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誰是誰貴人?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誰是誰貴人?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誰是誰貴人?

顧青什麼身份?

三百年前的大佬,雖然比不上邪神那般光耀萬古的存在,卻也屬於神葯宗的「戰略級」人物。

如今他向一個小輩跪下,銅銹豈能不懵?

這一刻,銅銹發現,自己還是不夠了解鄭城主,哪怕兩人朝夕相處,可自己所知道的,依舊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顧青跪了足足一炷香時間,才站起身,對著那兩名弟子道:「出去警戒,勿要讓閑雜人等靠近!」

兩人拱手,出門。

銅銹疑惑問道:「他們也是那個深海的人?」

顧青笑道:「他們是小卒,專門配合我完成此次行動。咱們言歸正傳,狂鯊讓你來,有何吩咐?」

終於回歸正題了。

銅銹長出一口氣,深深為自己的第一次接頭感到不容易,嘴上說道:「鄭城主讓我來問你,錢鈞是否來過?」

「來過。」

「做什麼?」

「勸說王破,東進邪神宗!王破同意了,半月之後,王破會以金龍旗為號,召集天下群雄進攻邪神宗,名義是為狂鯊報仇!同時,神葯宗會以尋找『錢王孫』為由,與王破聯手出兵,首要目標便是星羅城!」

銅銹聽得心驚肉跳,暗道王破竟然要對邪神宗動手,這事如果傳出去,不知道要引起多大的軒然大波。

他繼續問道:「鄭城主還讓我問你,王破離開,索城等五座城池會做何處理?」

顧青眼中閃爍一道精光,道:「交由我駐守,不知狂鯊有何指示?或者需要我做什麼?」

「鄭城主說,若錢鈞將五座城池交給你,便讓你按計劃行事,除此之外,沒有什麼吩咐,我也該走了。」銅銹搖頭道。

顧青點頭,道:「既然如此,還請特使回去代我向狂鯊問好。」

銅銹的心情有些亂,胡亂點點頭,便離開了房間。

他走沒多久,那兩名邪神宗弟子便走了進來,其中一人激動道:「真沒想到,狂鯊竟然是鄭城主,而且他還活著!」

顧青沉聲道:「不止活著,而且就在索城!」

那人驚喜交加:「竟有此事?」

「那個特使太嫩了,狂鯊派他來接頭,實在出乎我的預料。」顧青搖搖頭,繼而話鋒一轉,「只不過,連我們都沒想到,其他人就更難想到了,這正是狂鯊的聰明之處。」

……

銅銹帶著滿肚子的秘密回家,金焰已經在等著他了。

「接頭了?」

鄭飛躍問道。

銅銹先是點點頭,然後用不可思議的語氣道:「真沒想到,大名鼎鼎的『病虎』竟是您的人,這是如何做到的?」

「很簡單,當一個人躺在床上三百年,幾乎放棄所有希望時,誰能給他希望,誰就能贏得他的忠誠。」鄭飛躍笑道。

銅銹聞言,忍不住疑惑道:「您是說,您治好了顧青的病?」

「顧青的病很特殊,治好談不上,不過我有辦法控制他的病情,並且給了他治癒的希望。所以他一直很感激我,如同再生父母。」鄭飛躍道。

銅銹:「難怪,當我表明身份時,他直接向我跪下了,還說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便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鄭飛躍淡淡道:「顧青此人,是個難得的重情重義之輩,好剛用在刀刃上,這也是我大膽啟用他的原因。說說吧,他都和你說了什麼?」

銅銹將之前的對話,一字不漏地講給鄭飛躍聽。

鄭飛躍聽過之後,道:「都在預料之中,只是我沒想到,王破竟然會想到替我報仇,難道是良心發現?不,應該是錢鈞的主意。」

銅銹:「鄭城主,我覺得魔王體人不壞,起碼知道為你復仇。」

「若如此,自然最好。怕就怕,復仇是假,他只是打著我的旗號,招兵買馬,藉此壯大自己。」鄭飛躍道。

銅銹:「父親總說,人心難測,要我小心小心再小心。但我始終覺得,這世上是有好人的,比如說鄭城主您,就是一個很好的人。」

「你想說什麼?」

銅銹撓撓頭,似乎連自己也沒弄明白,好一會兒才道:「魔王體並沒有做對不起您的事,不是嗎?」

「對,這是最有意思的地方。」鄭飛躍的聲音帶上了複雜之色,「一切的一切,都發生在我『戰死』在通天峰之後,人死了,自然也就無所謂背叛。他攻擊明王宗,是因為背負著血海深仇,他轉戰邪神宗,是為了替我報仇,無論真心假意,終歸是在替我報仇。」

銅銹深表惆悵:「那你該如何做?」

「按照正常的做法,自然是無論對錯,寧殺掉不放過!不過,你教會我一個道理,人活在世,終究是要心存一份善念,所以我會給他一個機會,至於能否把握住,就看他的造化了。」鄭飛躍道。

銅銹有些不好意思:「鄭城主,我何德何能,能夠教你道理?」

「你是好人,這世上終究還是離不開好人的。」鄭飛躍感慨。

他一直在慶幸,慶幸當初遇到的是銅銹,若是換個人,就算從異空間出來了,也不一定落得什麼下場!

這些日子,看似是他一直在教銅銹,實際上銅銹也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他。

老王曾對鄭飛躍說過這番話:「小子,你哪裡都好,就是手段太狠太辣,殊不知做事留一線,也是給自己留一線。」

那位一直隱藏在幕後的丞相也曾如是評價他:「鄭飛躍此人,有智有勇,乃是千年不遇之奇才。不過有一點,他太自以為是,早晚會毀於他日益膨脹的優越感。」

以前鄭飛躍聽不進去這些話,或者說,就算聽進去了,也很難真正靜下心去思考,去審視己身。

如今,他屈居幕後,再不用事事操心,也有了更多的時間思考,再加上銅銹這個堪稱「異類」的教材,自然想了很多很多。

很多之前沒想通的事情,都想通了。

一些不太明白的道理,也都深刻地印在心裡。

如果將這比作是一種成熟的話,鄭飛躍無疑要比以前成熟許多,而帶給他這些的,不是別人,正是銅銹。

那麼問題來了,

兩個人,到底誰是誰貴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系統管理員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系統管理員目錄 我是系統管理員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誰是誰貴人?

9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