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5章 一手生死

第1675章 一手生死

卧槽?

啞巴蘭當時全神貫注,注意力都在面前沉重的金剛鐵柏上,哪兒想得到馬二龍忽然撲過來了,這一下,啞巴蘭身體直接被撞歪,那個棺材非但沒能挪正三寸,反而又偏了一寸!

這一瞬間,一隻手猛然就從棺材底下的裂縫裡伸了出來,對著紅姑娘就抓。

我折過身子就沖了過去,可已經來不及了,紅姑娘的裙子直接消失在了縫隙里,我沒猶豫,也奔著下面就沖,可這一瞬,頭上轟然一響,一道巨大的破風聲對著我就打下來了。

是其中一個石頭巨人。

但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胳膊僵住了——程星河爬到了這個石頭巨人的身上,直接打散了石頭巨人的眉心黑氣。

可另一個石頭巨人前仆後繼的攆了上來,蘇尋一道元神箭掠過,跟程星河齊聲喊:「這裡有我們呢!」

我一回頭,見到白藿香也躲在了安全的地方——她打不過,就絕對不會讓自己來添亂。

眼前一道影子一閃——啞巴蘭先下去了。

其他的我也顧不上了,轉身也就躥下去了。

一陣破風聲擦著耳朵過去,出乎意料——這寶塔葬的下一層,竟然十分寬廣。

估摸著四五米深的距離,先是聽見啞巴蘭落地,蛟珠的力量也讓我平平安安的落在了地上。

一道天花亮起,我就看見對面有兩個身影,一道留仙索已經沖著對面勾了過去,直接纏在了紅姑娘的腰上。

獵仙索一下就綳直了。

對面力氣也極大,但我立馬跟著啞巴蘭,一起拽住了獵仙索,死死往後一拽。

抓住了紅姑娘的那個人影猛然回頭,一眼看見了我,似乎吃了一驚,就趁著這一驚,我和啞巴蘭把全部力氣用出來,瞬間就把紅姑娘給勾回來了。

紅姑娘氣喘吁吁,抬起頭就看向了那個人影:「陰靈神,你連這地方也不想呆了——要直接去須彌川做迷神?」

我看清楚了那個人影。

不——不能說是人影。

那是極其盛大的神氣。

幾乎快趕上瀟湘那種主神的氣息了。

可見當年,他享受過了多大的榮耀,擁有多大的能力。

而我立馬把啞巴蘭眼睛給擋住了:「別見他正面!」

只要是神氣煊赫的神靈,凡人最好不要去見真身。

真身正面的神氣,很可能會傷到凡人。

傳說中的神仙顯靈,其實往往也是神化身出現,遮蓋了神氣,阿滿和瀟湘平時在我們面前出現的人形,就是這樣。

真的目睹真身,還是有風險的。

啞巴蘭也明白,只好拿出了個蕾絲手帕把眼睛給遮上了,但還是沒心沒肺:「哥我像佐羅不?」

你像菠蘿。

我立馬看向了紅姑娘:「你沒事吧?」

紅姑娘搖搖頭:「我說呢——他那隻手被封上了。」

我用江老爺子的天階行氣擋在了眼睛上,這才清楚對面那個身影。

看清楚了,心裡一沉。

那是個年輕男人,身後背著一把鐮刀。

跟預知夢裡見到的,顯然就是同一個人。

而那個人坐在了主位上,居高臨下,渾身是刺眼睛的神氣。

而他身下,正是預知夢裡,那個極為宏大寬廣的祭壇!

這地方,八成是他的老根據地——陰靈神廟。

這個規模——以前得吃多少香火?可比我們縣城的大城隍廟氣派多了。

可唯獨——兩隻腳被長長的鎖鏈纏住,右手一絲神氣也沒有。

被封著呢!

這就是他要把紅姑娘引來吃掉的原因——要給自己的右手解封,從而扯斷了鎖鏈,逃出生天。

紅姑娘低聲說道:「陰靈神有兩隻手——一手主生,一手主死,還好,是那隻死的手被封住了。」

這位陰靈神,能讓活人變成陰靈,這麼說,要是主宰「死」的手自由了,我們連還手之力都沒有了?

那可真是夠險的。

不過陰靈神的神氣旺盛,哪怕靠著江老爺子的天階行氣,我也覺出眼前一陣刺痛,只能把頭低下,不過,約略看出來,那應該是個很英氣的年輕男人模樣。

說起來——他剛才看了我一眼,就大吃一驚,難不成,又跟景朝國君有關?

按著這一路的經驗,八成這位陰靈神被封,也跟蓋廟狂人,拆廟能手的景朝國君有關。

那個穿黃袍的,他娘的不只是八面樹敵,簡直是十面埋伏,這一路走來,到處都是他當年得罪過的人,全找我報仇。

我之前,也不知道罵了他多少次,可不知道為什麼,自從上次在夢裡見到了他之後,我卻有了一種沒有任何依據的直覺。

他是個英雄。

難道,是因為知道他確實是我的前世,有了濾鏡?

不過我也沒顧得上多想,轉臉看向了紅姑娘:「現在怎麼做?」

目標就要從腳踏實地的開始——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幫助紅姑娘,獲取功德,重新長出真龍骨,拿回那種巨大的力量。

紅姑娘低聲說道:「我必須得抓住他的手,打他的元神——都到了這個地步,也不必跟他客氣了。」

「打元神?」啞巴蘭聽見,有些好奇:「打完元神會怎麼樣?」

紅姑娘答道:「我靈骨在身,一隻手,能打散他的元神,讓他從哪裡來,回哪裡去。」

也就是——跟普通人的魂飛魄散一樣?

難怪邪神都畏懼她,這一下下去,連迷神都沒得做。

我們頓時一個寒噤,可這話從紅姑娘嘴裡,輕描淡寫。

不愧是上頭的「特派員」。

「不過,他能活動的時候,我不容易打到,」紅姑娘低聲說道:「你們想法子牽制住他。」

我還沒來得及開口,啞巴蘭早就就一口答應了下來:「看我的!」

你悠著點!

可紅姑娘側臉對著啞巴蘭,又是一笑,似乎很欣賞啞巴蘭的勇氣。

得虧啞巴蘭蒙著眼睛,不然手腳估計都不知道往哪撂。

而這一瞬,那個陰靈神的聲音響了起來:「你跟景朝國君,什麼關係?」

我一愣,他跟之前的那些「宿敵」不一樣,竟然沒能認出我?

對了——我想起來了,估摸著,以前那些,都是靠著那塊「真龍骨」認出我來的!

可現在,真龍骨被剔除了,他只覺得我像,不確定我是。

紅姑娘看了我一眼,也是一愣:「景朝國君?」

我來了個打蛇隨棍上,趁機問道:「你跟景朝國君——什麼過節?」

這說不定——是能讓紅姑娘給他來個「如來神掌」的機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麻衣相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麻衣相師 麻衣相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75章 一手生死

9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