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不夜城

第九百二十七章不夜城

「創世神教,務必要將它連根拔起,徹底剷除,不能讓它的流毒繼續禍害天下,既然確定了目標,那沒什麼話好說的,我會吩咐軍部派人去剿滅他們的。現在我們還是回到天晶大陸這邊,怎樣對付小魔神丁乙,你們有什麼想法沒有?」道源問道。

沈輕衣道:「國師,既然霧海是小魔神丁乙最在意,又極力想要掩飾的目標,我們何不將主戰場移到霧海去,我們可以引蛇出洞,將他吸引到霧海,然後連同霧海的創世神教一起剿滅。」

上官麟道:「霧海面積不小,島嶼眾多,冒然採取行動,只怕會打草驚蛇,會有大量的漏網之魚。剿滅創世神教難度不小,這需要好好籌劃一番,才可能將他們一網打盡。再說,霧海遠離各個大陸,就算是我們將霧海所有的島嶼,全部轟沉進大海,天晶大陸這邊,也會要好幾天才知道。以小魔神謹慎的個性,萬一他不上當,我們也拿他沒辦法,既然是引蛇出洞,我想我們還是摸清楚了霧海那邊的情況后,精心布置一番,才好將他們一同覆滅。」

道源點了點頭,他望向何穎。

何穎道:「現在是用到世家子弟的時候了,這一次我們不妨送一些聰明伶俐的世家子弟去蜃海,這些世家子弟,凡人和修士各半,我們派他們打入創世神教內部……我不主張現在就剿滅創世神教,那是小魔神在地表的暗著,同時也是他狡兔三窟的退路之一,他遲早會去那裡的。我們不妨再有耐心一些。」

沈輕衣道:「我們不能被動的等小魔神上門,我們不妨還是按原計劃,敲山震虎,加強追緝力度,嚴厲打擊創世神教在海外的擴張發展,即便是霧海,我們也要裝作不知,實施同樣力道的查緝。在這種情況下,小魔神一定會因為我們的大陣仗,擔心他的老巢安全,勢必會偷跑過去,我們可以等他裝進我們的口袋之後,在發動絞殺,務必將他,還有創世神教一舉殲滅。」

道源思忖好大一會兒,這才道:「諸位的法子,都是極好的,不過這裡面還要講究一個火候,小魔神丁乙,我敢說,這一次他是剛剛冒出頭沒多久,我們下手重了,會將他直接嚇得縮回地底世界去,下手輕了,他根本就不在乎,著實很難拿捏好力度,想要吊著他,不讓他躲回小世界,同一時間,我們還要完成在霧海,以及霧海周邊的布局,難度可不小。」

眾特勤的組長連忙向道源道:「請國師指派任務。」

丁乙沒想到,金滿囤這麼難纏。看得出來,這個金山茶場的金管事,是存心想要挽留自己,在金山茶場為他賣命了。丁乙知道,主要原因還是因為自己太高調了一些。丁乙不禁暗暗搖頭。

丁乙之所以如此做派,一方面是要方便他行動,另外,有些時候,不是低調就能掩飾自己行藏的。

丁乙在金山茶場,高調行事,尤其是他露了一手精湛的制茶技術,這使得他,成為了金山茶場不可或缺的最尖端人才。真的到了需要掩飾自己行藏的時候,丁乙相信即便自己什麼都不說,金滿囤也會竭盡所能的幫自己打掩護。

再則,道源他們四處追緝自己,天晶大陸大了去,像金山茶場這樣的工坊,頂多,只會是派過來,一兩位玄級宗師,過來查看,自己完全可以應付。區區五六天,一晃就過去了,說不定,道源的人查不到這邊,也不是不可能,沒什麼好擔心的。

丁乙完全是敷衍金滿囤,看得出來,金滿囤還是非常有誠意的,不過制茶技師,只是丁乙掩飾自己身份的一個角色,丁乙怎麼可能會留下來呢。

丁乙和茶場的五個技師住在一起,這是茶場的集體大通鋪,這五個技師,其中還有兩個是和丁乙一起被招聘進來的。

丁乙在這裡面年紀最輕,偏偏技術最好,不論是原先的三位技師,還是新來的兩位技師,他們對丁乙也是莫可奈何。

黃金葉,尤其是極品黃金葉『金玉滿堂』,百分之一的出品率,都算是不錯了,沒想到丁乙這麼生猛,竟然將這個特優黃金葉的出品率,提高到五分之一,眾人除了感嘆一聲後生可畏,再也沒什麼好說的。

丁乙不僅制茶技術好,他還是一個練家子,僅僅憑著一把斧頭,在兩三個鐘頭內,就能將原木製成五六張桌子,案台,十幾把椅子,眾技師可不敢找丁乙的麻煩。再說丁乙性子看起來有點冷,其實為人還是不錯的,吃晚餐的時候,他能將伙房婆子做的菜肴分給大家,這說明這個年輕人心地還不錯。

「沙島,你這麼有本事,怎麼會來金山這種窮地方呢?一個月才四五塊銀元,以你的身手,去城裡,隨隨便便怎麼也能賺十倍吧,你究竟是怎麼想的。」技師費沉在丁乙送走金滿囤,回來時,忍不住問丁乙道。

「我喜歡簡單的生活,再說錢夠用就好。」丁乙淡淡回道。

「金貔貅,有沒有跟你說要調漲你的薪水?」另一位技師黃櫨問丁乙道。

丁乙點了點頭。

「金管事,答應下個月給我雙倍的薪資。」

黃櫨道:「沙島,要我說你什麼好呢,你這也太老實了,要是我,肯定要跟他索要十倍的薪水,小沙,不是我在背後胡說,你值這個價,你知道黃金葉幾個級別,價格相差多少嗎?你知道一斤金玉滿堂城裡賣多少錢嗎?」

丁乙微微一笑,並沒有回答他們的話。這兩個三四十歲的制茶技師,都是有家有口的人,看來他們的生活壓力,都不小。

黃櫨又問丁乙道:「小沙,你成親沒有?」

丁乙點了點頭。

黃櫨奇怪問道:「你既然成了家,為什麼你不向金貔貅索要多一點的薪資呢?」

丁乙其實並不想和眾人談自己的私人問題。不過他看到眾人都是一臉好奇的望著自己,只好撒謊道:「我老婆家非常有錢,不需要我賺錢養她,我之所以來這裡當一名制茶師,是因為我老婆喜歡喝茶,我想要練好制茶的本事。」

眾人完全不懂丁乙了,大家都是苦哈哈,窮人和富人的生活層次不一樣,丁乙這種特立獨行的做法,眾人雖然可以理解,但是卻沒辦法接受。

費沉這時移動身子,挨到了丁乙身旁。

「你是贅婿么?你老婆平時給你多少零花錢?」

丁乙似乎想到了什麼,他看費沉涎著臉,發黃的眼珠子流露出一種特有的小市民的市儈精明,他微微一笑。

「我不是贅婿,我雖然沒有我老婆賺錢多,但平素並不缺錢,而且我向我老婆開口要錢,她從來都沒猶豫過。」

說道這裡,丁乙將手伸進自己懷中,再伸出手來時,他的手上赫然出現,七八枚金燦燦的金幣。

費沉貪婪的咽了一口吐沫,其他人的眼神,這時也都被丁乙手上的金元深深吸引住了。

費沉他們沒想到,他們中間居然隱藏著一個大富翁。

費沉眼珠子滴溜溜亂轉,似乎在想著什麼,半晌,費沉問丁乙道:「沙小哥,我看你似乎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又會木工,又會泥瓦匠活計,制茶也是我們裡面最強的,不知道你會不會賭錢?」

丁乙笑道:「我要是不會賭錢,怎麼娶老婆,其實我最大的本事就是賭錢。」

費沉急忙問道:「那不知你最擅長賭什麼?」

丁乙道:「猜枚。」

費沉大喜過望,連忙問道:「沙小哥,你要是真的有這個本事,你能不能提攜一下,我們幾個窮兄弟。」

丁乙道:「十賭九詐,再說賭錢,並不像你們想的那樣簡單,這個我還是建議你們最好不要沾染上賭癮,你們不像我這樣的身家,這年頭賺錢不易,你們沒必要……」

黃櫨道:「沙島兄弟,我這輩子就沒遇到過像你這樣合眼緣的兄弟,我們雖然是初次見面,但總覺得冥冥之中,我們有著很深的交情,我想莫非我上輩子就是跟沙島兄弟你混的?」

丁乙一口隔夜飯都快要噴出來,這也太肉麻了。

丁乙假意推辭說道:「小賭怡情,隨便玩玩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擔心你們沉迷賭癮,這總是不好的。」

費沉他們連忙向丁乙發誓,丁乙看這幾個人似乎都有些心動,他又道:「金山這邊我不熟悉,等哪天有時間,你們帶我去,我不敢說進賭場百戰百勝,基本上少有失手的。」

黃櫨道:「擇日不如撞日,要不我們今天晚上就去,好漢坡那邊有個賭局……」

丁乙插話問道:「一般賭多大?」

黃櫨道:「一場下來怎麼也有百十金元吧。」

丁乙不屑道:「這種小場子沒什麼玩頭。」

費沉道:「要不我們去不夜城,路程雖然遠一點,不過那邊玩得比較大,那是修真者罩著的場子,我聽說那邊一晚上輸贏都上萬。」

丁乙道:「這樣的場子,才有玩頭。」

丁乙大手一揮,包括費沉在內,所有的制茶技師面前都落下一枚金元。

「要去的話,大家一起去,別說我沒有關照諸位。」丁乙笑吟吟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修真必須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必須敗目錄 修真必須敗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二十七章不夜城

9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