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有緣沒緣?

第18章 有緣沒緣?

景月妃自然是做不出直接問這種事情來的。

她不動聲色地道:「本來我還想等豆豆睡著再走呢,看來等下又要哭了。」

關蔭當然也知道,豆豆沒睡,她媽媽要走肯定會哭。

可他已經答應胡大媽過去吃飯了。

「要不我給打個電話說一聲吧,房東胡大媽,哦,家屬是相聲演員貝觀海,你應該聽說過。」關蔭隨口說著,準備拿手機的時候,忽然很尷尬。

不記得胡大媽的電話啊。

貝觀海?

那確實還有一點印象。

這人好像並不是正統相聲演員吧?

前段時間,相聲界罵戰一片,聽說是革新相聲和傳統相聲之間出了點矛盾?

關蔭沒打算解釋,但景月妃似乎對此很感興趣,他也不端著,解釋道:「其實就是一些年輕相聲演員接地氣了點兒,賺錢多了,引起了一些老相聲演員的不滿,哪裡有什麼新派和傳統派,都是為了錢。」

景月妃很奇怪,不由問道:「相聲界也有為錢跟同行翻臉的人?」

關蔭呵呵一笑,道:「可別忘了,相聲原本就是為了掙錢吃飯才出現的,聽說過相聲八盼嗎?」

相聲八盼?

景月妃是帝都姑娘,小時候沒少去聽戲聽相聲,但她從沒聽說過什麼八盼。

「那是什麼?」她虛心請教。

關蔭想了想,這個時空沒有老郭,那八盼估計沒有出現。

輕咳一下,關蔭打著拍子,笑嘻嘻地念道:「數九隆冬盼春光,三更半夜盼朝陽;花容月貌盼大款,閑散二奶盼流氓。」

聽到這,景月妃啐的一下,雙頰又紅,道:「什麼八盼,明明就是流氓話!」

「你別打斷啊,好不容易總結的呢。」關蔭再打拍子,道,「夜獨才郎盼女鬼,單身老頭盼大娘;演戲盼著能得獎,說相聲盼著死同行。」

噗……

景月妃沒忍住,笑出聲來,鳳眼飛波,搖頭輕笑不已,道:「你這嘴,忒損了些兒。」

「現狀。」關蔭一笑,道,「還好,沒把你們明星編排進去。」

「呵呵。」景月妃目光閃爍,道,「好像,你現在也是娛樂圈的人吧?!」

關蔭連忙擺手:「別,我可能做個演員,但絕不會去混娛樂,那是你們的地盤。」

景月妃一滯,又想打他。

撇開這個話題,景月妃低頭親親小可愛,小可愛安安靜靜坐在媽媽懷裡,似乎知道馬上又要分開了,小臉兒上帶著強顏歡笑,低下頭時,大眼睛里的憂傷完全沒法控制。

可憐的孩子!

景月妃心中嘆息,孽緣呀,只是苦了豆豆了。

壓著心頭的傷感,景月妃問道:「去找貝觀海,你是要重出江湖了?」

景月妃並不是帝都戲劇學院畢業的,她是隔壁帝國影視大學畢業的,而且還是學霸,在影視系和樂舞系都拿到了證書,而且,人家還是全國大學生數學大賽中獲得過三次皇家金獎的牛人,妥妥的學霸!

但兩所學校幾乎是隔壁,上學那會,兩所學校的學生沒少走動,當時,關蔭很不務正業,明明一個學表演的,卻辦了個相聲社,在當時的帝都還是比較有名的,關蔭沒少上台表演,最拿手的是貫口,現在景月妃還記著這個傻大個當時上台一口氣連說三段貫口,台下掌聲雷鳴的情景呢。

擺擺手,關蔭道:「是貝觀海的女兒,貝小小,不知道有什麼事找我幫忙,過去看看,順便蹭個飯。」

貝小小?

漂亮嗎?

景月妃很好奇,因為她知道,說相聲的雖說不能認為全是歪瓜裂棗吧,但顏值畢竟不是那麼高,她就很好奇,這個似乎還有點名氣的貝觀海,是不是有個漂亮女兒。

很奇怪,她就突然想到了這個。

「寶貝兒去過嗎?」低下頭,景月妃問豆豆。

小可愛點點頭:「去過哦,次過好多好次噠!」

瞥了關蔭一眼,景月妃嘲諷道:「你認識的人還挺多的,微博上,錢秋導演為你辯駁,郭子健也為你辯駁,人家可是從來不玩微博的人,特意為你申請的。連梁先生都為你說話,現在又多了個相聲演員,你還真準備扎老戲骨堆里去啊?」

這麼多人力挺哥們兒呢?

關蔭有些感動,他跟《神探》鐵三角的接觸不少,但也沒想到有人往他身上潑髒水,那老哥仨能挺身而出為他說話。

「果然,人品好才是真的好。」關蔭看看時間,「還早,我先去註冊個微博吧。」

景月妃無語,前段時間,龍套帝張環那麼火,這傢伙居然沒趁機宣傳自己,他幹嘛去了?

關蔭不是為跟人打口水仗才去註冊微博,他覺著,人家力挺他,他不能躲在後頭,要不然,那段錄音直接交到警局就可以了。

景月妃從電鍍椅子上站起來,側耳聽了下外頭的動靜,道:「還是晚點回來再註冊吧,反正明天早上才能給你加V,既然答應了人家,那就去吧。」

「也好,帶豆豆去散散心。」關蔭戒備地道。

景月妃啞然失笑,心裡話:「你是豆豆的爸爸,我還能不讓你帶孩子不成?也忒小心了,怎麼著這個時候我也不會把豆豆帶回去啊。」

她要跟一些人算賬了,不可能把豆豆帶在身邊,下午打電話給景持盈,景持盈毫不客氣地警告過她,說:「事已至此,開弓沒有回頭箭,想讓那小孩好,你就別想讓那男的全身而退,要讓他們好,你就別想好好過日子,我是絕對不會幫你的。」

對這個小妹,景月妃並不喜歡,她太無情了。

在她眼裡,什麼情義都是假的,只有利益才是真的,這一點,她倒完全繼承了父母的「優秀基因」,景月妃現在都覺著,豬腰子臉苛待豆豆,或許景持盈一早就是知道的。

她是比較欣賞宋中書的,家庭背景不高,但也不是很低,人也很努力,最重要的是,宋中書知道他想要什麼,而且也願意為了目的付出一切,這一點,跟景持盈很像。

「如果沒有豆豆,或許她會更希望我能嫁給那些世家公子,年輕俊傑吧?」景月妃稍稍有些嘲諷。

自己不回家,是因為有了豆豆,景持盈也不回家,是因為她算的很清楚,家裡就兩個女兒,大姑娘已經不可能「高價賣出去了」,她當然就是最好的選擇。所以,她以完全違反她性格的理由也跑出了家門。

這份絕情的性格,還真挺有父母大人的影子的。

猛然間,景月妃想到了自己。

雖說和關蔭之間完全是陰差陽錯的孽緣,可既然發生了,孩子都有了,她為什麼一直就沒有考慮過就這麼生活算了?

仔細打量了一下找衣服的關蔭,不醜,相貌堂堂,而且也有點小本事,應該說,自己不會反感到壓根沒想過將錯就錯的地步。

再想想他的為人,那也不是很差,那為什麼自己就沒想過呢?

難道,和景持盈一樣,自己也沒看得起過他這個泥腿子?

景月妃不想承認,可她無法對自己撒謊,的確,她從來沒想過這件事,以前跟關蔭打交道,也只是見面點個頭,就算是接觸過了。

她是排斥關蔭的,雖然不至於痛恨,但她的確沒看得起過這個人。

泥腿子?

現在想來,景月妃也不覺著這有什麼大不了的,他是沒多大的本事,可他是豆豆的爸爸,那麼愛豆豆,這似乎已經很足夠了呀。

景月妃有些小生氣,她也想起來了,跟這個人接觸的每一次,他對自己都沒有任何狂熱的想法,似乎一點都沒有!

憑什麼?

景月妃有些心亂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奶爸戲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奶爸戲精 奶爸戲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章 有緣沒緣?

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