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章 百里一草

第1186章 百里一草

江辰修長的手一翻,那股子銀光閃爍的東西,再一次對我卷了過來。

風聲獵獵,是啊,這個速度,要是在他第一次逼瀟湘下跪認主的時候,我只能被打一個頭破血流。

可江辰說的對——吃了那麼多苦,流了那麼多血,我已經不是那個眼睜睜,看著自己最重要的人受辱的李北鬥了。

七星龍泉準確的擋在了那個流光每一個可能落下的點上,龍鳴聲清冽。

江辰的嘴角,笑容越來越僵硬。

最後,七星龍泉撥開那個流光,誅邪手煞氣炸起,一把抓住了流光,死死往身前一拉。

江辰自然反抗,可熾熱的行氣散到了四肢百骸,他沒有我力氣大,身體失衡,腳底下微微不穩,我對著他就撲了過去。

在我到了他面前的一瞬,江辰的眼神也凝滯住了。

可這個時候,七星龍泉忽然停在了半空。

跟剛才砍不了小個子一樣。

江辰身邊,倏然出現了一道子金色的氣。

那是正神才有的神氣。

我隱隱就覺出,江辰背後,站著一個人。

這一道光,就是那個人製造出來的。

我只能看到一個輪廓,但是,身材顯然跟之前那兩兄弟不同。

周圍全是倒抽冷氣的聲音:「這不是人……」

程星河已經整個僵住,他的二郎眼,自然比我看的具體,接著就扯著嗓子喊道:「七星,別綳著了,跑啊!」

「哪怕是神,也不是一般的神靈……」

比那兩兄弟厲害的多!

這就是,使者?

什麼來路,坑害我的正主嗎?

跟水百羽一樣,鬼鬼祟祟的站在江辰後面,不敢露頭,怕我見到你的真容還是怎麼著?

我暗暗咬住了牙。

為什麼——每一次,江辰總能化險為夷,總有那麼多厲害的存在,把他輔助到底,不是說天道輪迴嗎?他做的事情,哪一件不是心狠手辣,罪大惡極?

對了,他有錢。

他用錢積攢的功德,比我拿命換,容易多了。

我忽然想起來了一句話——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鋪路地里埋。

難不成,事事如意,心想事成,總不能,他真是所謂的真龍?

那個金色的行氣越來越強,我拼盡了全部的力氣,也只能保持住七星龍泉不脫手。

這種阻力,是前所未有的大,再往下砍,就更不可能了。

我聽到,那個江辰背後的人,微微一聲嘆息。

江辰盯著我,則微笑了起來:「李北斗,假的,真不了——你不是真龍。」

不甘心——我死死攥住了七星龍泉,不甘心!

我想把這一道光,劈破!

我要江辰,付出應該有的代價!

可是,那道神氣,還在持續的變強,不光七星龍泉,我聽到腳下泥土爆裂的聲音,自己,都快被掀翻了。

江辰已經有些意興闌珊,看向了周圍的豢龍氏:「現在,你們知道,能護住萬龍陣的是誰了嗎?」

豢龍氏你看我,我看你,都不出聲,但是,董乘雷站起來,大聲說道:「我們信得過他!」

董乘雷這一帶頭,所有的豢龍氏,齊聲就喊道:「信得過他!」

整齊的,像是滾過天際的一道雷鳴。

我忽然一陣感動。

江辰拳頭一緊,臉上的肌肉也繃緊了,回頭看著我,冷冷的就說道:「好,那就讓他們看看,你的路,到頭了。」

話音未落,我只覺得站也站不住,似乎自己的任何能力,在這個神氣下,都杯水車薪。

程星河是嗓子都劈了:「七星,你聽不懂人話嗎?你打不過的,跑啊!」

我不!

那江辰背後的身影,又嘆了一口氣。

手上,漸漸拿不住七星龍泉了……

我是應該放棄,可是——絕不!

我一定要把這個神氣劈破!

江辰滿意一笑,修長的手往下一落,像是示意身後的人可以動手了。

果然,神氣越來越強……

可就在七星龍泉脫手的最後一瞬,身後響起了一句話。

「照著水神娘娘的託付——我們兄弟倆,助您一臂之力。」

乍一聽,跟江辰背後的兄弟很相似,但是——江辰背後的那對兄弟,聲音大大咧咧,總譏誚的不把一切放在眼裡,可我身後的,溫文爾雅,忍辱負重。

是預知夢裡,躲在我身後那兩個人!

這地方是陷阱,也是這兩個人告訴我的!

話音剛落,我忽然就覺得,一股子神氣,猛地從我身上炸了起來。

七星龍泉的鋒芒,染上了一層濃金——比江辰那個淺金神氣,濃上一倍!

江辰頓時一愣,可七星龍泉行氣爆發,摧枯拉朽,對著他身上籠罩的神氣就削了下去。

他身後那個人影,顯然也僵了一下:「不可能……」

這個聲音,我忽然覺得莫名熟悉——我是不是,聽過?

「當」的一聲巨響——那一層護著江辰的神氣,猛然被我劈開,七星龍泉的鋒芒,對著江辰就炸過去了。

神氣跟玻璃球一樣,整個炸開,碎裂,消失,那個人影身體一曲,向後一撞,像是也受了重傷,而江辰宛如一個斷了線的風箏,猛然飛出去了老遠。

接著,重重的撞到了一棵大樹上。

不止一棵——雪松,千歲檀,九里紫雲。

全部灌木雜草,統統被掀翻,地上被他撞出了深深的土道。

他的黑龍鱗是硬。

周圍的豢龍氏,全愣住了——這一次,他們連「不可能」也沒說出來。

半晌,還是董乘雷第一次扯開嗓子:「好了!」

我追著江辰就撲了過去。

這是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彷彿很久很久之前,我就曾經在重重阻隔之下,單槍匹馬,殺出重圍。

什麼都擋不住我——再也沒有東西能擋住我。

七星龍泉追過去,江辰本能的爆出了一身的黑龍鱗。

「錚」的一聲,七星龍泉削在了黑龍鱗上,把我的手心重重一震。

果然硬。

江辰重重的喘息,翻身想擋,可七星龍泉歸鞘,我一把拉開了他的胳膊,一拳砸到了他的臉上。

黑色龍鱗自然跟著我的力道炸起,可拳頭上的金色龍鱗,也同時爆了出來。

一金一黑,重重相撞。

「當!」

龍鱗紛繁的炸到了半空,一片金鱗片飈到眼前,完整飛起。

幾十片黑龍鱗,緊隨其後,四分五裂!

江辰模樣俊美的臉幾乎發歪,盯著這一切,眼神一凝,接著就是一散:「你……」

他嘴邊淌了血,頭髮凌亂。

認識了這麼久,就屬這一次,他最狼狽。

我居高臨下的盯著他:「你說——誰是真的?」

江辰一咬牙,掙扎著還要起來,程星河已經追了上來,大罵道:「江真龍,他媽的你也有今天該!」

說著,「he,tui」兩聲,就想一口唾沫噴江辰臉上。

可這個時候,天上一陣雷鳴滾過,程星河那口唾沫到了嘴邊,又咽了下去——他畢竟惜命,這江辰什麼身份還沒法確定,他怕天打雷劈。

我這才想去來,從剛才開著,這天氣就開始烏雲密布了。

而江辰盯著天空,忽然笑了。

笑的如釋重負。

奇怪,他怎麼還笑的出來?

江辰和小個子,這趟來,肯定是有原因的。

什麼原因?

難不成——我腦子裡嗡的一聲,一把抓住了他,厲聲問道:「伯祖到底在什麼地方?」

程星河被我嚇住了,立馬說道:「七星,你別激動,他已經是你手裡的人了——掐死了,就問不出來了。」

我怎麼可能不著急?

他趕過來——怕就是知道,這地方是唯一能救瀟湘的地方,我已經帶著瀟湘來了。

他親自趕到,就是趕來阻止這件事兒的。

剛才那一切,也不過,是他拖延時間!

果然,董乘雷也跌跌撞撞的追了過來:「那是潛龍雷,今年的鎮龍日——提前了!得快點找到伯祖!不然,萬龍陣就……」

江辰挑起了眉頭,微微一笑:「怕是來不及了——沒有黑白髓,你們找到伯祖也沒用。」

萬龍陣破了,對他又有什麼好處?

難不成,他自詡真龍,順便還想放出萬龍陣里的惡龍——為自己所用?

這個死王八蛋!

可這個時候,我忽然發現,他的白襯衫上,沾著了一個乾涸的粉紫色污漬,像是一個手指印。

那手指印粗大畸形,中間又個戒指的形狀。

伯祖的手就是這樣的!

是松蘿草的顏色?

松蘿草又叫百里一——方圓百里,只長一棵。

江辰這麼愛整潔,這個污漬肯定是不久之前粘上的。

是在關押伯祖的地方粘上的?是伯祖給我們報的信!

找到松蘿草,就能找到伯祖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麻衣相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麻衣相師目錄 麻衣相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86章 百里一草

9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