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7章 極度厭惡蘇君琰的洛靂 跟蘇雷霆針尖對麥芒的尊逸王

第1157章 極度厭惡蘇君琰的洛靂 跟蘇雷霆針尖對麥芒的尊逸王

知道蘇君琰已然動怒,洛靂也沒有繼續搞事情,他收起了先前的玩味表情,而後就眉眼冷厲地說出了這個堪比晴天霹靂的噩耗,洛靂的話很是簡潔明了,沒有一個字是廢話。

本來尊逸王心裡還憋著火,對一線天尊主更是各種不滿,這會兒一聽到有關葬龍山的負面消息,他整個人都不好了,眉頭更是快要打成死結了,周身也被駭人的煞氣跟殺氣縈繞,看上去就是一副不太好惹的模樣,反正這會兒要是誰一不小心冒犯了蘇君琰,估計就只能坐等……被揍了,而且還屬於會被修理得很慘,很慘的那一種。

儘管蘇君琰內心已經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可他還是竭盡全力剋制著自己,並沒有讓自己情緒失控,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腦海思維高速運轉,很快,蘇君琰就嗓音低沉道,「你的消息到底是從何而來?」

蘇君琰此刻更在乎的是情qing@報的來源,要不然也不會直接追問洛靂了。

先前玉菏澤已經向洛靂解釋過,所以洛靂不能這麼快就將玉菏澤給供出來,他黑眸滴溜溜地轉了轉,而後就四兩撥千斤道,「反正這個消息屬實,你們璇璣皇族現在就可以召開內部研討會,商議一下後續的應對之策,若等到局面一發不可收拾,估計黃花菜都涼了。」

儘管洛靂也不覺得自己就是什麼正人君子,但既然先前已經答應過玉菏澤,那麼他就斷然不會選擇這個時候,泄了玉菏澤的老底。

一聽洛靂這敷衍滿滿的話,蘇君琰眉頭越發深鎖,俊臉表情更加難看,垂落在身側的左手更是寸寸收緊,薄唇都快抿成一條直線了,可想而知,他是真的被激怒了。

「洛靂,你若不肯透露消息來源,我如何能聽信你的一面之詞?」

蘇君琰銀牙狠狠一咬,而後就再度質問起洛靂來,此刻尊逸王也絲毫都沒有掩飾自己對洛靂的不信任。

對此,洛靂的反應也挺有意思,他鷹隼如炬地盯著虛空某處,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而後似笑非笑道,「信不信由你,我就是單純給你送個免費的情qing@報,至於你要如何因應,那都是你的事,跟我無關。」

洛靂其實有時候也不怎麼喜歡蘇君琰,平日里若是沒有必要,他更加不會跟蘇君琰打交道,因為洛靂與玉菏澤的想法一致,他也覺得某人的貴族包袱太重,總是喜歡擺出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而且特別喜歡瞧不起江湖人士。

這就註定洛靂等人跟蘇君琰之間的關係不會特別好,當然也不至於太交惡,只是此刻,洛靂耳邊聽著蘇君琰那『優越感滿滿』的話,心裡還是會有些膈應就對了。

洛靂好歹也是一線天的尊主,他覺得自己身份也挺尊貴的,所以越發不會看蘇君琰臉色行事,既然蘇君琰要跟他吵架,那麼他同樣也不會示弱,直接懟回去就行了。

洛靂這樣的態度自然也讓蘇君琰有些不喜,從蘇君琰那不斷皺緊的眉頭,以及陰雲密布的俊臉就可見一斑了。

不過,蘇君琰也知道洛靂並非他的下屬,更加不需要對他畢恭畢敬,有了這樣的心理覺悟,蘇君琰也趕忙調整好自己的情緒,而後試著放緩語氣,再度跟電話那端,表情略顯倨傲的洛靂說道,「好吧,既然你不想說,我就不問了,不過你剛才說還有一個好消息,又是什麼?」

蘇君琰沒有再繼續糾結葬龍山蛇王窟北翼地陷的事,而是突然話鋒一轉,轉而追問起洛靂來,畢竟方才洛靂可是告訴他,有兩個消息要透露給他,一者,好,另一者,壞。

葬龍山的事顯然屬於壞消息,那麼好的消息又是什麼呢?

此刻尊逸王也很想聽聽好消息,至少可以讓他的心情不像現在這樣沉重。

蘇君琰這話一出,一線天尊主洛靂當即就低低地笑了起來,笑容卻沒有抵達眸底,洛靂這樣的反應自然又小小地刺激了蘇君琰一把,可蘇君琰還是在竭盡全力地剋制著自己,並沒有表露出任何端倪來。

彼時,蘇君琰似乎沒有先前那麼暴躁了,至於原因,無人清楚。

蘇君琰只是面沉如水地打量著雪白牆壁上那個造型不太規則的掛鐘,安安靜靜地等著洛靂開口。

好在洛靂也沒有繼續賣關子,他止住了笑聲,而後直接了當地跟電話對面的蘇君琰說道,「好消息就是納魘鳴楓也來津南市了,噢,對了,如果一切順利的話,簡靈應該也在津南市,我這算一次性給你贈送了兩條好消息,希望可以抵消前一條帶給你的不適。」

洛靂說這話的時候,壓根就沒有隱藏他眸底的深深惡意,雖說這是好消息,可對於蘇君琰來說,卻只能算喜憂參半了,算不得什麼好消息。

不過蘇君琰並沒有再跟洛靂掰扯,而是直接陰沉著臉,一句多話都沒有跟電話對面的洛靂說,而後就選擇掛斷電話了。

洛靂再一次被蘇君琰『無禮對待』,但跟上一次相比,此刻一線天尊主倒是冷靜多了,他甚至還能笑出聲,可想而知,他的心情尚算不錯。

洛靂眸光微微閃爍地打量著自己手中的手機,低啐了一句什麼,誰也沒有聽清,片刻的沉默過後,他就將手機揣進口袋裡,轉身朝著沙發走去,將沙發上的卡其色風衣長款外套,隨意地披在身上,拿著擱在桌上的車鑰匙,而後就抬步朝著玄關走去,顯然是要出門一趟。

讓我們再度將視線轉移到蘇君琰這邊,因洛靂的電話,蘇君琰心情越發壓抑,他掛斷了洛靂電話之後,就神情焦灼地在書房來來回回地踱步,此刻蘇君琰腦海里也充斥著N多待解的問題,不管怎麼琢磨,他都覺得此事不太對勁。

蘇君琰其實很想知道,洛靂的情qing#報到底是源於何處,可問題是洛靂死鴨子嘴硬,怎麼都不願意透露,這一度也讓尊逸王心生挫敗之感。

最終蘇君琰還是決定聯絡他家那個不太靠譜的皇兄,璇璣帝蘇雷霆,畢竟事情關乎到葬龍山蛇王窟,而且又牽扯到北翼,蘇君琰也不能等閑視之,他很清楚這件事情若無法控制,之後勢必會反噬到他們玄機皇朝。

哪怕是為了大局著想,蘇君琰都不可能選擇袖手旁觀。

既然已經有了這樣的心理覺悟,蘇君琰當然更加不會浪費時間,他伸手按捺著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輕吐口中濁氣,而後就拿起擱在書桌上的手機,直接撥打起蘇雷霆的電話來。

訊號倒是接通了,可問題是,蘇雷霆並沒有第一時間就接聽蘇君琰的來電,也不知道究竟是刻意為之,還是說恰好手機不在身邊,但不管是哪一個原因,都讓蘇君琰有些不爽。

因為某人遲遲沒有接聽,最終蘇君琰只好掛斷了電話。

不過蘇君琰也沒有消極應對,他再度調出蘇雷霆的微xin#信號碼,重新編輯了簡訊發送給蘇雷霆,就是希望蘇雷霆看到信息后,會聯絡自己。

蘇君琰的信息剛成功發送出去,蘇雷霆的電話就跟著追進來了,很顯然蘇雷霆已經看到了蘇君琰發送給他的微xin#信內容。

看到蘇雷霆來電時,蘇君琰並沒有絲毫的遲疑,他立刻就劃過了手機接聽鍵,嗓音很是低沉道,「葬龍山蛇王窟北翼又出事了,我就想問問你的意見,你到底打算怎麼辦?」

蘇君琰也沒有浪費任何時間,直接開門見山地詢問起蘇雷霆來,就是想要知道蘇雷霆的應對之策。

蘇君琰話音剛落,電話那端的蘇雷霆就眉頭深鎖道,「蘇君琰,你跟我說句掏心窩子的話,你跟皇叔到底有沒有暗中勾結,我要聽你的實話……」

蘇雷霆臉色同樣不好看,眉眼之間的陰翳更是讓人無從忽視,他沒有正面回應蘇君琰的問題,反倒是話鋒一轉,突然提到了靠山王蘇慕,而且是在質問蘇君琰跟蘇慕私底下到底有沒有進行什麼不可告人的交易。

蘇雷霆這話一出,就輪到蘇君琰皺眉頭了,蘇君琰俊臉表情更是陰沉得讓人不敢與之對視,捏著手機的手更是寸寸收緊,可想而知,他已經被蘇雷霆的質問惹毛了。

「蘇雷霆,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居然還在疑心我跟皇叔,你還要我說多少遍,我們沒有私相授受,更沒有暗度陳倉,信不信由你,而且這樣的話,我今後也不會再說。」

其實蘇君琰很想直接跟蘇雷霆翻臉,甚至打算跟蘇雷霆在電話裡面吵一架,但殘存的理智還是提醒著蘇君琰讓他不要這樣胡來,畢竟眼下葬龍山的事還需要他們處理,一旦兩兄弟這個時候,關係再度交惡,恐怕也只會對大局不利。

有了這樣的念頭,蘇君琰當然不會選在這個節骨眼上跟蘇雷霆起正面衝突,不過蘇君琰心裡還是很不滿,越發對蘇雷霆觀感不好了,誰讓蘇雷霆這個時候又疑心病發作了呢?

一聽蘇君琰這話,蘇雷霆臉色也跟著變幻如調色盤,他在富麗堂皇的客廳裡面,來來回回地踱步,神色看上去也有些焦灼,好半晌,蘇雷霆都沒有接話,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難以自拔。

原本蘇君琰還打算跟蘇雷霆說些什麼,但最終他還是改變了主意,將臨到嘴邊的話都咽了下去,依舊冷著臉,安安靜靜地等著電話對面的蘇雷霆發話。

好在蘇雷霆也沒有沉默太久,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而後就跟電話對面的蘇君琰說道,「上一次地陷的事,到現在也沒有調查清楚,但皇叔的嫌疑以目前我所掌握的情況來看,無疑就是最大的,你也別怪我會疑心你跟皇叔之間是不是存在著某種暗xiang¥箱操作,如果不是你們在有些事情上,做得太過分,我也不至於非要懷疑你跟他。」

蘇雷霆心裡同樣也憋著一口氣,這會兒因為事情再度牽扯到葬龍山,蘇雷霆也忍不住了,索性就跟蘇君琰說了實話。

一聽蘇雷霆這抱怨滿滿的話,蘇君琰臉色也跟著變得越發難看,如果不是蘇君琰一而再,再而三地剋制著自己,恐怕他真的會直接將電話給掛斷,他真的不想繼續跟蘇雷霆『胡攪蠻纏』了。

可還沒有完全掉線的理智卻不斷提醒著蘇君琰,不能這樣胡來,他深呼吸了兩三次,竭盡全力讓自己保持冷靜,而後就冷著臉,語調低沉地跟電話對面的璇璣帝說道,「皇兄,你沒必要繼續試探我,而且無論你試探我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一樣的,我跟葬龍山的事情無關,以前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至於皇叔到底是不是幕後主使,亦或是你心中認定的始作俑者,我也保留自己的意見,你可以繼續調查,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沒做過就是沒做過。」

尊逸王再度措辭嚴厲地表達了自己的不滿,而且從蘇君琰這番話可以聽出,其實他同樣覺得靠山王蘇慕跟葬龍山蛇王窟地陷的事也沒有什麼直接關係,只不過他沒有選擇將這件事情解釋清楚,至於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蘇雷霆本來心裡就對蘇君琰,還有蘇慕都很不滿了,一聽蘇君琰這態度強硬的話,心中的不悅就越發強烈,他一口銀牙也快要咬碎了,眉眼之間的陰蟄更是讓人後背生寒。

兩兄弟之間的氣氛隨之變得越發劍拔弩張起來,一場更加激烈的衝突眼看著一觸即發,但最終還是消弭於無形了,因為無論是蘇君琰,亦或是蘇雷霆,都不能忽略璇璣皇朝的核心利益,更是因為他們都是蘇氏皇族的後人,總不能將祖宗打下得的江山基業都毀了吧?

正是因為兩人擁有同樣的立場,所以這場衝突就消散了,蘇君琰最先緩和自己的態度,他輕嘆一聲,而後主動跟電話那端的蘇雷霆服軟道,「皇兄,不管我們三人之間有什麼齟齬,現在大家都應該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你說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 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57章 極度厭惡蘇君琰的洛靂 跟蘇雷霆針尖對麥芒的尊逸王

9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