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59】結局

【番外059】結局

小鐵蛋的腦袋嗡嗡的,懷疑自己在做夢,他掐了自己一把,疼得他倒抽一口涼氣!

不是做夢,是真的!

她說他是她的英雄!

小鐵蛋只覺自己兩腳踩在了棉花上,身子都輕飄飄的。

九公主被他的傻樣逗樂了,掩面一笑,飛速跑上了馬車。

她蓋上了蓋頭。

小鐵蛋慌忙奔到車窗前,挑開車窗的帘子,結結巴巴道:「……是不是……早就想嫁給我了?」

九公主掀開蓋頭,嬌嗔地看了他一眼:「獃子!」

小鐵蛋悔啊,早知道真相是這樣,那他還讓她給那黑心肝兒的守個毛的節啊?還特么守了三年!

三年軟玉香懷不好么?就這麼白白浪費了!

小鐵蛋覺得自己已經浪費了這麼久的時間,往後餘生真是一天都不能耽擱了。

九公主也這麼覺得,於是將車簾從小鐵蛋手裡拽出來,吩咐車夫與護衛們不要搭理他,繼續趕路。

車夫與護衛們卻不敢動,直勾勾地看著小鐵蛋。

小鐵蛋一巴掌拍上車轅,怒喝道:「沒聽世子妃說讓們不要搭理我?們都聾了是吧?還理我幹嘛?!」

眾人嘴角抽搐地走了,只留小鐵蛋一個人原地傻樂。

婚禮如期舉行,赫連府上下一片歡慶。

九公主嫁過人,這樁婚事不論從哪方面來說都不算最合老夫人心意,然而老夫人也明白,這些年自家小乖孫拒絕了多少名門閨秀,他心裡就裝著那麼個人兒呢。

真讓他另娶他人,只怕他會抱憾終身。

而她也相信自家乖孫這麼優秀的好男兒,一定能夠得到九公主的心。

只要情意有了,這日子也就過起來了。

總體來說,赫連府的長輩還算是開明的,不然也不會明明心裡有疙瘩還同意這門親事了,如今人都嫁過來了,他們自然希望小倆口能好好的,至於說給九公主甩臉色,不存在的。

小鐵蛋與九公主修得圓滿,俞婉也算了卻了一樁心事,與燕九朝在赫連府待了幾日後便返回大周,並從國子監的入口回了仙宗。

然而出乎意料又情理之中的是,燕小四又雙叒叕地溜出家門了!

這不是頭一回了,二人見怪不怪,本以為很快就能找回來,可看到聖鸞那心虛的小樣子,二人心底警鈴大作。

隨後九朝仙君便殺上了聖宗,當他得知寶貝女兒被兩個臭男人給拐去飛升了時,氣得險些沒把聖宗夷為平地!

而此時燕小四的心情絕沒比自家親爹好到哪裡去,靈芝草現世了,確切地說是被燕小四給拔了,所有人都認為天降異象,有彩虹出現的地方才是寶物所藏之處,豈能料到那道彩虹只是秘境之中的一種景觀罷了,與寶物現世沒有半文錢關係!

燕小四在帳篷里待不住,四處溜達。

溜達到小河邊,看到地上一顆紅果果挺好吃的樣子,順手就給摘了,靈芝草靈芝草,不該是顆草嗎?誰能料到會是一顆果呢?

這自然是靈芝草的偽裝,它自認為把自個兒搗騰成這樣就沒人能認出它來,事實上來來往往那麼多修士,還真沒誰把主意打到一顆路邊的野果子上。

它就這麼躲過了一劫又一劫,最後卻慘遭了燕小四的毒手。

燕小四沒給它變回原形的機會,一口把它吞了!

靈芝草簡直絕望啊。

這一波操作來得太快,乃至於守護它的神獸都沒能反應過來。

等神獸反應過來,就變成燕小四很絕望了。

那根本不是什麼守護神獸,而是一道上古龍魂。

這可不是下屆的魔龍可以比的,下屆的龍多是蛟龍,距離真龍還有很大一步距離,更別說一條上古蒼龍了,因此哪怕它只有一道殘魂,也夠所有人喝一壺的了。

上古龍魂守護靈芝草,本就是因為靈芝草具有溫養殘魂的功效,眼看著靈芝草就要成熟了,只待服用了它,上古龍魂便能殘魂康復,並且漸漸凝結出龍身,可臨門一腳,被燕小四給吃了。

上古龍魂瞬間暴走!

龍魂一怒,伏屍百萬,這不是玩笑話,也絕對沒有任何誇張的成分,所有前來尋寶的修士都被上古龍魂的威壓鎮壓了。

什麼萬劍宗、百花宮的,在上古龍魂面前簡直全都弱爆了。

三人見狀不妙,拔腿就跑。

上古龍魂哪兒放他們跑啊?帶著雷霆之威窮追不捨。

燕小四一邊跑一邊炸毛:「我不就是吃了一顆果子嗎?至於這樣?啊啊啊啊!」

既然燕小四吃了靈芝草,那上古龍魂就決定把燕小四給吃了,這樣也算是間接得到靈芝草的藥性了。

上古龍魂一口咬過去,險些咬到燕小四的屁股,燕小四炸毛得不要不要的。

這麼下去不是辦法,不殺了這道龍魂,他們根本沒辦法離開,於是聖主與魔主大人停止了逃跑的計劃,使出渾身解數,合力屠龍。

聖主與魔主大人都受了重傷。

魔主大人從魔珠里調用了太多力量,導致他整個人都到了被魔珠同質化的邊緣,他很快就要失去理智與心智,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魔頭。

然而上古龍魂的代價也是慘重的,它萬萬沒料到兩個新飛升的修士這麼能打,把它的殘魂打得都只剩虛影了。

饒是如此,上古龍魂也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它拼著魂飛魄散的風險朝著二人撲了過去。

燕小四的實力用來消化靈芝草了,沒法兒盡數施展,可她也不能眼睜睜看著聖主與小昭哥哥被龍魂給吃了,於是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她把龍魂給吃了……

龍魂:「……」

聖主:「……」

魔主大人:「……」

龍魂可不比當初的魔魂好消化,萬幸是燕小四先服下了上古靈芝草,這是一味增強體質與修為的靈丹妙藥,能很好地提升燕小四的消化功能……呃不,修為。

燕小四需要一處不被人打攪的地方慢慢消化龍魂,而聖主與魔主大人也正巧需要養傷,三人飛速離開秘境,尋了一個人煙稀少的茂林,在四周設下禁制,安心地打坐起來。

魔主大人專心與體內魔珠的力量做著鬥爭,他不希望自己被魔珠吞噬理智,他要記得自己是誰,要記得燕小四。

這個過程並不輕鬆,稍有差池可能就被吞噬了,豆大的汗珠順著他俊美的臉頰流下,被風吹落在地上,灼出一個個冒煙的黑窟窿。

燕小四坐在他身旁,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這是她頭一回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力量,她能內視到自己丹田中的星海,每一顆星辰都蘊含著磅礴的靈氣,被她吃掉的龍魂進入了這片星海,在無數星辰中進行著垂死的掙扎。

她需要做的,就是用星海中的靈氣煉化它。

靈芝草變成了星海之上的雲團,不斷修復著龍魂對星海造成的損傷。

燕小四與魔主大人全都進入了忘我的境界,卻不知對面的聖主忽然睜開了眼睛。

他眼底變得血紅一片。

那道曾經出現在溪流中的黑影投射在了他身旁的地上。

他緩緩地站起身來,目光如刀地看著對面的小昭與燕小四。

黑影蠱惑地開口了:「想得到她嗎?想要她嗎?殺了那個男人,她就是的。」

嗖的一聲,聖主的手中多了一柄靈器長劍。

他握住長劍,一步步地朝著魔主大人走了過去。

黑影始終伴在他腳邊。

「他現在很虛弱,要殺他就是現在,趕緊殺了他,殺了他!」

「殺了他,就沒人和搶她了。」

「還愣著做什麼?快殺呀!」

黑影不斷蠱惑著聖主,聖主的世界開始天旋地轉起來,黑影的聲音忽遠忽近,鑽進他的耳朵里,敲擊在他的心坎兒上。

「快呀。」

「殺了他。」

「用手中的長劍。」

聖主的眼神漸漸渙散,他來到了魔主大人的身前,他舉起了手中的長劍。

他的手開始顫抖。

「別猶豫了,他是魔主,他體內有老魔主用畢生修為煉化的魔珠,就算現在不動手,他也總有一日會徹底魔化,屆時,他不會記得自己是誰,不會記得們是誰,他會殺了,殺了燕小四,殺了所有人。」

「快動手啊,快除掉這個禍害。」

「還在猶豫什麼?在害怕燕小四難過嗎?她怎麼會難過?是為了她好,他入不了輪迴,沒辦法生生世世照顧她,卻可以。」

聖主的長劍朝著魔主大人刺了下去。

燕小四忽然睜開眼睛:「周瑾哥哥!」

一聲周瑾哥哥脫口而出,連她自己都驚到了。

然而要收回長劍已經來不及了。

燕小四身形一轉,一把撲在魔主大人的身前,替他擋下這一劍。

只是劍並未刺進她的身體,她撲過來抱住魔主大人的一霎,魔主大人便醒了,他摟住她柔軟的腰肢,一把轉過身來,將她放平在柔軟的草地上,那劍卻從他的後背一直穿過他胸膛。

燕小四失聲大叫:「小昭哥哥——」

鮮血灑在聖主的臉上,聖主陡然間意識回籠,他看看倒在燕小四懷中的小昭,又看看手中的長劍,兩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燕小四血氣翻湧,龍魂得了機會在星海中翻騰,燕小四最終也暈了過去。

新上任的魔族通道最終還是被人飛升了,那人賊拉拉討厭,飛升了沒一會兒居然就要回去,還帶了三個人和他一起。

人家是第一天被人飛升啊,怎麼能承受四個人同時穿過自己的身體?

然後那人就給它留了倆紅雞蛋。

……神特么紅雞蛋!

魔主大人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張陌生的床鋪上,燕小四睡在他身旁,燕小四體內的上古龍魂已經被長生訣的氣息鎮壓了,待到她醒來可以慢慢地自行消化。

為什麼會有長生訣?

魔主大人驚愕了一把,隨後他就發現自己的傷勢也痊癒了。

他古怪地坐起身來,一眼看見守在床邊的林宗主與屬下魔修。

不用說,魔修的身份已經暴露了,可聖宗的人居然沒有收拾他。

見他醒來,魔修長鬆一口氣,上前一步道:「魔主!您可算醒了!嚇死屬下了!」

林宗主的步子也往前邁了一步,他張了張嘴,欲言又止,彷彿是有什麼話卻難以啟齒。

魔主大人鬆開一直將燕小四緊緊抓住的手,給燕小四掖好被角,問魔修道:「出了什麼事?我怎麼回來了?」

這裡處處充滿著聖宗的氣息,應當就聖宗,可如果他記得沒錯,他是暈倒在上屆了,所以他不僅沒死,還回到聖地了?

「此事說來話長,多虧了九朝仙君……」魔修將九朝仙君把三人從上屆帶回聖宗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九朝仙君好生氣的!」

氣兩個臭男人拐走了自家寶貝閨女,也氣魔主把自家閨女的手拽得那麼緊,扯都扯不開,不是夫人攔著,九朝仙君早一斧頭把魔主的爪子給剁了。

魔主大人尷尬地清了清嗓子:「咳,我事後自會去仙宗負荊請罪,對了,們家聖主呢?他的心魔怎麼樣了?」

他問的是林宗主。

其實早在與秘境的修士顫抖時,魔主大人便察覺到聖主的不對勁了,不過那時他並未往心魔上想,直到聖主沖自己刺出那一劍,他才感受到了心魔的力量。

誰能想到,如神佛一般的聖主居然也滋生了心魔呢?

修士一旦有了心魔,便半隻腳踏進了魔道,只有儘快殺死心魔,才能回到屬於自己的正道。

心魔並不是那麼容易殺死的,但以聖主的心性,應當沒太大問題。

至少魔主大人是這麼認為的。

可林宗主的神情有些沉重。

魔主大人古怪地問道:「怎麼了?們家聖主那麼厲害,連個心魔都殺不死嗎?」

林宗主沉痛地說道:「他老人家不是殺不死,是不願意殺死。」

聖主的心魔……是周瑾。

所有人得知聖主轉世時,都沒將這一世當做一回事,聖主活了上萬年,哪兒能為這區區十一二年有所改變?這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完全能夠割捨的。

只怕修鍊聖主自己也是這般認為的。

他強行壓下了屬於周瑾的一切,以為隨著時間的流逝,自己能越來越不把周瑾當一回事,直到……他成了自己的心魔。

這是聖主的情劫。

殺死心魔,便能斬斷情劫。

可他不願意這麼做。

在聖主與周瑾之間,他選擇了後者。

「的意思是……他變成心魔了?他怎麼能墮入魔道?他不管聖地死活了嗎……」魔主大人話到一半,感覺到一股陌生而龐大的力量洶湧而出。

生平頭一次,他參悟了六道輪迴。

魔族人是感受不到輪迴的,他們是被輪迴屏蔽的人,除非……他身上有了輪迴的力量,但這怎麼可能呢?

他難以置信地睜大眼:「這是……」

林宗主紅著眼眶點點頭:「是聖主之力。」

「聖主,您真的要這麼做嗎?」林宗主記得自己跪下來求他。

聖主卻道:「他是聖魔合體,能承受魔魂的力量,也能容納聖主之力,或許冥冥之中自有註定,不然,他怎麼出現得這麼合適?他註定要成為真正的聖澤之主,統一聖地與九州魔域,解救我於苦海。」

林宗主當時就哭了:「您怎麼能說是在苦海呢?難道這麼多年……」

聖主卻望著遙遠的天際,輕鬆地笑了:「這麼多年,只有做周瑾時,我才真正地快樂過。」

他彷彿不知道自己放棄的是什麼一樣。

摒棄聖主的身份,淪為心魔,他不再有來世。

他用他的生生世世,成全了小昭的生生世世。

小昭一把掀開被子下了床,快步來到床前,望向蔚藍的天。

他彷彿看見了周瑾。

周瑾回過頭來,微笑著對他說:「不可以只照顧她一輩子。」

(本番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059】結局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