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6章 在蜂巢心上扎刀

第1586章 在蜂巢心上扎刀

有些事兒就是不能細琢磨,越琢磨越難不多想,本來一個月能跟榮一京見三四次面,丁叮覺得沒什麼,榮一京很忙,她也很忙,有時候榮一京給她發消息,她在上課,有時候他給她打電話,她在解剖室,反過來也一樣,久而久之,榮一京默背了她的課表,她也習慣了不打擾,兩人都心照不宣的維持著同一個節奏。

有時候劉雨婷會大咧咧的說:「你跟你男朋友總不見面,明明同地搞得跟異地似的,這樣下去也不是個長久之計吧?」

丁叮會慰人慰己:「他是該工作的年紀,我是該學習的年紀,不務正業肯定要出事兒。」

類似的話,閔姜西跟她說過,榮一京也說過,丁叮覺得他們的話肯定沒有錯,所以牢記於心,身體力行。

但架不住固定循環的軌道上,時不時就會有外來干擾,像是身邊每天都能見面的周琪和李明科,他們從初中就是同學,高中同班,如今又如願以償的考入同一所大學,幾人私下聊天,周琪說:「我倆準備畢業之後一起面試深大附屬醫院,都能進當然最好,就算進不去也沒關係,深城這麼多大小醫院,公立私立,只要薪金待遇穩定就行,努力工作五年,手上有點積蓄就結婚……」

聊到結婚這個話題,丁叮是不敢接茬的,榮一京說過他不會結婚,劉雨婷那時還沒跟高文鵬分手,信誓旦旦的說:「我倆無所謂,我還總嚇唬他,敢不敢隨時去領證?他說隨時,誰不去誰孫子。」

她們都是超過四年以上的戀愛,如今信誓旦旦的人已經大路朝天各走半邊,丁叮晚上睡不著,無數次在想,她跟榮一京的未來在哪兒,別說結婚,四年都是很漫長的時間。

飯店包間,一幫人圍桌而坐,明天周六不上課,牆角地上擺著兩箱啤酒,每個人手邊也都有幾罐啤酒,劉雨婷舉杯說:「今天我們這桌含金量太高了,價值四十萬起步。」

大家跟著笑,在劉雨婷的帶領下一起碰杯慶祝,丁叮的喉嚨吃完喉糖再喝酒,剛開始冰冰涼涼的疼,但喝了兩罐之後,奇異的麻痹了,就是不能吃菜,所以她基本沒動筷,啤酒摻飲料。

劉雨婷今晚的心情肯定不會好,雖然她未曾表現,但看她喝酒不要命的架勢,丁叮和周琪都知道,她還是被高文鵬給傷著了。

啤酒喝到喝不下,劉雨婷要了幾個小瓶白酒,桌上男生也都喝high了,來者不拒,不知哪兒的規矩,說是白酒一兩,啤酒一罐,啤白大家自選,丁叮也是灌了一肚子酒,實在喝不下,只好硬著頭皮改白的。

白酒入口,說甜不甜,說辣不辣,端的難喝,可能唯一的優點就是量少,一咬牙也就咽下去了,丁叮只不過沒想到,白酒後勁兒這麼大,她喝了能有二兩,手指頭就開始隱隱發麻,轉頭的動作也不能太快,不然頭暈目眩。

中途劉雨婷起身要去洗手間,丁叮也跟著站起來,兩人一道去,進了洗手間,劉雨婷撅在隔間里乾嘔,丁叮從旁拍著她的背:「讓你少喝點兒,等會兒回去別喝了。」

劉雨婷沒吐出來,嘔得眼眶發紅,閉著雙眼,眼淚無聲湧出,丁叮慢半拍才發現,趕忙勸道:「欸,老劉…別哭…」

劉雨婷哽咽出聲,丁叮不知如何是好,關鍵是無法裝作不知原因,只能小聲道:「你自己也說,那種人沒必要留戀,想他都是自己作踐,你這麼好,還愁找不到更好的?」

劉雨婷是真喝多了,背抵著隔間的牆板蹲在地上,邊哭邊道:「我知道自己犯賤,但我忍不住,我分不清是恨他還是恨自己,也不知道是還愛他還是不甘心……」

丁叮蹲在她對面,「當然是不甘心,就是塊兒破布,你能自己扔,也不能讓別人偷走啊,但你細想想,一塊兒破布而已,你拿回來也沒什麼用,再扔一次都髒了手,有人不嫌臟,你就當施捨她了。」

劉雨婷雙手捂著眼,壓抑著道:「我滿腦子都是以前他對我的好,他以前真不是這樣的,是不是我把他變成破布了?」

丁叮拉住劉雨婷的手腕,聲音雖小,卻堅定的道:「別亂說,更別這麼想,你脾氣不好也不是無緣無故找茬,他身上就一點兒錯都沒有嗎?你每次發脾氣還不是他惹出來的,你也在盡量控制脾氣,但你不喜歡他的那些,他也沒改啊,難道讓你無條件忍受才行?你們鬧分手的時候,你先低的頭,原本沒多大的事兒,他非鬧得天大一樣,像是過不去這道坎兒,臨走前還把黑鍋扣你一人頭上,老周說得對,他所謂的積怨已久,其實就是臨時起意,有了新歡,你求他他都不願意跟你湊合,清醒一點兒,你反省自己就夠了,別給這種人找借口。」

劉雨婷用力堵住呼之欲出的眼淚,咬牙忍下湧上的酸澀,半晌,她深呼吸,「跟他分開這段日子,我找過代替品,也偷偷躲進洗手間里哭,我甚至抽過自己巴掌,怎麼就這麼沒出息,離了他能死嗎?可能就是不甘心吧,都不是不甘心他以前對我有多好,而是我對他有多好,這些年我為他付出了多少,我一心想著跟他白頭偕老,每天都有無數個時刻,幻想我倆的將來,辦什麼樣的婚禮,生男孩兒還是女孩兒,起什麼名字……」

眼淚流下,劉雨婷情緒已經非常穩定,「但他都沒跟我打聲招呼,說走就走,哪怕他能拉著我到一個沒人的地方,好好跟我說,說他已經不愛我了,我可以接受分手,我能放他走,我就是不想……這麼多年感情,分開非得用這樣的方式,一點兒體面都不留。」

「老丁,你知道嗎?我最近想明白一件事兒,喜歡是會消失的,其實早在我倆開鬧之前,我就隱隱覺得不大對勁兒,他不想見我,一個人心裡要是有你,想盡辦法,天上下刀子,他都會來找你,如果他不來,別給他找任何借口,他只是不想見你而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佔有姜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佔有姜西 佔有姜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86章 在蜂巢心上扎刀

9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