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余久洋的桃花運

第二十二章 余久洋的桃花運

余久洋快快樂樂地做完好人好事後的第三天下午,奇特的後遺症就按照焦小魚預計的那樣出現了。

這天上午十點鐘左右,一陣悅耳的鈴聲響過後,冰箱車間的員工們三三兩兩的從休息室里走出來,重新回到各自的生產崗位上去,而余久洋並沒有享受到這短暫的休息時間,因為有好幾隻模具需要重新調試一下,這個時候他才體味出焦小魚的真摯忠告---機修工的架子大著呢,自己會修才是硬道理。

那個他好心停車救下的女孩意外的找上門來了,雖然那天余久洋並沒有留下姓名,但受了傷的女孩清楚的記住了他的車牌號,還有放在車頭上的那張寫有單位名稱的車輛通行證。她根據這些線索一路東打聽西問訊,最後尋到了冰箱車間里。

衣著時髦的女孩走進車間時,帥哥余主任正趴在流水線的最高處認真的調模具呢,他對於工作倒是幹得很認真,甚至比旁邊那幾位弔兒郎當的機修工還要認真,連那張白皙的臉上也添上了幾筆褐色的油污。

這個女孩也的確正如焦小魚假想的那樣,又年輕又漂亮,身材高挑苗條,足足有一米六八左右,那年齡不過才二十齣頭,還有一點是焦小魚沒有算到的,那還是個膽大前衛相當有心計的女孩,一旦認準的事情任誰也別想攔住她。

受到余久洋救助的那個女孩名叫周朵,芳齡二十有三,上個月剛換了一份新的工作,在市中心的新天地影城裡做檢票員,今天她可是特意和同伴換了個晚班,誠心誠意地登門表示謝意來了。

「帥哥,嘿,往下看,我在這兒呢!」

周朵快步走到了巨大的行車下,細膩的雙手合攏成一個喇叭,然後語調輕快地朝對上方大聲的喊叫了起來。

蹲在高處的余久洋依稀聽到底下有個女子喊他的聲音,不由低頭往下一看,見是個年輕時髦的女孩子仰著頭在和自己打招呼,那女孩一見他往下看,又拚命的朝他揮起手來,他的心裡不免起了好奇,誰啊這是?

待余久洋修好模具從高處爬下來以後,再朝著這個一臉含笑的女孩多瞅了兩眼以後,這才認出她就是自己前幾天救下的那個女孩。

一看見這個活潑開朗的女孩竟然尋到廠里來了,而且一副時髦樣和活潑勁引起了旁邊人的好奇,他們全都停下手裡的活,聚在一旁遠遠的朝著他們倆指指點點議論著,這讓余久洋不免有點面紅耳赤的心慌。

他的手裡還在忙著通一根十幾米長的油管,嘴裡也在不停對女孩客套著,「你不用特地來感謝的,我只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

「我當然得謝謝你了,在你之前有好多輛車駛過我身邊。沒一個人肯下車來幫助我,只有你不但下車救了我,還幫我把車扛到了五樓上去。」

周朵的一番真心話雖然讓余久洋感到由衷的開心和得意,可同時他的心裡也在泛起一陣陣的心慌---

老天爺,現在這場景有點玄乎,千萬別讓我的老婆大人趕巧給碰上了,這陣子小魚她總是和我不咸不淡的,我可別再沒事找事惹她大發雌威了。

「喲,原來你還是個不大不小的幹部啊,真沒看出來,那這裡所有的人都歸你管嗎?這車間看起來足有兩三百人呢。」

周朵帶著點意料之外的驚訝口氣問他,其實視力很好的她早看清楚了別在余久洋胸前的員工卡,那上面寫得清清楚楚,余久洋,冰箱車間副主任。

偏那余久洋這會兒又好像缺了根筋似的,連續盯著那女孩問了好幾遍你是怎麼曉得的,他壓根就沒有想到自己身上就別了一張出賣他重要信息的小卡片。

二十多歲的周朵雖然年紀不很大,但在複雜的社會上已經闖蕩多時了,早已經是閱人無數,今天借著感謝的機會跑過來一看,這個超級帥哥竟然是個大企業的中等幹部,還管著這麼大個車間的幾百號的工人,那神氣勁兒就別提了。

余久洋見流水線上的工人一直在偷偷的瞅著他們倆,生怕因此影響了他們的工作,便和旁邊的值班長低聲交待了幾句后,帶著周朵來到了辦公室。

「你先坐一會兒,等我洗乾淨手幫你泡杯茶,我這可沒有飲料或者冷飲什麼的,就連茶葉也是最便宜的,泡出來就像是鹹菜湯。」余久洋笑著對周朵說。

趁著余久洋在水池旁擦肥皂洗手的機會,周朵對著他全身上下快速掃描了一遍,這余帥哥上下班開著輛幾十萬的名牌越野車,而此時工作服里露出的燙花T恤衫和腳下的那雙休閑鞋也都是響噹噹的名牌,從手腕上解下的那塊手錶一看就知道又是一國際品牌,這個男孩的物質條件明擺著是好得沒法說嘛。

就在這一刻,周朵的心裡立刻浮現起了這樣的一個念頭---

既然老天爺把這個男人送到我面前來,我豈能放棄錯過了?我和他一定是有緣的,不然我躺在那兒這麼久了,千千萬萬輛車都飛一般的打我身邊駛過,沒一輛停下來過,卻偏偏只有他停下車來救我的呢?

這樣帶著私心雜念地一想,周朵馬上又動了那顆本就活絡不已的春心了,當然了,這已經是她短短的幾年中第N次對男人動心了,這些男人從年齡到職業各式各樣,而且高矮胖瘦均有,但卻有個共同的特點,或者說是優點好了,那就是都很有錢,但她每次動心后的結果又驚人的相同,那就是回回出擊都以失敗告終。

但經歷的次數多了,經驗也就跟著積累了許多,周朵現在的這點本領用來對付傻了吧唧的余久洋,那是綽綽有餘的。

余久洋這個時候可沒有想到,就在這短短的幾分鐘之內,他不過是洗乾淨了一雙手的功夫,人家小姑娘坐在那裡早已盤算好了一切,一張目的性很強的情網已經編織停當,正密密的對他當頭罩了下來,而他卻還什麼都不知道。

「哎呀,都十一點了,你餓了吧?」

余久洋拿起手錶往手腕上戴的時候,突然發現已經到了吃午飯的時間,他自己的肚子是早就餓得咕咕直叫了,可看著周朵那穩坐釣魚台的模樣,並沒有一點想要離去的意思,他也沒了轍,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些什麼。

「喲,可不是嗎,怎麼都已經十一點了,走走走余主任,我請你到外頭吃飯去,也算謝謝你的救命之恩,」周朵說著拖著余久洋就往外面走,那雙手很自然的挽在了余久洋的胳膊上,形成了一對小情侶的模樣。

余久洋被周朵的這個親昵動作給嚇了一跳,他馬上掙脫開來連連說著不去,但只不過幾秒鐘后,周朵的小手又一次的伸了過來,嘴裡帶著嬌氣說:「你就去吧,我可是誠心誠意請你吃頓飯,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啊?」

話說到這份上,余久洋自然不好再拒絕,但他清楚再怎麼也不能花女人的錢,於是他往後退了一步,和周朵保持了一定的距離,然後說:「那這樣吧,你請客,但由我來買單,但是說好不喝酒,因為我下午還要上班的。」

對於余久洋的一切說辭,周朵當然是連連的點頭,她心想所謂萬事開頭難嘛,這個開頭是最重要的,再怎麼也要先把他給套牢了再說。

當余久洋開車經過門衛的時候,剛輪班上崗的保安隊長發現了問題,眼睛極尖的他看到余久洋的旁邊居然換了個漂亮女孩,而且面容相當的陌生,這是怎麼回事啊,那個討人喜歡的焦秘書呢,他有點想不明白了。

就這樣,在大樓那頭焦小魚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頭腦簡單的余久洋出狀況了,他就這樣一頭撞上了一段前程未卜的桃花運,可這對於他來說到底是福?還是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嬌嬌師傅蠻蠻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嬌嬌師傅蠻蠻徒 嬌嬌師傅蠻蠻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余久洋的桃花運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