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關菩薩要服軟?

第33章 關菩薩要服軟?

景一乾接到方宗古的電話才知道網上鬧的沸沸揚揚的炮派被啐的事情的。

「那,我親自打電話調解一下?」景一乾試探著問。

方宗古笑著說了一句:「人家父母教的好,這孩子知道感恩,就不要私下裡調解了,按照炮派的要求,在微博上調解嘛。」

景一乾心領神會:「好的,我馬上親自調解。」

他是威嚴,可絕不古板,不趁著這麼好的機會把那幫不認祖不認宗的王八蛋打倒,還等什麼好機會呢?

於是,最高院微博上線,沒人知道是副院長景一乾親自捉刀,只看到最高院的微博亮了,分別@了關蔭和炮派微博,然後說:「應雙方要求,現在進行公開調解,@關蔭,身為公眾人物,這麼做不合適,把微博刪了吧。」

關蔭立馬抗議:「憑什麼?我是群眾,群眾有監督炮派的權利,也有讀史的權利,最高院也無權剝奪!我殺人了嗎?我放火了嗎?@炮派,捫心自問,今天我賣國了嗎?」

噗,這逗比,又拉上人家不放了。

「哎喲,手滑,手滑,不小心點了個@。然後你們就出來了,@炮派,抱歉啊。」關蔭又認真回復自己的上一條微博狀態,「要不是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會成為法庭的證詞,我真想刪掉上一條微博。」

炮派都氣瘋了,質問最高院:「為什麼在微博上調解?」

最高院一本正經地回復:「貴派掌門人小馬哥要求公開進行透明調解,網路是貴派的宣傳主陣地,還有什麼地方能比微博更能顯示公平透明嗎?」

關蔭立馬回復:「英明神武的最高院,您的公平如同大清早的太陽,直直地照在炮派身上,漫不經心地給了我一線光明,哦,你們是打算幫助炮派嗎?我抗議,強烈抗議這種不公平的做法!」

「你可以暫時閉嘴了。」景一乾氣極,立馬給了關蔭一個封口令。

關蔭:「……」

網友:「……」

這場微博調解,吸引了數以億計的觀眾圍觀,大家心裡都知道,這是一次痛打落水狗的機會,執政派肯定不會錯過,一般來說,大家都在喜大普奔地看熱鬧,只有少數人在上下活動,比如炮派水軍,比如米帝第六部隊的那幫雜種。

但在眼睛明亮的廣大吃瓜群眾面前,這幫人顯得渺小可憐,沒人理會他們,都知道是怎麼回事,無非是給炮派洗地,沒什麼可看的。

倒是一些軍事論壇上,那些著名ID冒了出來,對關蔭進行著猛烈的抨擊。

他們堅持認為,炮派還是做了很多貢獻的。

最高院:「炮派做法已屬違法,馬掌門必須到最高院當堂澄清,再到全國代表常委會進行澄清。@關蔭,建議你收回微博言論,並予以鄭重道歉。」

半天沒等到關蔭,最高院急了:「@關蔭,人呢?」

關蔭:「我在修鍊閉口禪。」

都這時候了,你還臭貧,真不怕炮派報復啊?

再說,最高院的威嚴,那是能夠挑戰的么?

最高院:「……」

最高院:「你可以說話了。」

「@炮派,我是群眾,有權利讀史,有權利抨擊任何派別,自己做出腌臢事,還不讓人說了咋的?」關蔭立馬回復,「@最高院,刪微博是不可能刪的,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除非有人威逼我這麼做。」

隨後,關蔭又不怕事兒大發了一個狀態:「@帝都中院,如果我有任何不測,我委託中院及@涼城中院即刻公訴#炮派,我以不會說謊的死者身份證明,一定是炮派乾的!」

網友:「……」

炮派氣急敗壞:「現在說話的是死屍?」

「@最高院,@最高安,看,他們已經在步步逼近了,你們還管不管?我要起訴你們瀆職!」關蔭一蹦三尺高。

這人怎麼水潑不進啊,這不是混不吝么?

最高院:「【攤手】,調解失敗,好尷尬呀。」

哄一下,網上樂瘋了,關蔭不怕事兒大往死了懟炮派就已經很可樂了,一貫形象威嚴的最高院居然也賣萌,這可是開天闢地頭一遭。

「@最高院,你這麼賣萌,方先生知道嗎?皇上知道嗎?」

也有@關蔭的:「你這麼逗比,你家裡人知道嗎?」

調解就到這不了了之了,關蔭不接受調解,誰還能逼著他接受調解嗎?

那首長詩,就跟刺眼的燈塔一樣高高掛在微博上,網友們樂不可支,炮派鬱悶的快吐血,可誰也沒有辦法,也不敢要求微博後台刪除。

這是最新《網路法》規定的,任何一條公民發的網路言論,除非自願,否則任何後台都無權刪除,一旦刪除,罰款數額觸目驚心,這還是炮派自己吵吵著寫進法律的條款。

「這下搬了石頭砸到自己腳面子了吧?」對炮派極其厭惡的網友們跑到炮派微博下大肆嘲諷,給關蔭吸引了不少火力。

要不然,關蔭那微博,絕對被屠版。

這件事,鬧到多國駐帝國大使館都摻和進來了。

米帝大使館:「強烈要求刪除混淆視聽的言論,還炮派一個清白。」

牛牛大使館:「強烈要求刪除混淆視聽的言論,還炮派一個清白!」

漢斯大使館:「同上。」

袋鼠大使館:「米爹說的對!牛爹說的對!貓爹說的對!」

三哥大使館:「樓上諸爹說的都對!強烈要求!」

毛熊大使館:「樓上各位都是垃圾!強烈要求帝國升級中俄兩國關係,全天候戰略合作夥伴已經不足以形容當下的中俄關係了。」

帝國外交總部馬上回應:「中俄即將磋商升級關係一事,另,原定皇帝將於本月底訪問的計劃不變,望某些不負責任的媒體不必過度解讀。」

巴巴大使館:「歡迎歡迎,歡迎到巴訪問呀。」

不等多部門回復,網友們沖了上去:「最近距離摸摸巴巴,別急,很快就到了,多問一句,有啥好吃的呀?」

關蔭一看,哈哈一笑,扔下手機再沒當回事。

這個時空,法律可不是開玩笑的,炮派敢再把拿手的暗殺本事發揮出來,就等著上斷頭台吧,那可真是要讓他們身死名裂的壓力。

突然,有網友驚呼:「快去看啊,海青社更新節目單了,後天晚上有新節目。」

蜂擁而去的網友有些傻眼,他們看到,後天晚上的節目單上就一句話:「《我錯了》,表演者:關蔭、貝觀海。」

這,這啥意思?

罵的正起勁兒呢,這小子要服軟了?

大隊人馬殺回關蔭微博,紛紛留言:「別介啊,繼續罵,罵死那幫孫子,我們是你堅強的後盾啊!」

這就叫架秧子掐架。

嗯,大家的支持,就是把海青社的門票搶購一空,然後關注關蔭的微博。

一瞬間,關蔭的關注量從可憐的幾萬人突破千萬,這傢伙徹底火了,徹底成網路大V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奶爸戲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奶爸戲精 奶爸戲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章 關菩薩要服軟?

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