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繼續罵!

第38章 繼續罵!

「貝老師,這泡菜文化,您真得好好研究一下。」關蔭很認真地勸貝觀海。

貝觀海一臉嫌棄:「我又不夜裡登太陽,研究那玩意兒幹嘛?」

觀眾繼續鬨笑,反正從一開始就沒停下來過,開懷大笑就是了,逗樂兒有那倆逗比,咱們只負責樂。

關蔭一本正經:「瞧您說的,不能因為人家是偷的就瞧不起人家啊!」

「合著您還知道那幫孫子是偷的啊?」貝觀海震驚地道。

關蔭哼哼兩聲:「那能不知道么,我老家,就當年徐福東渡的時候,選童男童女沒選到的那……」

貝觀海:「嚯,奇了,沒選到您說它幹什麼?」

再笑,這回連倭奴都捎帶上損了。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村有一二狗子,大名兒中華田園犬,小名兒土狗,就一小黃狗,」關蔭笑呵呵道,「二狗子都知道,什麼傳統美食不傳統美食的,擱我們村,每年秋天,對,就這個時候,大娘大媽大姐大妹子們都會製作泡菜,就一水缸里扔點兒大白菜,撂上粗鹽,放點辣椒,上頭擱一石頭,過倆月就能吃的,舊社會用來度災荒年景的,那都多少年頭了。但二狗子不明白,就那麼個豬嫌狗不理的玩意兒,咋就成南韓的國粹了呢?」

貝觀海悻悻地道:「物以稀為貴嘛,人沒那玩意兒,稀罕!」

咿——

損人家,你們臉都不紅一下嗎?

還二狗子,你咋不說大花呢?你家沒養豬啊?

關蔭神色嚴肅:「貝老師不能這麼說,這麼說就不對了,泡菜,人家是玩出文化的。」

「哎喲,那您得好好給我說道說道。」貝觀海謙虛起來了。

關蔭嗯的點頭:「看韓劇不?就那個什麼金什麼,金大炫,是這個吧?」

觀眾們集體咿——

「對,就那,哦,那是個男孩吧?」貝觀海眨眨眼。

「嗨,片場沒碰到過,我也弄不明白,改天貝老師去扒了褲子檢查檢查去。」關蔭不以為意地擺擺手。

台下又一陣咿。

貝觀海撓撓頭:「那得多噁心啊……」

「人演了倆電視劇,挺火,叫什麼打老家來的,是這個名字?」關蔭皺眉苦思。

貝觀海連忙糾正:「是從星星來的,什麼叫打老家來的?」

「宇宙深處就人家南韓人的老家。」關蔭說著,沒管台下的爆笑,又數了一個,「還有個叫什麼日——出,不是,日的後代?」

貝觀海拍拍額頭:「不要探討技術問題,再三要求不要探討!那叫太陽的後代!還有,麻煩讀四聲,不要讀一聲,容易引起誤會!那就是個名詞!」

「反正就那麼回事兒吧,貝老師沒發現這小子的電視劇有一套路嗎?」關蔭道,「美食,就泡菜,然後,女主角肯定癌症死了。」

貝觀海一怔:「這有什麼必然聯繫嗎?」

「這還不明白?」關蔭掰扯,「一集三十分鐘電視劇,泡菜就吃八分鐘,吃著吃著,女主角被泡菜吃死了唄,多簡單啊!」

「合著您這意思是,泡菜致癌?這倒是有研究表明過,不過,」貝觀海一臉無奈,「您就研究這玩意兒?您也是娛樂圈的,就不研究研究人家金什麼的表演藝術?怎麼說都是大明星,總能學點東西吧?」

「是啊,認真研究過,越研究吧,我越覺著,」關蔭停頓了一下,搖搖頭,嘖一聲,把毛巾一扔,「演的都什麼扯淡玩意兒啊!」

台下又是一頓爆笑,從泡菜,扯到癌症,又扯上人家演員,你這鍋,砸金大炫腦門上,非把人砸懵啊!

來聽關蔭和貝觀海相聲的,那可沒精韓,倆人一唱一和罵的痛快,觀眾老爺就高興,那桌子拍的。

貝觀海嘆了口氣:「小關啊,關菩薩,我覺著,咱們還是別再損南韓了,人也不容易。」

觀眾不樂意了,就是來聽罵南韓的,怎麼能不罵了呢?

沒想到關蔭深以為然地點點頭:「是不能罵了,今天就休息一下,明天接著罵!」

貝觀海很鬆了口氣:「哎喲,這話能從您嘴裡說出來可真不容易,您這人不一向善於痛打落水狗嗎?」

「上頭髮話了啊。」關蔭嘆了口氣,指了指頭頂。

觀眾一愣,什麼意思?不準罵了?

「這不,就前天,一位年高德勛的領導,叫什麼劉大海還是什麼的,把我專門叫家裡去了。」關蔭搖著頭,一副可惜的樣子。

劉大海?

是劉大洋吧?

觀眾們馬上又滿意了,是啊,罵南韓,明天可以繼續,今兒還得罵劉大洋那幫老王八蛋呢!

貝觀海很驚訝:「哎呀,這可是國內著名的,呃,嗯,這個,領導啊,」觀眾聽出了嘲諷,又樂了,只聽貝觀海道,「那你可得多學著點,這可是老前輩,能提攜你,那是你的福分!」

「是啊,是啊。」關蔭一個勁兒點頭,「我就去了,去了劉大海家,進門的時候,劉老先生很客氣,先請我品鑒他的墨寶,墨寶,就字畫兒,客廳電視兩邊兒掛著,字兒龍飛鳳舞,我當時就讚歎了一聲:『卧槽!』」

贊,讚歎?

卧槽?

觀眾狂笑,得,還是罵,那就繼續聽!

「這個感嘆詞用的好,恰如其分,入木三分!」貝觀海豎起大拇指。

咿——

關蔭點著頭:「是吧?我也覺著非卧槽無以表達我震驚,震撼,以及五體投地的膜拜感!」

「那您倒是給我們大家說說,這墨寶到底寫了什麼字兒?」貝觀海很虛心求教。

關蔭拿起扇子作毛筆狀:「這是一幅對聯兒,對聯兒。」

「是對聯兒,上聯兒是?」貝觀海很好學的樣子,似乎還想在桌子上記下來。

「不用記,不用,過遍腦子就能記住。」關蔭連忙阻攔,「寓意深刻,教育意義極其深遠,一幅對聯兒,十四個字兒,言已盡而意無窮,好聯,好對聯啊!」

貝觀海急了:「您倒是說說,到底怎麼個好法兒,我們也學習學習啊!」

觀眾們也都豎起了耳朵,好詞兒壞詞兒?不能是好詞兒吧?

只聽關蔭念道:「上聯,上聯兒:閑卧沙灘兩年半。」

貝觀海:「有意思啊,這聽著有點兒閑雲野鶴的味道。」

「有錢,有錢,去沙灘上度假,躺著,露出肚皮兒,看比基尼……不是,這叫,看海上潮起潮落,去留無意;望天邊雲捲雲舒,寵辱不驚。」關蔭比劃著,手裡比劃出比基尼美女的曲線。

「說下聯兒,下聯兒!」貝觀海連忙阻攔。

包廂里,景月妃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材,哼,從來沒露過,可姐這身材,哼!

另一個包廂里,趙子卿也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很是自傲,什麼比基尼小姐,能比得上姐的好身材?

關蔭開口說了:「別著急,下聯就來,下聯兒是:今日浪打我翻身。」

嗯?

這對聯兒,好像並不怎麼深刻吧?那你這潮起潮落雲捲雲舒的……

貝觀海還在琢磨,關蔭雙手一拍:「當時我一看,嚯,這不王八么?」

王八?

台下全樂了:「咿——」

罵完棒子罵那幫專家,就喜歡你這天不怕地不怕的橫,罵,繼續罵,罵死那幫王八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奶爸戲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奶爸戲精 奶爸戲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章 繼續罵!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