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7章 相生相剋

第1787章 相生相剋

八成,景朝國君的死——跟他身邊那個得力幹將,玄英將君有關。

程星河早就著急了:「你趕緊講講!」

趙老教授一清嗓子,就指著那些字跡翻譯了起來。

說是景朝國君,英明神武,生逢亂世,單靠著一己之力,揭竿而起。

據說景朝國君降生的時候,天上降下了九道巨大雷霆,護送著一個金光閃閃的巨龍,降落到了一個草廬之中,雷聲過後,景朝國君呱呱墜地。

人們口口相傳,說這恐怕是真龍轉世。

這倒是不新鮮——哪一個王侯將相,沒這麼一個提高身價的傳說?

不過這個景朝國君也確實是個開掛的存在,本人毫無背景,但因為官兵魚肉鄉里,為了救人,殺了作惡的官兵,其餘的官兵本來應該一擁而上把他砍死,可誰也不知道為什麼,那些官兵竟然成了他第一批擁護者,隨著他去打天下!

這位國君勢如破竹,如有天助,雖然中間經歷了許多災禍,幾次幾乎喪命,卻全奇迹般的死裡逃生,反敗為勝,身邊的追隨者越來越多,其中,就有了一個江仲離。

在江仲離的指點下,景朝國君再也沒有吃過一次敗仗。

他身邊還有幾員大將,其中一個,就是玄英將君。

那個玄英將君從什麼時候開始跟著景朝國君已經不可考,但是戰績彪炳,是景朝國君身邊最地位最煊赫的武將。

其中有記載——玄英將君喜服玄色,英武近乎景朝國君。而且,模樣長得跟景朝國君很相似。

是景朝國君最信任的人。

後來景朝國君建立了景朝,一開始是四處修廟,接著又對水神動了歪念,自封神君,還修建四相局,但是中間出了一件大事兒——水神降災,國君大怒,把原來的水神鎮壓入四相局,另立河洛。

四相局得到了原來的水神鎮壓,得以成功,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失去了人心,景朝的國力虛弱,內憂外患,宮廷大亂。

景朝國君死於非命,下葬真龍穴,接著,景朝覆滅,燒毀了一些關於景朝的記載,所有史官,自願或者被迫的,全殉了國。

那一代人之後,再也沒人知道景朝。

這是之前的記載。

可這個棺材里,多出了那個玄英將君。

這玄英將君發動了宮廷政變——在景朝國君從東海自封神君歸來之後,帶兵就把宮廷給圍了起來。

我想起了阿四跟我的敘述——宮廷之中,有煙火,有慘叫聲,一片大亂。

口號,是暴君無道,逆天而行,玄英將君,替天行道。

國君跟玄英將君兵戎相見,可國君不敵,被玄英將君殺了。

江仲離帶著擁護國君的兵士逃走,帶著國君去了四相局。

玄英將君出兵追逐,但是到底追上沒有,又發生了什麼事,沒人知道。

這個史官留下了一句——兇殘暴戾者,咎由自取。

景朝國君就是跟水神扯上關係,逆天而行,才得到這樣的下場。

可他還是千方百計從玄英將君的爪牙下逃出來,把這件事情,冒著天大的風險記錄了下來,說是為了一個承諾。

趙老教授搖頭嘆息:「也許,這個史官,身受景朝國君的大恩,所以才不想讓這個真相,就此消失……」

還能看到一把乾枯的骨頭。

人是沒有了人形,僅僅留下了一件官服,可官服也寒素,陪葬的更是窮酸,不過是一把禿筆。

其中一隻禿筆上頭,刻著「以筆為刀」四個字。

這是好事兒——屍體不化的,往往是不得往生的孤魂野鬼。

比如陰靈神那裡的平安神。

「我知道,」我盯著那個依稀還能辨別出補丁的官服,答道:「這個史官,叫王海龍。」

趙老爺子一下就愣住了,跟看鬼一樣的看著我:「這不可能——你怎麼會知道?」

我擺了擺手:「直覺。」

是啊,我記得他。

腦海之中,有模糊的剪影。

這把乾枯的骨頭,曾經,一個彎腰駝背,一把山羊鬍子的老頭兒。

總是眯著眼睛,三尺之外,人畜不分。

可性格倔強,以筆為刀——當初,是怎麼知道他的?

對了,景朝國君在齋戒的時候破戒,被他記載了下來,他頭上的官說他冒犯天威,要用鞭子打他,卻被景朝國君親自攔下來了。

景朝國君自己替他受罰挨了鞭子不說,還讓王海龍升任史官之中的頭兒。

景朝國君說,請你務必,給後代留下一個真相,請他們以史為鑒。

老頭兒跪下的時候,涕淚橫流,說此生此世,必定給後代立下榜樣,絕不在史書上留下一句虛言,如有違背,屍骨無存。

他做到了——哪怕景朝覆滅,他也做到了。

玄英將君從此成了新的帝王,改了國號,當事的那一代人死去之後,如同風卷黃沙,誰也不再記得景朝。

程星河回頭就看著我:「這麼說來——你的那個仇人,就是背後插刀的這個玄英將君?」

看上去很像。

「黑色……」

趙老爺子跟想起來了什麼似得,指著一些模糊不清的字跡說道:「這個玄英將君,似乎曾經在景朝國君自封神君的時候,跟景朝國君鬧出了很大的矛盾,冒犯天威,幾乎要被斬首。江仲離等人苦勸國君,不能姑息,可不知道為什麼,景朝國君還是饒恕了玄英將君。」

那是歌頌景朝國君仁義的。

程星河嘆了口氣:「可惜,一片好心餵了狗,不,應該說是白眼狼。」

想來,那個玄英將君知道自己得罪景朝國君,唯恐要被秋後算賬,所以,先下手為強。

這個所謂的「仁義」,到最後要了他的命。

但是——記憶之中的「被騙」,又是怎麼回事?

趙老爺子嘆了口氣:「這個自封神君,簡直是景朝國君人生的分水嶺。」

程星河咳嗽了一聲:「比起自封神君,倒不如說……」

倒不如說,是遇上了瀟湘。

賢德明君到殘暴昏君,一步之遙。

「關於這個玄英將君,還有什麼其他細節沒有?」

趙老教授把眼鏡子扶了扶:「因為驍勇,還有一個別稱——叫黑龍將君。」

程星河轉臉就看向了我。

黑龍,江辰……

「還有一句,」趙老教授說道:「說玄英將君才是真龍轉世——畢竟,他才是最後的贏家,還說,黑龍金龍,相生相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麻衣相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麻衣相師 麻衣相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87章 相生相剋

9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