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甘十九妹

第28章 甘十九妹

小可愛蹲在床邊,手裡拿著漂亮阿姨送的小車車,一邊放著魔方積木幾個新玩具,都是昨天關蔭買給小傢伙的,這會兒正玩的開心。

關蔭洗手之後,一邊往陽台走,一邊問景月妃:「你倆吃沒?」

「一會過去工作室,我去買點外賣就行了,不用那麼麻煩。」胡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呃,嗯,豆豆的爸爸,連忙謙虛。

景月妃傲嬌地搖頭:「我不吃,外賣味道不錯。」

關蔭呵呵一笑:「那你們看著我們吃吧,外賣不好,不放心,豆豆長身體呢,要吃健康食品。」

景月妃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以為衛生部門是吃素的?誰家食品敢做的不合格,尤其是即食性的食品,你敢以次充好,衛生部門就敢罰的你傾家蕩產,「萬倍罰款條款」可不是開玩笑的!

這時,豆豆噠噠噠從卧室跑出來,抱著媽媽的腿往身上爬,景月妃連忙抱住,親一口,就聽小可愛偷偷說:「爸爸做飯好次,可好次了,漂亮阿姨都次了兩碗!」

景月妃啞然失笑,故意說:「那是人家不跟你爸爸見外,那,豆豆喜歡漂亮阿姨嗎?」

豆豆很糾結,說不喜歡吧,可能不好,阿姨那麼漂亮,好送人家車車,不喜歡不好。可是,她又不是豆豆媽媽,不能喜歡哦!

細細的眉眼兒皺在一起,豆豆不知道該咋回答。

關蔭手腳麻利,洗乾淨菜,又洗肉,道:「就在家吃吧,吃完飯你們還要忙。」

為什麼是我們?

景月妃震驚的無以復加,倒吸一口冷氣問道:「你的意思,你不去?」

「我要帶小可愛去,哦不,小可愛要陪我去醫院,嗯,我不舒服。」關蔭說。

景月妃拍拍額頭:「算了,我跟你沒話說了。」

關蔭沒在意,胡萱卻連忙從包包里取出一摞證明,以及拍的片子,放在飯桌上,解釋說:「老闆經常帶豆豆去醫院,這是……」

話沒說完,關蔭嗖一下躥了過來,看那樣子,緊張的厲害呢。

胡萱連忙往旁邊挪了挪電鍍椅子,她本來還納悶,出門的時候,景月妃把一個厚厚的檔案袋交給她讓她帶上,以為是什麼合同之類的,畢竟,這人給景月妃寫的那八首歌,那可都是質量絕對上乘的歌曲,價格不會低。

沒想到居然是豆豆的體檢報告。

關蔭擰著眉頭,仔細看著這些體檢報告,還有十幾張每季度都去拍的片子,最近的一次是三天前,也就是豆豆過來的前一天體檢的。

「三軍總醫院?」關蔭一看醫院名字,就先信服了大半,那可是國際上最神秘,也最有名的醫院,不敢說全世界第一,但絕對不出前三,五十年之前就成功做了心臟移植手術,和帝國皇家醫院並稱國內雙甲,連米帝的奧觀海每次來訪問都要去體檢一次。

嗯,這世界,米帝的總統還是奧觀海,米帝第一位黑人總統。

不過,「你親自去的?」關蔭不放心,連忙問。

景月妃點點頭:「讓別人去,我也不放心。中西醫都檢查過,放心吧。」

關蔭哪能放心,仔細認真地花了一個多小時,一一把體檢報告全部看完,才放下心來。

「豬腰子臉去哪了?」關蔭問。

胡萱乾咳起來,她想笑。

景月妃道:「她不會有鬧出什麼風浪的機會了,我都安排好了。」

豬腰子臉並沒有被景月妃徹底趕走,留在眼皮子底下,她既不敢鬧事,也沒那個能力鬧事,那是掉腦袋的事情,只要是個人就知道應該怎麼做。

景月妃道:「你昨晚的相聲,今天討論的很激烈,你小心點。」

嗯?

她怎麼知道的?

胡萱笑著解釋說,微博上很火,她們去海青社的官網看了完整的視頻。

景月妃白了胡萱一眼,但沒有生氣。

她當然看得出,胡萱是在試探她的態度,雖然她未必有撮合他們的意思,但她並不願意看到他倆針鋒相對。這對豆豆是好的,所以景月妃沒生氣。

關蔭攤攤手:「那有什麼好討論的,無非就是說我的相聲三俗……」

「什麼是三俗?」景月妃奇道。

關蔭道:「三俗嘛,就是,嗯,低俗,……俗……嗯,低俗,低俗,低俗!」

景月妃實在沒法跟他溝通,索性警告道:「現在可有不少人對你開始喊打喊殺了,你自己注意點兒,實在不行,低頭道個歉也沒什麼。」

「沒那回事,觀眾愛聽,願意聽,跟他們有什麼關係?」關蔭道,「我又沒想在相聲界開宗立派,他們還能殺了我不成?隨便怎麼鬧騰去。」

那你想在什麼行業立足?

關蔭一臉驕傲:「奶爸行業!」

你走,你別再讓我見到你。

「我用下你電腦。」看到電腦開著,景月妃想起一件事,「早上出門忘了把……」

「用吧。」關蔭放下體檢報告,小心地收起來,看起來準備自己收藏,心不在焉地揮揮手。

景月妃一滯,冷下臉,決定不理他了。

電腦是開著,關蔭正在修改一本武俠小說。

「《甘十九妹》?」景月妃看到一個文檔,好奇之下打開一看,標題很清楚,於是抱著小可愛讓她在懷裡玩,輕聲讀了起來,「冬天日短,吃過午飯好像還沒多大會工夫,天就快黑了。西邊的日頭只剩下了半邊臉兒,薄薄的一抹殘暉,透過正面的那排老樹枝芽,照射在『岳陽門』三個字的金漆大匾上,交織出一片絢麗彩光,偏有些單調,說不出的惆悵,頗有一些『盛極而衰』的味道。雪,還未化完,放眼看去,滿目瘡痍,到處都是泥濘,雖沒有風,但很有一股子勁兒。」

是蕭逸先生的《甘十九妹》,但電腦文檔里的已經不是完全的原著了,關蔭修改了的,從第一章開始就修改,比如第一章一開始的「岳陽門」門房「螳螂刀」老馬的視角,突然毫無轉折地轉到湖上舟子那邊,這讓關蔭覺著很奇怪。

他最喜歡影視劇老版的《甘十九妹》,不知看過多少遍了,不敢說對劇情和對白倒背如流,但絕對可以慢慢寫出來。

那種簡單,卻韻味悠長的對白,關蔭喜愛至極。

他把電視劇劇情和對白帶到了小說里,早上早起在客廳里走了一遍熱身拳法,趁著小可愛沒睡醒,打開電腦已經把前三章傳到電腦上,並修改完畢了。

從「螳螂刀」視角,「僥倖」逃生回到岳陽門的弟子帶來了一個消息:「老掌門二十年前的對頭派人來問好了。」

隨後,從弟子的視角,只見「蕭殺的山路間,一頂簡單的粗呢紅頂轎子,吱吱呀呀地在兩個健壯至極的轎夫肩上上下顛簸,顯見轎子里是個自在的人。那紅頂轎子側後跟著個紅衣馬臉的漢子,一張殭屍臉,手中持一桿鐵制的哭喪棒,詭異又凌厲,不是個好對付的角色。此人便是弟子所見的那自稱阮行的紅衣人,那麼,這轎子里,自然便是他口中的『鄙上甘十九妹』了。」

看了幾段之後,景月妃不由蹙眉,輕輕道:「這是江湖小說?」

她對這類小說無愛,各種複姓大雜燴堆在一起,十分的沒意思。

不過,這篇《甘十九妹》有點意思啊,居然是女主角名字命名,這在江湖類小說幾乎就是男權泛濫的小說群體中,不由讓景月妃眼前一亮。

不知不覺,三章很快看完,景月妃又回頭重讀,男主角叫尹劍平,女主角叫甘十九妹,名字上沒有落入俗套,有些意思。

劇情也緊湊,有一種壓抑而且肅殺的氣氛始終在盤旋不去,似乎只有無邊的殺機,沒有一絲一毫讓人覺著放鬆的地方,一口氣讀下來,滿心蒼涼。

對白緊湊簡潔,但韻味兒無窮,特色極其明顯。

景月妃皺皺眉,忍不住又讀一遍,她覺著,這本小說無法跳著讀,有一段沒讀,或許就不知下一段里的對話和劇情是為什麼會這樣,而不是那樣。

「這本書……」景月妃不知該怎麼評價。

好,很好,她有一種隱隱的感覺,這本書,或許會打破目前江湖小說的死胡同,把江湖小說拉到一個質的飛躍的高度。

不說別的,裡頭提出的「武功」和「內功」就屬於前無古人的概念。

那傢伙寫的?

他想入作家行列?

景月妃有些凌亂,因為,她聞到一股很香的飯菜的味道,一個正在做飯的奶爸,居然寫出這麼有意思的江湖小說,太違和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奶爸戲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奶爸戲精 奶爸戲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章 甘十九妹

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