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禮儀漫談》修訂版

第25章 《禮儀漫談》修訂版

「……我是導演我說了算,你就得給我演主角兒!」

「那為啥啊?」

「誰讓你長的丑呢,你不當主角,我這麼多漂亮配角,捧誰去啊?」

並不熱烈的掌聲后,路子和華子鞠躬感謝。

貝觀海的另一位小徒弟笑著走上台,看了看台下的反應,心裡暗暗嘆了口氣,這《我要當龍套》的段子,還是人家龍套帝關菩薩寫的呢,現在還在用,觀眾都聽膩了,難怪反應不夠熱烈。

不過,此刻的台下,最前排當中的王老同老爺子和老伴兒,以及鐵三角,還有幾個閑得無聊的演員坐直了腰。

那個什麼《禮儀漫談》還真有點吸引人,希望別說崩了啊,那可就太丟人了。

又瞥到另一邊也坐直了腰的那群陌生面孔,小徒弟恨的想拖鞋砸他們。

日韓曲藝界的一幫人!

這是來砸場子的,至少是來探聽軍情的!

「師父也真是,想個段子罵這幫王八蛋一頓,多解恨啊,人家可不遺餘力地黑我們帝國呢!」心裡這麼想著,小徒弟臉上笑開花,介紹道,「感謝我兩位師兄給大家帶來精彩的《我要當龍套》,現在他們可以下去休息了,下班也行。」

尷尬的笑聲響起。

「不過,今晚說這本子,也真夠應景兒的,接下來,我們有個新本子,大家可能都知道了,叫《禮儀漫談》,表演者,我師父貝觀海,還有一位,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了,我先不介紹,提醒大家,這位跟《我要當龍套》可十分有緣,好,接下來,請大家欣賞《禮儀漫談》。」說完,小徒弟連忙往舞台後走。

二層舞台正對面的包間里,貝小小抱著豆豆正在玩逗逗飛,此刻馬上停下玩耍,和豆豆一起拍手:「來了來了,要開始了。」

胡大媽白了一眼,來就來唄,什麼破本子,居然不給先聽聽!

帷幕一閃,穿著赭色長衫的關蔭和貝觀海笑哈哈地走了出來。

舞台下哄的一聲,雜音四起。

「我去,那不是那個誰,那個誰來著?」

「關蔭,網紅龍套帝。」

「對對對,就是那小子,據說把藍小媚給搞了,還死不認賬,怎麼跑這來了?」

「拉倒吧,那姓藍的就是在炒作,她能看上這小子?」

也有明白人,好整以暇地道:「那可說不準,據說,這小子跟趙天後是朋友,說不定是仗著趙子卿的名氣騙的藍小媚呢。」

……

反正說什麼的都有。

「謝謝,謝謝大家這麼熱情地歡迎我,我是相聲界的非主流演員關蔭,謝謝大家。」關蔭站在逗哏的位置上,彎腰鞠躬。

貝觀海連忙阻攔:「別,別,你都告別好幾年了,大傢伙兒都不認識你。」

關蔭點點頭:「那沒事兒,慢慢就熟悉了,我這人跟貝老師不一樣。」

貝觀海好奇道:「那怎麼就不一樣?」

「我,非主流相聲演員,貝老師屬於非人流相聲演員……」關蔭煞有其事地介紹,「嗯,當年沒流了,就留現在了。」

互損在相聲上用的太多了,不過,這麼損的可真沒見過。

觀眾們好歹給了點稀稀拉拉的掌聲,笑聲也響了起來。

貝觀海連忙阻攔:「別,可別讓我們家老爺子老太太上門找你去!」

台下一陣鬨笑,大家都知道,貝觀海家老爺子老太太都去世了。

「說真格兒的啊,你這幾年沒見,都幹嘛去了?」貝觀海一副聊天的架勢。

想了想,關蔭牛氣衝天地道:「我啊,出國考察去了。」

「都去哪考察?」貝觀海一臉好奇。

「可多,南韓轉了一圈兒,又奔倭國轉去了,這不,剛回來就成龍套帝了么。」關蔭來了興緻,「要說人家那倆國家,嘿,還真不得了,尤其倭國,去了一趟片場,到現在耳朵邊兒還老響著雅蠛蝶……」

貝觀海一副沒臉見人的樣子,捂著臉:「跟你捧哏兒,估計要成我一生的污點了。」

咿——

「這以前吧,老在電腦里看,什麼新人池田橘子,老人井上空空子……」台下鬨笑聲一片,關蔭更來勁兒了,掰著手指要跟貝觀海數人名兒,貝觀海急了,「這件事就不要在這說了!自個兒收藏著吧!」

又是一陣鬨笑。

關蔭立馬喜笑顏開:「得嘞,那種子我就不還你了啊!」

貝觀海傻了:「哦,合著我借你的啊?」

又是一陣大笑,倒是幾個「友邦人士」氣的臉紅。

台下噓聲四起。

「謝謝,謝謝大家捧我。」關蔭又鞠躬,很受寵若驚的樣子。

貝觀海急了:「醒醒,醒醒,這是捧你嗎?」

關蔭不高興了:「那是捧你?我一非主流著名相聲演員,我登台那會兒,你還……」

貝觀海一瞪眼:「我還怎麼著?」

關蔭一縮頭:「你還正當紅呢。」

「合著我現在就黑了對吧?」貝觀海揚起巴掌,「做人,還是謙虛點好,這是傳統美德。」

「那是,老祖宗傳下來的一套規矩,大頭就是謙虛。」關蔭說著,看了一眼台下。

貝觀海好奇問道:「規矩啊,人日韓也不差,去了一趟深有體會吧?」

關蔭接上:「是啊,看人家片場……」

貝觀海連忙拉住:「別,這就別在這討論了啊,回頭咱倆私下聊。」

哈哈……

一陣鬨笑,又傳來咿的聲音。

貝觀海作揖道:「純屬技術探討,不帶任何個人喜好。」

這相聲,有點兒葷啊!

貝觀海攔住又興奮起來,連袖子都捲起來的關蔭:「說點兒正常的,出國一趟,有什麼收穫沒有?」

然後立馬阻攔:「技術層次上的就別說了,小心真找你拍片兒去——真找你了沒?」

「留著名片兒呢,回頭給你找找。」關蔭作勢翻口袋。

一陣鬨笑后,言歸正傳,關蔭很羨慕地道:「其實去了一趟日韓,我尤其體會到咱們帝國相聲演員的不容易了。」

貝觀海奇怪了:「這相聲演員還不都是這個樣子么,上哪都一樣,怎麼還,還咱們不容易了?」

關蔭掐著手指說:「你看啊,比如說咱們帝國相聲演員,基本功夫裡頭都有個貫口兒,是吧?」

喲,要說貫口啊?

王大同都直了下腰板。

這還能說出啥新花樣?

貝觀海配合的點頭:「那是得學,怎麼著,你這,來一嗓子?」

一片掌聲,關蔭輕咳一嗓子說:「那我就來一嗓子?您就拿咱們跟南韓相聲界的區別來看,比如說咱們的貫口兒地理圖、報菜名,要合起來就得這麼說:我出東門官銀號,北海樓,龜甲衚衕,萬壽宮……」

一口氣說下去,打磕兒都不帶,且不說台下觀眾,貝觀海都豎起大拇指。

「……過了解放橋,濱江道,和平路,南市,這才找著那家飯店。」說到這,《地理圖》就算是說完了。

但大家都沒鼓掌,眼看著這是兩個貫口兒一起來啊。

「那您吃頓飯,跑的可真夠遠的。」貝觀海吐槽道,「您都吃了些什麼呢?」

關蔭再次展現出苦練出來的基本功,張口就來:「您問我吃了什麼啊?我吃的是: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兒;燒花鴨,燒花雞,燒子鵝……紅肘子,白肘子,水晶肘子蜜蠟肘子,燒烀肘子扒肘條兒;蒸羊肉,燒羊肉,五香羊肉醬羊肉;汆三樣兒,爆三樣兒,燒紫蓋兒,燉鴨雜兒,熘白雜碎,三鮮魚翅,栗子雞,尖汆活鯉魚,板鴨,筒子雞!」

這兩段貫口兒,嘴皮子巴拉巴拉幾下無一失誤全倒了出來,說到一半兒,掌聲響起,等關蔭一口氣說完,掌聲雷鳴,一片叫好聲。

這可是吃飯的真本事,馬虎不得!

貝觀海等大家的掌聲都停下來了,才好奇問道:「那您跑這麼多里地,吃這麼多,去了南韓就一點兒沒饞著?」

於是,關蔭開罵了。

「娘希匹……」捲起袖子,他可真來勁兒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奶爸戲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奶爸戲精 奶爸戲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章 《禮儀漫談》修訂版

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