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觀音廟

第40章 觀音廟

「你人呢?」趙子卿很氣憤,這傢伙,一散場就找不到人了。

關蔭很無語,鬱悶道:「抱歉啊師姐,我被警察帶走了。」

啊?

周圍一群人吃了一驚,趙子卿連忙問:「怎麼回事啊?」

這是在海青社對面的飯館呢,小包間,都是大唐公司的人。

關蔭無奈道:「有個叫劉大洋的心臟病發作,差點兒過去,非賴我頭上說是我害的,這不……」

噗……

趙子卿沒忍住樂了。

只聽關蔭不解地嘟囔:「劉大洋是誰啊?我都不認識,跟我有啥關係?我說相聲呢,也沒法刺殺他啊!」

趙子卿沒好氣地道:「你就壞吧,那……」

「改天吧,改天我請客,向師姐請罪好不好?」關蔭也挺無奈的,跟貝觀海老哥倆蹲在警車裡頭,多少有點灰頭土臉的樣子,關鍵是外頭一大幫媒體記者在拍照呢。

趙子卿道:「那,要不要幫忙啊?」

「不用,估計是個誤會,劉大洋是誰我都不知道,這是一起誣告!」關蔭道,「沒事兒,明天我去找你,正好把曲子譜了。」

知道就好。

趙子卿放下電話,向一幫人攤攤手:「被抓走了。」

……

蹲在警車裡,關蔭很好脾氣地向警察請求:「我先打個電話,我女兒還等我回家呢,不然不睡覺,這總行吧?」

帶隊的警察正好奇地打量這傢伙呢,這啥人啊,說了個相聲,居然把沒在場的劉大洋氣的昏死過去,開天闢地頭一遭啊!

聞言,警察揮揮手:「沒問題,打吧打吧。」

他們都了解過了,這件事,嚴格算起來,還真是劉大洋的家人誣告,人家一沒提劉大洋的名字,二沒當著劉大洋的面罵他,跟人家沒關係。

不過,既然有人報警,那警察局就得受理,把人帶回去做個筆錄就行了,要不然,你還想讓警察局把人殺了啊?

關蔭拿出手機給景月妃打過去,那邊很快接上,景月妃道:「看到你被帶走了,我帶豆豆回去,你忙你的吧。」

關蔭:「……」

直接掛電話!

那警察也接到電話了,是帝都總局的局長親自打來的電話。

「不要偏袒任何一方,實事求是。」局長大人就一句話。

警察一頭霧水,這還有啥不實事求是的,人家壓根沒攻擊劉大洋,要真狠點,回頭立馬反告劉大洋的家人朋友誣告,至少得罰劉大洋一筆錢,還得賠禮道歉,難不成,局長的意思是要照顧點劉大洋?

不能啊,實事求是,意思就是該怎麼辦怎麼辦。

這小子有後台?

警車呼嘯而去,幾十個媒體記者都知道劉大洋被氣死進了醫院的事情了,跟著警車一路追,沒追上,只好悻悻然發個「關蔭貝觀海已被警察帶走問詢」了事。

這件事,還得從半個多小時前說起。

海青社沒禁止觀眾拍攝,所以,相聲段子自然又發到了微博上。

劉大洋密切關注著微博呢,看到相聲,原本就氣的夠嗆,被關蔭那段「貼門上辟邪,貼床頭避孕」當時就氣的背了過氣去。劉大洋有三個兒女,一看老頭被氣死了,一邊送醫院,一邊打報警電話報警,他們也沒想,人家一沒提劉大洋的名字,二沒提任何太明顯的特點,你一口咬定是人家人身攻擊,這不誣告嘛!

這會兒,「著名相聲大師劉大洋被氣進醫院,生死不知」的新聞立馬登上頭條,和「關蔭再罵倭韓」以及「春風一過天地寬」共同組成了今晚頭條三劍客。

網友們奔走相告。

「知道嗎,劉大洋被氣死了。」

「噗,那貨嘴太損,劉大洋本來就小心眼,不氣死才怪。」

「哈哈,喜聞樂見啊,罵死一個沒在場的觀眾,那貨也算是創歷史了。」

但最多的卻是議論一首歌的。

「春風一過天地寬?噗,那逗比還能寫出這個豁達的歌曲?」

「別說,那逗比的嗓子是的確好啊!」

沒錯,相聲最後,關蔭應觀眾老爺要求,唱了一首「原創」歌曲,名字就叫《春風一過天地寬》。這是一首原時空並不引人注目的一首歌,是電視劇《愛誰是誰》的主題曲,原唱是李娜,關蔭很喜歡的一首歌。

落花有情,流水無緣,

春風一過天地寬;

紅塵有深淺,投石問暖寒,

春風一過天地寬。

大天大地大胸懷,小恩小怨何苦來,

得失之中無得失,笑談裡面非笑談。

落花有情,流水無緣,春風一過天地寬;

落花年年,流水彎彎,春風一過天地寬。

關蔭聽的最多的是吳桐版的,說實話,這首歌歌詞並不是多麼華麗,旋律倒好聽的緊,有一種豁達在裡頭,既勸人,有勸己,天地大胸懷,何苦小恩怨?

可這首歌不該是關蔭這貨來唱,也不該在這個時候唱,一唱,反差太大了。

網友們都樂瘋了。

「你還大胸懷呢?把人劉大洋都氣死了,你還大胸懷?」

頭號粉絲「帝都花骨朵」第一個在微博下嘲諷。

「笑死了,這貨懟天懟地懟炮派,回頭卻說,春風一過天地寬?」

「罵退了棒子,罵跑了鬼子,罵哭了炮派,罵死了劉大洋,回頭還勸人家『天地寬』?臉呢?」

「噗,這貨要臉?」

「哈哈,可憐藍小媚,惹誰不好,惹那貨幹嘛?」

「走走走,安慰安慰藍小媚去,可憐的人啊,怕不給罵瘋了吧?」

「同去同去……」

大晚上不睡覺的網友從關蔭微博下殺奔藍小媚的微博下,藍小媚今天被羞辱的夠狠,去之前信誓旦旦說要實況轉播來著,可這都三個多小時過去了,微博上一個字都沒發出來。

「別擔心,那貨已經被抓進去了,肯定出不來了!」

藍小媚的微博下,粉絲紛紛安慰。

結果,關蔭的粉絲來了之後,畫面完全不一樣了。

「實況轉播呢?」

「整容去了?」

「莫非去了片兒場?」

以帝都花骨朵為首的幾十萬大軍所過之處,從草不生。

刷了幾分鐘,覺著沒啥意思,帝都花骨朵忽然提議:「話說,要不要給關菩薩建個粉絲群?這貨接地氣的很啊,我覺著追一下沒問題。」

「這提議沒毛病,算我一個!」

一大幫人嘻嘻哈哈在那瞎聊半天,帝都花骨朵立馬組織起一個粉絲群,名字就叫「觀音廟」,花骨朵自封住持。

「來來來,參見住持方丈,善了個哉!」帝都花骨朵走馬上任,得意洋洋地在關蔭微博下留言。

「參見方丈大師,小僧求掛單。」

「峨眉豆腐,老衲求掛單!」

幾分鐘內,小一萬人自發湊成了粉絲群,帝都花骨朵手腳麻利,千度已經註冊了「觀音廟吧」,作為發起人,花骨朵自然是大吧主。而且千度吧可以自命名自定義,花骨朵一不做二不休,把大吧主改為主持方丈,小吧主改為「某某堂首座」,粉絲自稱貧僧,老衲,小僧,不是粉絲的進貼吧就叫「遊方僧」。

「各位師兄好,貧尼也來報到。」一位網名叫「一袖風清揚」的女粉絲加入進來,剛報到,吧里瘋了。

「師妹你好,師妹,來我講經堂吧!」

「隔壁滾粗!小師妹,來我戒律堂!」

突然,花骨朵殺了出來:「摸摸小師妹光頭,來,講武堂首座收好。」

這下可引起大伙兒的抗議了,憑啥?

帝都花骨朵:「一群二貨,不知道一袖風清揚這個ID嗎?貝老師的愛女,關菩薩的朋友,貝小小啊!」

吧里鬧翻天了。

貝小小:「我總覺著這麼損的人,叫菩薩怪怪的。」

「贊同!這哪裡是菩薩啊,簡直就是魔王!」

「不如就叫魔王吧!」

「滾粗,那是乒乓球張魔頭!」

吵了一會兒,帝都花骨朵出面:「就叫菩薩,反正名字諧音挺像的,而且,不覺著菩薩一怒,敵軍人仰馬翻,多威風嗎?」

從此,江湖上多了一個傳說,關菩薩的粉絲「觀音廟」,又被不少恨之入骨的人稱之為「修羅場」,幾十年間可惹出了不少的事兒,那就是刺頭兒集中營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奶爸戲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奶爸戲精 奶爸戲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章 觀音廟

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