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豆豆的新衣服

第27章 豆豆的新衣服

翌日景月妃到關蔭家的時候,已經是將近中午了。

關蔭正在給小可愛洗澡澡,一個木澡盆,邊沿被關蔭用細砂紙細心地打磨過,光滑的圓角,還有一個小靠背,小可愛靠著靠背,小腳丫撲騰撲騰打水,水花四濺,小傢伙咯咯笑著,香香的泡沫沾在鼻尖兒上,可愛極了。

關蔭穿著短褲短袖,身上到處都是水,他也不生氣,笑呵呵的拿著柔軟的毛巾給小可愛擦小手。

景月妃隨手關上門,對驚訝的目瞪口呆的胡萱介紹:「這是我女兒,他是我女兒的爸爸。」

胡萱大腦都空白了,老闆結婚了?

也不像啊!

難怪老闆那麼喜愛小孩子的玩具,原來是有個寶貝女兒啊。

「真漂亮。」胡萱由衷地讚歎。

景月妃驕傲地揚起秀美的鵝頸,瞬間被關蔭頭也不回地打擊下去了:「我的女兒,當然漂亮!」

小可愛手舞足蹈地站起來就要往媽媽懷裡沖,景月妃連忙往旁邊一跳,警告道:「小東西,一身水,過來我要生氣了啊!」

這可沒她換洗的衣服,衣服弄濕了都沒法出去了。

關蔭抱住小可愛,威脅道:「不好好洗澡澡,爸爸不吃飯啦!」

胡萱噗嗤笑出聲來,這兩個,嗯,應該算是冤家吧,很有意思,那大個子更有意思。

相聲演員?

那哪裡像個文藝工作者,簡直就是個,很不好形容的人。

說威嚴吧,說的那段相聲樂死人了,就是個逗比。

可要說他是個逗比吧,給人的壓力太大了,就跟一把刀似的。

但要說有殺氣吧,在女兒面前,就跟個狗腿子似的。

好笑的是,居然拿自己不吃飯威脅女兒好好洗澡。

有意思!

小可愛哪能捨得爸爸不吃飯,肚肚餓著好難受呢。

木嘛木嘛兩下,小可愛坐回木澡盆,看了胡萱兩眼,沒再好奇地盯著,咂咂小嘴說:「那,還給豆豆扎丸子頭嗎?」

關蔭猛點頭:「那肯定要扎丸子頭,等哪天豆豆不喜歡了,咱們再換別的髮型,什麼雙馬尾啊,齊劉海兒啊,披肩啊,都要看一看!」

豆豆大眼睛一轉:「就要試!」

意思是馬上就要試,關蔭立馬點頭:「馬上就試,不喜歡咱們再換丸子頭!」

讓胡萱去飯桌那坐著,景月妃站在洗手間門口仔細看著,她一直不相信關蔭能照顧好豆豆,可現在看來,這個給她的印象就是高大,固執,腹黑,嘴損,有點兒小才的傢伙,他居然比自己照顧豆豆還細心,他壓根就沒想別的事情,一門心思全在豆豆身上呢。

看那專註給洗澡澡的眼神,他哪裡還會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啊!

他能照顧好豆豆!

不過,他什麼時候居然會扎頭髮了?

景月妃好奇極了,她可知道,這三大五粗的傢伙,壓根就沒那天賦,曾經有一次豆豆回到她身邊的時候,就一個簡單的馬尾,這傢伙都給紮成掃帚了。

洗澡之後,關蔭拿來今天一大早起來用開水燙了,又晾乾的大毛巾,不是化工混紡的那種,是用竹子纖維做的,很貴,大毛巾把小可愛包著,關蔭仔細給擦乾,穿上小褲褲,站起來卻脫下自己的上衣。

景月妃連忙轉過頭,胡萱眼睛一亮,好身材啊!

那胸大肌,那搓衣板八塊腹肌,白生生的,反射著亮光,當模特絕對優秀!

穿上掛在一邊的干長袖,關蔭才把小可愛抱起來,原來,他怕衣服上有水,不幹凈。

用干浴巾裹起來,小可愛坐在板凳上,木頭做的兒童椅那種。

景月妃心裡有些不忍,這傢伙自己的衣服,就沒超過五十塊錢的,但給豆豆買的東西,大到木澡盆,小到襪子,全是好東西,最便宜的也得幾百塊錢。

那個木澡盆是松木的,本身倒不是特別貴,但松木外頭塗著松脂天然無色漆,那可就貴了,她給小可愛也買了一個同樣的木澡盆,花了三萬多塊錢呢。

還有這兒童椅,和木澡盆同樣的材質,比木澡盆更貴,五萬多塊錢呢。

「你買這麼貴的東西幹什麼?」景月妃道,「沒怎麼掙錢,花的倒多。」

關蔭又拿了一塊干毛巾,樂呵呵地道:「小寶貝兒回來說你那有,我就給做了幾件,對了,你那的東西,回頭還是打磨一下,買的成品雖然邊緣也收過,但磕著碰著也疼,做成圓頭的最好。」

自己做的?

景月妃很驚訝,他還有這手藝?

「我爸在我們兄弟姐妹還小的時候,一手從黃土地上修出了一個家,家裡大小傢具,門窗屋檐全是自己學著做的,我學了兩手。」關蔭喜笑顏開,「現在不就用上了么,要買這點東西,幾萬塊錢下不來,我自己買木頭和塗料,自己做,連一半都沒花到。」

景月妃不知該怎麼說,她對關家從來沒打聽過,什麼情況都不知道,也沒想過要打聽。

然後,景月妃嫉妒了。

關蔭蹲在小可愛後頭,輕輕拿著一縷頭髮,竟一絲不苟地用毛巾擦乾,他居然都不捨得讓小可愛被吹風機吹。

「照你這麼給洗澡擦頭髮,一天沒六個小時都不夠。」景月妃悻悻道。

關蔭笑道:「干別的事情沒時間,打扮寶貝兒還沒時間嗎?我就是專職奶爸啊!」

豆豆嘻嘻笑著,回過頭又獎勵一個木嘛。

「多乖呀,看我家小寶貝兒多乖!」關蔭笑的頭髮梢都是得意。

擦乾頭髮,關蔭又用手一點一段收攏小可愛的頭髮,揉著揮發掉水氣之後,嘴裡叼著皮筋,很熟練地先扎個丸子頭。

景月妃輕哼一聲,她覺著亞歷山大。

這傢伙比以前更認真,更努力地學著照顧小可愛了,萬一哪天小可愛因為在爸爸身邊被照顧的太好,完全忘了媽媽怎麼辦?

「寶貝兒像我,扎雙馬尾最好看。」景月妃故意找茬兒。

關蔭眨眨眼睛:「是嗎?」

立馬散開丸子頭,扎了一個漂亮的雙馬尾,拿過鏡子讓小可愛自己決定:「這個好看,還是丸子頭好看?」

「都好看!」小可愛踢騰著小短腿兒,提條件,「要一直換的哦!」

關蔭忙不迭點頭:「沒問題!啥時候想換,爸爸就給寶貝兒啥時候換,這多大點事兒啊!」

抱起小可愛,關蔭道:「走咯,穿漂亮衣服去咯!」

小可愛的衣服,這邊有幾件是景月妃買的,但更多是關蔭買的,自己不吃不喝都行,小可愛必須穿的漂漂亮亮,必須不能讓人家覺著小不點兒沒有媽媽照顧。

景月妃捂著額頭,她想阻攔某個父愛泛濫的爸爸。

記得有那麼幾次,小可愛回她身邊,那搭配,簡直叫慘不忍睹,蕾莎公主裙,卻穿著黑褲子,再背個小包包,好好的一個娃兒,愣被打扮成非主流了。

跟到卧室,景月妃有點呆了。

床頭放著幾件衣服,灰色的背帶褲,雪白的小襯衫,灰色的小西裝,雪白的小襪襪,地上擺著一雙黑色的兒童小皮鞋。在鋼琴上,還擺著一個玫瑰紅的小蝴蝶結,那是扎在領口上的。

另一邊,灰色背帶長褲,白襯衫,灰西服,同樣一雙黑色的皮鞋。

本來,灰色給小孩子穿不是很合適,但這灰色還帶著點米黃,還有精緻的黑色條紋。

「哇,新衣服哦!」小可愛喜歡極了,「爸爸給買了吖?」

「當然,其實,爸爸也喜歡這一身衣服噠!」關蔭笑的見牙不見眼。

這是昨天下午出去溜達的時候在商場買的,家庭裝哦,有父女裝,也有一家三口裝,關蔭當然選了前者,更何況,豆豆可喜歡這身衣服了。

給小可愛穿上漂亮的衣服,小可愛連忙拉著爸爸的褲腿:「你也穿吖!」

「出門的時候再穿,要不然弄髒了,人家就會說,哇,好漂亮的小娃娃呀。再一看,哇,好臟髒的爸爸!」關蔭誇張地形容著,手舞足蹈,跟大馬猴似的。

景月妃看著小可愛燦爛的小臉兒,有些黯然哀傷,她知道,小可愛其實不是那麼在意那身新衣服,她在意的是爸爸媽媽現在都陪在她身邊。

她覺著,應該和關蔭好好聊聊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奶爸戲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奶爸戲精 奶爸戲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章 豆豆的新衣服

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