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以豆豆的名義關注下

第29章 以豆豆的名義關注下

咕——

景月妃忍不住悄悄背過身去。

陽台上,關蔭就像跳舞似的,嘴裡哼著不知什麼曲調,手舞足蹈地正在做飯,一盤醋溜土豆絲剛剛出鍋,他正在一邊刷鍋一邊切菜。

三兩下刷了鍋,煤氣一開,鍋燒乾,關上煤氣,兩個青辣椒在他手裡快速切絲,那刀功,一看就不是一天兩天的功夫。

篤篤篤地切好辣椒,一手從水盆里抄出一塊肥少瘦多的豬肉,斜著刀,帶著前推后拉的發力技巧,飛快地切成絲兒,干鍋里倒一點點花生油,不多,一勺多點,在鍋里一旋,基本上就全貼在鍋底了。

切好的生薑蒜瓣下鍋,再下青辣椒,細細的肉絲兒等火候到了往鍋里一倒,翻炒兩下,顛兩下鍋,各種調料飛快地扔進去,再翻炒幾下,青椒炒肉絲出鍋,剛剛好。

還有一盤燉羊肉,胡蘿蔔燉,另外,還有一盆玉米排骨湯。

這個時空的關蔭因為高三那年突發奇想要報考藝術學院,而且還考上了,就沒去過南方,原時空的關蔭卻在南海那邊待了十年,對南方的煲湯頗有研究。

三個炒菜一個湯端上桌子,關蔭又飛快拍了個冰鎮黃瓜,端上桌子后,米飯剛剛好。

「吃吧。」關蔭過來抱小可愛喂飯,對景月妃說。

景月妃傲嬌地不肯過去,找理由說:「凳子都沒有,算了……」

「媽媽,次飯飯呀!」小可愛連忙拉了拉媽媽的衣服,奶聲奶氣地道,「不次飯飯不乖哦!」

關蔭沒好氣地道:「做這麼多,不吃不是浪費嗎?」

景月妃勉強點點頭:「那,那是我們幫你。」

「對,你們幫我解決剩菜剩飯。」關蔭終於明白為啥對景月妃沒特彆強烈的想法,太傲嬌了,而且,從小錦衣玉食,跟咱農家娃格格不入,他又不是個肯輕易低頭的人,哪會對一個美女退讓!

從床底下拽出幾個塑料凳子,用抹布擦乾淨,關蔭抱著小可愛要喂飯,景月妃又擔心起來。

她看微訊朋友圈裡不少育兒經上說,爸爸給孩子喂飯,肯定吃的滿臉都是,壓根就不管嘛。

看了兩眼,景月妃放心了。

一手拿著小勺子,木頭雕刻的,很健康。一手拿筷子,夾一點點飯或者菜,翻來覆去吹好幾遍,吹涼了,用嘴唇先碰一下,真的不燙了,才小心地給小可愛喂到嘴裡,臉上壓根就沒沾油漬。

「你們吃你們的,我待會再吃。」關蔭說著,又寵溺地蹭蹭小可愛的鼻尖兒,「好次嗎?」

「嗯,好好次哦!」小可愛特別加強語氣,「豆豆可愛次了!」

剛做飯,身上必不可少沾了些油煙氣,但這傢伙竟用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在洗手間里洗過了,乾乾淨淨的,又換了衣服,一點沒味道。

景月妃吃一口米飯,又吃一口菜,微微點頭,味道還不錯。

「你剛才唱的什麼歌?」她毫不客氣地問。

關蔭隨口道:「一剪梅。」

景月妃國學底子很強,奇道:「古詞?」

關蔭點點頭,繼續笑呵呵的,一臉寵溺地喂飯給小可愛,嘴裡說:「是啊,李清照的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那首。」

景月妃放下筷子,仔細回想了一下旋律,馬上要求:「你再唱一遍,不要哼哼!」

關蔭不滿道:「憑什麼?」

景月妃一臉理所當然:「我這是找好歌曲,給豆豆攢錢呢,你以為我願意要你的歌嗎?要不是看在,嗯,看在你有權也給豆豆攢錢的份兒上,我,我才不要你的歌!」

「有志氣!」關蔭一翹大拇指,「那我不能等十多年拿出來給豆豆唱嗎?」

景月妃雲淡風輕:「豆豆不用那麼辛苦,將來也不必要非到娛樂圈。」

「贊同!」關蔭這下倒很支持景月妃了。

景月妃一張口:「誰要你……」

關蔭突然開口就唱:「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景月妃一肚子氣,想掀桌子,沒這麼氣人的人,就不能等把話說完嗎?

「等下!」她去包里找錄音設備。

關蔭唱完,景月妃馬上表示:「這首歌我要,你給趙子卿重新寫去吧。」

關蔭奇道:「誰告訴你這是給我師姐寫的?」

師姐,師姐,叫的可真親啊!

景月妃不再多說,低頭吃飯,她吃飯很自然,既不刻意秀氣,也不風捲殘雲,不論多好吃的東西,她都不會吃多,一小口的飯菜,就跟精心計算好的一樣,絕不多,也不少。

關蔭看了兩眼就沒管,照顧小可愛吃飽小肚肚,飯桌上還剩下一大半的飯菜,把米飯全部倒在調冷盤的大盆子里,各種熱菜上頭一倒,唏哩呼嚕吃個痛快。

練武之人,飯量之大,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

景月妃見過他吃飯,所以一點也不驚訝,胡萱卻嚇壞了,這麼能吃,一個人吃五六個人的量,你還怎麼保持好身材的?

她當然不知道,一趟熱身拳,是要催動內勁,全身每一塊肌肉和骨骼都劇烈運動起來的,短時間內就能迅速燃燒全身的脂肪,打拳半小時,比在健身房一分鐘都不停地健身兩三個小時還需要熱量,想胖都胖不起來。

吃過飯,胡萱先去工作室那邊處理事情,她剛接手助理工作,現在還在磨合階段,景月妃了解過她,這是要把她長時間留在身邊,所以才帶來見自己的女兒和女兒的爸爸,胡萱當然心知肚明,她清楚自己該什麼時候做什麼事情。

「下午你去趟公司,跟公司溝通一下,就說那個綜藝節目我不參加了,讓別人頂上吧,我要全力籌備新專輯。另外,讓他們不要再收……算了,先不說,收的歌別人也能用。」景月妃叮囑,「別讓媒體看到。」

胡萱一走,景月妃飯後犯困,在小可愛的強烈要求下,抱著小可愛靠在床頭看手機,打開微博,對「罵日韓」和「兩位天後集體手滑」事件根本不關注,鬼使神差地點開關蔭空蕩蕩的微博,粉絲已經有五百多人了。

對上千條留言視而不見,她糾結起一件事來。

趙子卿居然明目張胆地關注了關蔭,那麼,作為豆豆的媽媽,要不要關注一下豆豆的爸爸?

看了又看,糾結了十幾分鐘,聽到關蔭收拾好衛生去洗澡了,景月妃拉著小可愛的小手兒:「寶貝兒,點一下這個,對,點這個。」

然後,她就心安理得地關注了,心裡話,不是我關注的,是你女兒點關注的,那就跟我沒關係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奶爸戲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奶爸戲精 奶爸戲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 以豆豆的名義關注下

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