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歲月流傳,曲終+番外

第六百三十七章 歲月流傳,曲終+番外

天界一千年後

「王母,你的瑤池如今生機勃勃,貌似這靈氣比以往更多了幾分……」

天帝這時候帶著王母娘娘正站在瑤池的上空,就這樣靜靜的看著,看在他們的眼裡好像還看見了一個記憶里的故人,雖然有些胡鬧,雖然有些懶散,可也從來都是那麼嬌憨可愛,只是那人卻再也不會存在了的……

「是啊,如今瑤池的水比千年前更為清澈了幾分,我用來入葯的藥效也提升了好幾成,其實都挺好……」

王母娘娘看著瑤池裡自己和天帝的倒影,有時候很恍惚,是不是她真的可以聽到他們說話呢?雖然自己貴為瑤池的主宰神,可這個可以?不可以?倒還真是不知道……

「三萬年的緣分,其實也不算短了的……」

天帝望了眼王母娘娘,哪怕千年過去了,若回想起某些往事,她的傷感卻從沒少過,哪怕好多事情都刻意不再提起,哪怕有時候可以徹底的忽略,可他就是知道她的心裡卻從沒忘記過半分……

「的確,我很感謝那段緣分,讓我在以後的歲月里,至少有那麼特別的一份色彩存在過……」

王母娘娘說到這裡竟然有些哽咽之意,就算千年已過,就算再過千年萬年……

她若記得的永遠都會記得……

「走啦,我們說好要去看欷雲的噢,也許司緣醒過來了也說不準……」

天帝拉著王母改了個方向離開,欷雲這孩子如今也長大了許多,懂事了許多,和師叔們也不怎麼胡鬧了的,學仙術都那麼認真,想事情更是認真的很,想來這孩子的性情終究隨了司緣的模樣……

**

「爹爹……今日的雲朵比昨日里多了一朵……」

「爹爹……今日的彩霞卻是比昨日少了幾段……」

南風欷雲在欷雲宮數著雲朵,數著彩霞,憶著娘親,盼著爹爹醒來……

「早知如此,王母當日可還會求那段天命因緣?」

天帝和王母來欷雲宮看望南風欷雲,此時離靈池仙子離開那日已整整過了千年,可司緣星君自從那日在天涯海角和師兄弟們一直纏鬥后,最後就昏倒了,然後就一陣昏睡,再然後就是到現在還是毫無醒來的跡象……

「會,至少靈池留了欷雲給我……」

王母上前一把抱住了南風欷雲,本想給這孩子弄個什麼厲害的封號,只是這孩子脾氣倔,說什麼一定要等他爹爹醒來在考慮,不過天帝倒是垂憐,賜了個欷雲宮給他,白日里守著爹爹數雲朵,數彩霞,晚上可以數星星,再說有精靈如玉和五彩神龍陪著他,應該不會太寂寞……

「祖師奶奶,你的懷抱很是溫暖,娘親在,一定也是如此的……」

南風欷雲待在祖師奶奶的懷裡,感覺特別溫暖,如今他雖然有如玉姐姐和神龍哥哥陪伴左右,可他的娘親不見了,他的爹爹雖然在身邊卻一直在昏睡……

「欷雲,你現在也算長大了些,仙術也修習的很好,祖師奶奶看著你這麼懂事,特別高興……」

王母娘娘溫和慈愛的對著南風欷雲說著話,心裡卻是那麼痛,欷雲長的越來越像靈池了的,這孩子自己疼到心坎里,自然以後是要好好栽培的,靈池的孩子值得最好的安排……

「我可是爹爹和娘親最可愛的孩子,一定要做到最好!」

南風欷雲笑眯眯的對著祖師奶奶說道,他要做個開心的孩子,這樣娘親和爹爹一樣都是開心的……

全書完

以下全是番外

**

番外一:原來應劫和歷劫,從來是不同的

**

那一日,三界大亂,靈池仙子來不及思考任何東西,只是記得她在轉動那凡間時空的命運之輪的時候,出現的一副畫面,她一直以為那時候她才是最慘的時候,原來最慘的從來都留在了最後……

她捨不得欷雲,更捨不得自己的夫君,可好像自己再不舍也是要捨得的……

她有好多好多的話想告訴她的夫君,所以她去找了夫君的坐騎,和它說了好多好多的話,這樣夫君只要和它坐騎在一起的時候,坐騎就會告訴她自己想告訴夫君的所有想說的話,就如同自己還在,一直都在,她把她的影像都留在了那獨角獸的記憶里,這樣夫君想自己的時候,自己就一直在夫君的身邊……

在她回到瑤池的時候,瑤池裡的水已經徹底的乾涸了,而往日里對她百般維護的師兄弟在瑤池邊上打進了乾涸的瑤池裡,還都是不死不休的模樣,想來那日她私自動用瑤池之力才引來的今日之禍吧,而她必須要讓瑤池恢復往日的生機,讓師兄們一如往昔的和睦相處……

天界所有的仙神都說她是瑤池之力的化身,這個身份註定是一個特別的存在,就連師父都對自己百般的縱容,自己的優勢從來都不是其他師兄可以比肩,而她也享受的很是開心,可這世間你貪圖了太多的關愛,好多時候卻亦是讓人承受不起的,若那日自己不動瑤池之力,自己的夫君就救不回來,所以她從不曾後悔過……

她本就是應劫而來,自然是要歷劫而去的……

眼下她要做的就是捏碎自己的神識,摧毀自己的仙體,讓自己做回瑤池之力……

天界本已經漆黑一片,可突然間的的一股璀璨,如煙花般的四處綻放,那純凈的又不同於煙花,因為她記得她夫君給她放過的煙花,都是那樣五顏六色的,而她眼前之看到的是一片白茫茫,白的幾乎透明,而她亦是透明裡的一個小透明……

「靈池仙子,我為三界蒼生來謝謝你的成全!」

說話的可不是那渺渺大仙么?那桃花眼真的其實老可愛了的,只是她的神識已逐漸徹底的消散,自然再也說不得任何言語了的,應該再不久,她也只是瑤池裡的一滴小水滴了的……

渺渺大仙看了眼恢復了生機勃勃的瑤池,想來靈池離開的真的很是徹底,就連一丁點的後路都沒給自己留,其實他想告訴她,可以留的,只是好像自己來晚了些……

有些遺憾既然是註定,想來終究都是奢念……

渺渺大仙垂目了幾許又抬眼恢復了清明,想來這時候他該趕去天帝宮了的,凡間更朝換代,如同走馬觀花,何況這天界,也從來都是該忘記的始終都會忘記……

**

番外二:為了記住你,我願意永遠在夢中

**

司緣星君永遠記得自己的娘子微微的笑著朝自己緩緩的走來,雖然自己和娘子好像沒分開多久,可每次的分開都讓他很是心碎,所以總想珍惜他能看見自己娘子的任何瞬間,而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娘子到了他的神識里,他以為自己的娘子是來喚醒他的,可他的神識卻發現自己的娘子是來找他的坐騎的,那隻一直長不大的獨角獸……

他還是在和他的師兄弟們在纏鬥,可明顯他的動作遲緩了很多,他雖然控制不了自己收手,可他的神識是可以靠近些他的娘子的,他想知道他的娘子為何要找獨角獸聊天,為何不是找他聊天……

他的娘子這是在拍他的獨角獸么,可好奇怪哦,她娘子拍一下獨角獸,那獨角獸竟然長大了一點,拍一下竟然又長大了些,不知道為何,他發現他那幾萬年都長不大的獨角獸在娘子的拍打下,就這樣長大了的,而獨角獸對於自己的娘子很是親切,不知道在一起聊什麼,娘子的神情那麼美麗那麼動人,說的話一定也很是好聽,可是他就是聽不到……

沒過多久,他的娘子又不見了,他找了好久都沒找到,而他突然發現他的動作停下來了的,終於可以停下來了的,那他要問問獨角獸,剛才他的娘子和他聊了什麼……

他欣喜的讓自己的神識和獨角獸開始說話,可他還沒開口,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娘子在獨角獸口裡吐出的泡泡里在說話……

夫君,靈池永遠愛你,想永遠陪在你身邊,只是好像這話要變成空話了的……

不過你想我的時候就和獨角獸聊聊天,他會告訴你,我有多想念夫君,多想和夫君日日年年的永遠在一起,我們帶著欷雲可以一起看盡三界的美景……

夫君,你若在一日,代表我亦不曾離開過一日,你若永久的在,代表我亦永遠的存在!

雖然我是上仙,已經活了幾萬年,可我一直貪圖永生不滅,這個願望,以後只能由夫君幫我完成了的……

司緣星君悲痛莫名,仙神之誓,原來若一方有未了之願,而另一方有責任和義務必須去完成……

是的,從此後,千年萬年,娘子會隨著自己歷遍千山萬水,天上地下……

可是他已經徹底混亂了……

他把自己的神識就封在了仙體里,只要和獨角獸待著,就好像娘子一直在和自己說著話,其實好多事情,他是心裡比好多人都早些知道,自己和娘子身上發生的種種,隨便怎麼想都有些不得善終的模樣,他承認自己懦弱,不想開著眼睛聽到娘子任何不好的消息,他寧願在這裡看著娘子對自己日日的笑著,就如同自己永遠陪在自己娘子的身邊……

**

番外三:有一種感情叫理所當然

**

「你是喜歡我喚你魔君,還是麟塵?」

說話的是一個明眸紅唇的女子,一襲紅衣更是襯的她艷絕無雙。此時笑的很是明艷,讓魔君麟塵的心裡沒來由的有了些煩躁……

魔君麟塵看著眼前的女子,一身紅衣似火,可眉眼裡的寡淡,卻是想掩飾都掩飾不住,不知道是不是心裡太薄涼了需要這一身紅衣來幫襯……

「你喜歡就好。」

魔君麟塵其實還沒從震驚中恢復過來,那日靈池仙子將鳳臨交給自己,自己也把他帶回了魔界,回了魔界自然是要好好休養了,可是沒想到一休養就休養了百年之久,在這百年裡鳳臨可能受傷太過嚴重,一直恢復了九尾狐的真身,他也一直守在鳳臨的身邊,就連魔界百廢待興,他都交由燦明長老去做了的……

那日他不過出去看了眼燦明長老帶來的幾個新任的長老人選,回來的時候他的床榻上竟然躺了個女子,一個慵懶的有些浮誇的美艷女子,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知道這女子就是鳳臨,這人在變,可眉目神情還是原來那般的模樣,鳳臨本就不醜,如今化成了女兒身,自然更是美艷了幾分……

更奇怪的是他把前塵往事都已經忘記了的,可卻還記得他這個魔君麟塵……

從那日開始,那鳳臨就開始日日纏著自己,好像自己是她在這個世間最可依靠的人,這不她一直魔君麟塵的叫著,今日卻不知道怎麼了的,要換稱呼,可這魔君和麟塵又有何分別,不都是他自己么?

「那我做你的魔君夫人,行不行?」

鳳臨覺得在這世間,沒有任何一個男子會向魔君麟塵那樣縱容自己,她是女子,自然是要幫自己打算的,自己如今還算可以入眼,自然是要找個可以依靠的男子,再說這魔君麟塵的樣貌自己還覺得順眼,那就定下來好了……

「……」

魔君麟塵不知道要如何跟上她的腦迴路,今日好像風和日麗,不應該讓人隨便抒發情感的吧……

「你若不願,我出去找其他人好了。」

鳳臨見魔君麟塵不願意,自然心裡是很不高興的,作為女子已經先開口了的,為何這人卻不懂得見好就收呢……

魔鏡見他們的大長老變成女兒身,已經震驚了的,這時候當場開口向魔君麟塵逼婚,更是被嚇到了的,原先大長老還是男子的時候,這肯定是不行的,可如今是女子了,自然是可以的,只是魔君麟塵好像有些受不住的樣子……

魔鏡覺得他家魔君這樣子肯定是從來不曾喜歡過鳳臨的,不然這都磨蹭了半天都不曾回上半句話……

魔君麟塵在思量,為何鳳臨如今作為女子想要做魔君夫人,她如今只是依賴著自己,可若說是喜歡,好像不一定,更別說愛不愛了的,這喜歡都沒搞清楚的人,這麼想嫁人好像有點不妥當的樣子……

「可我好像還不是很喜歡你……」

魔君麟塵現在其實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喜歡鳳臨,原先是朋友的情誼,現在鳳臨是女子,自己喜歡么?他真的還不知道……

「那要怎麼樣才能喜歡我呢?」

鳳臨沉思狀,作為女子如何搞定一個男子,這個問題好像的確是個問題……

「……」

魔君麟塵感覺這鳳臨的智商最多還是在小毛孩的階段,話要說的這麼直接么?

「話說,直接……撲倒好了……」

鳳臨一邊說著一邊真的把魔君麟塵撲倒了的……

果真是他們魔界首席大長老無疑了的,這番魄力一般女子絕對不會的!

魔鏡在哪裡狗腿的想著……

這有了一次撲倒,自然就有兩次,三次……

又過了幾百年,魔君麟塵終於娶了個魔君夫人,而傳聞魔君夫人長的美艷絕世,不可方物,而傳言魔君麟塵更是把他的夫人寵的毫無底線,一時在三界傳為佳話!

「魔君,你愛我么?」

魔君夫人看著抱著自己的男子,原先覺得就是順眼,可這幾百年看下來好像越來越好看了的,自己也越來越喜歡了的……

「本魔君自然是最愛夫人的,夫人就是本魔君此生最愛的女子。」

魔君麟塵在自家夫人的嘴角親了親,心裡洋溢的是幸福的感覺吧,以前一直覺得那司緣星君對他的娘子真是好,如今看來自己這個夫君做的也還不賴,至少自己也是願意無底限的寵著她的……

「本夫人也覺得甚是愛著魔君的,魔君就是本夫人的全部……」

魔君夫人璀璨的眼眸里倒映著魔君麟塵的模樣,那麼清澈那麼深情,而她如今周身散發的暖意又是那麼讓人依戀,魔君麟塵覺得自己很是喜歡,可以喜歡到天荒地老……

**

番外四:有一種感情叫日久生情

**

葉千晗少主瞧著自己修鍊了千年還是一隻胳膊一條腿的模樣,她就感覺到了修仙之旅是多麼的坎坷了的,想起那白頌忽悠自己說最多修鍊個百年就可以羽化成仙……

可自己已然是修了千年,還是這個半吊子,想來自己真的不適合修仙,而那白頌好像一直很安靜,安靜到好多時候已經讓自己忽略了他的存在,可就算是這樣,在自己最難熬的時候,他還是陪在自己身邊,而這一陪也是千年的歲月,而他們兩個好像從一開始就不是很熟,在一起只是為了修仙,可自己修鍊了千年還是沒有任何進步,也實在讓她很是挫敗,可如今肯定是回不了頭,那隻能硬著頭皮撐下去……

司義星君經過了千年,他雖然原先的仙力被師父封住了,可經過了千年的歲月,他又修回了幾分仙力,可和被師父封住的仙力相比還是有些杯水車薪,他真的從沒想過這小九尾狐妖如此的不給力,這都千年的還可以少胳膊少腿的,實在讓他很是汗顏,可師父說了,渡不了她成仙,他也回不了瑤池……

這千年間想來九九八十一難好像都已經經歷過了,可他總覺得還缺了什麼,才會讓這九尾狐妖一直止步不前的……

所以為了擺脫困境,他今日就用要他修習的仙力引來天雷地火,這九尾狐妖若是通過了天雷地火,想來眼前的困境應該也就迎刃而解了的……

不過他不想事先告訴那隻九尾狐妖,這千年都過去了,可那咋咋呼呼的毛病從沒有改過,他本來的一點點耐心早已經消耗殆盡,就讓她覺得是天意如此吧,這樣她的心裡會更好受些……

葉千晗少主見那白頌越來越安靜,她想這千年的歲月就這樣浪費了,換誰都不高興的很,再說她也差不多磨盡了所有的不甘,真的再不甘也被困了千年,千年下來,不甘也得甘那……

葉千晗少主覺得自己還是繼續修仙吧,她想她就算在蠢笨再修個千年應該也能成事了的……

修仙靜心很重要,她如今好像也能靜下心來了的,想來也有些漸入佳境的感覺……

司義星君見那九尾狐妖已經靜下心來開始修仙,而這時候引來天雷地火自然是最佳的時機……

好熱,好熱……

葉千晗少主感覺自己渾身發熱,頭痛欲裂,可她好像已經靜下心來了的,為何還會有這樣的感覺呢?還是說她過了千年還是靜不下心來……

司義星君引來了天雷地火,其實照那九尾狐修仙的定性這天雷打在身上的感覺應該第一時間就會發現,何況地火和天雷是一起來的,可今日很是奇怪,這九尾狐妖一開始根本沒發現,過了一刻鐘還是沒有,在一刻鐘還是沒有,可明顯這天雷已經把她劈到了的,這火也燒上了她的手腳,可這九尾狐妖今日好像就在等死的模樣……

司義星君感覺不對,這九尾狐妖修仙修了千年,若今日被這天雷地火滅了,那他是不是永遠走不出去了的……

他連忙撲了上去,要救那隻九尾狐妖,雖然他如今的仙術收不了這天雷地火,可他是仙身,可以幫那九尾狐妖抵擋一陣的,實在是沒想到,他司義星君也許會被天雷地火直接滅在這裡,想來都是心酸的不得了……

葉千晗少主終於睜開了眼睛,她看到是撲在他身上的的白頌,她的四周都是火,好像頭上還有天雷滾滾,這不眨眼就劈到了她的頭上,不過很神奇的她沒被劈死,看來這修鍊千年雖然沒修成仙,可還是有用的,沒那麼容易死……

白頌這人這時候是在護著她的吧,果不其然一道天雷直接往白頌身上劈了過去,想來他們相伴了千年,雖然暫時死不了,到最後還是會一起死的,不知道這是不是叫做同命鴛鴦……

經過了千年,其實就算死了,葉千晗少主也覺得沒什麼了的,這千年雖然有白頌相伴,可也太他娘的孤寂了的,她已經受不了了的,既然修不成仙,那就死了吧,死了也就一了百了……

「白頌……白頌……」

葉千晗少主好像被劈了五道天雷了的,想來也差不多要死翹翹了的……

「嗯……」

司義星君倒是沒想到那九尾狐妖受了五道天雷還沒暈,好像還不錯的樣子……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真的死了,下輩子投胎我們做夫妻吧,我很想知道我們先祖說的琴瑟和鳴是什麼意思,想試試看……」

葉千晗少主說完要說的,終於暈了……

「若你沒死,也許我們可以試試……」

司義星君其實也已經被劈到了五道天雷,他雖然是仙體,可沒有仙術防身,自然亦是受不住的……

後面的後面,自然那隻九尾狐妖和司義星君沒死成,這生生受了五道天雷,又被地火炙烤了大半個時辰,那隻九尾狐妖總算是飛升成仙了的……

司義星君在那隻九尾狐妖飛升成仙后,自然就回到了瑤池,又做回了瑤池的第六大弟子司義星君。

在一個地方困了千年,司義星君的心境也淡然到了一定的境界,和往日毛糙的模樣早已不再相同,搞的比他的大師兄瞧著還穩當了些,把王母娘娘可嚇的,感覺這樣清心寡欲下去,她這個六弟子好像太不討喜了些,連忙差碧荷去喚了那九尾元君過來和司義星君好好敘敘舊……

「白頌,可記得我是那個?」

當九尾元君看著前面的男子,雖然身著仙袍,可就看背影,她已經看了千年,自然猜都不用猜,她都知道是誰……

「九尾元君,好氣色!」

司義星君轉頭見了來人,心裡自然明白的很,這不就是他陪了千年的九尾狐妖么,如今褪去了凡骨,倒是明媚動人了許多,可心性好像還是那麼有些愛鬧……

「白頌,不知道,那日的話,你還作數不?」

九尾元君也不客氣,既然遇見了,肯定是要遵守諾言才行,不然這仙神不能打妄語不是白瞎了的……

「不知道九尾元君,問的是那句?」

司義星君很是淡定,只是原先淡然的眼神有了些許的亮色……

「白頌,你是不是討打呀,你就先前的百年間絮絮叨叨的多了些,後面九百年惜字如金,你會不記得……」

九尾元君見那白頌眉毛都沒動下,想來這是想賴皮,她可不是那麼喜歡遂人願的樣子,這一言不合就開始上手……

司義星君見了,自然是逃命,使勁逃……

然後瑤池就每天可以看到九尾元君追著司義星君跑,一下倒是讓瑤池恢復了很多人氣之感……

很多時候更是讓瑤池的一眾星君想起,在很久前,好像一直有個女子就在那裡明麗無邪的笑著鬧著,那人可是他們寵在心間的靈池師妹呀,從來都是讓人無可替代,無法忘記……

**

番外五:李白的歸屬之水中撈月

**

大唐經歷了安史之亂,國力大損,如今所屬的疆土上百廢待興,而這些都是帝王和他的朝臣該關心的,而對於一個詩人來說,游遍祖國的萬千河山才是最讓人沉醉的事情……

李白今年已經六十有二,早已經看透了世間的一切,而他的詩名早已經名揚天下,看來那日安祿山和自己說的果然是真的,雖然那人毀了大半個大唐的錦繡河山,可話總算說的準確無比,再說那人雖然是叛亂之人,可也總算做過幾日皇帝,想來也是註定,李白對這些也很是看開……

自己的女兒也早就有了歸宿,和上官笙歌一家也離的近,相互很有照應,所以他出門很是放心,再說前幾年他的夫人也已經過世,他也算獨來獨往了的,不過他的詩友遍布天下,他倒是也不覺得寂寞,只是時常想起他曾經的結拜兄弟壽王李瑁,還有那時候名動天下的楊貴妃,只是他們都已經不在了的,自然他也就想想罷了,其實更想的是他們兩都是仙人之身,想來身後早已回到了天上吧,他時常在想,這些年,他也想過修仙,可總沒有門路,不知道是不是貪念,他總想在見一見他的南風賢弟……

今日他喝了些酒,身上也帶了些酒,喊上了一位船家帶他渡河,而且聽說今夜有圓月,他自然興趣最高,一邊喝酒一邊賞月再吟幾首詩,對他來說,這樣的人生,夫復何求!

「今日這瀾滄江水流有些急的,客官可要坐穩了的……」

駕船的船夫見今日的瀾滄江水流蠻急的,連忙提醒道,先前好像還風平浪靜的很,這時候倒是水流湍急,他駕船這麼多年,還第一次遇見呢……

「船家,沒事,沒事,一會就好了的,再過半個時辰天就黑了,我在江中賞會月就折回來,一會給你十兩銀子,可好?」

李白見船家這樣說,心裡也有數,這水流湍急,可大可小,自己總歸要給人一些好處的,這樣不至於太讓人不喜。這世間有錢能使鬼推磨,只要是銀子可以解決的事情都是芝麻點的事情……

「好咧,客官,您坐穩了的。」

船家聽到今日這位客官如此客氣,自然亦很是高興,水流湍急其實都是小事,他駕船都幾十年了的,自然也不曾害怕過,這時候更是盡心儘力……

半個時辰后,一輪皓月上了高空,說不出的皎潔明亮。

李白一邊喝著壺中酒,一邊眯著眼睛看著月亮,想來若他的南風賢弟和他娘子回到了天上,肯定是可以日日與這月亮相伴的,想來都是一樁美事,其實他心裡老羨慕了的,從前只是純屬欣賞月亮,如今是膜拜的感覺,畢竟南風賢弟說人間好多傳說天上的事情都是真的,那月亮上自然也是有神仙的……

他喊船家把小船停在了江中央,如今半江瑟瑟半江紅,倒是情趣好的很,他一邊喝著酒,一邊伸手摸向了江中的明月……

「哎約,客官,小心……」

船家也坐在船頭看著天上的月亮,他發現在江中間賞月真的風景獨好的模樣,他覺得今日這客官很會賞月。

只是他一轉眼才發現那客官身子太往外傾了的,這不剛提醒好,這客官一下就栽進了江裡面,那船家連忙用船槳去撈,可還哪裡有那客官的影子……

那船家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不由得懵了的,可這可是在江中間,他其實就算下水也不敢去救人,這水真的太深了的,他只在他的船上發現了一塊玉牌,上面寫著李白字太白……

隔日,在大唐四處傳言,大詩人李白失足掉於湖中,終年六十有二……

**

「李伯伯,你好啊!」

南風欷雲算出今日是他李伯伯的死期,特意帶著五彩神龍來到了凡間,他依稀還記得李伯伯給他買糖葫蘆和白包子的情景,這恩自然是報的。

「你是欷雲,你是欷雲嗎,好像長高了些,見到你真是太好了的。」

李白雖然有些老了,眼前這孩子雖然長高了些,可眉目一點都沒變,自己都這麼老了,可欷雲還是那麼大呢,原來做神仙真的是可以長生不老的……

「李伯伯,你眼神真好,我是欷雲。」

南風欷雲對著李白笑著說,扶著李白坐好,而他們這時候也坐在船上,而這船是可以通往世外谷的,南風欷雲想,這世間唯有世外谷可以收留李伯伯了的……

「欷雲,你爹爹和娘親可好?」

李白很想知道他的南風賢弟還有那楊玉環是否在天上也是安好的……

「好,都好,他們都很挂念你,所以讓我來找李伯伯。」

南風欷雲的眼睛異常明亮,其實有些事情可以告訴李伯伯,可平添人家煩惱終歸是不妥,想想還是不說了的,自己的娘親永遠的守護著瑤池,就如同一直在自己的身邊,其實挺好的,爹爹只是昏迷不醒,可總有一天會醒來,所以真的沒什麼事情……

「欷雲,剛才我是死了么,我記得我掉進了那江裡面。」

李白再愚鈍也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若是欷雲不出現,他肯定是沒命了的。

「李伯伯,你以前和爹爹說想修仙的嘛,現在可以了的,我一會帶你去個地方,你以後就住在哪裡,慢慢的修仙,也許有一日可以真的到天上,這樣我們又可以見面了的……」

南風欷雲笑著和李白說道,進了世外谷,就算修仙不成,至少也可以長生不老,這是自己對李伯伯最好的報答了的……

「欷雲,真的太好了的……」

李白說不來什麼矯情的話,可這長生不老卻是自己內心的一種執念,沒曾想這麼簡單就可以達成了的,實在是自己的福分不淺……

李白大神後來如願的進了世外谷,因為他的詩情真的很高,和后羿上神也很合得來,這李白一去,讓后羿上神多了個棋友,而且特別合得來,自然從此後賓主盡歡,歲月悠長……

------題外話------

仙神的故事到這裡全部結束了,李白的故事是若水真的太喜歡李白大詩人的詩詞了的,所以希望李白大神有個很完美的結局,我想這應該就是最好的結局了的,感謝讀者朋友們的一路相伴,一段故事結束了自然會有新的故事開始,我們下個故事再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仙神外傳之靈緣傳說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仙神外傳之靈緣傳說目錄 仙神外傳之靈緣傳說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三十七章 歲月流傳,曲終+番外

100%