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地獄爬出的惡鬼

第1章 地獄爬出的惡鬼

痛!

額頭上像是被重物敲擊過,黏膩的血液順著額頭往下流,渾身像是散架了一樣。

「我沒死?」額頭劇烈的疼痛,還有刺鼻的血腥味,提醒她還活著,羨玉微微發怔。

她被安敏餵了毒藥,從城樓上跳下殉國身亡,怎麼可能還活著?

「到底是怎麼回事?」羨玉用力的回想,頭痛欲裂,但是記憶卻是一片空白,只能放棄。

她是躺在地上的,撐著身子便想起來,忽然聽見一聲嗤笑,刺耳的聲調道:「你倒是命大。」

緊接著手背被人狠狠的用腳碾了一下,吃痛的驚呼了一聲,復又倒了下去。

那是一雙翠綠色的繡鞋,上面又大紅色的絲線綉著大朵的牡丹花,鞋子是上好的絲綢面料,但是那牡丹花的綉工,簡直是……不忍直視。搭配著的,同是大紅色的羅裙。

羨玉眼光一向挑剔,就算在這種處境不明的情況下,還在挑剔對方的裝扮太……辣眼睛了。

再向上看過去,看清楚那穿著綠鞋紅裙的女子的臉的時候,驚呼出聲道;「鬼……鬼啊……」

偏黑的皮膚抹了厚重的胭脂水粉,眉毛粗短,眼睛細小,看起來十分滑稽,偏生還不自知,戴了一朵大紅色的紅花故作妖嬈之態。

「小賤蹄子!」

那人本是想進來看她還有沒有氣的,沒想到她竟然活著,還詆毀她引以為傲的容貌,她氣的直發抖!

罵罵咧咧的,拿起丟在旁邊的鞭子抽向躺在地上的羨玉,一面打一面還道:「讓你壞我的好事,蘇瑾瑜不在,我打死你也沒人知道。」

眼見她目露凶光,羨玉自然不會躺在那任憑她抽打,在地上滾了幾圈連連避讓。

現在羨玉已經確定,她不在昭國王城了,而是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她被餵了毒藥從城樓上跳下來肯定是屍骨無存,活下來的,是別人。

說不定這身子原來的主人就是被這個這人打死的!

那夜叉見羨玉竟然還敢躲,更加氣急敗壞,那鞭子的來勢洶洶,羨玉躲讓不及挨了幾下,身上火辣辣的疼。

這個身子太虛弱,絲毫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羨玉躲得十分窩火。

她一面打,一面還罵罵咧咧:「蘇玉徽,我打你你竟然還敢躲!被蘇家趕出來的傻子,還真當自己是什麼千金小姐啊!」

「我呸!妹妹是傻子,哥哥是瘸子,還真當自己多麼金貴。如果不是看他那張臉生的好,我還不願意跟他呢,他還不願意!也不看看,這莊子里是誰做主。我要你們兄妹生就生,要你們死便死!」

「不說莊子,就是在蘇家后宅,那些下人們見了我春杏還不得恭恭敬敬叫我一聲姑姑,你們算什麼東西!」

越說越窩火,鞭子抽打在羨玉身上更不留情,倒是從咒罵中羨玉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這個身子的主人叫做蘇玉徽,看起來這般狼狽,卻實實在在的是個千金小姐,但是天生痴傻,被趕了出來,和瘸了腿的兄長在莊子里生活。

長的夜叉女子叫做春杏,名為莊子里的丫鬟,實際是操控這莊子里的主人。

她看上了蘇玉徽兄長蘇瑾瑜,想要強迫他跟他成好事,卻被蘇玉徽撞見破壞了。

蘇瑾瑜近些時日為了討生計外出,不在汴梁。

蘇玉徽就被她找到機會將蘇玉徽關在了柴房中毒打了一頓出氣,卻沒想到這次下手太重,蘇玉徽的頭磕到了桌子角上,死了。

羨玉雖然憑藉著本能閃躲,但是身上著實挨了不少鞭子,春杏也打累了,將鞭子丟到一邊看著滾了一身泥和血的蘇玉徽。

跟只狗一樣,只剩下喘氣的份,用腳尖踢了踢她,臉上閃過了一絲獰笑:「你沒死也好,蘇瑾瑜一向護著你。不然當年也不會放著好好的公子不當跟你來這莊子。他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你還在我手裡捏著,看他還敢不從我!」

想到她那夜叉一般的模樣,羨玉胃裡面一陣翻湧,更加同情那個被她看上的蘇瑾瑜了。

憑著毅力強撐著身子顫顫巍巍的起來,眼中冷笑一聲道:「你敢!」

這具身子羨玉沒有一絲記憶,但是從春杏話裡面,這蘇瑾瑜對蘇玉徽是極好的,她怎麼可能讓春杏糟蹋了蘇瑾瑜!

滿身血污的少女,一雙眼再不像是之前那般的木訥無神。

冷的滲人,像是從地獄里來爬出來的惡鬼一樣。

囂張的春杏,不由得向後退了兩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吾妃甚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山為聘:吾妃甚毒 江山為聘:吾妃甚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地獄爬出的惡鬼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