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 博弈之對玉菏澤戒備滿滿的洛靂 葬龍山北翼地陷 洛靂的驚駭

第1155章 博弈之對玉菏澤戒備滿滿的洛靂 葬龍山北翼地陷 洛靂的驚駭

洛靂也不是省油的燈,就算眼下他跟玉菏澤有所來往,也不意味著他就會毫無條件地相信玉菏澤,在洛靂看來,麒麟山莊的莊主也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老狐狸,倘若自己不多留個心眼,估計只會被某人『無情地』算計。

想通了這些彎彎繞繞,洛靂當然更加不會輕而易舉地答應玉菏澤聯盟的請求,畢竟之前他們兩人之間的接觸也只能算是『點到即止』,談不上什麼『深度合作』。

洛靂這話一出,就輪到玉菏澤眉頭深鎖了,玉菏澤俊臉表情很是陰沉地打量著靠窗而坐的洛靂,腦海思維高速運轉,好半晌,兩人誰也沒有開口,只是兀自沉浸在各自的思緒之中。

房間裡面的氣氛顯得尤其壓抑,就連空氣之中都瀰漫著一股讓人頭皮發麻的不適感,不過這些都影響不了客廳裡面的兩人,誰讓他們都不是泛泛之輩呢?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最終還是麒麟山莊的莊主玉菏澤再度打破了這越發詭異的沉默。

玉菏澤高大的身軀斜倚著沙發,黑眸之中的陰翳卻讓人無從忽視,他那修長如玉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叩擊著沙發扶手,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玉菏澤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可笑意卻沒有抵達眸底,這樣的玉菏澤給人的感覺太過於陰險,也太過於奸詐,反正洛靂對玉菏澤的觀感不怎麼好就對了。

儘管洛靂心裡有些不爽,但他還是在竭盡全力地剋制著自己的負面情緒,並沒有選在這個節骨眼上跟玉菏澤爆發更加激烈的衝突,就在洛靂思緒百轉千回的時候,耳邊終於響起了玉菏澤的清冷嗓音,玉菏澤是這樣跟洛靂說的,「洛靂,你口中所謂的誠意,範圍未免太過於寬泛,你不如直接將你的條件說出來,但凡是我們麒麟山莊做得到的,我一定不會另尋借口,推三阻四。」

玉菏澤心裡跟明鏡似的,他當然知道如果自己想要說服一線天尊主,就必須先砸血本,不然的話,恐怕洛靂會一絲情面都不留,更甚者,會直接將他給轟出去。

玉菏澤又不是頭一次跟洛靂打交道,對某人那時而溫柔,時而暴躁的個性,自然也有了相當深刻的體會,為了表達自己的『誠意』,玉菏澤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了。

玉菏澤的視線一直牢牢地鎖定在洛靂身上,明顯是不願意錯過某人一絲一毫的表情,他安安靜靜地等候起洛靂的回復來。

一聽玉菏澤這話,洛靂也低低地笑了起來,只見一線天尊主目光如炬地盯著不遠處的玉菏澤,而後冷哼道,「你難道就不擔心我獅子大開口嗎?」

若是跟玉菏澤的態度相比,洛靂就顯得不太友善了,從他而今的反問就可見一斑,但玉菏澤並沒有因此流露出任何類似慍怒的表情,只是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語調很是慵懶道,「不擔心,因為我知道你也是一個講究效率的人,所以你一定不會將寶貴的時間浪費在任何無意義的試探上,而且我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我十分希望能夠跟你們一線天聯手,而且我也願意答應你所提出的那些,對我來說力所能及的要求,既然如此,你又怎麼會沒事找事呢?」

玉菏澤似笑非笑地打量著眉心輕皺的洛靂,而後當著洛靂的面,說了這樣一番話,玉菏澤甚至用了一個相當耐人尋味的詞兒---沒事找事,顯然就是在藉此敲打洛靂,希望某人不要做出任何不理智的決定來。

兩人之間的氣氛隨著玉菏澤這番滿是內涵的話,也跟著變得劍拔弩張起來,洛靂俊臉表情都跟著陰沉了不少,薄唇更是快要抿成一條直線了,擺明了就是對某人心生不滿了。

面對洛靂那不善的視線,玉菏澤只是眸光淡淡地瞥了洛靂一眼,而後就端起桌上的茶壺,給自己續了一杯茶,不過玉菏澤並沒有急著喝,只是將溫熱的茶杯放在掌心,來回摩挲著,他想了想,而後再度輕啟薄唇,跟表情依舊不怎麼好看的洛靂說道,「我猜你這次來津南,主要也是沖著龍泉劍來的吧?」

玉菏澤也不想再顧左右而言他了,畢竟時間對他來說同樣寶貴,為了速戰速決,玉菏澤索性當著洛靂的面,直接提到了龍泉劍,儘管他這話是疑問句,可他說話的語調卻很是篤定,很明顯,玉菏澤很清楚問題的答案到底是什麼……

言罷,玉菏澤就低眉垂眼地喝起杯中的茶來,態度愜意得好像方才他所拋出的話題不過就是些稀鬆平常的小事罷了。

玉菏澤突然將話給挑明,自然也打了洛靂一個措手不及,洛靂黑眸精光乍現,眉頭更是快要打成死結了,連帶著落在玉菏澤身上的視線也變得越發凌厲起來。

玉菏澤自然也察覺到來自洛靂的打量,可他並沒有表露出任何端倪來,甚至連眉心都沒有皺一個,玉菏澤只是神態自若地喝著茶,順便靜候洛靂的答案。

就在這時,玉菏澤身上的手機鈴聲有些突兀地響了起來,打斷了兩人的思緒,玉菏澤黑眸寒光閃爍,不過他並沒有遲疑,也沒有刻意迴避洛靂的意思,當即就掏出口袋裡面的手機,定睛一看,來電顯示不是旁人,正是玉乘風。

這個時候,玉乘風突然打電話給玉菏澤,其實也讓玉菏澤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畢竟先前玉菏澤跟玉乘風約定過,接下來三天兩人都不會再聯絡,可這才過去多久,玉乘風就單方面『違gui規』,不管怎麼看,玉菏澤都覺得這事兒有些不太對勁。

玉菏澤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他從沙發上起身,大長腿一邁,快步朝著角落的櫥窗走去,彼時,洛靂也皺著眉頭,打量著玉菏澤,心裡也有些好奇,不知道這會兒,究竟是何人聯絡玉菏澤。

儘管洛靂心裡也充斥著不少的問題,但他並沒有選在這個時候,打破砂鍋問到底。

很快,玉菏澤就直接劃過了接聽鍵,而後跟電話對面的玉乘風說道,「你找我何事?」

玉菏澤並沒有說任何廢話,而是選擇了單刀直入。

玉菏澤話音剛落,電話那端就傳來了玉乘風那明顯很是焦急的低沉嗓音,「菏澤,情況不妙,葬龍山蛇王窟開始了第二輪陷落,這次出事的地方是北翼,我也是剛剛收到迦嵐的情報。」

玉乘風也沒有拖泥帶水,而是直接將自己所了解的最新情況,都事無巨細地說給穆熙兒玉菏澤聽,再加上此事又牽扯到葬龍山蛇王窟,就讓境況越發雪上加霜了,玉乘風整個人都焦躁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當他接到迦嵐的消息時,其實玉乘風也好半晌都有些醒不過神來,畢竟此事實在是出乎玉乘風的預料。

玉乘風這話一出,玉菏澤的臉色也跟著一變再變,周身更是被一陣駭人的冷意縈繞著,整個人的氣場陡然變了,捏著手機的手,更因為力度過大的緣故,就連指關節都呈現出一種不太正常的青白色,很顯然,玉乘風所帶來的消息,同樣也打了玉菏澤一個措手不及。

之前,玉菏澤不是沒有擔心過葬龍山蛇王窟會不會再爆bao發別的亂子,畢竟先前的陷落明顯就大有問題,可玉菏澤還是心存僥倖,他告訴自己,不要凡事都往不好的地方想,這也算玉菏澤給自己重做的心理建設吧,可如今卻隨著玉乘風的話,讓一切都『七零八落』了。

洛靂一直都在暗中觀察著玉菏澤,自然也發現了玉菏澤的異樣,洛靂心思微動,不知道究竟想到了什麼,很快,他也從單人沙發椅起身,抬步朝著玉菏澤走去,在距離某人兩步之遙的時候,停下腳步,嗓音清冷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沒事吧?」

洛靂的出聲打斷了玉菏澤的出神,玉菏澤黑眸精光乍現,他扭頭看了一眼表情同樣很是疑惑不解的洛靂,而後直接開門見山道,「乘風說,葬龍山蛇王窟北翼突然地陷,情況不明,原因不明。」

玉菏澤說這話的時候,臉色更是難看得一比,畢竟此事實在是太大條了,由不得玉菏澤不變臉。

原本洛靂曾琢磨過很多種可能,卻唯獨沒料到,事情居然會再度牽扯到葬龍山蛇王窟,而且又特么地是地陷,更甚者,這一次地陷是發生在北翼。

好半晌,洛靂都沒有開口,但從他那冷峻非常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的憂心忡忡。

玉菏澤皺著眉頭,目光淡淡地掃了薄唇緊抿的洛靂一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而後就再度跟電話對面的玉乘風說道,「我知道了,你先跟迦嵐保持聯絡,最好讓迦嵐重新核實下情況,看北翼那邊地陷的情況嚴不嚴重,我也會想想辦法,看到底要如何處理此事,之後我會再聯絡你。」

儘管這會兒麒麟山莊莊主也是各種頭大,但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玉菏澤還是跟電話那端,依舊等著他發話的玉乘風,下達了這樣的命令,因為事情太過於大條了,玉菏澤也擔心情況會有所變化,所以他才會如此慎之又慎,因為對玉菏澤來說,葬龍山蛇王窟的事情不容有失,所以他們的情報最好不能出現任何偏差,不然的話,到時候就真的是……失之毫釐謬以千里了,這同樣不是玉菏澤願意麵臨的局面。

一聽玉菏澤這話,玉乘風雙眸寒光閃爍,很快,他就如此跟電話對面的玉菏澤說道,「放心吧,我在接到迦嵐來電的時候,就已經囑咐迦嵐,讓他再核實一遍了,等迦嵐聯絡我的時候,我也會再度通知你。」

玉乘風一向行事也很謹慎,他明白茲事體大的道理,當然更加不會馬虎以待。

聞言,玉菏澤輕吐口中濁氣,眉頭微微舒展道,「可以,你跟迦嵐先處理,我們隨時保持聯絡,就這樣。」

很快,玉菏澤就直接掛斷了玉乘風電話,玉菏澤將手機放入口袋,而後扭臉看向站在他身旁,表情若有所思的洛靂,聲線低沉道,「如果這件事情屬實的話,恐怕我們都要想方設法儘快回去了,如果我們都集體滯留在津南市,若是錯過了補救的截止期限,到時候我們估計都要遭受一波殘酷的懲罰。」

玉菏澤想了想,而後就當著洛靂的面,說了這樣一番意有所指的話,而且提到懲罰二字的時候,玉菏澤的表情看上去也有些抗拒,黑眸之中的恐懼更是呈現得淋漓盡致,從玉菏澤這樣的反應就能看出,一旦局面失控的話,到時候,所有人估計都會面臨不小的麻煩,甚至還伴隨著……某種無人可以『免除』的ROU@體懲罰,只要想到這樣的可能,玉菏澤整個人都不好了,腦海里更是應景地出現了某些讓他無所適從的暗黑系畫面。

原本洛靂還沉浸在某個驚天噩耗之中,好半晌都沒辦法讓自己心境平復,這會兒一聽玉菏澤這話,洛靂眉頭也狠狠地皺了皺,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閃過了一抹銳利的寒芒,轉瞬即逝,他深深地看了玉菏澤一眼,輕吐口中濁氣,而後很是無奈道,「你打算怎麼辦?」

說到這裡,洛靂停頓了一下,很快,他又再度幽幽補充道,「你又希望我怎麼配合?嗯?」

儘管先前洛靂死活都不願意跟玉菏澤展開深度合作,可眼下因為葬龍山蛇王窟北翼的亂子,洛靂不得不重新考慮某人先前的提議,畢竟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一線天尊主還是明白的。

既然已經想通了這一點,洛靂也就不會再抗拒了,不過洛靂同樣也不會毫無保留地信任玉菏澤,該防備的時候,他同樣會防備某人。

洛靂的態度突然有所鬆動,其實並沒有讓玉菏澤狂喜,因為玉菏澤早已猜到洛靂會做出這樣的選擇,畢竟這也是眼下最符合一線天利益的決定,但凡洛靂腦袋沒有被驢踢,他就不會非要跟大勢作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 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55章 博弈之對玉菏澤戒備滿滿的洛靂 葬龍山北翼地陷 洛靂的驚駭

9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