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豆豆的媽媽

第16章 豆豆的媽媽

思前想後,看著趴在關蔭懷裡哽咽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小可愛,景月妃一咬牙:「單身算什麼,你能做到,我也能做到!」

「是嗎?」關蔭嗤笑道,「連人家打豆豆都不知道,你這個當媽媽的有多失敗,你心裡沒點數嗎?行了,不用那麼為難,有我在,豆豆永不再被人欺負,沒有人敢欺負豆豆。不過,給姓宋的帶句話,找姓藍的黑我,我不在乎,但打過豆豆,這筆賬我會用他的血來清算,告訴他,從今以後,我會用盡一切辦法,在不把我搭進去的前提下幹掉他,他敢動用他家的力量,我殺他全家,我不是在開玩笑!」

景月妃愣愣的,心裡竟有一點安寧,這個傻大個,到底還是有牽挂了,他是能夠當好一個父親的。

「我不想和你置氣,我們好好聊聊吧。」景月妃心情有些複雜,她覺著,關蔭說的恐怕是真的。

回頭看了一眼又驚又怕,卻絲毫不敢發出響動的豬腰子臉,景月妃微微嘆了口氣。

猶豫了一下,過來從關蔭懷裡接過豆豆,這下可麻煩啦,豆豆本來只是哽咽,被媽媽一抱,頓時嗚哇一下,徹底小雨轉大雨,摟著媽媽的脖子哭的稀里嘩啦。

臉貼著臉,哄著豆豆,景月妃許諾道:「寶貝兒不哭,媽媽才不會丟下豆豆不管呢,永遠都不會的!」

這麼小小的一個人兒,只要抱在懷裡,她就覺著,什麼都能放下了。

關蔭毒舌地道:「放下娃,就什麼都放不下了,你真的很忙的。」

景月妃對他怒目而視。

以前接觸過幾次,在她的印象里,這就是個人高馬大,很驕傲,有一點腹黑的傢伙,怎麼現在竟變得這麼不要臉?

大概是真的不了解這個人吧。

「別想把豆豆帶走,我是豆豆的媽媽!」她威脅道,「要不然我跟你沒完!」

關蔭一挑眉:「意思就是,以後豆豆跟我生活了,是這樣的吧?」

景月妃張口要反對,關蔭只說了一句話,就把景月妃說動心了。

關蔭說:「我能保證豆豆健康平安地成長,也能保證她衣食無憂,你只能做到後者,你想否認這一點嗎?更何況,我是豆豆的爸爸,沒有人能比我更愛豆豆,這一點,你總不能否認吧?」

景月妃沉默了,看著窗外的陽光,她的目光有些渙散。

過了很久,豆豆抽泣著,抱住了媽媽的脖子,帶著淚花,看著媽媽的眼睛,哀求道:「媽媽,媽媽,不要不要豆豆,好不好?」

「好!」景月妃毫不猶豫地答應,「無論什麼時候,豆豆都是媽媽的寶貝兒,媽媽永遠不會不要豆豆。」

豆豆吭嘰著,嗯的一聲,抱著媽媽的脖子,小臉蛋兒上還有淚痕,靠在媽媽的肩膀上,再不說話了。

景月妃抿了下嘴唇,柔聲問道:「那,豆豆能告訴媽媽,豆豆是怎麼到,到爸爸家來的嗎?」

豆豆有點兒不明白,但還是乖巧地回答,說:「坐車車吖,媽媽的車車。」

景月妃親了親,用嘴唇親著小可愛的淚痕,又問:「車車不能開到樓上來呀,豆豆都能一個人爬樓梯了嗎?」

「嗯,能的。」豆豆認真地道,「都能一個人下車車,走路,上樓,豆豆都會哦。」說完,生怕媽媽不信,小傢伙天真地道,「是真的哦,不信可以看電視,他們說,會讓媽媽看,豆豆都長大了哦。」

關蔭撇過臉,事情比自己想象的更嚴重。

但他對景月妃倒是稍稍有了一點佩服,這是個極其聰明的女人,看來,有人想把她當傻子,那是辦不到的。

景月妃鳳目一凝,轉過頭,深深看了一眼嚇得瑟瑟發抖的豬腰子臉,她的臉色很平靜,看不出喜怒。

「寶貝兒真厲害,可是,那會很辛苦哦,為什麼不要抱著呢?」景月妃又問。

豬腰子臉急了,口齒不清地辯解道:「姐,我沒有……」

「嗯?」景月妃猛然轉過臉,目光凌厲,氣勢迫人。

鼻子里只這麼一個聲音,豬腰子臉便覺如墜寒窖,訥訥不敢辯解。

景月妃轉臉低頭看著小可愛的眼睛,微笑道:「我的寶貝兒真的太厲害了哦,媽媽像豆豆這麼大點的時候,連走路都不會,都要人抱著呢,豆豆可厲害啦,比媽媽厲害的多!」

小可愛羞羞的,撲閃著大眼睛,笑呵呵地說:「是呢,豆豆好厲害哦!」

抿抿嘴,她才接著說:「人家說,豆豆是大娃娃了,要自己走路,要不然,就是不聽話。」

景月妃笑容不變,問道:「那,人家對不聽話的娃娃,會怎麼辦呢?」

連忙在耳朵旁邊撓了兩下,豆豆怯生生地說:「要打哦,媽媽,為什麼豆豆那麼聽話,還要一直打呢?是豆豆不好嗎?」

景月妃眼睛里蒙上了一層水霧,低下頭,臉蛋緊貼著小可愛粉嫩的,肉肉的小臉蛋兒,頓覺悲從中來,她全明白了。

「豆豆沒錯,豆豆做的已經很好了,是媽媽不好,」景月妃哽咽著,緩緩的,悶悶地,輕輕說道,「是媽媽不好哦,豆豆做的已經太好了。」

忽然,她抬起頭來,臉上全是淚水,又自責道:「以前是媽媽太粗心了,都沒好好問過豆豆,這些事情,媽媽今天才知道……」

小可愛天真地拍拍媽媽的肩頭,笑呵呵地說:「不是呀,不是呀,媽媽好忙哦,豆豆又不想給媽媽添麻煩,是豆豆不說的哦,真噠!」

「姐,不是這樣的啊,是,是姓關的教唆的,我,我沒那麼做過!」豬腰子臉這下可真的急了,連忙撲過來辯解,她知道,要再不辯解,等待她的就不是錦衣玉食,而是牢獄之災了。

對景月妃,她很了解,她絕對不是軟弱可欺的女人,也絕不是心慈手軟的女人,有些事情,她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虐待豆豆,她會殺人。

景月妃嘲諷一笑,沒看坐在床頭,一隻手撐在鋼琴上,神色平靜,一點也不動聲色的關蔭,也沒看豬腰子臉一眼,自嘲道:「一個傻子,能把你嚇成那樣嗎?你也太膽小了,不至於,傻子又不會辨別是非,對不對?」

「不是啊,我沒有,宋先生也不會……」好歹還知道現在出賣隊友屬於更作死的行為,豬腰子臉矢口否認,「我們絕對沒有虧待過豆豆,絕對沒有,都是姓關的教唆的,姐,我對你忠心耿耿的,二小姐也知道啊!」

景月妃沒理會,卻拿出了手機。

這個電話,她要打給小妹景持盈,豬腰子臉的好朋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奶爸戲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奶爸戲精 奶爸戲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章 豆豆的媽媽

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