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自取其辱

第36章 自取其辱

「來了來了!」八點五十幾分,幕布一掀,一身長衫的關蔭和貝觀海聯袂而出。

台下哄的一聲,熱烈的掌聲響起,夾著不少的口哨聲。

「瞧我這人氣,嘖,」關蔭扭頭問貝觀海,「你嫉妒不嫉妒?」

「哈哈!」一陣鬨笑。

貝觀海一臉淡定:「我跟你不一樣,我是做藝術的,你都被人家開除出藝術行列了。」

咿——

噓聲四起。

貝觀海一臉茫然:「怎麼了?我說的不對嗎?」

關蔭幸災樂禍:「你說的太對了,但關鍵問題是,你是給我捧哏兒的!」

貝觀海雲淡清風:「我出道早!」

關蔭一臉嘚瑟:「我逗哏,你捧哏!」

貝觀海略略動怒:「我是正經說相聲出身!」

關蔭好笑:「我逗哏,你捧哏!」

貝觀海徹底怒了:「我,我圈裡有人,不少老一輩罩著去!」

關蔭搖搖頭:「我逗哏,你捧……」

「夠了。」貝觀海一副被打敗的樣子,「你復讀機啊?」

「哈哈,這倆逗比!」觀眾們又樂了。

「你說你說那麼多,有什麼用呢?」關蔭嘲笑道,「出道早,有名師,還有老一輩罩著,可到頭來還不是給我當捧哏兒的?我,主角兒!」

貝觀海忍了幾忍,忍無可忍:「你敢換句話嗎?」

一片鬨笑,濃眉大眼的逗比那副賤樣兒,配合貝觀海欲哭無淚的樣子,莫名讓人覺著喜感。

「開個玩笑,開個玩笑,其實,咱們說相聲的,有一句行話叫做台上無父子,台下立規矩,台上怎麼損都沒事兒,只要大傢伙兒樂,就夠了,台下可不是這樣,我很尊重貝老師,這是真的。」關蔭正色道。

貝觀海點點頭:「這的確是真的。」

「所以大家不用在微博上留言讓我倆在台上打起來。」關蔭笑道。

台下笑了起來。

關蔭轉身跟貝觀海正要開說,忽然,台下響起轟然大笑,還有吶喊:「上去唄!抱一個啊!」

一看貝觀海眼神也不對勁,透著殺氣,關蔭連忙一轉身:「嚯!何方妖孽?」

噗——

全場爆笑。

穿著性感,前凸后翹的藍小媚抱著一束花,笑容可親,出現在台上。

這是有人安排好的。

包廂里,景月妃眼色一冷,哼道:「招貓逗狗,砸手裡了吧?該!」

旁邊的包廂里,趙子卿把茶杯差點兒砸了,罵道:「怎麼能不要臉到這地步?」

她的女經紀人搖搖頭:「你這個師弟完了,這是要砸場子啊。」

趙子卿哼一聲,緩了緩,冷冷道:「她還嫩了點兒,看著吧,關菩薩有的是辦法。」

嘴上雖然這麼說,可她還是緊張地抓著椅子扶手,手背上青筋畢露。

再旁邊的包廂里,段詠華拍案而起:「這個什麼什麼藍的,等下給我抓起來!」

身材高大,面容肅殺的段鎮胡看了景一乾一眼,沒說話。

「這小子皮著呢,不用擔心。」大長公主拉著段詠華坐下,掩飾著擔憂勸道。

一瞬間,所有人全部矚目台上。

其實,大家心裡都清楚,關蔭跟姓藍的根本沒有交集,誰也不知道姓藍的發的什麼瘋就纏上關蔭了。

貝觀海忍住怒氣,他要親自出馬把藍小媚攔下去。

這時,關蔭面露驚奇,竟往後退了一步,深深鞠躬。

全場哄然,這又是唱的哪一出?

「啊你呀塞喲,阿西吧,思密達?」關蔭一臉驚訝,不,驚喜,沖笑的妖媚的藍小媚打招呼。

呃……你又在幹什麼?

藍小媚也愣住了,不由回頭往台下看了一眼。

貝觀海看出來了,連忙答碴兒,攔住關蔭:「出門又沒戴博士倫吧?這位藍小姐可不是思密達,換個說法!」

「不是?」關蔭撓頭,「不能啊,我在首爾街頭沒少見她呀,那整容醫院的門口,出出進進一天能跑八萬次,我不可能認錯啊!」

噓——

哈哈——

台下樂瘋了。

合著你的意思是,這位是打整容醫院出來的?

呃,還真是!

不過,藍小媚從沒承認過。

藍小媚眼冒殺氣,堆著滿臉笑容,強行要湊過去把花塞到關蔭懷裡,看那架勢,整個人都要撲上去。

為了名氣,你還真拼了。

關蔭擺擺手,攔住貝觀海,轉過身,看了一眼藍小媚,點點頭,再次鞠躬。

這次是九十度鞠躬。

又想找啥借口?

「一庫一庫,雅蠛蝶……」關蔭再次直起身來,一臉欣喜。

藍小媚:「……」

台下笑瘋了,這他媽不是說相聲來的,不過,好歹藍小媚也是明星,這麼羞辱人家,合適嗎?

合適嗎?

麻煩把那個嗎去掉行嗎?

貝觀海連忙再次出手:「不是,不是,你在片場見過的跟人家沒關係,許是象了點兒,別認錯人了!」

片場見過?

台下又笑噴了。

藍小媚臉皮再厚,也經受不住這麼損啊,把花往地上一扔,轉身扭著小腰,都快哭出來了,捂著臉沖回座位,坐下后再不說話了。

貝觀海鬆了口氣,關注關蔭的人也鬆了口氣。

還好,姓藍的還要點臉!

可關蔭還沒放過姓藍的,被你利用了這麼多天,該出點利息了。

滿臉茫然,關蔭撓著頭,不舍地看著藍小媚的背影,嘴裡嘀咕:「不會啊,怎麼可能出錯呢,我明明在片場……」

貝觀海一頭冷汗,連忙捂住關蔭的嘴,不能再損了,再損就出事兒了。可對關蔭的臨場反應,貝觀海是真服,不要臉?

誰才真不要臉的?

關蔭嫌棄地呸呸幾下:「貝老師啊,下次吃完羊腰子麻煩洗洗手好嗎?一手的羊腰子味兒,雖然我理解你,但你……」

台下哈哈大笑,貝觀海連忙找毛巾,目露凶光:「再不按本子來,我恁死你信不?」

噗——

合著你們還知道有本子啊?

包廂里,景月妃露出羞澀的嫌棄笑容:「不要臉,說的都是什麼呀。」

胡萱笑的差點直不起腰,這人居然能損到這地步,姓藍的招惹他,簡直就是自取其辱,你何必呢!

趙子卿笑著搖頭,嘴裡輕聲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女經紀人翻了個白眼兒,那又不是你老公,這麼關心幹什麼!

另一邊,段鎮胡一臉訕笑,搖頭笑罵道:「這小子,這小子,還是那麼不饒人啊。」

段詠華解恨地鼓掌:「罵的好!罵死那個臭不要臉的!」

景一乾和大長公主面面相覷,就,就這麼罵下去了?

你那是嘴啊,不是嘴炮,真能把人罵下台?

真是奇了怪了,關家門楣清白,一家子大善人,段家也是軍功世家,從來都只有剛正不阿的將軍,什麼時候出過這麼損的人了?

這小子,簡直是個異類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奶爸戲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奶爸戲精 奶爸戲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章 自取其辱

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