地盯著黑眸翻滾著駭人風暴的納魘鳴楓,而後當場質問起納魘鳴楓來,誰讓納魘鳴楓一言不合就開打呢?

簡靈甚至對玉菏澤升起了歉疚的感覺,她覺得如果自己沒堅持跟玉菏澤結伴同行的話,估計某人也不至於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受這種……厄運了,當然事到如今,簡靈也不知道納魘鳴楓之所以沖玉菏澤發難,其實就是因為她跟玉菏澤『舉止太過於親密』的緣故,這才刺激了納魘鳴楓。

如果納魘鳴楓不是醋意大發,恐怕也不會親自出手對付玉菏澤呢?畢竟以納魘鳴楓那種高傲的個性,他完全不屑對付小小的麒麟山莊莊主好嗎?

不過這一層,恐怕簡靈想破腦袋都未必想象得出來。

先前納魘鳴楓的確沒有打算來找簡靈,但主要是因為之前簡靈沖著玉菏澤『甜膩膩』地效果,那樣的行為大大地刺激了東巫納魘族族長,心裡憋著一股邪火的納魘鳴楓這才不願搭理簡靈,想讓簡靈吃吃苦頭,可終究納魘鳴楓還是做不到如此絕情,行至半途的時候,納魘鳴楓再改變主意,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反正潛滄並沒有提出任何異議,因為潛滄太了解納魘鳴楓的個性了,他知道一旦是納魘鳴楓決定好了的事,旁人就算是將嘴皮子給磨破,都很那說服他。

既然已經有了這樣的心理覺悟,潛滄也就不會再愚蠢地跟納魘鳴楓正面抬杠,他直接跟著納魘鳴楓來找簡靈跟玉菏澤兩人。

可遺憾的是,納魘鳴楓看到的場面居然是玉菏澤握著簡靈肩膀,兩人『含情脈脈』跟彼此對視的模樣,這才心中怒火中燒,想都沒想,就直接沖著玉菏澤出手了,這才造成了眼下這種劍拔弩張的局面。

其實潛滄認為,納魘鳴楓有些太過於小題大做了,畢竟玉菏澤跟簡靈從來都沒有暗生過情愫,明擺著八竿子打不著的人,怎麼可能一下子就王八看綠豆---看對眼了呢?

可如此淺顯的道理,正在氣頭上的納魘鳴楓,且個性強勢的納魘鳴楓自然不懂,潛滄又為了避免自己陷入不必要的麻煩之中,壓根就沒有打算提醒某人的意思,所以最終玉菏澤只能……自認倒霉了。

就在潛滄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再度傳來了納魘鳴楓的低沉話語,「你拿到雙蒂並生蓮了?」

納魘鳴楓目光幽幽地打量著腮幫子氣鼓鼓的簡靈,根本就沒有回應剛才他單方面揍人的舉動,而是直接將話題轉移到雙蒂並生蓮上,畢竟方才簡靈跟玉菏澤之間的對話,納魘鳴楓可是一字不漏地聽到了,這會兒納魘鳴楓也感到很奇怪,因為距離雙蒂並生蓮綻放的時間還有兩天,至少兩天,可簡靈卻說她已經拿到了蓮花,不管怎麼想,納魘鳴楓都覺得此事……大有貓膩。

為了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納魘鳴楓不得不直接追問簡靈。

納魘鳴楓的出聲也將潛滄那有些發散的思緒拉回到現實之中,潛滄眸底也滿是狐疑之色,他同樣覺得此事不對勁,不知道究竟想到了什麼,潛滄皺著眉頭,掐指一算,指尖的動作快得出奇,但不管潛滄怎麼推演,還是沒有算出,雙蒂並生蓮出現的事實。

潛滄沒有再繼續推演,而是大長腿一邁,快步朝著簡靈跟納魘鳴楓所在的位置走去,潛滄站在納魘鳴楓身旁,目光幽幽地打量著紅唇緊抿的簡靈,而後也插話道,「簡靈,你說實話,你到底是如何拿到雙蒂並生蓮的?這些日子我跟納魘鳴楓一直都守在桃花塢,甚至可以說是寸步不離了,但我們從未見過蓮花綻放,倘若真的開過,也不可能避開我們的耳目,你如果有蓮花,那麼現在就拿出來……」

這件事情對潛滄來說,也是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謎團,為了搞清楚問題的癥結點,潛滄不得不詢問簡靈,誰讓簡靈總是喜歡……『語出驚人死不休』呢?

當納魘鳴楓跟潛滄齊齊追問簡靈的時候,一旁的玉菏澤也已經艱難地從地上爬了起來,這會兒,玉菏澤內心更是怨念爆棚,他真的恨透了納魘鳴楓,當然玉菏澤更加氣惱的還是自己,如果當初他沒有選擇跟簡靈同行,估計也不會將自己害到如斯田地了……

儘管麒麟山莊莊主腸子都快要悔青了,可他也沒辦法讓時間倒退,更加沒辦法讓一切回到原點,雖說玉菏澤很想高傲地離開,但殘存的理智也在不斷地提醒玉菏澤,不能做出這種毫無理智的蠢事來,眼下不管簡靈手中到底有沒有雙蒂並生蓮,也不管納魘鳴楓跟潛滄他們要不要好心地捎帶上自己,玉菏澤心裡很清楚,他除了跟著面前這幫人,已經別無他選了。

既然已經權衡好了一切,玉菏澤就不會再糾結,他一邊強忍著身體的痛楚,一邊目光陰沉地打量著不遠處的三人,顯然也在豎著耳朵聽答案。

對玉菏澤來說,他同樣好奇,影后妹子到底是如何拿到雙蒂並生蓮的,而且此刻玉菏澤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他覺得簡靈並沒有欺騙他,更加沒有拿雙蒂並生蓮當做噱頭。

就在玉菏澤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響起了簡靈的輕笑聲,簡靈眉眼不善地瞪著納魘鳴楓跟潛滄,而後語調不善道,「我憑什麼要向你們解釋,我又不是你們的屬下,更加沒彙報的義務,而且你們也別想看到雙蒂並生蓮,我不會拿出來的。」

簡靈擺明了就是不信任東巫納魘族的兩個貴人,要不然也不會一再用敵視的態度面對他們了。

一聽簡靈這話,潛滄黑眸一厲,心裡也跟著咯噔了一下,他下意識就瞥了身旁的納魘鳴楓一眼,顯然是擔心納魘鳴楓再度受到刺激,又情緒失控,好在這樣的情形並沒有發生,納魘鳴楓目光很是平靜地看著下巴微微抬高,表情略顯挑釁的簡靈,而後語調平平難道,「你不願意拿出來,也沒人會逼你,眼下我們先去陣眼。」

納魘鳴楓根本就沒有計較簡靈的行為,也沒有再追問有關雙蒂並生蓮的事,他只是表情鎮定地打量著秀眉輕蹙的簡靈,而後就讓簡靈跟著他們直接前往陣眼,畢竟時間已經越發臨近了,他們不能繼續耽擱。

其實簡靈本以為納魘鳴楓會訴諸武力,用暴力逼迫她屈服,可納魘鳴楓非但沒有這樣做,甚至都不曾嚴厲呵斥他,只是讓自己跟著他跟潛滄,這倒是打了簡靈一個措手不及,反正此刻簡靈的心情也有些複雜,連帶著落在納魘鳴楓身上的視線也跟著變得詭異起來,不過這一次,簡靈也沒有再像上一次那樣拒絕了,因為她也不願意錯過抵達陣眼的時間。

見簡靈沒有說出任何反對的話,納魘鳴楓就當簡靈是答應了,他鷹隼如炬地掃了簡靈一眼,而後就抬步朝著西北方走去,潛滄黑眸精光乍現,他先是神色隱晦莫名地瞥了簡靈一眼,而後就越過簡靈,抬步朝著一旁的玉菏澤走去,潛滄從腰間摸出了一個白瓷小藥瓶,直接丟給玉菏澤,玉菏澤臉色依舊不太好看,但還是第一時間就接過了,玉菏澤神色有些狐疑地看著似笑非笑的潛滄,嗓音沙啞道,「這是什麼?」

聞言,潛滄當即就以拳抵唇,輕輕咳嗽道,「對你的傷有好處,方才的事,你多擔待,他不是故意的。」

潛滄還算比較厚道,並沒有不管玉菏澤死活,而且他也覺得玉菏澤手上的事,其實納魘鳴楓需要負很大的責任,可他根本就沒有指望納魘鳴楓會來向玉菏澤道歉,更別提會給玉菏澤準備好傷葯了。

潛滄覺得自己好歹也代表著東巫納魘族,他就不能如此這般的沒人性了,正是因為有些『同情』無緣無故挨揍的玉菏澤,所以潛滄才會……『多此一舉』。

一聽潛滄這話,玉菏澤俊臉表情再一次陰雲密布,因為他又想起了某些不太美妙的過往,越發就對納魘鳴楓氣不打一處來了,連帶著捏著白瓷小藥瓶的手也跟著寸寸收緊,很顯然玉菏澤此刻也很是惱火,如果不是自己技不如人,他肯定會直接跟納魘鳴楓……干架的,誰讓納魘鳴楓如此這般的欺人太甚呢?

「你情緒起伏不宜太大,不然不利於身體的恢復,這裡面的葯療效不錯,你先服用三顆,早晚三次,估計兩天之內就可以好利索了,你也別磨蹭了,跟著我們一起去陣眼吧。」

如果說上一次潛滄直接拒絕了玉菏澤,那麼這一次潛滄就算是主動邀請玉菏澤跟著他們一道行動了,畢竟人家都已經被納魘鳴楓修理成這樣,要是再將對方放在這裡,不聞不問,恐怕潛滄都會覺得他們東巫納魘族太沒有人性了。

「潛滄,你還磨蹭什麼?」

當潛滄給玉菏澤做工作的時候,耳邊再度傳來了納魘鳴楓那明顯不怎麼高興的低吼聲,潛滄黑眸一厲,嘴角一抽,他沖著面露不悅的玉菏澤尷尬地笑了笑,而後就趕忙抬步朝著前面的納魘鳴楓跑去,彼時,簡靈倒是很老實,直接跟在納魘鳴楓身後,只不過兩人之間依舊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很明顯,事到如今,影后妹子依舊不怎麼相信納魘鳴楓,也不是很想跟納魘鳴楓走太近,對此,潛滄也只是看破不說破,他就遠遠地跟在兩人身後,三人都目標一致地朝著陣眼走去。

至於玉菏澤同樣不是傻子,儘管此刻他心裡很是惱火,但他都已經莫名其妙地挨過打,總不能白白被某人打,而後卻錯過了陣眼吧?

不管玉菏澤心裡多麼憋屈,他還是用最快的速度讓自己冷靜下來,而後就服用了方才潛滄免費贈送給他的葯,此刻,玉菏澤也沒有擔心潛滄會在這上面做手腳,畢竟潛滄不需要如此,眼下他們都在雲隱山這個磁場詭異的所在,如果真的想要對付他的話,不讓他跟著,就能夠達到目的了,且不會讓人詬病,又何必再……多此一舉呢?

既然已經想通了這些彎彎繞繞,玉菏澤也就不會再磨蹭了,在服用過藥物之後,也不知道究竟是心理作祟,亦或是潛滄提供的藥效果太好,反正玉菏澤覺得先前胸口的凝滯感已經有所緩解,玉菏澤皺眉看了一眼手中的白瓷小藥瓶,將小藥瓶放好之後,就一瘸一拐地跟在三人身後,潛滄時不時會回頭看一看玉菏澤,確定玉菏澤沒有掉隊,這才讓玉菏澤漸漸對潛滄印象有所改觀了……

一行四人徑直朝著陣眼走去,這裡面其實也只有玉菏澤是兩眼一抹黑,不知道陣眼究竟在何處,對於另外三人來說,就不是什麼難事了,甚至就連號稱已成功拿到雙蒂並生蓮的影后妹子---簡靈都大概知道陣眼到底是在何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爺太難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爺太難混 王爺太難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66章 莫名其妙挨揍的玉菏澤 替納魘鳴楓消災的潛滄 簡靈的臭脾氣

9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