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7章 先後手之爭

第2447章 先後手之爭

無非是鬼子猜到自己來了新京,然後他們盤查了一上午,沒有發現任何的蛛絲馬跡。

岡村寧次急了,用自己當中誘餌,來釣自己。

現在這種情況,只有這一種解釋。

說完全的不擔心那是不可能的,徐文哪怕是再自負,在這種天羅地網之下,他也知道不可能逃出去,沒想到,僅僅一個照面,就陷入這樣的境地。

現在徐文不能有一絲的慌亂,因為任何的慌亂都會影響他的判斷,他必須要從紛亂的境地之下,找到一線生機。

「岡村寧次今天的陣仗不小呀!」杜懷生此時倒是有一絲驚訝!

「長官出門,不應該都是這個排場么?」徐文淡笑道。

杜懷生看了一眼徐文:「這倒是頭一朝!看來新京最近有點不太平呀,哈哈!」

這時候杜懷生的面色,已經恢復如常。

「小老百姓何曾有過太平,過一天算一天吧!」徐文苦笑道。

杜懷生這時候看著徐文。

「你可不是小老百姓!」

「哦?杜老覺得我是什麼人?」

「不好說!」

而就在這個時候,岡村寧次終於出現了。

老遠看見岡村寧次朝著這邊奏來,杜懷生就站了起來,但是徐文還是一直坐著,目光看著岡村寧次的方向。

這一次岡村寧次身邊只帶著兩個人,都比較強壯,或許是岡村寧次站在兩個壯漢中間,顯得比較矮小,也或許是他本來就長不高。

他戴著眼鏡,穿著和服,踩著木屐,身板挺的很直。

很快就走了過來。

「岡村將軍,還以為你不來了!」杜懷生笑著迎了上去。

「和杜先生有約在先,在下怎敢不來!」

旋即兩人哈哈大笑。

徐文在近處看著岡村寧次,各自確實不高,五十多歲,身材已經有些佝僂,只是強撐著挺直腰板兒,這是他身份的需要,如果明天下野,估計立刻就佝僂下去。

兩人平行的走了過來,看得出來,兩人是舊識,而且見面的次數應該很多。

「這位年輕的朋友是?」

「哦,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大名鼎鼎的關東軍總司令岡村寧次閣下,這位小友是我的棋友徐青山,棋藝高超,我也不是對手,而且和崗村將軍你的棋風神似,我特地邀請過來,我們互相切磋!」

杜懷生介紹岡村寧次和徐文的時候,徐文和岡村寧次,這一對宿敵,在這一刻眼神開始交錯。

岡村寧次眼神在看到徐文的一剎那間,變得異常犀利。

像是要將徐文看透,而徐文神情平靜,只是淡然的看著岡村寧次,雙方的交鋒從這一刻,已經開始。

「徐?徐青山?小友不會是錦州人士吧?」岡村寧次才是真正的中國通,對於中國歷史文化,包括各地習俗方言,都非常了解,中國話說的非常地道,帶著一些上海口音。

聽到錦州人士,徐文心中知道,岡村寧次已經對自己起疑了。

這老鬼子的眼力還是有的。

徐文微微一笑:「原來是岡村司令,久仰,在下是晉西北人士,還未曾去過錦州!」

「哦?那有時間可要去一次,錦州可是不錯的地方!」岡村寧次皮笑肉不笑的道。

「在下雖初來乍到,也聽聞錦州匪患猖獗,這個地方,在下可不敢去!」徐文呵呵笑道。

「哦?徐先生是剛到新京?」

「是啊,而且還在路上遭遇到了一刀峽土匪,險些丟了性命!在報紙上看到岡村先生已經派兵圍剿一刀峽土匪,真是善舉啊!」

「都是分內的事情!」

這時候杜懷生道:「還是先來下棋吧!」

「甚好!」岡村寧次坐了下來。

「我與岡村兄是下成平手,和徐小友也是一勝一負,其實都是最好的結果,若不然,你們二位來下一盤?」

岡村寧次看了一眼杜懷生,目光再移向徐文。

「竟然這麼巧?徐先生,要不我們來切磋一二!」

徐文點了點頭:「恭敬不如從命!」

杜懷生是看在眼裡的,之前的時候,徐文和他說話,表現的比較謙虛隨和,但是和岡村寧次就有點爭鋒相對的感覺了。

岡村寧次是什麼人,關東軍最高司令長官,整個東北的土皇帝。

這個徐青山是什麼人,杜懷生覺得自己的猜測,應該越來越接近了。

徐文在見到岡村寧次之後,心裡就有了主意,不錯,眼前的岡村寧次就是生門所在。

棋經有曰:寧失一子,不失一先。

圍棋先後手是非常重要的。

杜懷生道:「哈哈,如此甚好,來吧,先猜子定先手!」

徐文擺了擺手。

「岡村先生來者是客,當然是先手!」

這句話挑釁的味道,已經非常濃烈了,杜懷生罕見的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岡村寧次面色溫怒,旋即臉色平淡了下來:「棋道乃我大日本帝國之國術,按我大日本帝國自古以來定下的規矩,是黑先白后,徐先生執黑棋,理應先手!」

「呵呵,堯造圍棋,已教子丹朱,若白:舜之子商均愚,故作圍棋以教之!博弈之術,由盛唐時期東渡,方才傳入扶桑,日本不過拾我天朝牙慧,黑白本就無為,何來先後之說,岡村先生請吧!」徐文半分不讓,杜懷生開始有些心驚了。

本來以為這個徐青山的身份很高,現在看來,自己還是小瞧這個年輕人了。

這一次岡村寧次怒了,即便是他的上級,也不敢這麼對他說話。

杜懷生連忙上前打圓場。

「對弈乃取樂,岡村兄先手也是無妨!」

岡村寧次強壓下去怒火,微微一笑:「好,那我先手!」

隨後開始落子。

岡村寧次當然不會因為杜懷生的幾句話就妥協,而是徐文的眼神,還有徐文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

此刻的杜懷生或許還沒有猜出徐文的真實身份,但是岡村寧次已經瞭然了。

這種情況之下,最被動的就是他。

徐文現在被稱為東北第一刺客,現在就在眼前,兩人距離不過一兩米,要是徐文暴起,他沒有還手之力,這一點,岡村寧次有自知之明。

當然,他也篤定徐文不會輕易出手,旁邊都是自己的人,對方要是出手,恐怕就是千刀萬剮的下場,關東軍沒有他岡村寧次是可以的,但是獨立縱隊沒有徐文,那還是獨立縱隊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抗日之鐵血軍魂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抗日之鐵血軍魂 抗日之鐵血軍魂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47章 先後手之爭

9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