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1319章

都1319章

程星河看向了齊老頭子:「……」

「我還能是為什麼,還不是為了媽。」齊老頭子吐了口氣:「我就那麼一個閨女。」

這話,跟齊鵬舉說的一模一樣。

可齊鵬舉說的咬牙切齒,齊老頭子,是孤寂凄涼。

當時程星河他媽看上他爹,他們家上下就是一致反對——長著二郎眼的,那跟死刑犯有什麼區別,圖他什麼,圖他讓當寡婦?

齊老頭子甚至帶著齊鵬舉,親自把程星河他爹揍了一頓——說再靠近齊家大小姐,見一次打一次。

程星河他爹自己也不想耽誤人家,這不是才有了一次一次的拒絕嘛。

可齊家大小姐也跟齊老爺子一樣,是個情種,就是鐵了心了:「跟他一天,我就高興一天,們要是攔著,我寡婦也不當,直接當個討債鬼!」

所謂討債鬼,就是孩子成人沒成家,得了父母養育,卻一天不肯回饋父母,完全沉沒成本。

這下齊老爺子不敢吱聲了——哪怕當個寡婦,也比死了強。

活著不就有希望嘛。

可齊老爺子能不惦記著女兒的終生幸福嘛!那姑爺,能不死,也別讓他死。

正在這個時候,就有人邀請他,上四相局。

他自然也動了心——是啊,真要是找到了四相局,破了局,那女婿家就不用承載那個二郎眼的詛咒了。

他跟著那幫人一起去了,可說到了這裡,他的臉色就變了——像是想起來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二姑娘急了:「倒是說啊,看見什麼了?」

齊老爺子說道:「真龍穴——不是一般人能進去的地方,那地方封著……」

他的眼神,有了忌憚。

「總之,我沒能打開玄武局,但是,在真龍穴附近找到了涅槃圈。」齊老爺子抓了抓自己梳的一絲不亂的紳士背頭:「沒魚蝦也好,能弄出帝流漿,也一樣能救女婿。」

可是,真龍穴在那個時候,好像出了什麼紕漏,他立刻就往外跑,終於是跑出來了,但是他回頭就看出來,剛才真龍穴的紕漏,是有人從裡面動了很要緊的東西。

他沒拿準動局的是誰,他為了獲取涅槃圈,跟那批人走散了。

於是他帶著涅槃圈就往回走,正遇上那幫人。

齊老爺子是何等的流氓,東西到了手裡,死也不撒——哪怕打不過,以死相拼也是做得到的,流氓有流氓的氣節。

那幫人卻竟然沒強求,說齊老爺子要涅槃圈,可以跟他們談個買賣。

租借買賣。

到時候,讓齊老爺子,為他們做兩年的事兒。

齊老爺子素來拿承諾當唾沫,吐的毫不心疼,當時就答應了——二十年,那二十年之後再說唄,還早著呢。

齊老爺子拿回涅槃圈,才得到了一個糟糕的消息——女婿已經死了,這玩意兒沒來得及救他。

還有一個更糟糕的消息——女兒又生了個兒子。

他氣的好險把地板跺個窟窿。不過那地磚的材料少,沒捨得,於是他盯著涅槃圈發怔。

帝流漿還是得做。

不過,這些年一直沒進展——他就擔心那些使者來搶涅槃圈,提前把這玩意兒的功效誇大,引的人人心癢,就為了討債的來了之後,有人能幫他頂雷,到時候推說圈子丟了,就是無頭公案——圈子丟了,那就沒滿時間,沒滿時間,我幹啥給租金?

誰知道,千算萬算,沒想到一語成讖,真的丟了。

程星河半晌沒吭聲,半晌才說道:「我可謝謝了。」

而這個時候,底下更亂了,有人已經開始明哲保身了:「我只是來參加喪禮的,跟那什麼圈子沒關係——們找們的,我們先走了。」

齊老爺子伸脖子一看,罵道:「楊三蓮?我就知道這老小子第一個打退堂鼓——一輩子沒成事,就在這上頭呢。」

其餘的一看有人先開了口,也跟著響應:「對,我們也走,們慢慢算賬!」

「那不行。」

笑臉人卻並不是吃素的:「交不出涅槃圈,誰也別想走。」

話音未落,有個人頭破血流的從外頭爬進來了:「大伯……」

那人是楊三蓮的侄子:「我,我想溜出去,可這地方,有陣……」

這種人下的陣,當然難破了。

程星河盯著齊老爺子:「造的孽。」

「是他們殺人,管我屁事。」齊老爺子理直氣壯:「再說了,一開始我就傳了話,除了親的近的,誰也別來,上了金鑾殿,我也有理。」

之前被狗字輩的盤查,合著還是因為齊老爺子的好心——是啊,不這樣,被困進來的更多。

所有人都死死盯著他們——能上這裡來的,都是老資格,誰受過這種氣,可對方是屠神使者的手下,什麼本事大家都看見了,誰也不想去當出頭鳥,跟他們撕破臉。

不過,涅槃圈確實沒在他們手裡,讓他們說他們也說不出來,這笑臉人一邊笑著,一邊把屍王丹舉起來了。

這一下,剛才對著啞巴蘭跪下的那些行屍,霍然全站起來了。

「拿不出來。」他笑眯眯的說道:「這些東西替我搜。」

我火一下就起來了,把他們圍在這裡不讓出去,又放行屍,是拿他們當羊宰嗎?

也他媽的太欺負人了。

這些人是有膽小的,可見慣風浪的也不少,有不少忿然作色,已經準備反擊了。

「們太欺負人了!」

可這個時候,啞巴蘭的聲音卻響了起來。

笑臉人回過頭看著他。

啞巴蘭梗著脖子:「那東西是我的,還給我。」

笑臉人當時就要笑,可啞巴蘭矯捷的撲過去,好似一隻獵豹。

卧槽,不是對手!

果然,笑臉人一抬手,啞巴蘭纖細的身體一繞,倏然就摔在了地上,一聲悶響。

笑臉人根本沒拿啞巴蘭放在心上,可一低頭,啞巴蘭的手還是死死抓著他的腿:「我的,還給我!」

蘭家人已經上去了,西派也一樣——都知道,啞巴蘭是我的人,其他好些人早就忍不住了:「比起讓人當羊宰,還不如拼了!」

一時間群情激奮,可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倏然響了起來:「們別打了——何必傷了和氣呢,我知道,涅槃圈在什麼地方。」

我一愣,就看見一個人走了出來。

是齊家那個能說會道的小輩,齊金麟。

笑臉人看著他:「說。」

他大聲說道:「被一個叫李北斗的拿走了。」

哦,是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麻衣相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麻衣相師目錄 麻衣相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都1319章

9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