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開罵!

第37章 開罵!

舞台上,關蔭拿起毛巾擦擦臉:「大傢伙兒太熱情,我都忘詞兒了,下面該怎麼說來著?」

貝觀海懵了:「忘詞兒了?我可就只記著我捧哏兒那幾句啊,嘿!哦,啊,啊?剩下的,」他搖頭,「我就記不大清了。」

「哈哈——」

「咿——」

關蔭訕訕笑著:「哎呀,對不起對不起,太緊張了,要不這麼著吧,今兒就忘了什麼本子,我們就湊合著說,大家湊合著聽——華子,路子,出去弄二十斤茶葉,就煮茶葉蛋的那種,再燒一百噸水,把去年過年買的瓜子送上來,咱們開茶話會吧!」

又是一頓噓聲,笑聲能把屋頂衝破了。

突然,舞台頂上一個燈罩兒咔嚓一下差點掉下來。

全場嚇了一跳,關蔭和貝觀海也嚇了一跳。

下一刻,兩人一起沖那盞燈雙手合十,嘴裡念念有詞:「多有打擾,多有打擾,放心,我們說完就走,說完就走。」

說完就走……

原本一場小事故,這倆逗比這麼一說,全場觀眾又樂了。

「哈哈,舞台神不滿意了!」

「哈哈哈,本來挺緊張一小事故,被這倆逗比這麼一鬧,我怎麼覺著就那麼可樂呢?」

觀眾們樂壞了。

關蔭拉著貝觀海,一臉正色:「你看,我說開茶話會吧,你還不願意,這可咋整?」

貝觀海也露出手足無措的驚慌:「是啊,這可咋辦?要不……」

「罵棒子!罵倭奴!」這時,後排一個人站了起來,大胖子,兩百多的那種,扯著嗓子嚎了一聲。

觀眾一愣,又樂了,立馬一起跟著喊:「罵棒子!罵倭奴!」

其中還有「罵劉大洋」之類的喊聲。

關蔭連忙壓手,半天才鎮壓住,擦著汗,一臉心驚膽戰:「好傢夥,這要暴動啊,內衛部隊都快驚動了!」

鬨笑大作。

貝觀海很為難:「那,真要罵啊?」

「今天心情挺好,就不罵了。」關蔭嘴裡說著,忽然發起呆來,呆了幾秒鐘一跺腳,「算了,反正心情好,那就罵吧。」

咿——

「還嫌不夠熱鬧的是怎麼著?」貝觀海倆手一攤,「大家都等你道歉呢,你不寫了個本子叫你錯了嗎,這本子可不能丟啊!」

「管他呢。」關蔭捲起袖子。

貝觀海一愣:「啊?管,管他呢?」

關蔭手指一指台下:「群眾的呼聲啊,聽聽,群眾的呼聲啊——大家大聲告訴貝老師,你們想聽什麼?」

「罵棒子!罵倭奴!」整齊的吶喊剛結束,立馬有人接著喊,「罵劉大洋!罵炮派!」

關蔭悻悻然:「都坐著說話不腰疼!你們聽痛快了,人家還不得恁死我啊?」

你還怕這個?

觀眾齊翻白眼:「咿——」

「注意措辭,注意態度,相聲協會可說了,相聲一定要反三俗,不能再三俗了,小心被報復。」貝觀海使勁拉著關蔭,勸道。

「三俗嘛,低俗!低俗!低俗!」關蔭一看,宋中書跟一個不認識的明星站了起來要離場,關蔭立馬向貝觀海使了個眼色。

貝觀海不解,畢竟默契度沒那麼高,順嘴改正:「三俗,你那只有一俗!還有庸俗,媚俗,這倆哪去了?」

關蔭手指一指:「那倆要跑路了啊!」

呃……

鬨笑聲中,宋中書面色能殺人,蔣弘毅恨不得把關蔭吃了。

「我們去上廁所。」宋中書不得不尷尬地找個借口。

關蔭哦的一聲,揮揮手:「好的,去吧,記得回來啊,祝你們成功。」

哈哈!

觀眾再一次樂瘋了,這可絕不是商量好的,只能說,台上那倆逗比的臨場反應能力的確強。

可宋中書和蔣弘毅不這麼看啊,倆人面面相覷,欲哭無淚。

姓關的,你大爺的,老子上廁所還有什麼成功不成功的?

包廂里,段鎮胡仔細打量了兩眼,問景一乾:「你們挺滿意這個姓宋的是不是啊?」

景一乾瞬間汗都下來了,段副總長那可是什麼都知道的,豆豆到現在還沒大名,這就是段家做的手腳。

要讓堂堂鎮國公覺著景家瞧不上段家,那問題可就嚴重了,這可是手握重兵的上將軍!

「沒有,沒有,江南錢家……」景一乾立馬解釋。

段鎮胡冷哼道:「錢家,錢家也不全都是人才,對於那些垃圾,還是要清掃清掃的,不要讓幾個壞種壞了錢家的百年美譽。」

這是動了殺氣了,轉瞬看著台上的兩個人,目光又柔和下來,傲然道:「不過,這小子還是有兩把刷子的,七個殺手殺了六個,重傷一個,自個兒一點事沒有,人家關家教的好啊!」

景一乾連連點頭:「是,是啊,這件事沒對外宣布,沒幾個人知道小關是半步宗師。」

段鎮胡很滿意,又安心看起相聲來。

很快的,他又瞥了段詠華一眼,道:「回頭再來,還是要帶他媽來看看的,都長這麼大了,一晃二十多年了。」

包廂里瞬間沉默下來。

關家也希望孩子能認祖歸宗,可人家當事人根本不認,人家說了,黃土坡上那個家才是人家的家,這世上,人家只認親爹娘,言外之意,別的誰,關家的爹娘才是親爹娘,別人什麼的,管是誰,他都不會認!

舞台上,關蔭還跟觀眾扯淡呢,被貝觀海拉了回去,好奇道:「你這一嘴的泡菜味兒韓語,打哪學的?難不成去了南韓,你還真潛心研究人家的文化去了?」

關蔭點點頭:「那是要認真研究啊,尤其這個泡菜文化,我研究頗深。」

貝觀海奇道:「是嗎?那我可得好好聽聽。」

「對這沒研究?」關蔭一副看不起你的架勢。

貝觀海搖頭:「真格兒的,沒研究。」

「那您可真該好好研究研究,」關蔭比劃了一個地圖,毫無徵兆地開始機關槍似的噴,「從長白山到渤海灣綿延八千里江山五千年文化之大韓冥國之傳統文化美食——泡菜!您貝老師居然都沒研究過?」

貝觀海一臉淡定:「什麼破詞兒,五千年的泡菜?不齁死人啊?再說,這南韓哪有八千里江山,五千年文化?」

「噓,人家連宇宙都霸佔了,你不服,信不信人南韓恁死你?」關蔭神神秘秘的,「這話當著這麼多觀眾的面兒就別小聲說了!」

台下笑的喘不過氣來,你那動作誇張就誇張吧,別來後面那兩句,這嘲諷,是個人都能聽得出來啊!

貝觀海吃了一驚:「也是,人家是籌劃夜裡登太陽的,是挺膽兒肥。」

哄——

台下又拍著桌子大笑起來。

今天來看相聲的,全部都是看過上一期倆人的《禮儀漫談》的,夜裡登太陽這個梗,算是徹底落在南韓頭上了。

是啊,五千年泡菜,不齁死你這幫王八蛋啊?

真是厚顏無恥,什麼都你們的,要不要點臉?

「還是關蔭說的對,什麼都是南韓的,只有南韓人是我們創造的!」不少觀眾憤憤罵了起來。

調動全場觀眾一起罵的國家,也就只有南韓了,而能帶動全場觀眾一起罵南韓的,迄今為止也只有關蔭一個人了。

這廝簡直就是得理不饒人,沒人能比他更損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奶爸戲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奶爸戲精 奶爸戲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章 開罵!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