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9章 只勝一子

第2449章 只勝一子

「無畏的掙扎是沒用的,並不能改變結果!」岡村寧次勝券在握,淡然笑道。

「是嗎?」徐文緩緩落下一子。

這一子看似沒有什麼用處,但是卻讓岡村寧次眉頭瞬間緊蹙。

他手中舉著一顆棋子,久久不能落下。

「怎麼樣?岡村先生!」

岡村寧次沒有理會徐文,只是專心的看著棋盤,徐文落的這一顆棋子是沒有任何道理的,但是對手是徐文,岡村寧次不能有任何的大意,沒有搞清楚徐文的意圖之前,他不敢輕易落子。

思考了約莫有五六分鐘,岡村寧次終於決定,不管徐文這一步棋有沒有道理,都得絕了他的後路,畢竟前面徐文的進攻路線,已經被逼到了死角,岡村寧次並不擔心。

徐文又快速落子,這一步棋和先前一樣,都是沒有道理。

岡村寧次再度的陷入思考當中,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一盤棋已經下了接近一個小時,徐文執黑棋,已經是孤軍深入。

岡村寧次再堵一手。

徐文在落下一顆沒有意義看似無用的棋,岡村寧次看了一眼徐文,徐文還是平靜的面色。

岡村寧次明明可以直接分住前路,徐文在沒有進攻的可能,只能繳械投降,但是他就是不敢放任徐文的這一步閑棋。

岡村寧次又封堵了一子。

可徐文又落下一步閑棋,這一次岡村寧次沉吟了許久,最終,他決定,不去管這一步閑棋,而是直接展開自己的進攻,把徐文逼到死角。

他落下一顆之後,徐文立刻落子,就落在剛才閑棋旁邊。

岡村寧次現在已經堵不住這兩手閑棋,逼得他只能在前面展開進攻。

徐文再落下一子,而就在這一瞬間,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先前幾步閑棋連同開始的死棋,因為這一刻落子,竟然連成一片,整個防線已經重新活了過來,而且岡村寧次進攻的一堆棋子,反被徐文吃掉大片。

岡村寧次一臉的震驚,頭上逐漸露出細密的汗珠。

「你要輸了,岡村先生!」徐文還是淡然的表情,自始至終都是如此。

岡村寧次冷哼一聲。

雖然說徐文扭轉了敗局,但是劣勢還是非常明顯的,岡村寧次重整旗鼓,開始猛烈的進攻。

但是徐文這會兒棋風大改,只是防守,且防守的針插不進,水潑不進。

偶爾看似徐文露出防守的漏洞,岡村寧次立刻進擊,結果往往就被徐文吃掉。

岡村寧次還是不服氣,前期他部署了大量的防守,現在進攻起來,還是有一定優勢的。

徐文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岡村寧次在進攻中一點點的衰弱,終於,他手裡的棋子久久不能放下。

是的,無論如何,都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雖然徐文就僅僅贏他一子,可是輸贏往往就是這樣,一子定乾坤。

「這一子,好比是你,徐先生!」

徐文挑了挑眉。

「不,我是下棋之人!」

岡村寧次微微嘆了一口氣:

「好吧,我輸了,徐先生棋藝高超,我甘拜下風!」

這句話在岡村寧次口裡說出來,真的不容易,可局勢如此,他已經無計可施。

想想最開始的優勢,卻被徐文幾招險棋所破,以至於最後一步錯,步步錯,大好的形勢,最終敗退。

擦了擦滿頭的大汗,整個人似乎佝僂了三分。

他們已經不是在單純的下棋,而是擴展到了整個關東戰局,這一番對弈,跟獨立縱隊和關東軍作戰如出一轍,關東軍佔據絕對的優勢,獨立縱隊數次被逼到了絕境,都是徐文兵行險著,化解了關東軍的威勢。

隨後一步步的開始壯大,到現在已經有足夠的防守能力,關東軍每進攻一次,實力都會被大量的消耗,到現在,正面戰場,關東軍已經不可能輕易的滅掉獨立縱隊了,當然,不是沒有機會,只是很難。

「徐文先生,我很佩服你的膽識,也很佩服你帶出來的這一支部隊!」

「還是那句話,邪不壓正!」徐文聲音很清淡,但是卻擲地有聲。

「但是今天,你無論如何難以離開了!」

「是的,如果岡村先生你不在乎生死的話,我可能今天就離不開了。」

岡村寧次雙目泛著精光:「為大日本帝國,為了東亞聖戰,我區區一條性命,何以足惜!」

徐文拍了拍手上的灰:「能在最後時刻,有大名鼎鼎岡村寧次為伴,我徐文倒是死得其所!」

岡村寧次的雙目一直死死的盯著徐文。

「投降吧,只要你效忠大日本帝國,效忠天皇,你還可以享受大好的年華,而且我還可以保證,你將來必當前途無量,甚至有一天,你會成為第一個中國籍日本陸軍大將!」岡村寧次目光柔和了下來,他真的欣賞眼前這個年輕人,即便就是因為他,才讓自己這麼狼狽不堪。

日本人的種族主義非常濃,岡村寧次這樣的級別,自然不會信口開河,可見,日本軍方對於徐文的重視。

「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杜老,這首詩可知出處?」

杜懷生剛才也是渾身大汗,緊張無比,甚至比徐文還要緊張數倍。

此時被徐文點到,只是一笑:「徐司令考我,此詩乃是明代于謙之『石灰吟』!」

岡村寧次是中國通,他當然也知道這首大名鼎鼎的詩。

「這算是徐文先生的回答?」岡村寧次眯著眼睛道。

徐文心裡莫名其妙有了怒火,此時面色開始嚴肅了起來。

「我徐文生平志向就是屠盡倭寇,還我河山,別說是你什麼狗屁陸軍大將,即便是讓我去做你們天皇,老子都不願意!」

岡村寧次終於是怒了,霍然站起來:

「八嘎!」

徐文還沒說話,身後的劉達先是火了。

怒道:「狗日的老雜毛,罵誰呢?」

岡村寧次的兩個親衛,此時也立刻再次掏槍,雙方再次開始對峙。

徐文笑道:「岡村寧次,我知道你也不願意死,畢竟你們的軍國主義蒙蔽的只是年輕人,到了你這種年紀,對於軍國主義,恐怕早已經看透,不如我們一起體面的走出去,如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抗日之鐵血軍魂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抗日之鐵血軍魂 抗日之鐵血軍魂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49章 只勝一子

9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