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6章:涅槃歸來,終於團聚(完結)

第1176章:涅槃歸來,終於團聚(完結)

三年後。

「太姥爺,我出發啦。」陌小白站在滄家的出口結界處,笑容燦爛地朝在不遠處的滄家家主招手,環繞他脖子上的,赫然就是幻化成迷你模樣的九尾白狐,在他頭上的,自然就是懶洋洋地趴著的小火靈。

「哎喲,小白乖乖,你去了上古神獸族,學完之後可得早點回來啊。」

滄家家主中氣十足地囑咐,換來陌小白更加燦爛的笑容,「好。」

說完,九尾白狐自他身上跳下來,幻化出巨大的模樣,陌小白一躍而上九尾白狐的脊背,騎著九尾白狐離開了滄家,前往上古神獸族。

隨著三年過去,陌小白已然十二歲了,整個身子又拔高一大截,快趕得上爹爹的肩頭了,褪去了稚嫩和天真,變得愈發成熟,卻也不失活潑和靈動,有了少年的味道。

看著陌小白騎著九尾白狐飛遠,直到在視野當中消失之後,滄家家主感嘆了一聲,就在這時,後方倏地傳來一道似笑非笑的聲音。

「喲,老頭子,這都三年了,你的身體怎麼也差不多了吧,給我擔起家主之責如何。」

滄家家主翻了個白眼,瞪了一眼雙手抱胸,整個人慵懶不羈的滄屹宸,「你到底有沒有尊老的意識啊,還讓我擔當家主之位,我不管,滄家就交給你了,我要好好地安度晚年。」

「等過兩天,就開家族大會,直接將家主之位傳給你。」

「我不要!那家主之位,誰要誰拿去,不行我上面不還有老子在嗎。」滄屹宸撇了撇嘴,三年前大戰過後,整個千古域重建,滄家自然是也有一大堆事要做。

誰曾想滄家家主這壞老頭子硬是以身體有恙為由,無賴地將一大堆家族事務全都扔給了滄屹宸和滄立人,自己帶著孩子去了,要不是滄屹宸拚死沒舉行家族大會,接任家主之位,滄家家主早就逍遙自在去了。

「誰管你們,你們愛怎麼樣怎麼樣,總之趕緊把我這重擔卸了,一天天的省得你們來煩我。」

滄家家主恨鐵不成鋼地罵了滄屹宸幾句,換來滄屹宸的幾個白眼,頓時冷哼一聲,也懶得在多說廢話了,轉首看向陌小白已然消失在天邊的方向,嘆了口氣。

滄屹宸眉梢微挑,也跟著看向天邊,意味不明地道,「這小白說是去上古神獸族,不過在去之前還是會去那個地方吧。」

「是啊,畢竟他爹爹也在那裡,三年以來便就如此,怎麼說都不聽。」

「千琰哥也是愛妻心切,勸了又有什麼用呢,為了那個不著邊際的可能性,就這麼等待著。」

「也不是勸他看開什麼的,只是,好歹要休息一下啊,這三年來他幾乎找遍了整個千古域,甚至都快想要打開墓跡深處的洞口了,要不是我們阻攔,他指不定就要找到域外去了。」

滄家家主幽幽地無奈嘆息,三年前那場大戰,帶來了慘烈的悲劇,牽動了整個千古域,墨千琰的癲狂和絕望他們更是深深地看在眼中,差一點就想要跟隨著她而去了。

要不是在最後關鍵時刻,那團白色光團出現,帶來了一個可能性,才讓墨千琰精神重振,繼而走上了尋找愛妻的道路,這三年來,他幾乎走遍了整個千古域,什麼險境都去了,甚至連那第一大險境血冢深淵也有所踏足。

當時他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嚇得半死,馬上去阻攔墨千琰,就算墨千琰實力大漲,遠比白靈帝和滄家五位蒼祖的級別還要更勝一籌,但卻也不意味著就能挑戰血冢深淵啊。

連上古神獸都不敢輕易踏入那危險至極的死地,墨千琰去血冢深淵那豈不是去送死的,那樣的話萬一她真的歸來了,慘劇還會再次上演。

最終,墨千琰還是打消了踏足血冢深淵的念頭,卻並不是因為滄家家主他們的阻攔,而是在即將踏足血冢深淵的時候,竟是遇到了無形的屏障一般,將他們結結實實地擋在深淵外,任憑他們如何想盡辦法,也都沒能進入一絲半點。

這可是從未出現過的情況啊,讓不少千古域的強者們震驚了,紛紛從各個地域趕來,方法百出,無一人能進到血冢深淵。

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情況,讓他們隱隱約約聯想到了一個可能性,但又不敢去想,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她所遭受的考驗,真的太多太多了......

一路走來,她所承受的無數壓力和考驗,徹底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讓他們都不敢相信,這麼多年,她到底是怎麼生生地熬過來的。

不單單是這個大千世界的將近十年,還有在另外一個世界的二十多年!

是的,因為大戰最後的時候,那忽然出現的,很像白家家主的透明身影,竟是為她擋下了陰魔的部分致命一擊,隨後消失,給她帶來了巨大的絕望和痛苦。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有了那樣的力量爆發,徹底以生命為代價,毀滅了陰魔,自己卻遭受天道的反噬,從而灰飛煙滅。

滄家家主他們縱使有所耳聞她並不是這個大千世界的人,但卻是白止洲的子嗣,是在另外一個世界活下來的,但他們從未去了解過她在前世過得怎麼樣,又怎麼會來到這個大千世界。

通過那個在最後關鍵時刻忽然出現的人物,他們從白靈帝那裡得知了,那個人的驚天身份,還有她在前世的過往,一切的一切,都讓他們聽得極為沉重和憐惜。

原本墨千琰的過往就足夠慘烈了,但沒想到她的過往也同樣沉重而悲慘,這兩人結合在一起,好不容易有了個完美圓滿的歸宿,卻又因為這場大戰而分崩離析。

就算聽到了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但這過程也太慘烈而嚴苛了,他們什麼都不想,只希望她能夠好好地歸來。

是的,當初白色光團在墨千琰面前,僅只是悠悠地說了一句話,然後,便讓墨千琰這整整三年,為此奔波,只為那一點點可能性。

白色光團說,縱使是陌鳳夜在那場大戰當中,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強行打開了天道的力量,將陰魔毀滅,從而遭到反噬,灰飛煙滅。

可是,與其說是灰飛煙滅,但天道也是公平的,仍然為陌鳳夜留下了一絲生機,只是肉眼無法看得到,唯有隻有神陣師境界的人才能察覺得到。

可是大千世界,早已沒有了神陣師的存在,也幸虧白魂塔意識,還有著神陣師的一部分力量,才察覺到了陌鳳夜的一絲生機,就在這天地之間,只是卻不知道在那裡接受考驗。

既是一線生機,那麼就必須要接受天道的考驗,才能涅槃重生,真正進化成神陣師的境界,重生出肉體,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只是,這考驗極為殘酷而苛刻,哪怕是放眼遠古時代,乃至是那極為稀少的特殊神陣師,也都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情況,現如今,就只能看她,能否熬過這個考驗,涅槃歸來。

而且,時間不定,要麼幾年,要麼幾十年幾百年都有!

如最終沒能熬過,那就是真真正正地消失在這個天地之間了,而且消失得無聲無息,或許等到死都等不到她的歸來,一生便就只餘下荒涼和孤寂的等待了。

悲哀而又痛苦!

可就是這般令人絕望而看不到盡頭的等待,墨千琰卻是生生地堅持了三年,未來或許還要再等下去,不管陌鳳夜是否還存在著,他都會堅定不移地等待下去,直到生命終結。

遼闊而開闊的深淵地帶,無邊無際的天空中,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靜靜地佇立在那裡,周圍縈繞著淡淡的霧氣,化成水滴灑在衣袍上,可見男子在這裡不知道待了多久。

但是他卻沒有絲毫動作,只是靜靜地望著面前的景象,眸光波瀾不驚,卻包含著幽黑而深邃,袍角翩翩,帶來淡然卻不失強大風範的氣質。

而在男子所處的遼闊的深淵地帶,正是三年前那場大戰的戰場,在這裡一切地貌都不復存在,有的只有無盡的萬丈深淵,以及在最前方的地帶,赫然就是墓跡。

不過,隨著陰魔的被毀滅,整個墓跡裡面大片陰魔氣息盡數消散得乾乾淨淨,徒留下濃重的血腥味,還有無數森森白骨,那是隕落在墓跡當中的強者們。

還有,在墓跡深處的最盡頭,那被陰魔撕裂開來的洞口,早在陰魔灰飛煙滅的一剎那,天地之間的力量落下,將大千世界的漏洞盡數修復,再也沒有了洞口的存在。

如此,就算想要打開洞口,去到域外的世界,也不知道該如何做,畢竟可是要與天地之間的自然力量為敵,自然是無法相衡的。

也多虧因為白魂塔意識的提醒,陌鳳夜的一線生機就是在這片天地之間,不然,墨千琰是真的打算不顧與天地之間為敵,哪怕以性命為代價,也要強行撕裂開域外的洞口,去探索域外的世界,尋找她的蹤跡。

因為她最初一開始,便是從另外一個世界來到這大千世界的,既然如此,別說墨千琰,就算是滄家家主他們,都不能不多想,也許她有可能回到原來的世界了。

就如同萬年前的白止洲一樣,或許陌鳳夜會回到她原來所在的地方也說不定!

如果真有這個可能,那麼,他就去尋找那個世界,只要夜兒能夠活下來,那他就帶她回到這大千世界。

「爹爹!」

男子沉默而淡涼地望著這片天地之間,少年的聲音響起,頓時讓男子的神色微動,轉首看向自遠方天邊衝來的一道龐大白影,在漸漸地逼近。

赫然就是九尾白狐,還有自它脊背上,正在招手的陌小白。

「小白!」

男子低沉磁性地喊了聲,語氣柔和,頓時讓陌小白露出燦爛笑意,「爹爹,娘親今天也還好嗎。」

「很好。」

墨千琰神色逐漸變得柔和,看著陌小白來到自己身邊,揉著他已然長高了一大截的腦袋,他們隨著因為夜兒的離去,在痛苦和絕望過後,隨著時間流逝,便就漸漸地冷靜了下來。

沒有當夜兒離去,只是在某個地方接受著考驗,而他們就在這裡,等待著她的歸來,無論多久,他們都永遠等下去。

哪怕生命終結也無妨,畢竟他們最為心愛的女人,和娘親,就唯有陌鳳夜一人,所以他們就懷抱著希望和期待,等待著她的歸來。

就在這裡。

等到白髮蒼蒼,死亡來臨,他們也都甘願!

墨千琰絕大部分時間,都會在這裡靜靜地等待,偶爾也會走遍千古域的各個地方,亦或是去到其他位面,不知是為了尋找夜兒,還是替夜兒看這大千世界。

畢竟他們以前就曾彼此承諾過,在一切事情都了了之後,要走遍大千世界,雲遊四海,笑看天下。

而陌小白,一邊等待著娘親的歸來,一邊在上古神獸族接受著作為馭獸師的訓練和考驗,還有努力增長實力,讓自己努力變得更強。

這樣,待娘親日後歸來,不管再發生什麼事,他都一定要好好保護娘親,再不讓娘親遭遇三年前那場慘劇。

有些痛苦,只承受一次便可,再也無法承受第二次,實際上,他們更想要的,是連第一次都不要有!

仿若感應到了一對父子的深厚和濃烈的感情,就在此時,千古域的某處驟然衝天而起耀眼奪目的光芒,亮徹整個天地之間,所傳散開來的神聖而純粹的力量波動,讓整個千古域為之震動。

而在那衝天光芒當中,一團模糊輪廓的光團湧現,讓墨千琰雙目漸漸地睜大,陌小白更是激動得眼眶泛淚。

「這、這個氣息.....爹爹,你感受到了嗎!」

墨千琰睜大的瞳孔,終於漸漸地浮上了一陣氳氤,帶著無論過去多久,都依然不減,反而與日遞增的,深入骨髓的思念和愛戀。

「是,我感受到了,是你的娘親!」

光團漸漸地伸展開來,緩緩地幻化出一道人影,睜開眼睛,仿若穿透了天地之間,將彼此的距離縮短到零,眼眸泛起瀲灧笑意,明媚而絕艷。

「千琰,小白!」

在整個千古域,乃至是整個天地之間的注視之下,一家三口終於團聚,彼此喜極而泣。

而後,在一家三口的模式過後,陌小白便就被無情扔出了模式之外,墨千琰緊緊地抱著陌鳳夜,在陌鳳夜含笑而繾綣的眸光里,吻上了她的唇。

彼此相愛相守,終此一生,乃至是更多生生世世,我永遠等你歸來!

——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絕色廢女:暗王,硬要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絕色廢女:暗王,硬要撩目錄 絕色廢女:暗王,硬要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76章:涅槃歸來,終於團聚(完結)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