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理由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理由

此時還剩下的兩人,一人手中握著長劍,另一人則是戴著精鋼鑄成的拳套,朝著衛宗砸了過來。

見狀,衛宗身形微微一閃,瞬間來到了那握著長劍的武者身前,然後手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對方手腕上微微一點。

直到這個時候,對方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

衛宗一點之後,那握著長劍的武者臉上頓時出現了驚恐的神色……因為,他發現自己,竟然控制不了自己了。

自己身體里的靈力,在不受遏制的朝著手中的長劍之上涌去。只是短短片刻之間,經脈之中儲存的靈力就消耗一空,取而代之的,是手中的長劍上面已經開始不停吞吐著光芒,劍氣在不斷生滅。

這一切,都只是發生在短短的剎那之間而已,那另一名戴著拳套的武者,這個時候才剛剛衝到長劍武者的身邊。

這個時候……

衛宗輕輕抬手,微微推了那握著長劍的武者一把,然後……那武者手中長劍猛地抬起,接著扭身,朝著後面狠狠刺了過去!

嗤的一聲,劍氣迸發,宛若長虹一般,深深刺入了那拳套侍衛的新窩。

拳套侍衛眼睛猛地突起,不可置信看著刺了自己一劍的同僚,臉上滿是痛苦之色。

那長劍武者也是一臉的慌張,直到現在,他都還沒有搞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只知道那神秘人來到自己面前之後,輕輕一點,自己的身體就好像不只是自己的了一般。

下一刻,還沒等他想明白呢,他的後腦之上傳來一陣劇痛,緊接著他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似乎……

一切都無所謂了。

這個時候,衛宗收起手掌,看著面前已經倒下的三人,他緩緩朝著面前的屋子走了過去。

這個時候,吱的一聲,那屋子的門緩緩打開了。

出來的……

正是任白玉。

他看著到來的衛宗,已經自己已經倒下的侍衛,頓時愣住了。

但是下一刻,他猛地想明白髮生了上面,頓時,恐怖的威壓從他身上爆發開來。

「衛宗,你居然還敢回來,真當我不敢殺你不成?」

轟的一聲,在任白玉的威壓之下,衛宗之前站立的地方都化為了深深的凹陷。那倒霉的躺在地上的三名侍衛,在這樣的威壓之下,自然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直接被壓成了肉餅。

「嗯?」

任白玉眉頭一皺,因為衛宗……消失了。

下一刻,衛宗的身影在他身邊不遠處出現。

任白玉就要出手,但是衛宗搶先道:「任家主,我這次是來救你的!」

「救我?」

聽到這句話,任白玉本來打算出手,頓時又將靈力微微一收。

「你什麼意思,唬我?」任白玉冷冷看著衛宗,道:「你覺得我用得著你來救?」

衛宗攤了攤手,道:「任家主,我這次來,真的是救你的,有一件大事,想讓你知道!」

「哼!」

任白玉冷笑一聲,明顯不信,他指了指狼藉一片的地面,以及地面上的屍體,冷聲道:「這就是你來救我的手段?」

「任家主,您這就有些過了!」

衛宗挑了挑眉頭,道:「他們可都是你殺死的,跟我沒什麼關係,我只是將他們打暈而已,是你不分敵我的威壓,這才導致了他們的死亡,不是嗎?」

任白玉寒聲道:「那又如何?如果不是你闖進來,他們又怎麼會死?」

聽到這話,衛宗頓時有些頭疼。

這任白玉,活該鬥不過洪魁,實在是有些太小家子氣了。現在人都死了,你還在糾結是誰的責任,有意義嗎?

真正的關鍵,不應該是衛宗待來了什麼樣的消息嗎?

好在,任白玉到底還是一家之主,冷哼了一聲之後,還是響了起來問題的關鍵。

於是,他收斂了一下心中的不快,淡淡道:「好吧,你說,你帶來的……到底是所謂什麼樣的大事情,要是不能讓我滿意……哼,你知道後果的!」

說到這裡,任白玉眼中再度殺機畢露。沸騰的殺意,讓周邊的空氣都微微沸騰了起來。

到底是靈海強者,還是有著些許威嚴的。

於是,衛宗也沒有隱瞞他的想法。

將自己從洪家那邊得來的消息,以及自己的猜測,添油加醋全都告訴了任白玉。

聽完衛宗的話之後,任白玉先是眉頭皺了皺,然後瞬間就冷哼一聲,冷冷盯著衛宗道:「你的意思是,我是個蠢貨,被那洪魁給騙了是嗎?」

你當然是個蠢貨!

衛宗心中暗道一聲,當然,這話他可不會當著任白玉的面說。

畢竟……他又不是來嘲諷的。

衛宗搖了搖頭,緩緩道:「任家主,您當然不是個蠢人。只不過那洪魁先搭上了寒清宗,掌握的消息比您更多而已,有心算無心,您被他給騙了,也算是正常。」

聽到衛宗這麼說,任白玉的臉色,頓時好看了不少。

「你這小子,倒是會說話!」任白玉臉色緩和一些,然後下一刻就變得冷了起來:「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畢竟,你現在說的,只是一面之詞而已!」

「你說洪魁要害我,可是我怎麼知道……要害我的,是不是你?畢竟,我們之間的關係可算不上多好,之前你更是打上了我任家眾多弟子,包括我的兒子!」

說著,任白玉目光死死盯著衛宗,身上的靈力再度沸騰了起來。

「我實在是想不到,你為什麼要救我,衛宗……你能夠給我一個理由嗎?」

「理由?」

衛宗咧嘴一笑,道:「理由,我其實暫時還沒有想出來。」

他很坦誠,也懶得想什麼理由。

「那就是沒有理由嘍?」

任白玉臉上出現了一抹殺機,他已經確定,這傢伙來自己家族,就是沒有懷好意。

不過,就在他要動手的下一刻,衛宗的聲音再度響起了。

「雖然我沒有一定要救你的理由,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洪魁一定是在騙你的理由!」

「嗯?」

聽到這句話,任白玉本來要出手的靈力,再度生生被他壓制了下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極道劍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極道劍主 極道劍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理由

9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