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2章 煙消雲散

第1002章 煙消雲散

蘇玉徽與趙肅沒有多說什麼,沿著白玉石階向那盡頭而去。

卻見歷經千百年的歲月,石階完好如初,絲毫沒有受到暗河中的水侵襲。

那道門看起來離的很近,但是蘇玉徽和趙肅二人踏上石階之後,卻走了很久,那裡依舊離的很遠。

曲折而又漫長的白玉石階,像是連接了無盡的歲月,人世間的歲月更迭,千百年的悲歡離合。

「淅淅瀝瀝」水流流動的聲音,遮蓋了一些腳步聲,蘇玉徽想要回頭,卻被趙肅攔住了:「這裡有些不尋常,不要回頭多生事端。」

蘇玉徽倒是十分乖巧的「嗯」了一聲應了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那在水面的白玉石階終於到了盡頭,但是出現在前方的卻是一個詭異的畫面!

衡越在石階盡頭的,是一副水晶棺,水晶棺中靜靜的躺著一個人……

「不要看……」走在前面的趙肅想要攔住蘇玉徽,但卻沒來得及,蘇玉徽已經看到了水晶棺中那個女子的模樣。

千百年的歲月,躺在水晶棺中,容顏不老的女子仿若是在沉睡著,等待著某一日有人能夠喚醒她。

這並非是讓趙肅都失態的原因,而是因為在那螢火之下,躺在水晶棺中的青衣女子,面容竟與蘇玉徽一模一樣!

「我到底是誰?」

她到底是藍青鸞還是蘇玉徽?難道這真的就是宿命所註定的嗎,千百年的歲月,襲承著相同的血脈,一樣的容顏,以及……相似的命運?

這一刻,自從進入地宮以來,蘇玉徽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惶恐,若是前方有鏡子,蘇玉徽可以可以看到此時她的臉色究竟有多麼的駭人。

「不要怕。」趙肅清冷卻又沉穩的聲音道,似是能夠安撫她所有的惶恐不安,「我們只是屬於我們自己。無論是藍青鸞也好軒轅辛也罷早就已經過去了千百年,等今天過去了,這裡的一切都和我們沒有關係。」

他的神情依舊是那樣的堅毅與篤定,並沒有因為關於軒轅辛的記憶而受到影響。趙肅的鎮定感染到了蘇玉徽,她定了定神,道:「你說的對,等今天過去,一切就結束了。我們的未來只屬於我們自己,不會再受到任何人左右!」

這……也是她包括他們,雖然知道會付出極大的代價,但是依舊義無反顧的進入這座地宮的原因。

每個人的生來應當是自由的,無論是做什麼、選擇什麼樣的人生,都不應該受到任何的羈絆與約束。

趙肅聽到蘇玉徽如此說的時候,眼神微閃,眉宇之間的凝重之色並沒有放鬆。帶著蘇玉徽看不明白的沉重之意,低聲道:「但願……如此吧。」

當進入這裡之後,那一種詭譎的寒意越來越重,蘇玉徽沒有感覺,但是他乃是久經沙場,對於這種煞氣十分敏感。果真是如同澹月所猜測的那般,六合之門後面,鎮壓著的是那不祥之物么!

那聲音極低,低到縱然是近在咫尺的蘇玉徽都沒有聽清楚。

「咦」蘇玉徽不知想到什麼,眼中忽而閃過了一絲疑惑道:「當日……藍青鸞不是殉鼎而亡么,這又是怎麼回事?」

「這是一座衣冠冢。」趙肅淡淡的說道,「裡面的人,是用木偶雕刻而成的。」

一面說著,一面掀開了水晶棺蓋!

蘇玉徽不妨趙肅說動手就動手,還來不及反應,卻見趙肅已經將女子掛在腰間的玉佩拿了下來。

此時,腦海中似是又響起了那個輕柔的女聲……

「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

「這是星血!」

當星血離開水晶棺中的木偶人身上的時候,那栩栩如生的木偶人,竟然在頃刻之間碾碎成了粉末。

千百年的時光,誰的執念依舊不曾放下。算盡一生,終算不過歲月荏苒之後,終不過是一柸塵土而已。

憑空出現的水晶棺與棺中的女子,像是在這暗河流螢中的一場夢,蘇玉徽不禁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但是看到手中的星血的時候,蘇玉徽知道……這並非是夢!

當水晶棺中的雕刻的木偶人消逝之後,原本籠罩在暗河四周的薄霧也漸漸的消散,視線也變得更加清晰。

而原本那遙不可及的青銅門,距離他們也不過只有數百步的距離。近在眼前,但是籠罩在那門上的濃霧卻越來越濃,像是暗河中的雲霧都凝聚在了那裡。

濃霧籠罩在前方的青銅門周圍,黑漆漆的一片,幾乎連輪廓都看不清了,隱隱帶來一種不祥的預兆……

難道,這就是師兄所說的時間不多的原因嗎?

而此時,蘇玉徽沒有任何的感覺,但是趙肅感覺到煞氣越來越重,像是源自於上古的戰場……就連龍吟劍,對於鮮血的渴望被喚醒,發出「錚錚」震動作響。

「不能再靠近了。」趙肅那一雙眼眸變得幽深,墨色的眼眸中竟有血絲在暗涌著。

他阻止了想要繼續上前的蘇玉徽道。

蘇玉徽雖然感覺沒有趙肅那般靈敏,但卻也隱隱感覺到了不對勁,便道:「也好,你在這裡等我。」

說著對趙肅一伸手,趙肅卻沒動,蘇玉徽不由催促道:「你愣著做什麼,快將連城璧給我啊。」

趙肅交給她的卻是星血月魂。

「趙肅,你把這個給我做什麼。快將連城璧拿過來,我打開六合之門,你再用星血月魂毀了它。」

趙肅眼眸微斂,掩去了眼底的複雜之意,揉著蘇玉徽的發頂淡淡的說道:「我去開門,你留在這裡等我。」

「趙肅你不要胡來!」蘇玉徽卻沒有被趙肅的溫柔攻勢淪陷,道:「師傅說過,只有我才能用連城璧打開六合之門,你還是在這裡等我吧。」

「與六合之門有關的人,都能打開。」趙肅笑著道,「你身上流淌著的是藍青鸞的血脈,而我背負的是軒轅辛的宿命,我們兩個無論是誰打開六合之門都一樣的。」

雖然趙肅的語氣十分平淡,但是蘇玉徽不知為何,隱隱有一種不安的感覺,道:「既然是一樣的,那就由我來打開,你在這裡等我。」

「你和師傅是不是又什麼瞞著我!」蘇玉徽是何等機敏之人,很快察覺到了不對勁,「是不是打開六合之門十分危險,所以你一定要替我前去!」

趙肅沉默了許久。

他不想讓蘇玉徽擔心,卻也不想欺騙蘇玉徽。

許久許久之後,他長長一嘆,道:「阿玉,為了連城璧你已經付出夠多了,接下來的就交給我。」

蘇玉徽自是不同意,擰著眉,死死的拽著趙肅衣袖不放。

看著蘇玉徽的動作,趙肅不由失笑道:「你神情何必這麼凝重,雖然打開六合之門的過程是有點危險,但是不至於你想的那般糟糕。我功夫比你好,替你打開,也只是為了多一分勝算。」

趙肅行事素來專斷,平日里行事從不做多餘的解釋,只有蘇玉徽,能讓他如此耐心的哄著了。

但是,趙肅的這一番說辭,依舊不足以說服蘇玉徽。

趙肅無奈道:「你就算是不相信我,總該相信你的師傅,他總不會害你的。」

聞言,蘇玉徽拽著趙肅衣角的手鬆了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吾妃甚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山為聘:吾妃甚毒 江山為聘:吾妃甚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02章 煙消雲散

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